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向背

第三百七十五章 向背

四周一片喊杀声,吴景林茫然的望着四周,发现自己正身处惨烈的血腥战场上。四周都是悍勇无比,狰狞可怖的妖蛮。

突然脑后一缕凛冽杀气扑来,他下意识的横移出去,险之又险的躲开了身后像闪电般刺来的黑sè巨矛。吴景林急转过身来,就见一樽像铁塔似的豹脸妖蛮,收回势大力沉的战矛,瞬间又铺开重重矛影,那妖蛮满脸的绒毛,狰狞而笑,咧开的大血,还残留着啃噬人肉留下的血迹。

四周的天水精兵一个个被砍倒在地上,惨叫声此起彼伏。

“小心!!”一个声嘶力竭的声音传来。

吴景林一回头,时间仿佛停止,只看见一道如雪练般、凝如实质的巨大刀光,已斩至他的眉睫,近得能从这凝如实质的刀光里映出他惊愕无比的神情。

“啊!”吴景林惊然坐起,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只感觉浑身一片潮腻,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滴在红sè的锦被上,汗水绽放,犹如血花,这才省得刚才是一场噩梦。

没想到踏入明窍境,六识感知都上升到神识境界的他,意志竟也有如此孱弱的一刻,竟让梦境所侵。

吴景林起身推开窗,寒风呼啸而过,室内的温度急剧降了下来。

雪已经停了,天光已经泛起了青sè,整个灌河城一片寂静。片刻后,城东隐隐传来一阵鼓声,号声,想是廖云奎已经已经开始点兵了。

吴景林也不怠慢,迅速穿戴完毕,和守在院子里的扈卫一起,便往城东大营处而行。

经过都尉府门口,吴景林看到数道雨虹般的光华从府中升起,往东掠去,心想是鼓号声惊动了吴澄和周同,要去看个究竟。

他也不多言,只是与扈卫乘御黑狡马,紧随其后。

到城东大营,天光已经亮了。校场上几千精锐肃然而立,而台上却并非是廖云奎,而是廖云奎的真传弟子、天水郡云骑校尉刘纯。

略一思忖,让其他几人去点将台旁候着,吴景林往中军大帐走去。

中军大帐此时正由一道防御灵罩屏障起来,由廖云奎十数嫡系扈卫峙守在外面。

吴景林在华阳宗、在吴族地位甚高,三十岁就踏入明窍境,天水郡及华阳宗,近百年能与他比肩的,也就七八人而已。

而廖云奎等人都已经是上辈人物,在华阳宗年轻一代人里,吴景林与吴曜、吴蕴乔等,都是最为核心的弟子。

吴景林过来,也无需通报,便有权直接进入城东大营的中军大帐,他伸手像分开水波似的,打开那道灵罩,才听闻里面传来了激烈的争吵声。

“什么据险而守,高枕无忧;什么妖蛮残暴,野战不可胜?妖蛮年年叩关,我们是能守住几座主要城池,宗阀子弟要么避入山门,要么避入坚城,是没有什么损失,但横山低矮,挡不住妖蛮轻兵往南渗透,城外每每都是哀鸿遍野,死的都是数以万计、十万计的无辜百姓!”廖云奎须发皆张,愤然指着吴澄和周同,斥道:“华阳宗受万民供奉,事到临头,却畏缩不前,难道这横山灌河一线,都不是天水子民?难道这千里沃土,都不属你们周氏、吴氏分毫?”

周同铁青着脸,任由廖云奎呵斥着,也不理会刚入账的吴景林。

吴澄地位最高,在虎踞上坐定,那枚地阶中品法宝青狮灵印,在他手掌上忽快忽慢的转着,散发出青毫灵芒,他沉吟少顷,说道:“廖师兄,我华阳宗眼下还没有一位天榜在手,而大燕朝野,局势动荡,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惊天变局,不能不加以防备。与其此时作匹夫之勇,折兵损将,倒不如忍过这一时,待局势分明之后,倘若再有妖蛮大举寇边,我们到时候自然就有底气与其一战,但此时鲁莽不得啊!”

“廖师兄,还望你以大局为重。”周同黑着脸劝诫廖云奎。

“道不同,不相为谋!你们既然只敢守城,我不劝你们,你们也要劝我率部出战。景林,走!”廖云奎一撩灵甲下的玄sè下摆,出帐而去,不再与周同、吴澄争辩下去。

吴景林看了看脸sè难看、震怒难抑的吴澄和周同二人,揖礼道:“三千子弟尚在榆城岭,我得与廖师叔同往,还望都尉、周师叔谅解。”说罢,他便跟着廖云奎往点将台而去。

此时天光已然大亮,呼啸北风卷的大旗猎猎作响。

廖云奎在校场上站定,看着眼前这一个个精兵悍卒。

华阳宗六尊,廖云奎无论是修为,还是胆略、将功,应该是最强的,但由于他是寒门出身,此时也只是屈居吴澄之下,担任副都尉,嫡系兵马也仅有六千人而已。

但这六千精锐,一是廖云奎从寒门子弟里选拔出来的,又追随廖云奎戍守横山一线,即便他们中隶属于华阳宗外门的人数都不多,兵甲武备都不如周氏等族的嫡系兵马,却多剽侵悍勇、悍不畏死。

“自发现有蛮族起,我天水诸郡,受蛮族年年叩关。每及此,生灵涂炭,万物成灰。汝等可记得?”廖云崖身为道丹境中期强者,声音里有一种金铁般震慑神魂的力量,激得诸将卒热血沸腾起来。

“记得!”数千士卒,同声应和。

“今日龙骧军大破妖蛮,更追敌千余里,杀得妖蛮尸横遍野。龙骧军是否威武?”

“威武!”嘹亮的号子漫卷西风,扩散全城。

“如今,妖蛮有三五万被龙骧军卡在横山、榆城岭一线,我也将赶往榆城岭坚守前沿,扼死妖蛮归途,可有人愿与我同往?”廖云奎满脸坚毅的问道。

场上静默了瞬间:“同去,同去!”声音响遏行云。

渐渐地,灌河城的百姓好像知道了些什么,放下了手中的事情,往城东大营围来。

“此去,或许诸位十不还一,但是我等在此戍边,保天水郡千万百姓平安,牺牲是我们应有的宿命。岂曰无衣,与子同袍,我唯一能给你们的保证,就是我廖云崖,血染战场、身殒道消,也绝不会比诸位先退一步。所有人听令,从今后,我六千甲卒,有了新名号,那就是。”廖云奎定了定,扫视了一下当场,振臂厉呼道。

六千士卒轰然应诺后,各执兵器,缓缓出营。

吴景林饶是平素坚毅无比,看着眼前的种种也是热泪盈眶。他瞄了一眼中军帐目瞪口呆的吴澄和周同,用力擦了擦眼角。

昨夜通过灵鹄,吴景林与陈海联络过,是廖云奎与他这边率六千精锐出灌河城后,龙骧大营派风焰飞艇来接——当下形势,廖云奎与吴澄、周同闹崩,吴澄不会允许风焰飞艇在灌河城内降落的。

出了城东大营,早有百姓夹道,看着沉默着行进中的同袍军,他们窃窃私语着,互相质疑着。

少顷,有一个青年壮汉,径直走到廖云奎所乘御的黑狡兽前,他虽然没有什么修为在身,却也不畏惧黑狡兽所透出的凶残气息,问道:“廖都尉,你们这次出城斩杀妖蛮,我雷蛮子虽然不会什么武技、术法,但也愿随军作战!”

“好!”廖云奎应道。

见廖云奎应允下来,当下就有二三百人从围观人群里陆续走出来,老少皆有,拿着简陋的自备兵甲,汇入六千战卒之中出城。

天水郡近百年来,难得见大军出城与妖蛮野战,欢声雷动!

远远望着出城的同袍军,吴澄和周同脸上yīn云密布。

***************************

“此次叩边,你是怎么带的路?我族上万战勇,就这么凭白无故的丧命荒野。说,你是不是人族放回来的奸细?”

此时的铁鲲处境糟糕无比,而正逼问他的穆勒更是恼羞成怒。

黑石部族是北境荒原上屈指可数的强大黄金部落之一,本族就拥众数百万,精锐战兵数十万,战技修炼有成的蛮武数以万计、精擅血祭秘法的巫蛮也有上千之多。

其王族穆氏传说是修炼有成的龙蛟大妖与蛮人天女结合后所生的后裔,体内拥有一丝龙蛟血脉,天生神力,肉身也强悍无比。

族长穆豪作为北境近百年来新近崛起的天蛮武尊,拥有道胎境初期的实力,这些年率族人从北边的荒域,进入瀚海沿岸,收服上百大小部族,战兵规模更是扩大三四倍之多,还在瀚海的西南岸正式成立了黑石汗国。

这些年,河西、天水一边每每寇边的妖蛮,主要都是来自于黑石汗国以及与其他黑汗结盟的妖蛮部族。

铁鲲当年离开秦潼山,返回到万里之外的故居瀚海,他所在的铁崖部,也难以避免的被黑石部族的强大武力所征服,成为黑石汗国的附庸。

回归铁崖部的铁鲲,自然也就与铁崖部的其他蛮武一起,成为黑石汗国国主穆豪第二十九子穆勒麾下的一员蛮将,这几年来也是随同黑石汗国的大军,在寒季来临之时,频频侵入燕州西北域的边境。

穆勒作为穆豪之子,在黑石汗国的地位却不是甚重,毕竟穆豪每征服一族,都要迎娶此族族长之女为妻为妾,以促进黑石汗国内部部族的融合,生养的子嗣也多。

拥有堪比人族道丹境中期修为的穆勒,作为东路大军的先锋将,差不多每年都会率领他从诸多附庸部征集及本部精锐的六万战兵,抵达天水郡的北部劫掠一番。

也是在铁鲲的建议下,穆勒以往每年都是以主力盯住天水郡北部的几座主要城池,围而不攻,然后派遣小股的精锐兵马,越过横山绝不算险峻的山岭,到横山防线南面的腹地劫掠,每每都有相当不错的收获。

今年天水郡北部的横山防线出现大的变动,天水郡兵主力入冬之前就大规模往西线集结,囤驻在灌河城为主的城寨之中,而东部以横山城为主的防寨,仅有龙骧大营移驻进来的两万多兵马,看上去孱弱无比。

虽然铁鲲多次提醒,绝不对轻视陈海以及龙骧大营背后的天机学宫力量,但穆勒眼里所看到的,却是难得的从横山城全面突破横山防线的机会。

穆勒作为穆豪的第二十九子,想要有机会继续汗位,就必需积累更耀眼的战功。

这些年来,黑石汗国的大军,每每侵袭到燕州西北域沿边,虽然或多或少都有些收获,但罕有能真正将燕州西北域的诸段防线真正撕开一个大的缺口。

穆勒心知他要能占领横山,就意味着二叔穆苛所率的东路大军三十万战兵主力,就都能横山城这个缺口蜂拥而入,将天水郡尽在囊中都不在话下,这将是何等耀眼的战功?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穆勒无视铁鲲的告诫,将前锋六万战兵,兵分两路,一路进逼灌河城,盯住天水郡兵的主力,一路在他的亲自率领,直接攻打横山城。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比塞北的天气更加残酷。

谁能想象龙骧大营的天机战车、想象重膛弩是那样的恐怖!

此时穆勒将盯在灌河城外的战兵也收了回来,两边汇合到一边,还有近五万兵马,实力未损,但这些年来他都没有吃过这样的大亏,心里的怒火,却怎么都难以遏制,只能发泄到铁鲲的头上。

虽然铁崖部的数千战兵也是一路从横山逃过来,却几乎没有什么损失,不要说穆勒起疑心了,其他损兵折将的蛮将,心里也不爽。

铁鲲看着面前这个眼中几欲喷火的前锋主帅,心中不屑的笑了几声,想起昔日的主人英姿,再对比眼前的穆勒,高下立判,只是他作为被征服部族的蛮将,为了族人考虑,却不能当面顶撞、激怒穆勒,只能沉默以待。

“穆勒,够了。铁鲲早就说过陈海这人诡计多端,治军练兵都堪称燕州之冠,又擅用强大无比的天机战械,劝告过你说强攻横山城必得不偿失,最后大家也是靠着铁鲲的告诫,才没有损失更多。现在黄金巨象都已损失过半,战兵损失逾万,看你怎么给父汗交代。”

妖蛮大帐,十数蛮将围着熊熊燃烧的火盆或坐或立,听到竟然有人替铁鲲辩解,穆勒死死的盯了铁鲲一会儿,一挥手,重重的将铁鲲推到一旁,一步一步的往刚才声援铁鲲的女蛮身边走去。

那女妖蛮身材要比寻常妖蛮娇小许多,额头微微隆起,要不是脸颈覆盖一层细密而柔软光亮的青sè细鳞,都堪称美艳了,娇小的身躯穿着青鳞战甲,像身材也极其的性感,她轻蔑的回视着穆勒凶狠的眼神,无视他的威胁。

她是黑石汗国的公主,穆豪的幼女穆莲,此时也在兄长穆勒的帐前为将。

“穆莲,记住,黄金部族永远都不会有一个女性族长,更不会有一个杂种女性族长。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好好尝尝我的厉害,”

穆勒戏谑的用粗糙的手掌,撩了下穆莲的脸庞,只是穆莲深受汗王的庞然,他一直都觊觎不得,又猛然回头大吼,

“各部族迅速收拢溃兵,三天后,进攻榆城岭。”

嘶吼声传遍大帐方圆,周围蛮族听到穆勒的战斗宣言,大声应和。

片刻后,整个妖蛮营地都陷入嘶吼当中,冲天而起的妖煞杀气,搅动风云,将天上的明月遮住。

*************************

廖云奎六千精锐,虽然所编入的战马很少,但皆为百战悍卒,一路上行进颇为迅速。刘纯在途中兴奋的拽着吴景林问这问那,每听到精彩之处,手舞足蹈,恨不得能出现在横山一战现场,手刃几个妖蛮才算过瘾。

吴景林的几个扈从在后面,看到刘纯此时的兴奋,都偷偷笑问道:“刘师叔都快辟灵境修炼圆满了,廖帅都夸他道心坚定,这会儿却怎么如此兴奋不已?”

有人知道刘纯的身世,说道:“你有所不知,十多年前,刘师叔还未踏上通玄,全家居住在横山城,那年,横山陷落。”

几人默然。

大军行至下午,抵达灌江城东北的一处矮岭之前,远远就看到两个巨大的黑影,从云层之上缓缓飞过来,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

“那就是龙骧大营的风焰飞艇。”吴景林指着由百余头战禽严密保护的两艘风焰飞艇,跟廖云奎、刘纯他们介绍道。

“唳……”

一头巨大的金羽灵鹤后发先至,往众人飞来,鹤婆婆化为人形,来到了廖云奎、吴景林的身前,说道:“风焰飞艇,每次只能运送千员战卒,其他人还要在这里等待。”

廖云奎赶忙向前,躬身施礼,鹤婆婆也不推让,吩咐让一千名同袍军依次登上火焰飞艇,其余人就地结阵,防备附近还有小股的妖蛮战兵可能赶过来袭扰。

一阵忙乱,载满同袍军的飞艇轰然作响,冉冉升起,气流将飞艇下喷的犹如白地,在百余头战禽的保护下,直接往榆城岭方向疾驰而去。

金黄sè的阳光洒在巨大的风焰飞艇之上,宛若战神之舟。

地上的同袍军看着巨大的飞艇,雀跃欢呼,欢呼声越传越远,越传越高。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七十五章 向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