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七十三章 反击

第三百七十三章 反击

(五千字大章,明天就能回到南通正常更新了……)

吴景林这时候认真回想过去几天的接触战,才发现确如陈海所说,有几次接触战,妖蛮前哨所采用的战术相当不错,即便是被他们击退了,但也没有什么伤亡,甚至可以说这几次妖蛮想利用小规模的冲突及接触战,试探他们这边的底细,但大多数时候,妖蛮前哨战兵的冲锋就显得太笨拙了。

可见妖蛮之中也有精擅战术的优秀将领,只是大多数妖蛮将领,还局限于传统的思维局限里没有摆脱出来,作战思路粗暴简单,在横山城下、在陈海这样的兵术宗师级人物面前,难免会吃大亏。

而在受到足够血的教训之前,吴景林也相信妖蛮即便有个别优秀的将领,但他们更细腻、层次更丰富的战术战法,在妖蛮部族内部也不会有机会受到足够的重视。

这也是陈海要在妖蛮反思过来之前,突袭其大营的根本原因。

不给妖蛮反应的时间。

从横山城往北,溪河都已经冰封,冻得严严实实,重型天机战车碾压过去,冰层都丝毫无恙,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地形上的滞碍。

吴蒙率第五战营在潼河南岸稍作整饬,等周钧率第四战营精卒分三路赶过来,这时候陈海也率剩下的扈卫营将卒,与吴景林一起抵达到潼河南岸,继而越过潼河,往二十里外的妖蛮大营开拔而去。

陈海没有让三千天水郡兵也直接越过潼河,而是由华阳宗一员副将弟子统领这支骑兵,与西翼角堡的守兵汇合,只要能从潼河南岸保持北进的攻击势态,让妖蛮感觉到不好受就足够了。

妖蛮南下,进入秦潼山西麓以西的豁口,一是缺乏必要的物资,同时也不善于筑城、守城,他们在潼河北面的大营修建得十分简陋,即便是木栅墙、夯土护墙及不算深的濠沟,都没有大营彻底的围起来,还留下好几道豁口。

除了几座简陋的哨楼外,也没有更多能阻止敌军接近的防御设施了,抵推到横山城外的妖蛮战兵,大概就没有想到过守兵会在杀过潼河,与他们野战的一刻。

陈海率万余战卒,簇拥十数辆轻重型天机战车,从左翼的豁口,逼近敌营,将试图结阵防御的两三千妖蛮战卒,无数的撕成粉碎。

这时候妖蛮则是更深刻的体会到重膛弩的恐怖威力,他们所造的木盾、偏厢车以及木栅墙,眨眼间就被数以百计、千计的重弩弹撕成粉碎。

妖蛮这时候都清楚,简陋单薄的木栅墙不足以待,也好在大营的栅墙实在简陋,却也不影响三万多妖蛮战兵放弃大营,迅速分散出去。

妖蛮战兵这时候也出乎意料的迅速反应过来,龙骧大营的天机战车数量毕竟很有限,只要能避开天机战车重弩弹幕覆盖的正面,侧翼还能给他们找到相当大的攻击空间,不断从侧翼寻找战机。

无论是在雪地快速移动,还是惊人的体力,体内有着远古妖兽血脉的妖蛮战兵,实要比人族精锐战卒要强悍得很。

看着妖蛮战兵忽而聚拢、以长弓及掷矛强攻侧翼;忽而散开,避开数组战车调整过来之后的锋芒,陈海坐在一头赤狻战兽宽厚的背脊,跟吴景林说道:“你看,妖蛮此时的战术就很高明,已经有点找不到行迹的感觉了。”

吴景林眉头微蹙,虽说龙骧大营侧翼即便在平坦的雪地里也相当难得的守得很稳,但随着妖蛮战兵一次次从侧翼猛扑过来,还是不断的在积累伤亡,这说明妖蛮的战术相当不错。

妖蛮战兵里巫蛮数量稀微,但精擅武技的战兵太多、太精锐了,三四百步之外,应该是长弓射杀的有限距离,但精锐妖蛮战兵,却能将手里的短铁矛像闪电一样投掷过来。

这些精锐掷矛蛮兵,掷出的短铁矛,在三五百步的距离内,威力甚至比重弩弹还要强大,但终究无法跟重膛弩的射程比,再一个,很难像重膛弩那般,形成一波接一波的密集弹幕。

不管怎么说,妖蛮战兵利用战兽的快速移动,以及精准而凶猛的掷矛,确实给龙骧大营的侧翼造成相当大的麻烦。

而妖蛮里那些战力强悍的蛮武将领,从两翼扰袭时,战术更加灵活。

妖蛮部族的首领、将领们,不习惯穿会持续消耗真元法力的灵甲护身,但体魄强壮到极致,身穿上千斤重的重甲,防护力绝不在黄级灵甲之上。

纵横沙场之上,寻常剑气戟芒,根本就无法破开其防御,这些妖蛮强者常常混杂在蛮兵之中,突然往龙骧大营的侧翼杀来,一道道劲气玄芒,几乎要将天地撕裂。

部署在侧翼的淬金盾,能挡住精锐蛮兵的掷矛,却挡不住妖蛮强者的突然袭杀,常常被打了一个措手,需要有相应的强者顶上去,才能保住缺口不会继续扩大。

然而这些妖蛮强者不再像以往那般勇猛无前、只知进而不退,通常都是一击之下,不管得不得手,就退入己方阵己,陈海不得不额外消耗大量的防御符篆,以减少两翼的伤亡。

吴景林就担心有那么一刻,侧翼守不住阵脚,被妖蛮撕开缺口,那时就会会诱发整个战阵的崩溃,劝陈海说道:“我们已经将妖蛮在潼河北岸的大营摧毁,此时回去坚守横山城,这部妖蛮再也难以横山城外滞留太久的时间了——只要西线那边不出纰漏,今冬的防御战事,算是轻松的过去了。”

也恰是天水郡将横山以北上千里纵深的土地放弃掉了,而在横北防线东北、西北方向,又有河西的断龙岭防线及苗氏为首的北郡斩马岭防线形成钳制夹击之势,妖蛮诸部的真正主力不会贸然深入豁口;而在试探到横山防线上的防御意志及实力极为强悍之后,更不可能在没有解决两翼威胁的情况下孤军深入。

战事进行到这一步,吴景林认为横山防线今冬的战事该收尾声了。

陈海可不觉得继续厮杀下去会是一种冒险,说道:“妖蛮这时候的战术是很高明,但这种战术不是来自于精准的指挥,而是事先就命令妖蛮将领们率领所部各行其事,各自从我们的侧翼寻找战机。这样的战术确实简捷有效,但也需要所有的妖蛮将领都能深刻认识到这种战术的妙处,能有一支训练有素的战兵一丝不苟、不打折扣的执行这样的战术才行。景林你且看着,只要拖延下去,必有妖蛮将领的耐心会提前耗尽,会想着不管是侧翼,还是侧前方,都会想着要狠狠的咬掉我们一口才会甘心。我们只要坚持到那时候,战局就会出现变化,到时候景林兄那三千精骑,也可以越过潼河,进入战场扩大战果。”

吴景林将信将疑的等了片晌,真就逐渐发现好几路小股妖蛮战兵的战术渐渐变得呆板起来,变得急躁,多次试图撕开龙骧大营的战阵。

陈海也每每在这时候给妖蛮设下陷阵,会故意打开侧翼的缺口,放一部分妖蛮战兵进来,这时候除了从前锋阵线将重膛弩顺时针或逆时针反转回来,封住这部分妖蛮战兵的退路外,更主要是在内部用长矛重甲阵,无情的将其歼灭掉。

妖蛮的肉身是要比普通人强得多,但即便避开重膛弩的扫射,也终究无法像巨象能直接践踏龙骧大营的长矛重甲阵,一旦陷入重围之中,迎着他们无疑是惨淡的灭亡命运。

要么陈海索性在侧翼层层叠叠的部署长矛重甲阵,让不知死活的妖蛮战兵自己冲上来撞个头皮血流。

此时长矛重甲阵,五十人为一队,横十纵五,淬金铁所铸的矛锋层层叠叠相加,仿佛能撕裂一切的重锋矛墙,能抵住一切的冲击。

矛墙虽然,但终有空障,因灰长矛重甲阵的防御也是其弱点所在,陈海就在每队长矛重甲兵的中间,部署盾戟甲卒。

龙骧大营的戟盾甲卒,所持上战场的巨盾也是经过精巧的设计。

将近有一个高的淬金盾,盾边铸有锁扣,看到敌骑冲击过来,十数张淬金铁盾甚至数十张、上百张淬金铁盾,环环相扣,连成盾墙,再以战戟支撑。

只要不是长牙巨象这样的庞然大物,普通妖蛮战兵御兽冲来,还不可能轻易将这样的坚固盾墙冲垮掉。

即便以五六米长、层层叠叠的淬金矛墙,将冲刺过来的妖蛮及战兽扎成串,更有视觉上的冲击,但龙骧大营两翼的防线太薄了,陈海不能为了视觉上的冲击,去冒险。

换了吴景林是妖蛮将领,必然还能继续耐着性子在两翼游击,在从侧翼快速掠过时,不断利用长弓及掷矛绞杀龙骧大营的战卒,将这边耗得精疲力竭,胜利总归是要属于在体力及肉身强悍程度上占有绝对优势的妖蛮,但大多数的妖蛮将领显然缺乏足够的耐心。

一轮明月高悬,照得雪地通亮如昼,随着一队队冲动而妄动的妖蛮战兵被歼灭,冰雪被踩踏得泥泞、被鲜血染得污秽难堪,上万具妖蛮尸首被丢弃在泥泞的冰土上,而龙骧大营的重弩弹却源源不断,看不到耗尽的迹象,剩下的妖蛮战兵终于是扛不住强大的压力,往北撤退了。

并非近两万妖蛮战兵退却了,陈海就会鸣金收兵,他甚至不顾在横山防线的西翼,还有三四万妖蛮战兵盯着天水郡兵负责的区域,见月sè极好,照得雪地如昼,便继续率领第四、第五大营、扈卫营,连夜缀着妖蛮战兵撤退的方向北上。

吴景林也只能硬着头皮,率三千天水郡兵跟随北进。

妖蛮战兵稍有停顿,陈海便指挥第四、第五战营轮番强攻上去,也完全不担心补充的问题。

也好在妖蛮撤退及陈海率部追击的方向,都贴着秦潼山西麓的巍峨群峰。

两艘风焰飞艇在鹤婆婆亲率战禽上百头凶猛灵禽的保护下,携带作战物资,从秦潼山西麓的巍峨群岭间穿插行进,在北上追敌兵马与横山城甚至远至千里之外的沥泉之间不断的转移。

除了补充物资外,有这两艘风焰飞艇,一方面不断及时将伤病送回后方的横山城,又不断从其他防寨抽调新的战卒补充过来,始终保证北进的精锐战卒维持万人以上,保证北进的精锐战卒兵甲弩械完整。

妖蛮里虽然也有不少能御空飞行的强者,甚至还有数名北境都极深见的妖翼族人,但总体数量毕竟少了,没有办法依赖于少量的精锐,就能摧毁上百战禽严密保护下的两艘风焰飞艇。

陈海同时也率追敌主力贴着秦潼山西麓的绝岭悬崖北进,保证即便西翼以及北部更多的妖蛮战兵汇合进来,他们也能退入秦潼山西麓的绝岭深峡之中固守,而不是完全暴露在四周空旷的雪原里,任不计其数的妖蛮战兵从四面八方合围过来。

这一路纠缠,到第六天,陈海率部追击到千里之外的榆城岭东麓才停下步伐。

从榆城岭往北,秦潼山西北麓的千丈绝岭雄峰就嘎然而止,往东北三百里外,就是雍郡西部的斩马岭,往西则是河西的断龙岭大营。

从榆城岭再往北,不能背依雄俊奇伟的秦潼山西北麓峰崖险壑,还将暴露在河西断龙岭防线及雍郡斩马岭防线以外,而这时候在河西断龙岭防线及雍郡斩岭防线的北面,聚集了规模更为恐怖的妖蛮战兵,绝非陈海率万余精锐所能力抗。

潼河出秦潼山之后,只有横山城北面百余里是东西流向,很快就折向往北,陈海站在一座二百多米高的断崖上,眺望西北方向冻得严严实实的潼河,跟从后面随风焰飞艇护送补给物资过来的苏原说道:“我们就在此扎下防寨,从此之后不再令妖蛮能南侵半步。”

苏原与吴蒙、周钧等人都面面相觑,陈海率诸将入驻横山城,就提出要将防线修到榆城岭的“小目标”,大家都计划着等来年妖蛮退兵,泛滥的洪水将榆城岭北面的荒原冲成大军难以通行的沼泽地,他们才趁机过来筑城,却没想到陈海竟然是以这种方式,提前率部推进到榆城岭建造营寨。

这时候还有四五万妖蛮战兵,在横山与榆城岭之间,在北面聚集妖蛮战兵规模更恐怖,而他们的重弩弹储备在经过数日消耗后,已经变得很有限;十八架重膛弩,由于过度频繁的射击,有八架部件损毁,需要维修后才能再度投入战斗。

照道理来说,他们应该撤回横山城修整才是。

他们此时所立的断崖孤峰,是榆城岭位于潼河东岸的独立一截,方圆仅有三四里,东距秦潼山西北麓山势还算险峻的山岭余脉间,有一百三四十里豁口,而西边潼河冻得坚如铁石,一旦妖蛮战兵从四面八方合围过来,他们将会被彻底围困在这雪原之中。

“重弩弹怕是不足——而沥泉那边淬金铁储备已然耗尽。”苏原压着声音说道,确保这些机密事,不会落入守在崖前的普通将卒耳里。

沥泉那边每月是能冶炼两百多万斤九级淬金铁,天机学宫能通过种种渠道跟手段,从中获得两成的份额,这是当初陈海将聚泉岭交给诸家共执时就谈妥的条件,也一直都执行得很好。

然而这部分的份额,主要是通过沥泉总管府所属工场所铸造的轻型战车、天机连弩等战械及淬金兵甲获得,也就意味着,天机学宫每月能从沥泉总管府所属的工场,获得两乘轻型战车、四架天机连弩以及若干淬金弩及其他数量不等的淬金级精良兵甲。

陈海最初这么设计,也是强迫诸族将手里的一部分精英匠师集中到沥泉来、集中到沥泉总管府所辖的各个铸造工场之中,这也导致天机学宫也无法直接获得大量的淬金铁料。

此外,即便鹿城在两三万里之外,想要将鹿城的优质淬金铁运入沥泉,每两个月才能返回一趟。

此时天机学宫是能组织更多的匠工以及匠师学徒,但受淬金铁料的严重限制,每天仅能供应不到一千枚锋刃重弩弹。

陈海只是淡然一笑:“妖蛮可不知我们到底储备多少重弩弹!你们筑寨吧!”

“我或能劝郡尉率兵出灌河城,与龙骧大营汇合,围歼榆城岭与横山之间的妖蛮,到时候便能将北面的妖蛮震慑住。”吴景林轻吐一口气,建议道。

吴景林是生性谨慎之人,但这十数日率三千天水郡兵进入横山城,与陈海汇合后,胸臆间却有一缕情绪洋溢的豪情斗志在滋生、在涤荡回肠,这时候就想到赶去横山防线西区灌河城见族叔,同时也是代表天水郡、华阳宗坐镇横山防线的郡都尉吴澄,劝说吴澄率天水郡兵主力,出灌河城,与龙骧大营围歼榆城岭与横山防线之间的数千妖蛮战兵。

这将天水郡数十年来难得的反击大战,此战能胜,必能激烈全郡及华阳宗子弟的士气……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七十三章 反击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