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七十四章 人心

第三百七十四章 人心

“围歼?”

面对吴景林的建议,陈海笑了笑,不置可否。

天水诸郡连年兵灾,以往若不能据守坚城,往往一触即溃。要说吴澄敢主动出城找寻战机,陈海是一百个不相信,但见吴景林满眼期盼,却也不好打消他的积极性,此时战局还没有稳定,他也只是想用空城计唬住北面规模更恐怖的妖蛮,但天水郡兵主力要敢从灌河出来,空城计就更天衣无缝了。

陈海就点头应充吴景林赶去灌河城找吴澄请援。

榆城岭到横山之间远不够安全,吴景林在数名随扈的簇拥下,乘御灵禽从秦潼山西北麓的群峰穿过,先回到了横山城,,留守在横山城的辅兵、民勇听到主力已经打到榆城岭了,欢欣鼓舞,但留守横山的龙骧大营将卒却看起来没有什么激动,仿佛胜利理所当然。

时间紧迫,顾不得休整,吴景林在横山城换乘黑狡马,一路绝尘向西,往灌河城而去。

烈烈西风,卷着鹅毛大的雪花敲打着吴景林脸庞,但是吴景林却丝毫没有感觉,反倒是内心一股豪烈之气俞加充盈。

往年横山重镇虽不至陷落,但是惧于妖蛮残暴,从不曾对主要城池、防寨周边的村镇采取什么有效的保护手段,往往妖蛮叩边之后,横山防线内外都是一片狼藉。

这次吴景林从横山防线的南面腹地奔赴灌河城,沿途能看到运送粮草的民夫将官道踩得一片狼藉,但却不见昔日叩关的惨象,心里想若族叔吴澄这次能果断出兵,必能大幅削弱妖蛮实力,可保边境几年太平。

吴景林心里推敲着到都尉府的说辞,雄伟的灌河城渐渐出现在几人的视野中。

灌河城雄踞横山防线西部,依托坠仙崖而建,是天水郡在华阳岭以北的最重要防垒。若灌河城失守,从华阳岭往北数千里膏腴之地则尽现于妖蛮面前,予取予与。

因为正是战时,灌河城即便是南城门也是紧闭,防备有妖蛮精锐有可能迂回袭取南城楼。

城头将卒披坚执锐,南城楼守将也是华阳宗的弟子,看到吴景林等人纵马过来,赶紧打开城池放他过来。

吴景林看着灌河城的斑驳城墙,感慨万千,几乎年年灌河城都会遭到妖蛮的蛮横攻击,今年,历史终于要改写了。

“吴师兄!”守门将官给吴景林行礼,看到吴景林身后仅有数骑风尘仆仆,慌然问道,“难道横山城又失守了?”

南城守将内心忐忑,想着几日后又要面对妖蛮大军,牙齿都颤了起来。

吴景林扫视了一圈,发现几个协助开门的兵卒也暂停下手上的事儿,满脸紧张的看着他,握紧拳头向天,振奋的说道:“横山城,大捷!”

城门下一片静寂,所有人都死死地盯着吴景林几人,不相信吴景林所说一切,但吴景林及身后几人看着风尘仆仆,但是都还衣着整齐,战马肃然,的确不像是败退的样子,难道横山城依靠龙骧大营两三万兵马真就守住了?

“大胜!大胜!横山大胜!!”一个兵卒激动的挥拳呐喊,狂喜气氛迅速传染开来,一时间城墙上下欢声雷动。

吴景林眉头微蹙,灌河城与横山城相距不过六百余里,应该不需要龙骧大营额外传讯,灌河城应该清楚东线战场的情况啊,难道灌河城这边,连斥候哨骑都没有派出去?

想想往年灌河城、横山城等主要防寨,漫山遍野都是妖蛮,即便派出斥侯也是伤亡惨重,索性不派斥侯、闭城死守却成了习惯,说起来还是他忘了提醒陈海,派人及时通知这边了。

守门官激动之余,依然不忘吩咐手下带吴景林几人去往都尉府。

那兵卒带着吴景林几人行了几步,忽然撇下了吴景林几人,手舞足蹈的往太尉府奔去,边跑边喊:“横山大胜!横山大胜!”跑得几步,却被路上积雪滑了一个大前趴,滋溜溜的滚出了几米远,爬起来顾不得疼痛,顾不得拍打,还是挥着着拳喊着,只是脚下慢了许多。

吴景林几人看着他别扭的姿势,相视一笑,也是有通玄境底子的精锐老卒,竟然滑倒,可见他内心激动成什么样子。

没有什么比消息传递的更快,如果有,那就是好消息。

一路行来,整个灌河城仿佛活了过来,到处是喊着欢呼大捷的人群。

吴景林鼻子微酸,下定决心,一定要说服族叔吴澄,围歼陷在横山与榆城岭之间的妖蛮,应该能换得几年边境平安。

到了都尉府,早有人得了消息在府门外候着,先是接了吴景林,告诉他吴澄几人已在中殿等候,然后接着其他几人安排休息。

穿过府门,绕过回廊,看着中殿正中“华若阳曦”的古朴匾额,吴景林深吸了口气,入得殿来,心想天水郡今年数年的平安,就要在此刻决定了!

“吴景林拜见吴都尉,拜见周师伯、廖师伯!”

“景林快起,来人,赐座。快来说说,横山此次如何大胜?战果如何!”华阳宗护法长老、吴氏宗老以及天水郡都尉等多重显贵身份兼于一身的吴澄,笑吟吟的让他免礼,手上拿着两个圆滑的青sè玉石盘着。

吴景林也不推辞,给吴澄以及地位不在吴澄之下的周氏阀主周同以及华阳宗护法长老廖云奎行过礼后,就坐下来将数日来横山大战娓娓道来。

当提到重膛弩的恐怖杀伤力后,天澄、周同、廖云奎三人及殿内的其他将领都无不吸口冷气。

“此役,共斩妖蛮万余,另有四万左右妖蛮正徘徊在横山与榆城岭之间。龙骧军此时兵力匮乏,但已决定依托北面的榆城岭修筑防寨,搭建前锋坚垒,只要族叔能出兵,与龙骧军配合,定全歼这四万蛮兵,保我天水诸郡数年太平。”吴景林此前虽然此前已无数次推敲这段说辞,但此时宣诸于口,还是激动的满脸发红。

“然,我天水诸连年积弱,这次有龙骧军臂助,又碰到如此好机会,定当竭力以付,以求毕全功于一役。”廖云奎激动不已,击掌赞叹,等吴景林说完大声赞同。

而吴澄和周同却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默不作声。

吴、周二人没有附合,殿内一时间沉寂下来。

吴景林不解的看着眼前这三位灌河城的最高权力者,而廖云奎也不解的看着默然的吴澄和周同。

“咳!此次横山大胜,实非我们所意料,我们并没有做好出兵的准备。再说妖蛮残暴,据城而守,我等兵卒尚能一战,直接去城外短兵相接,我怕子弟们力有不逮啊!”周同干咳了一声,先出声打破僵局。

“现下陈海率部北进杀敌千里,杀得妖蛮毫无还手之力,此时又在榆城岭筑寨,势能挡住千万妖蛮。我们只要兵出横山,据横山城而守,接下防务,然后派精锐配合龙骧军从南北两侧夹击,收割两线之间的妖蛮,有何不可?”廖云奎寒门出身,素知妖蛮一起,赤地千里,有这么好的机会怎肯放过。

“我与陈海也有过商讨,天水诸郡子弟到时候接管横山防务,围歼妖蛮还是以龙骧军为主力,我部只需从旁协助。况且陈海说了,若灌河怕有小股妖蛮侵扰,只需派足能接管横山防务的人,方便所有龙骧军能便宜行事就可。”吴景林满脸疑sè,己方既不会徒增伤亡,又可以练兵,徒获军功,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为什么不做?

“此次横山大战,景林你辛苦了,出兵之事,我还需要与你周师伯、廖师伯再从长计议,说不得还要派人去跟郡牧请示。要知道横山榆城岭之间,千里纵深,无险可依,一个不察,陷入妖蛮阵中,数万子弟,危在旦夕。且妖蛮素有食人之好,据城而守,士兵身后还可以回归祖坟,若在野外而死,沦为妖蛮腹中之物,魂不能归乡,尸不得全首,你又如何自持?一路奔波,你也累了,先下去休息。我和你周师伯、廖师伯再计较一番。”吴澄当下吩咐人将吴景林接下去休息。

*************************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觉得吴澄等人不会出兵?”

看着眼前气鼓鼓质问自己的苏绫,陈海笑了笑:“几十年来,天水郡一直据城而守,偶尔和妖蛮直面,也是在登城时短兵相接。如今在野外直面妖蛮,你说他们会不会直接把腿肚子吓软。到时候徒增伤亡,又损了自己的实力,如果吴澄不是傻瓜的话,他就不会出兵。”

“可我们只是让他们据城而守,若有多余兵力,可配合龙骧军城外歼敌,他们若是怕,只需要让我们在横山诸寨的兵力都解放出来,就有很大机会围歼这四万妖蛮。他们怕什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答应?这么好的战机,他们不抓住,不是愚蠢吗?”想着妖蛮的巨大獠牙,狰狞面孔,苏绫打了个寒颤,语气弱了许多,但还是不甘心的问道。

“他们怕什么?他们怕我龙骧军在外浴血奋战,他们却在城里做缩头乌龟,被天下人嗤笑!他们怕什么?他们怕我龙骧军战绩辉煌,动摇他们统治天水郡的人心!他们怕什么?他们怕此役之后,我龙骧军尾大不掉,慢慢蚕食他天水郡!他们不是愚蠢,是太聪明了啊!”陈海背负双手,淡淡说道。

苏绫听闻,站在崖头怔然了很久。

陈海也不理她,飞下孤峰山崖,察看筑寨进度。

**********************

此刻吴景林颓然的坐在房间,室内入春,檀香袅袅,但是红漆木桌上的饭菜却也早已不见热气。

鬓摇钗动,一个身着青衣的侍女走进房间,看了看未动一筷的饭菜,款款行了一礼道:“可是饭菜不合吴爷胃口?我去厨房吩咐再去做了!”

吴景林有气无力的挥挥手,让侍女下去,想着正在前线厮杀的同僚,对自己眼前的舒适厌恶了起来。想着临行时对陈海的承诺,愧疚不已。但无论如何也想不出这么好的机会吴澄非要放过。

蹬蹬蹬,外面一阵脚步声传来。嘭的一声房门被推开,风雪随着来人卷了进来,灯影晃了几晃,还是稳住了。

“景林,我且问你几件事情!”原来是师叔廖云奎。

吴景林赶紧起身行礼,让师叔廖云奎坐下!

两人坐定,吴景林看着一袭玄衣的廖云奎,满面愤怒,不知为何!

“景林,我若率人去守榆城岭,陈海能否带龙骧军一扫境内妖蛮?”

看着怒气冲冲的廖云奎,吴景林斟酌了一下:“廖师伯,若你真愿意为天水郡百姓出力,我还是建议你能接手横山防务。这样龙骧军从横山腾出手来,和榆城岭两相呼应,围歼妖蛮把握更大。”说到这,沉吟了一下:“况且榆城岭那边只是新筑营寨,诸般防务,都准备的不是很妥当,也有可能从北面吸引更多妖蛮战力过来围攻,后期的战事极可能会激烈,但不管什么,我们都要替龙骧大营守榆城岭不失……”

“罢了,龙骧军作为外兵,却敢出城奔袭、在雪原之中斩杀妖蛮,也保住横山防线以南上百万百姓免遭生灵涂炭,我等怎能坐视战机丢失?而且,龙骧军作为外兵,都能为天水郡千万子弟力战死战,我等要是只敢率部守后方的城垒,只会惹天下人耻笑,我等要战,便也要去榆城岭,”廖云奎说完,“啪”的一声拍了一下桌子,决然道:“吴澄、周同无胆,我麾下还有六千精锐可用。就这么说定了,你早点休息,明日再安排出发之事!”

说完也不给吴景林作答的机会,起身而去。

走到门口,廖云奎顿了一下,回头正sè道:“天机学宫的那个风焰飞艇,到底安全么?我等能御物飞行,不怕当空坠落,要是几千人一起从天上掉下来,怕是没有几人能幸免了啊。”

看着廖云奎一本正经的样子,吴景林一扫yīn郁,两人对视,哈哈大笑。

六千兵马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到榆城岭参战,乘坐风焰飞艇无疑是最快的……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七十四章 人心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