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415 我,替死鬼

415 我,替死鬼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赵铁手的声音虽然很轻,但餐厅里也很安静,所以每一个人都听到了。【择天记吧少年王】密境是什么地方,几乎人人皆知,那是李皇帝会见一些重要宾客、达官贵人的场所,一般人都没资格进去。

远的不说,就是餐厅里这些八大家族的代表,各位家主的亲生儿子、亲生闺女,也从来没有这个殊荣进过密境!能被李皇帝请到密境,在一定程度上也说明了身份的不同凡响。

一瞬间里,十多道目光齐刷刷朝我看了过来,有的羡慕,有的眼红,有的嫉妒,有的愤恨。就连我自己也吃了一惊,还记得就在前两天,我还想着自己什么时候也能到密境去转转,就说明自己在省城是真的混出头了,没想到这个愿望竟然这么快就实现了。

自从比武大会开始以后,李皇帝就对我另眼相待,这是要收拢我的节奏?可是,一想到昨天晚上旱烟老头的话,我的心又沉了下去。李皇帝似乎在筹谋什么事情,要将我当作替死鬼,所以此去是福是祸,还不可知。

赵铁手和我说话时的语气十分尊重,和之前的态度天差地别,显然将我当作贵客。就连冯千月都悄悄和我说:“王峰,你发达啦,连李皇帝都要亲自和你说话!”

我勉强对冯千月挤出一个笑容,起身跟着赵铁手离开了。

出来餐厅,赵铁手直接将我引进电梯,刷卡按了最上面的一层。因为不知道李皇帝的目的,所以我的心中始终沉甸甸的,不过又想到我舅舅就在密境里面,这一去又能看见他了,所以又有点期待起来。

当然,他可千万别再打我了。

有了赵铁手的引领,这一次到密境当然十分顺利,看守密境的六力士也没为难我,乖乖地站在墙边恭迎我的到来。穿过一截不算长的走廊以后,便来到了直通密境的密码门处,赵铁手示意我转过身去。

“不好意思。”赵铁手轻轻说道。

我表示理解,便把身子转了过去,毕竟我只是个外人,肯定不方便看人家的密码。不过这并难不倒我,在水库边上躲石子练出来的特殊技艺,这个时候便派上了用场,我只是稍稍偏了一下脑袋,眼球也转到一个常人难以企及的夸张角度,便把赵铁手的动作看得清清楚楚。

密码长达十一位,我努力记在心里,或许有天会派上用场,毕竟这是囚禁我舅舅的地方。

咔嗒一声,门开了。

“王先生,请。”赵铁手对我还是毕恭毕敬。

我转过身去,说了一声谢谢,便跟着赵铁手走入密境。在进入密境之前,我听过很多有关密境的传说,有说这里酒池肉林、穷奢极欲的,也有说这里美人遍地、纸醉金迷的。真正进来以后,才发现这里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套房,而且装修风格还挺温馨,像是来到了某人的家里。

当然,里面倒是挺大的,至少有七八个房间,而且每个房间里都有人,他们有老有少,年龄相差很大,唯一的共同点是都散发着强者的气场。在某个房间里面,我还看到了流星——就是上届比武大会的冠军,他还穿着他的金sè披风,站在窗前往外远眺。

我知道,这间密境里面,集齐了李皇帝手下最精锐的力量。

跟着赵铁手一路往里面走,终于在某个房间看到了我舅舅。我舅舅正在打游戏,他坐在房间的木质地板上,目不转睛地看着对面墙上的电视机,手上操作着一只黑sè手柄。

表面上看,他的日子好像挺悠哉的,不过他的眼神却特别空洞、呆滞,打游戏的动作也很麻木、机械,整个人也看上去也很颓废,就好像体内的灵魂被抽走了,完全成了一具行尸走肉,和以前那个意气风发、张狂至极的他真是天上地下。

看他这副样子,说不心疼是假的,这是一个有着远大抱负和无穷野心的男人,如今却被困在这里缚住手脚,什么都做不了。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在他麻木的操控之下,游戏里的小人依然无比灵巧,一个个BOSS被他利索地斩在马下……

我就知道,他的野心并未退去,他的身手依然灵活!他还是那头猛虎,只要给他一个机会,依然还能咆哮山林!

看我呆着不动,赵铁手忍不住问:“怎么,你对他很感兴趣?”

我立刻摇头,说没有,我就是想起来,上次过来的时候被他揍了一顿。

赵铁手哈哈地笑了起来,说:“我劝你还是不要记仇。”

我们的对话,我舅舅完全听在耳朵里,但他根本没有回一下头,对他来说好像只是狗吠而已。赵铁手继续领着我往前走,一直将我引到最后一间房的门口,才停下脚步,跟我说:“李皇帝就在里面,你进去吧。”

我点点头,轻轻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声音以后,我便推门而入,这也是间很普通的屋子,该有的家具都有。李皇帝竟然刚刚起床,正有三个女人伺候他洗涮穿衣,他真的像个皇帝一样,就是坐在床上一动不动,任由三个女人打理着他的面部和身体,甚至连牙都得别人帮他刷,刷完了他自己漱一下,吐到盆里。

这三个女人的样貌不说倾国倾城,至少也是模特级别的,而且年龄都在二十左右。看着这些妙龄女郎这么伺候一个爷爷辈的老头,我的心里自然而然地涌起一股悲哀。

李皇帝看我来了,指了指旁边的沙发,让我坐下。

等了二十多分钟,李皇帝才洗涮收拾完了,在女人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坐在我的身前。看他这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我真想冲上去一把掐断他的脖子,然后带我舅舅离开这里——但我知道这不可能,我舅舅每天和他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都没这么干,我当然也不会自寻死路。

所以我依旧恭恭敬敬地坐好,向李皇帝问了声好。李皇帝点点头,又摆摆手,那三个女人便退出去了。李皇帝坐下以后,便和我说:“权势真是个好东西,对吧?”

我知道他说的是刚才三个女人伺候他洗涮穿衣的事,我心里很不认同他这种价值观,但也只能点了点头,说:“当然。”

李皇帝笑了起来,像是找到了知音,他先和我拉了会儿家常,问我昨天晚上休息的怎么样,今天晚上的十强赛有没有信心等等。

我一五一十地答完以后,李皇帝突然话锋一转,说道:“王峰,你觉得你能在这场比武大会之中走到多远?”

我愣了一下,不明白李皇帝突然这么问的含义,只能给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我不知道,也没有想过,我知道接下来的高手会有很多,不过我会尽我自己最大的努力走远一些。”

李皇帝轻轻笑了笑,端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意味深长地:“你信不信,你能走多远,完全取决于我?”

我微微皱起眉头。

我信,我当然信。今天晚上参赛的二十个人里,十二个草根外加八大家族的代表,不吹不黑地说一句,我的实力绝对可以排到中上,顺利的话一路打到前五是没问题的。

可别忘了,李皇帝是可以操纵分组的,如果一开始就给我安排个强大的对手,那我止步于十强都有可能!

所以,李皇帝并没有吹牛,他是真的可以做到。

可他和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我疑惑地看向李皇帝,李皇帝却还是一副讳莫如深的模样,和我说道:“王峰,你是个聪明人,有些话我就不明说了。我也了解你的实力,只要你肯听我的话,我包你可以打进前三,从此扬名整个省城,如何?”

我知道这个前三的承诺,绝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换来的,所以我并没有第一时间表忠心,而是小心翼翼地问:“比如说,我需要做点什么?”

李皇帝笑了起来,目光里也露出赞扬的神情,显然很欣赏我的稳重,缓缓说道:“接下来的每一场比武,你都要按我说的去做!”

我的心中一突。

我明白了,李皇帝单单操纵分组还嫌不够,还要再操纵每一场的输赢,我实在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看我陷入沉默,李皇帝还以为我答应了,直接笑眯眯说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王峰,我相信你将来一定会有无限的潜力。这样,我跟你说,今天晚上,我会帮你安排一个对手,他的实力比你差上一些,但你要装作和他势均力敌的样子,缠斗十多分钟以后,最后再不小心失手将他打死,一定要做得天衣无缝!”

我吃了一惊,我以为李皇帝只是想操纵输赢而已,没想到他还要随便决定别人的生死。

我忍不住问:“我的对手是谁?”

李皇帝答:“洪水项!”

轰!

在李皇帝说出这个名字以后,我的脑袋像是被雷劈了一下,直接就木掉了。洪水项是“铁剑洪家”的三少爷,人称洪三少,也是这次洪家派出来参加比武大会的代表,今年才二十二岁,可谓年轻有为,李皇帝为什么要让我杀了他?

我疑惑地看向李皇帝。

“没有为什么。”李皇帝沉沉地说:“你只需照我的话去做,我就包你进入前三。你也不用担心事后洪家会找你麻烦,一来比武场上失手打死人是很正常的,洪家没有理由去做什么;二来还有我护着你,洪家也不敢拿你怎么样的。”

枪!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李皇帝要拿我当枪!

我不知道李皇帝和洪家有什么仇,以至于想在比武场上名正言顺地杀死洪家的三少爷,可联想到旱烟老头昨天晚上和我说过的话,我有理由相信李皇帝根本就是推我出去当替死鬼的;如果我真的按照他的要求“失手”把洪水项给杀死,等到洪家回头找我报仇的时候,他根本不会出来护我,而是任由我被洪家杀死!

太狠心了,太狠毒了!

还有,为了一个所谓的比武大会前三,也不值得我冒这么大的险,去得罪洪家啊!我是绝对不能够答应李皇帝的,我不可能明知道这是坑,还傻乎乎地往里面跳。

但,要如何不着痕迹地拒绝李皇帝,又成了一个难题,我沉思了良久,才缓缓地说:“不好意思,我觉得我可能胜任不了这个任务,因为我的实力确实有限,我不觉得我能斗过洪三少爷。”

我本意是想拒绝李皇帝,李皇帝却以为我是谦虚,摇了摇头说道:“王峰,别人不了解你的实力,难道我还不了解吗?上次你来我这,连六力士都差点败在你的手上,收拾一个洪水项绝对绰绰有余!还是你觉得,前三不够有诱惑力?这样,事后我找机会把洪家给铲除了,洪家的地盘归你,怎样?”

我的心里怦怦直跳,李皇帝开出的这个条件实在太有诱惑力了,如果我能拥有洪家的地盘,那么我的势力就能挤入省城一线,日后对付李皇帝也更加有胜算了。

但,我很快又冷静下来,洪家和张健可不一样,不是说干掉就能干掉的,李皇帝虽然贵为省城道上的执牛耳者,可洪家的底蕴同样深厚,哪有那么容易就铲除掉的?所以我想来想去,觉得李皇帝只是给我画了一张大饼,诱骗我去杀掉洪水项而已,等到回过头来,根本不会管我死活。

我努力控制好自己的心境,认认真真地说:“还是不好意思,我仍旧觉得自己无法胜任这个任务。皇帝大哥,还是劳烦您另请高明。”

砰!

李皇帝似乎看出我在故意推辞,脸上顿时浮起一层怒意,狠狠拍了一下面前的茶几,桌上的茶杯都跟着跳了一下,洒出几滴水来。我极力压制着自己快要跳出来的心,仍旧不卑不亢地说:“实在不好意思。”

“不识抬举……”李皇帝幽幽地说着,面上的怒意慢慢退下,端起茶杯来轻轻抿了一口。

“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离开了。”

我意识到自己再呆下去可能会有危险,所以立刻找理由开溜。我站起来,刚转身走了几步,身后又传来李皇帝的声音:“王峰,你要考虑清楚,我能找人杀了洪水项,一样可以找人杀了你!”

我的心中一跳。

我明白李皇帝的意思,今天晚上的十强赛里,他要重新为我安排一个对手,一个可以置我于死地的对手!

在这场比武大会里面,李皇帝可以操纵任何一场战斗的输赢,也可以操纵每一个人的生死!他不光名字叫做皇帝,行事风格更是如同皇帝一样,随心所欲,无所顾忌。

我的脚步顿了一下,但是并未回头,而是继续往前走去。出了李皇帝的房门,我又加快速度往外走去,生怕一个不留神会被李皇帝在这杀死。我的脚步很快,但在经过我舅舅那间房时,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

他还在打游戏,麻木不仁地打游戏,仿佛就是天塌下来,也和他无关。

舅舅啊,你可知道,你的外甥就快要没命了?

我有太多太多的话想和我舅舅说,千言万语都哽在我的喉头,可我知道现在不行,我必须要离开。然而就在我抬步的时候,我舅舅竟然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

虽然只有一眼,匆匆的一眼,我的一颗心也几乎要从喉咙里跳出来。因为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担忧的神sè,他认出我来了吗,他知道我的处境吗?

还是说,这一切都是我的幻觉?

我不知道,因为我已经离开,我继续往前走去,一直走到密境外面,穿过六力士的守护范围,坐了电梯下楼。

怀揣着复杂的心情,来到我们参赛人员的休息区域,冯千月竟然在电梯口等着我。一看到我,她就兴奋地说:“你回来啦,密境长什么样子,李皇帝和你说了什么?”

看着她纯洁无瑕的笑容,我真羡慕她生长在一个好家庭里,什么事都轮不到她去发愁,不像我这样每走一步都千难万险、备受压迫。我不可能把刚才的事情说给她听,只能无力地说:“我有点累了,我想回去休息。”

冯千月看出我的心情不佳,愣了一下之后说道:“好,你先回去休息……”

我点点头,没再和她说话,进入自己房间,一头倒在床上。

我想了很多很多东西。

李皇帝说要我的命,我相信他能办到,就像他自己说的,他很了解我的实力,只要安排一个比我强的对手,杀我简直易如反掌。我来参加比武大会,当然有很多目的,可是如果要付出生命的代价,那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我在床上躺了一天,连中午饭都没吃,冯千月来敲我的门,我也没开。

冯千月说:“王峰,你好歹吃点东西,晚上要参加比赛了啊!”

我也没有理她。

一直到天黑下来,工作人员来敲我的房门,说十强赛马上就要开始,让我们选手现在到地下大厅去,我才起身拉开房门走了出去。让我意外的是,冯千月竟然站在门口,一手拎着一个饭盒,都是她在餐厅帮我打包的食物,还有水果。

“王峰,我不知道李皇帝到底和你说了什么,但你一定要吃点东西,我还等着你在比武场上大放异彩呐!”冯千月小心翼翼地说着。

其实我拿不拿名次,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她们冯家也得不到一丁点的好处。她之所以这么做,无非是真的关心我罢了。我的心里一酸,张开双臂紧紧将她拥入怀里,我将她抱得很紧很紧,头也埋在了她的头发里面。

冯千月吓了一跳,问我到底怎么回事?

“别说话,让我抱抱你。”我轻轻地说着。

冯千月很听话,一句话都没有再说,很安静地让我抱着。大概只有在我面前,她才会这么乖吧。很久很久以后,我才轻轻说道:“千月,我可能要弃权了……”

“啊?!”

冯千月浑身都抖了一下,手里的饭盒都跌落在地,她震惊地说:“为什么?”

我没答话,无力地倒在她肩膀上。

冯千月突然将我推开,愤愤不平地说:“是不是李皇帝看你太厉害,怕你影响到流星的冠军,所以才胁迫你,让你退赛?不行,我去找他!”

冯千月这暴脾气,真是说走就走,转身就要去找李皇帝。

我赶紧将她拉住,说你别,这事和李皇帝无关,只是我自己累了,不想再继续下去而已!

“不可能!”

冯千月坚定地摇头:“为了这场比武大会,你明明准备了很久!王峰,咱俩认识够久了吧,我还是很了解你的,你不是那种轻易就会服输的人,你实话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我苦笑着,说真的只是累了,你能不能别再问了?

冯千月欲言又止,但她终究还是说了一句:“好吧,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尊重你、认同你!但我还是希望你能慎重考虑,你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这步,可不能轻易放弃啊!”

我点点头,说知道了,又拉了她的手,说:“我们走吧!”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拉冯千月的手已经成了家常便饭,而她也完全都不介意,好像我们之间就该这样,一点点生疏、尴尬的感觉也没有。我们两个一直到了地下大厅的入口处,才默契地放开手,走了进去。

和之前的每个晚上一样,皇家夜总会的地下大厅已经人山人海,今天有十二强和八大家族的代表一起登场,注定会是一个非常精彩的夜晚,所以来的人更多了。

我和冯千月来得已经有点迟了,各个参赛人员已经登场,我们也赶紧走了上去。今天晚上的LED屏幕上,除了我们二十个人的名字以外,上届的比武冠军流星的名字也赫然在列,而且处在最高的位置上,看上去高不可攀、遥不可及,和他的人一样充满傲气,想登到那个位置确实不易。

我们二十个人站在台上,享受着满场的欢呼声和喝彩声。李皇帝照旧登台说了一番客套话,还和我们二十个参赛选手一一握手,握到我的时候,李皇帝依旧笑容满面,不过我能看出他的眼神别有深意。

“你死定了。”他的眼神是这样告诉我的,我的一颗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抓紧。

李皇帝下台以后,又换主持人上来,重申一遍规则以后,便宣布分组开始。

主持人的命令过后,我们二十个人的名字便在LED屏幕上来回跳动、变幻起来,看上去好像是随机的、自动的,不过我知道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即便如此,我的心里也还是抱着一线希望,或许李皇帝只是说了一句气话,没有真想杀我,给我安排的对手,也没有强到哪去。

随着LED屏幕上的名字慢慢定格,分组的名单终于一个个的显示出来……

看网友对 415 我,替死鬼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