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四百九十三章 乌云

第四百九十三章 乌云

艾辉在这个节点上重伤,对松间派来说,影响还是非常大的。

一直以来,他们都已经习惯艾辉的带领,有什么难以决定的事情,他们都习惯交给艾辉。艾辉也用一连串堪称奇迹的表现,证明没有辜负他们的信赖。

艾辉从来都是最强大、最冷静、最有办法的那个人。

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最值得信赖的人,却受了这么重的伤,大家心中都有些没有底。

好在艾辉的伤势正在恢复,让大家放心不少。哪怕战斗为零,但是艾辉的头脑,依然让大家非常信任。

艾辉恢复的趋势很好。

从最初的全身不能动弹,到后来手指可以动弹,再到后来可以勉强自己走动,几乎每天都是一个新模样。

大家的心情也因此变得非常不错。在艾辉身上,他们见证了许多奇迹,见证许许多多不可能的事情,这也让他们对艾辉信心十足。

谁也没有注意到,楼兰双目中的红光,浓郁了一分。

楼兰的元食汤,对艾辉帮助巨大。

艾辉还是浑身缠满绷带,血肉在恢复,元食汤的滋养效果绝佳。艾辉却沉浸在自我的探索之中,他现在已经肯定,那缕微弱的银雾,就是被淬炼的剑胎所化。

艾辉称之为“剑云”。

剑云只要轻轻地摩擦,就会产生细小的雷霆。更奇妙的是,剑云能够变幻形状,随着形状的变幻,释放的剑之气息也会发生变化,有的厚重如山,有的锋锐凌冽,非常神奇。

艾辉想起以前看过的剑典之中,曾经有描述有些剑修,终生温养淬炼一口剑息。这类剑修初期很弱小,但是随着这缕剑息愈发精纯,实力也会突飞猛进。他们讲究的是,人即是剑,他们淬炼的是自己。

艾辉心中一动,他觉得这里面大有可以借鉴之处。

剑云虽然只有极小一缕,但是异常精纯。

越是精纯的力量越是宝贵,这是修炼的常识。但是对元修来说,超越自身等阶的力量,比如更精纯、高阶的元力,元修们并不敢随便让其进入自己的身体。

超越自身等阶的元力,固然给元修更多的启发,有一个借鉴参考的目标。

但是此类元力往往有攻击性,在没有被吸收之前,它就会像难以消化的食物,有可能会给元修带来伤害。

从目前来看,剑云并不会给艾辉的身体带来伤害。当然,也可能早就伤害过了。

艾辉觉得迫在眉睫的问题是,如果不能尽快找到温养和淬炼它的方法,它会不会就逐渐消失?就像锋利的宝剑放在水中,时间一久,就很容易生锈。

他暂时还没找到办法。

但是却另有收获,那就是他的身体。

除了剑胎受到雷霆的洗礼淬炼之外,他的血肉同样受到雷霆的淬炼,或者说摧残。但是幸运的是,绷带的保护之下,几乎化为木炭的血肉还保留着一缕生机。

他现在正在不断生长的血肉,就是在雷霆遗留的灰烬之上,生长出的嫩芽。

血肉之中蕴含着淡淡的雷霆气息,艾辉猜测自己的血肉,今后能够承受雷霆的能力会变得更强。

当然,不管是剑云,还是他的身体,大半都是他的猜测。究竟如何,还是要等他痊愈之后,不断尝试才能得到真正的结论。

不过能够在这样的处境,能够找到希望,艾辉已经心满意足。

忽然,营地一阵骚动。

“快来看!今天的幻影豆荚!”

“是关于前线的,师北海大人!”

“部首大人的父亲啊!”

“快看看!”

艾辉的听力似乎变得比以前更加敏锐,队员们远远的声音,他都能清晰地捕捉。奇怪的是,这并不是元力的体现。

“天啊!太可怕了!”

惊呼声此起彼伏,但是很快,大家全都安静下去。艾辉甚至能够听得到他们屏住呼吸,他心中充满好奇,又升起有一缕担忧。

当楼兰把幻影豆荚送来之后,他才明白大家为什么会是如此反应。

他看了一眼铁妞。

铁妞的脸sè有些发白,她看上去有些恍惚。

艾辉第一次在她身上,看到如此失神的模样,那清冷如冰霜的眼眸没有焦距。

她是如此彷徨无依。

幻影豆荚掀起的风波,传遍整个蛮荒诸城。战斗的惨烈,完全被忠实地记录下来,疯狂的血修,残酷的拼杀,堆积如山的尸体,能够焚尽一切的烈火。

三天的战斗,就仿佛在眼前,惨烈程度超出所有人的想象。雄伟的北海之墙俨然成为一个血淋淋的修罗场,令人浑身发冷。

而到最后,当副部首赫连菲儿满面硝烟地向大家请求支援精元豆时,大家才一个激灵,猛地醒转过来。

哪怕再勇猛的人,此刻都忍不住哆嗦。

北海之墙是抵挡神之血最后的防线!

看到连绵不绝的营帐,汹涌如潮水狰狞疯狂的血修,和北海之墙下累累的尸骨,大家才猛然清醒,一旦北海之墙被突破,一旦北海部战败……

没有人能够抵挡叶白衣的大军!

北海之墙是长老会还没有崩塌之前建立,整个五行天最后一个大型防线!

有几座城市能够的防御和北海之墙相提并论?

城市会被夷为平地,大家会沦为血修。

天心城叶夫人第一时间做出呼吁,希望大家能够团结起来,共渡难关。并且不惜动用六位大师,日夜兼程,向北海之墙运输第一批精元豆。

新光城也派出大师,运输精元豆。

其他各城纷纷响应,上至城主,下至民众,自发组织起来,帮助北海部筹备精元豆。在这个生死关头,所有人抛弃成见,团结一致。

因为每个人都很清楚,叶白衣的大军,一旦突破北海之墙,所有人都完了。

从天空俯瞰北海之墙,仿佛横卧在银雾海和黄沙角边界的一条雪白长龙,但是这只长龙已经破败不堪。它绵延起伏的躯体上,多了一个个伤口。

每一处伤口,都有许多神修在虎视眈眈。

他们好像一只只好斗的马蜂,时而盘旋,时而俯冲,时而像被风吹散的花瓣,时而又像好几道小溪沿着起伏不定的岩石汇集在一起。

镇神峰的光芒照耀之下,北海之墙上每一处缺口,每天都陷入反复的争夺。一会被神修控制,一会又被北海部夺回,战斗从第一天开始,就异常的惨烈。

每个阵地就像一张张贪婪饥渴的血盆大口,吞噬着血肉和生命。不管是神修还是元修,都只是它的食物。

双方都被彼此的斗志和顽强所震惊,然后绞尽脑汁想着怎么才能更大杀伤对方。

那一张张触目惊心的血盆大口,在无数血肉生命的喂养之下,悄无声息地撕裂得更大。就像有个声音在喊,需要更多的血肉才能填饱它。

黄昏时的阳光,穿透云层,把大军身后的沙丘染成绚烂的金sè。在黄沙角呆过的人都知道,此时的风是最舒服,不像正午那般燥热,也不想夜晚的风那般冰凉,温度适宜,就像拂面而过的薄纱。

风中弥漫的浓郁血腥味,仿佛从遥远地平线沙丘之后,那缓缓坠落太阳所吹来。红彤彤的落日,免不了让人想到残阳如血。

一缕乌云,从地平线沙丘缓缓升腾而起。晒了一天的广袤沙丘散发着灼热的气浪,把那如血残阳和乌云都吹得模糊不定。

乌云挣脱热浪,缓缓变大,迅速靠近。

一开始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这缕无声乌云。

可是当乌云不断变大,遮住了落日的余晖,才被双方细心的战士发现。他们纷纷提醒队友,脸上露出疑惑之sè,但是转眼间,他们的脸sè就变了。

乌云的速度比他们想象得要快得多,它以惊人的速度在众人的视野中膨胀。实际上,那是因为它的速度太快。

“血……血兽!”

北海之墙上,刚刚踩着敌人的尸体,重新夺下阵地的士兵们,士气跌落在谷底,面无人sè。

天空成为血兽的天空,它们遮天蔽日,浩浩荡荡,一眼望不到边际。

叶白衣的大军营地响起震天的欢呼,士兵们纷纷从营帐中冲出来,拼命向天空挥舞手臂。连续的战斗,他们早就疲倦不堪。惨烈的战斗,就像拉动的钢锯,在不断折磨他们的神经。

此刻,当看到如此壮观的血兽大军增援而来,他们怎么会不激动莫名?

营帐内,叶白衣正在看这些天的战损统计。

从数字看,他们的损失惨重,但是叶白衣的神情无动于衷,战争永远不可避免伤亡。想要突破北海之墙这样的规模空前防线,死伤必然惨重。

但是他从战损的数字,同样看出来北海部的疲态。

师北海是天下有数的厉害人物,北海也是天下有数的精锐,但是他们毕竟只有一部之力。

帝圣的命令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他的注意力重新放在战损报告上。

从昨天起,北海部的攻势重新恢复几分气势,叶白衣知道肯定是第一批的精元豆抵达。

叶白衣神情漠然,师北海这么容易打败,就不是师北海了。

营帐外,风声滔天,兽吼彻野。

叶白衣抬起头,他为师北海准备的大礼,也来了。

看网友对 第四百九十三章 乌云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