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405 纸老虎

405 纸老虎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说话的这个老酱,今年已经四十多了,是会议室里众人之中年龄最大的,也是为人处事、性格脾气最沉稳的一个。在一众心浮气躁、贪生怕死的汉子中间,倒显得他格外突出,他就像是一根定海神针,起到了安定人心的作用,又像是个人生导师,指引着大家走向光明。

在他说过这番话后,众人果然都踏实下来,纷纷附和着他,说是啊,咱们人多,有什么好怕的?还有的提议,说大敌当前,分地盘的事随后再说,齐心协力干掉敌人才是正道。

这时候,老酱慢悠悠地站了起来,同时往下压了压手,等到众人再次安静下来,才沉沉地说:“不错,大敌当前,咱们一定要齐心协力。我建议咱们组个‘屠峰会’,顾名思义,就是要屠掉王峰。老夫不才,愿意来当这个会长,带领大家一起渡过难关,不知道大家愿不愿意?”

老酱的语气深沉、悠长,范儿也拿得很足,看着还真有几分带头大哥的味道,一把年纪果然没有白活,估计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吧。其他人当然没有不同意的,这帮听见我名字就哆嗦的家伙,看到现在有人肯站出来带头对付我,立刻展现出了极大的热情,纷纷表示同意,有的直接就叫上会长了。

老酱显然很享受这种氛围,摇头晃脑地说:“好,既然大家都看得起我,那接下来咱们就商量一下怎么对付王峰。老夫认为,王峰出来以后,肯定会到金龙娱乐城来,所以大家就在这里守株待兔,把咱们的人都叫到这里候着,一定要让那个王峰有来无回!”

“有来无回,有来无回……”老酱的一席话落下,众人纷纷起哄叫好,会议室里顿时一片激情澎湃,仿佛已经把我杀了一样。

正在对面倒水的冯千月已经急死了,不断地冲我使着眼sè,其实从老酱刚开始说要抽得我叫爷爷时,冯千月就已经忍不住了,想要出手教训老酱。不过因为我俩有言在先,她的一切行动都得听我指挥,所以只能干着急,指望我快点出手收拾这个装逼的老酱。

至于我嘛,我是不着急的,亲耳听着一帮人商量怎么对付我,这种感觉还挺有意思的,甚至有点上瘾,所以迟迟没有动手。不过随着老酱的宣言告一段落,我意识到该自己出场了,便走到老酱身边帮他往杯里续起水来。

老酱并不知道是我,还微微欠了欠身子,方便我能倒水。现在的老酱十分得意,刚刚当了“屠峰会”会长的他,极大地满足了带头大哥的心愿,仿佛爬上了人生巅峰,一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模样,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稳如泰山、俯视众生。

在一片嘈杂的声音之中,我一边倒水一边沉沉说道:“什么守株待兔,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其实不用那么麻烦,想引王峰过来可太容易了。”

我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恰好可以让每一个人都听见,现场的人纷纷安静下来,面sè疑惑地朝我这边看来。因为我戴着帽子,遮住了自己大半张脸,他们并没认出我是谁,只是看我是个服务生,立刻纷纷叫了起来,说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有资格在这说三道四?

还是老酱沉稳,摆着大哥的范儿,悠悠说道:“大家不要这样,咱们应该广泛听取意见,服务生也有发言的权力嘛,没准他真有什么好主意呢?这位小伙子,那你就说说看,你有什么法子引王峰过来?”

我故意清了几下嗓子,神秘兮兮地说:“太简单了,你高呼三声‘王峰爷爷’,我保证王峰立刻出现在你面前。”

在老酱的引导下,众人本来都竖起耳朵,想听听我到底有什么高见,结果却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间都有点愣住了。好几个人甚至微微皱眉,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

而对面的冯千月,则“噗哧”一下笑了出来,又捂着肚子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唉,到底是年轻人,终究是不沉稳啊,这就憋不住了?

冯千月一笑,会议室里的众人也纷纷惊醒,齐声骂起我来,说我好大的胆子,竟敢戏弄他们。老酱更是无比恼火,没有了刚才气定神闲的架势,距离我最近的他,“噌”一下就站了起来,一把抓住我的领子,恶狠狠道:“你说什么?!”

其他人也纷纷叫着:“弄死他,弄死他!”

但,老酱抓住我的领子以后,也不可避免地看到了我的全脸。他当然是认识我的,我和刘鑫在附近一带已经相当有名气了,这一瞬间,老酱猛地瞪大眼睛,嘴巴也微微张开,满脸的不可思议和不可置信。

而我则冲他yīn沉沉地笑着。

其他人还不知发生什么,看到老酱吃惊的面容,纷纷问他怎么回事?

而老酱,则以为自己看错了,或者说他希望自己是看错了,他使劲眨了两下眼睛,终于确认王峰就站在他的面前。刚才还稳如泰山、俯视众生的他,现在立刻变得满脸煞白,额头上也滴下了冷汗,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呆呆愣愣地看着我,哪里还有半点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模样?

唉,原来是个纸老虎啊,这样就吓到了?

其他人看到老酱这样,愈发迷茫,着急地问他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

老酱一语不发,只是傻傻地看着我,像是被点了定身术。

会议室里的气氛开始显得诡异起来。

冯千月的笑声则更大了。

在她的笑声里,我慢慢揭下自己的帽子,轻飘飘地扔到了一边。在我的真容亮相之后,现场便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寂静之中,会议室里所有的人都和老酱一样,开始痴呆、发傻、惶恐、震惊,满脸的不可思议。

其实连我自己都没想到,原来我在不知不觉之中,名声已经响亮到了这种地步,只是稍稍现了下身,就震得周边这些大哥连大气都不敢喘了。

在一片诡异的安静之中,我慢慢从口袋中摸出一根烟来点上,朝着老酱淌满冷汗的脸上轻轻喷了口烟,才慢条斯理地说道:“你刚才说,要抽得我叫爷爷,还要让我有来无回?”

“我,我错了……”老酱实在很没骨气,憋了半天才说出这几个字来,而且怂得还这么快,明明刚才还说“一根筷子容易折,十根筷子不易断”之类的话呐,搞什么鬼!

说好的定海神针呢,说好的人生导师呢?!

你可是屠峰会的会长啊,能不能不要这么丢人!

我扬起手臂,“啪”地抽了老酱一个耳光,yīn沉沉道:“现在知道错了?晚了!”

这一个耳光过后,老酱直接跪倒在地,痛哭流涕地说:“峰哥,我错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把我当个屁一样放了吧……”

老酱的前后差距实在太过惊人,不光是我相当意外,其他人也都是一脸震惊。这种时候,才显出谁是真正的男人了,一直坐在旁边默不作声的大排,突然高喊一句:“别怕这小子,他就一个人,大家一起上,干掉他!”

大排不光是这么说的,更是这么做的,直接从怀里摸出钢刀,跳上桌子,一马当先地朝我冲了过来。与之相比,老酱实在是太弱了,跪在地上连声都不敢吭,之前还觉得他一把年纪没有白活,现在看来都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在大排的带领之下,会议室里的众人纷纷摸出家伙,一窝蜂地朝我冲了过来,气氛一下就炸到了最高点。现场无论哪一个人,都比跪在地上的老酱可刚多了。

我当然不会坐以待毙,立刻摸出自己怀里早就准备好的三菱刮刀,迎了上去。

这帮身处底层的大哥其实身手还可以,否则也不能称霸一方。当然,比起我来肯定就差远了,好歹我是正儿八经练过的,和他们这些野路子不一样。自从上次在酒吧门口的大街上和周豪战斗过后,我就喜欢上了三菱刮刀这种武器,既能当棍用,又能当刀用,来回切换自如,很适合我这种杂糅风格。

会议室里立刻展开了一场血战,不过他们没有一个人是我的对手,就是刚猛的大排也在我手上过不了三招,就被我一刀给捅飞了。其他人,更是如同待宰的羔羊,板上的鱼肉,任我蹂躏,一个一个挨着解决,一时间鲜血乱飞、惨叫漫天,偌大的一个会议室成了修罗地狱。

冯千月也拿出鞭子,准备帮我的忙,但是会议室里的动静,很快吸引到了外面的注意。会议室的门被闯开,不少的人闯了进来,我立刻对冯千月说,拦住他们!

冯千月立刻手持鞭子冲上,噼里啪啦地往前抽了起来。

我了解冯千月的实力,对付几个普通混子还行,再多就不好使了。所以我也加快速度,把龙脉之力都用上了,将这干大哥尽数解决之后,赶紧冲向门口去帮冯千月的忙。

结果还没冲到门口,冯千月就若无其事地返了回来。

我莫名其妙,说怎么回事,怎么回来了?

冯千月说人都收拾完了,不回来干嘛?

我吃了一惊,扑到门外一看,外面的走廊里果然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堆,各个都哎呦哎呦地惨叫着,已经失去了反抗能力。这些大哥在会议室里开会,能在外面守着的都是他们的心腹,每个大哥大概带了两三个人,一共有十多个人,竟然被冯千月全收拾了!

冯千月的战斗力,什么时候提升到这种程度了?!

不过转念一想,我就明白过来,回头冲着冯千月说:“不错嘛,看来你练龙脉图也略有小成!”

冯千月得意洋洋,说:“那是当然!”

收拾掉会议室里的几个大哥,以及外面走廊的一众小弟之后,楼上就没什么动静了,也没惊动到一楼大厅里的那些人——这是肯定的,毕竟隔着那么多层,惊到他们才算有鬼了。

我和冯千月返回会议室内,那些受了重伤的大哥都躺在地上,一个个连站都站不起来了。刚才的我并没留手,将他们伤得极狠,一方面是发泄前段时间心中积攒的窝囊气,一方面也是杀鸡儆猴,让这些家伙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不过有一个人并没受伤,老酱。

自从开打以后,老酱就躲到了墙角,哆哆嗦嗦地捂着脑袋,连看都不敢看我们。我走到他的身前,蹲下说道:“老酱,你太让我失望了,我以为你是条汉子呢,你怎么连拼都不敢拼一下?你这么怂,也敢组建屠峰会,是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吗?”

老酱似乎有点被我的话给刺激到了,他的身子突然就不抖了,擦了擦头上的汗,像是鼓足勇气,抬头说道:“我没有装腔作势,一开始我确实准备对付你的。但是后来,你出现在我面前之后,我就知道自己已经输了,那么何必还要再扛下去?”

我来了兴趣,说为什么我一出现,你就知道自己输了?你们明明这么多人。

老酱说道:“对啊,我们这么多人,你还敢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我面前,这说明你有必胜的把握,否则不会这么干的。不过一开始我还以为你的人都伏在外面,所以才敢这么胆大,后来才知道……”

老酱一边说,一边看向地上那些受了重伤的大哥,苦笑着说:“原来你一个人就足够干掉我们了,还好我一开始就没和你打,否则现在躺在地上的也有我一个。”

老酱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继续说道:“我这人啊,最大的优点就是很会审时度势,否则就不会活到现在了。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见风使舵,不过我觉得知道对方厉害,还要硬着头皮上的,那不是勇气,而是愚蠢。总之,我是输了,也知道错了,还希望你饶过我,我保证以后见了你就绕道走。”

我颇有点意外地看着老酱,没想到他一个认怂,还能说出这么多大道理来,实在叫我不得不服。不过仔细想想,他说的话也没错,人嘛,顺势而为是对的,老是逆势而行,吃亏的还是自己。

这么一想,我又对老酱有了几分好感,看来他这一把年纪果然没有白活。

有趣,确实有趣。

就冲他这么有趣,我也得饶过他了。

我拍拍他的肩膀,说道:“饶你可以,不过你要帮我办一件事。”

十五分钟以后,我和冯千月站在了二楼的某个房间,在我们旁边的地上,摆着一堆重伤的躯体,正是红泥、大排他们这干大哥。我回头看着气喘吁吁的老酱,说道:“辛苦你啦!”

老酱擦擦头上的汗,说不辛苦,有电梯呢……

我轻轻笑了一下,说等好戏完了,你就能回去了。放心,我说到做到。

老酱点了点头,悄无声息地退到一边去了。

我对冯千月说:“准备开始?”

冯千月兴奋地说好。

我推开窗户,往下看去。

这个房间的窗户下面,正对着一楼的大厅。现在的大厅里面,依旧人声鼎沸,上百名汉子聒噪不已,这些来自底层的混子,和之前一样闹着、乱着,干什么的都有,完全不知道他们的大哥已经完蛋。

我抓起大排,将他往窗户外面送。

“别,别……”大排也失去了之前的豪气,苦苦哀求着我。

不过我一点都没心软,这帮家伙趁我落难踩我一脚,就该想到会有今天。我哼了一声,浑身散发着冷酷的气势,仿佛是个没有感情的死神。我的手轻轻一放,大排的身体便坠了下去。

砰的一声,落在大厅中央,众人身前。

这么低的距离,当然不至于把大排摔死,只是让他的惨叫声更大一些而已。这一瞬间,乱糟糟的大厅立刻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朝着大排看了过去。他们当然认识大排,看到大排突然以这副惨样出现在大厅之中,一个个都目瞪口呆,全傻眼了。

大排痛苦地扭来扭去,嘴里还哼哼着:“救我,救我……”

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出现的,他不是在顶层的会议室开会吗,怎么被人给扔下来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大排的兄弟,一帮汉子疯了一样地扑向大排,他们一个个红着眼睛,七手八脚地去搀扶大排,怒吼着说:“大哥,是谁把你伤成这样的?!”

但是大排并不肯说,仿佛那个人的名字十分恐怖,只要提一下就会让他浑身发寒。他抓着其中一个兄弟的手,用尽全力吼着说道:“走,快走!”

大排的模样十分令人吃惊,毕竟他的刚硬也是出了名的,究竟是谁把他吓成这样?

一股恐慌的情绪悄悄在大厅里面蔓延。

但这并不是结束。

很快,又一个人被抛了下来,这回是红泥。

红泥之所以叫红泥,是因为脸上的皮肤天生红堂堂的,像是关公一样。但是现在,他不光脸红,浑身都红,鲜血到处都是。

这回,轮到红泥的兄弟疯了一样地扑上去了,他们和大排的兄弟一样,惊恐地叫着大哥。

连续两个人被扔下来,已经有人发现了端倪,于是朝着二楼的窗户看来。

砰砰砰砰砰!

一具又一具的身体被抛出来,除了“审时度势”的老酱以外,今天晚上所有参与会议的大哥们,此刻像是一条条死狗,被人抛了下来。瞬时间,大厅里就陷入了一片疯狂,各家兄弟奔向各家的大哥,惊呼声和叫喊声此起彼伏。

没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过短短几十分钟时间,这些大哥为什么全部身受重伤,被人抛下?!

恐慌、害怕、畏惧、胆寒……在每一个人的心中滋生。

时候到了。

我站在窗边,把手指放在嘴里,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一瞬间,大厅里所有人都朝我看来。他们认出了我,知道我是王峰。

大厅里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目不转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我,所有人的目光里都透着震惊,和敬畏。

我回来了。

站在窗边的我,犹如君临天下,浑身散发着王者之气,冷冷地盯着楼下的这一群人。在我眼里,他们就像是死了一样,让我生不出半分的怜悯。

他们以为我吹口哨,是要和他们说话,所以一个个都看着我,等待着我开口;但是他们错了,我根本就不屑和这帮家伙说话,我的口哨也不是吹给他们听的。

很快,大门外面传来震耳欲聋的喊杀声,以及震天撼地的脚步声。

蚊子他们在得到我的信号以后,各个手持家伙冲了进来,根本不说任何废话,直接大开杀戒。我们的人虽然少,但是气势很足,有一股子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精神气;而对方的人,在亲眼看到他们的大哥身受重伤,还被人从楼上抛下之后,精神早已崩溃,更谈不上什么士气,军心早就乱了。

更何况,他们本来就是一帮乌合之众。

所以,一场惨无人道的屠杀开始了,蚊子他们一出场便是单方面的碾压,打得对方落花流水、抱头鼠窜,现场顿时一片哀嚎惨叫。

不过,老酱适时地冲了过来,站在窗边冲着下面大喊:“我的人,全部抱头蹲下,不要反抗、不要反抗!”

现场有那么一小部分人,立刻抱头蹲了下去,要多乖有多乖,真是有什么老大,就有什么手下。老酱喊完之后,才转头对我微微躬身,说道:“不好意思,实在是不忍心,毕竟是我的兄弟……”

我笑了一下,说没事,应该的。

老酱又退到一边去了。

这场战斗没有丝毫悬念,我们的人很快就获得了胜利,整个大厅里面躺满了人,哀嚎声惨叫声比比皆是,现场犹如一片人间炼狱。自始至终,我都冷冷地看着下面,不知是我心肠坚硬还是怎么,真的一点点怜悯的感觉都没有。

蚊子手握一柄带血钢刀,站在大厅中央,仰头冲我喊道:“峰哥,都搞定了!”

在他的身边,站着我们的所有兄弟,他们一个个都气势不凡,眼神坚毅。看得出来,这场胜仗真的提升了他们不少的自信。

我冲他们,缓缓点了点头,便转身准备下楼,冯千月像个小尾巴似的,立刻跟了上来。我走到门口,突然想起什么,对旁边的老酱说道:“没你什么事了,带你的兄弟离开吧!”

说完以后,我便继续往前走去。但是没走几步,身后又传来老酱的声音:“峰哥!”

“嗯?”我回过头去,疑惑地看着他。

老酱咬了咬牙,像是下了什么决心,直视着我的目光,说道:“我,我想跟你,请你收下我吧!”

看网友对 405 纸老虎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