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天火大道 > 第二章 哥特老酒坊

第二章 哥特老酒坊

  新书请求收藏、推荐支持,谢谢!

  ---------------------------------

  天火大道上的行人并不多,因为来这里需要资格,不只是钱,还有品位。

  十七项考核项目全部通过,才有获得天火徽章的可能,当然,也要交钱。名义是:天火大道公共维修基金。

  蓝绝走出Zeus,脸上又恢复了淡淡的微笑,店里发生的事似乎并没有影响他的心情。

  信步走到天火大道对面,对面是一座上元时代古法国的哥特式建筑。

  尖塔高耸、尖形拱门、大窗户及绘有圣经故事的花窗玻璃。尖肋拱顶、飞扶壁、修长的束柱,营造出轻盈修长的飞天感。框架结构给予充分支撑顶部的力量,使整个建筑以直升线条、雄伟的外观、空阔空间著称。

  和蓝绝的Zeus珠宝店相比,这座哥特式建筑简直就像是巨无霸一般,甚至在整条天火大道上,它都是最为夺目的亮点。

  推门而入,蓝绝摸了摸脸上的胡茬,嘴角处不禁流露出一丝苦笑。又要被那个严谨的家伙批评了。

  “珠宝师您来了。”一位身材高挑,有着金sè长发,身穿古法式宫廷长裙的美丽少女迎了上来,向蓝绝行了一个标准的法式礼节。

  蓝绝向她微微颔首,道:“伊娃你好,品酒师在吗?”

  伊娃展颜一笑,只露出八颗皓白的贝齿,“在的,美食家和咖啡师也在。”

  “哦?”蓝绝眼中闪过一丝惊喜,“美食家也在,真是太好了。”

  伊娃微笑道:“我带您过去。”

  一张足以容纳二十人同时用餐的华贵法式宫廷长桌旁,各坐着几个人。主位上,是一位老者,看上去五、六十岁的样子。一身考究的法式礼服,头带假发,坐的端正而优雅,面部表情严肃。

  长桌一侧,坐着两个人,一位身材瘦长,白sè衬衫、黑sè马甲,短发显得很jīng神,年约四十左右,脸上有着柔和的笑容。

  另一人年约三十五岁左右,身材中等,一身白sè西装,金sè长发梳理的一丝不苟,从鬓角两侧一直向后垂至肩头,光可鉴人。他的眉毛很浓、眼睛很大,但眼中的笑意却不严谨,带着几分坏坏的味道。

  长桌另一侧则坐着三个人,一名老者、一名中年人和一名青年人。

  相比于主位与另一侧的三人,他们的情绪似乎略显局促。

  “咦,今天又到了考核时间吗?”蓝绝在少女伊娃的带领下来到长桌旁,他拉开白西装男子身旁的椅子坐了下去。

  “珠宝师,你没有刮胡子和打理你的头发。”主位上的老者皱眉说道。

  蓝绝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我就知道你会说。好吧,我错了。虽然我只是想表现的沧桑一点,和你们这些老年人拉近些差距。”

  品酒师冷冷的道:“错了就要受到处罚,我们的规矩你懂的。”

  坐在蓝绝身边的白西装男子点了下头,酷酷的道:“支持。”

  蓝绝瞥了他一眼,又看向品酒师,道:“晚上吃什么?”

  白西装男子嘴角抽搐了一下,终究忍不住还是笑了。

  品酒师也笑了,“吃什么待会儿再说。你既然错了,就把这几个人面试了吧。这方面你比我擅长。”

  蓝绝摇了摇头,“不,这会耗费我的脑力。”

  进入天火大道十七项资格考试之一,酒。

  品酒师道:“如果面试的效果让我满意,今晚的酒,我请。”

  “好。”蓝绝道。

  白西装男子撇了撇嘴,“你就不能矜持点?”

  蓝绝淡淡的道:“那你别喝。”

  坐在白西装男子另一边的黑马甲中年人第一次开口,道:“支持。”

  白西装男子不满的道:“美食家,你为什么总是向着他?”

  美食家道:“因为他比你有品位。”

  主位上的品酒师也点了点头,“是的。”

  蓝绝却在这时将目光转向了对面,“三位,让我们开始吧。第一位。”对于他来说,能够有品尝好酒的机会,他绝不愿意多做等待。

  坐在对面第一位的老者表情立刻变得严肃起来,“您请问。”

  蓝绝道:“这里是哥特老酒坊,你可知这里的酒从何而来?”

  老者显然早就做过准备,立刻回答道:“哥特老酒坊是天火星开发后,天火城的第一批商家之一。以出售上元时代各国美酒著称。这些美酒通过空间技术进行保存,基本保持在上元二零二零年时的状态。其最珍贵的特点就是,每喝一瓶,就会少一瓶。所以价值高昂,但品位这些上元美酒,却是真正贵族的象征。”

  蓝绝不置可否的继续问道:“你最喜欢的红酒是什么?”

  老者似乎已经说的顺畅了,“拉菲城堡。上元时代古法国波尔多产区左岸一八五五年梅多克列级庄五大一级庄之一。”

  蓝绝道:“如果今天我们七个人共饮一瓶拉菲,你是主人,你会怎么做?要详细。”

  老者道:“我会小心的打开它,先倒出一点,看看它的颜sè,闻它的香味儿,然后试一下酒。确认它没有坏,然后再分给诸位,共同品尝这瓶美酒。”

  “你可以走了。”蓝绝靠在椅背上,淡淡的说道。

  “我通过了?”老者一脸惊喜的说道。

  蓝绝摇了摇头,“不,你被淘汰了。”

  老者吃惊的道:“为什么?我并没有说错什么啊?”

  蓝绝皱眉道:“你只是在背资料,而不是真正的喜欢喝,你也不会喝。一瓶上元时代的拉菲,如果照你这种喝法,只能是暴殄天物。”

  “无论是什么年份的拉菲,保存时都是横置的,在喝之前,首先要将它竖起来,在酒窖中放置三天,完成沉淀。打开它时,确实是要先试酒,但却不只是为了试好坏。更是要通过品尝它的味道来确定它的状态。从而决定要醒多久。醒酒,是品尝红酒时最重要的步骤之一。一瓶正常状态的拉菲,至少要倒入醒酒器中醒酒两个小时以上。否则,它不会比醋好喝多少。它需要时间来释放自己的芬芳。你连这都不知道,显然不会喝酒,甚至是没有喝过好的红酒。所以,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老者不甘的道:“可是,书上都是这么写的。”

  蓝绝撇了撇嘴,“在书里写拉菲的人,根本就没品尝过它,想当然耳。那种把拉菲开瓶就喝的说法,是对它的侮辱。那样喝,还不如把它倒在加湿器里。”

  

看网友对 第二章 哥特老酒坊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