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八十章 宁海城

第三百八十章 宁海城

(五千八百字大章,懒得分章,大家包涵着看吧……)

寒冬腊月,金燕两州的北境,遍地烽火,处处狼烟。

妖蛮不仅侵袭河西、天水、雍凉等郡,即便位于茫茫大漠深处的黑山,入冬后也有不断妖蛮战兵出没,到年底更是有数万蛮兵在黑山北面的沙海深处聚集,令精绝都护府也是风声鹤唳、形势严峻。

年底的最后一天,黑山城迎来一批身份不同寻常的客人,是西羌国主叶青麟亲自率领的一批叶族精锐,赶过来增援黑山。

黑山孤悬大漠之中,实际上也是西羌国北部的屏障,要是能将妖蛮战兵封堵在黑山、魔月湖、坠魔崖以北,西羌国才能安享太平。

精绝都护府的宴会大殿内,为叶青麟洗尘的宴席气氛热烈。

“夫人,此次龙骧军在横山大破妖蛮,阵前斩敌两万,衔尾追击千余里,消息也应该传到黑山来了吧?”叶青麟坐在上首,一番寒暄之后,笑着问董宁。

西羌东距河西有上万里之遥,但平时都有灵鹄传讯,消息流通也顺畅得很。

听到有人夸赞陈海,董宁心里自然高兴,但表面还是不露声sè,只是顺着叶青麟的口气,说道:“陈侯一向好有惊人之举,国君与他接触也久了,自然就见怪不怪了!”

虽然早知眼前这位名义上的侄媳与陈海关系亲密、暗通曲款,但是亲眼见得提起陈海的名字,董宁眉梢就有压不住的喜sè,叶青麟还是暗恨不已。

就是因此陈海从中作梗,令他无法彻底收复西羌国的全部国土,甚至不得不接受太微宗、妖神殿的势力更深层次的渗透到西羌国的每一个角落,使得叶氏在相当程度被架空起来,仅仅是西羌国名义上的王族,诸多国策都要受制于外部。

叶青麟一心想做雄主,但执政这两三年来来自各方的诸多制肘,令他心里生出太多的不满,甚至都已已经忘了当初叶氏之所以能复国,陈海所做的最大努力,但心里再多的不满,他也压制下来,他知道此时叶氏无法逆转平卢大绿洲此时所形成的三家共治的大势。

而叶青麟这次亲自率精锐来援,还是有求于董宁,也不敢显露心里的不满,只是附和着笑了几声,接着问道:“我听说天机学宫新制的重膛弩,在此一役中,风光大展,要比之前的天机战弩更胜一筹。夫人和天机学宫交往甚密,不知能否拜托牵线,为西羌将来收复长乐,做个准备。”

玉赤城一役之后,陈海将一部分的天机连弩跟几辆轻型天机战车移交给叶氏(这也是当时一系列安排的交易条件之一),作为镇国利器,叶青麟甚为珍惜,但此时从天水传回的情报来看,在天机连弩基础上改进的重膛弩,威力更强。

而在玉赤城一役里,他也真正见识到天机战械的厉害之处,这一切也是迫切希望能得到重膛弩的供应,当然,他同时也想试探天机学宫,对长乐城以及长乐城背后的妖神殿,到底是什么态度。

大殿中陪宴的一众人等,纷纷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不置一言。

董宁这时才知叶青麟一国之尊,亲自率兵来援的真正念头,秀眉微蹙的说道:“天机学宫对诸阀一视同仁,国君有什么要求,可以直接派人去天机学宫提。精绝都护府,也是诸事受惠于天机学宫良多,兼之我又人微言轻,要是居中传话,怕是会令国君失望。”

陈海在西羌国的布局,是要维持精绝都护府、西羌叶氏及长乐城三家在平卢大绿洲的均衡,叶氏要没有收回长乐城的野心也就罢了,既然有着重起战端的心事,陈海那边是肯定不会提供重膛弩给叶氏的。

董宁自然也是直截了当的将叶青麟拒绝,省得他的野心膨胀得难以自制,又劝道:“我想陈侯那边,也未必希望看到国君对长乐城轻起兵衅啊。”

“哼!莫不是你离了你那相好的,连仗都不敢打了。再说,打下长乐城,自然也有精绝都护府的好处!”叶青麟身侧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不满而狂妄的说道。

“放肆!”樊大春本来想着董宁将叶青麟应付过去拉倒,可听到此时这年轻人言语轻薄,还辱了陈海,一时按捺不住,拔剑出鞘,往他斩去。

这年轻人也不作势,心念一转,护身灵剑自动出鞘,勉强架住了这势大力沉的一剑,但神魂被震得大颤、七窍出血,但樊大春并不想就此放过这狂妄放肆的叶氏族人,摧动巨剑,继续往这人头顶斩去。

这时候一名侍女正端着茶盘走到殿前,待要拾阶而入,却听的殿内铛铛作响,一抬头,看见了殿内剑拔弩张,惊慌之下,茶盘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琥珀sè的茶水溅的一地都是。

“放肆!”叶青麟心下大恼,一掌将身边这识不清形势的叶族年轻人轰出殿外,省得被樊大春一剑白白斩死都无处申冤,跟董宁致歉道,“叶氏狂妄儿,真是不识抬举,口无遮拦,得罪之处,还望夫人恕罪!”

“罢了,我董氏一门助你复国,陈海也颇多援手,竟然不想捞到今日的下场。今日之事我既往不咎,但若还有这样的无礼,精绝都护府也绝不会默默忍受,国君请回驿舍休息吧。”董宁一向温婉,但没想到叶青麟身边的叶氏族人对她竟无半点尊重。

说起来是这小子狂妄无知,但可想而已,叶青麟本人在背后,对她、对精绝都护府是什么态度了。董宁也是气得俏脸扭曲,银牙乱咬,当下也没有心思再与叶青麟虚与委蛇,直接请他离开大殿。

叶青麟也是难堪,只得先带着扈从离开大殿,但也没有回驿舍休息,而是直接回到叶氏王族军在黑山城外的大营里。

樊大春、韩庆元等人是微微叹息。

陈海当初离开时,虽然留下三家共治平卢的布局,但有些隐患并没有消弥掉,叶青麟及叶氏族人内心深处还是有很多不甘的,这会儿他们都开始担心叶青麟亲自率叶族精锐过来,到底是不是过来增援他们的了,或许还要通过鹿城那边,多做些防备。

看到董宁心情不虞,樊大春、韩庆元等人也是告辞离开。

空旷的大殿只余董宁一人,顶着勤政亲贤的匾额,显得无比瘦小,过不多时,她叹了口气,一道光华从精绝府起,往黑山后山而去。

*********************

按下光华,从灌河城直接返回华阳岭的吴澄,落在了华阳岭主峰脚下的光华洞府之前。

四周有侍候的弟子,看到吴澄过来,纷纷施礼,吴澄也不作答,便直接登堂入室拜见族兄、同时也是吴氏阀主的吴恩去了。

“陈海三万人守住了横山城?还追击了千余里,已在榆城岭潼口镇筑寨了?”身为吴氏一族阀主的吴恩,此刻一身素袍,盘坐于蒲团之上。

他听闻吴澄口中的消息,也是一脸惊sè。

吴恩身为吴氏阀主,踏入道丹后期四十余年,但为求证道胎境,早不问世事多年,既没有在天水郡担任郡牧、都尉这样的要职,也没有在华阳宗执掌教权,因为他也知道,不踏入天榜,在燕州这局势愈发纷杂之际,华阳宗永远没有话语权。

“最新传来的消息,陈海仅仅率龙骧军第四战营六千战卒,于雁荡湖设下埋伏,甚至都没有动用重膛弩等利器,就在野战中又斩杀妖蛮数千精锐,”吴澄忧心忡忡的说道:“眼下,龙骧军在天水郡中,声望一时无两。各地也有苗头对我吴、周等宗阀怯战之事有所指责,长此下去,怕是要动摇我华阳宗根基啊。”

吴恩倒吸了口冷气,久久不能作声,没想到龙骧大营的战力,会是这样的恐怖,而廖云奎不顾吴澄、周同的劝阻,直接率嫡系战力,到潼河口与龙骧大营联合作战,这件事的影响怕是更加恶劣。

吴澄眼看着没有办法,也默然不语,一时间,精舍中一片静寂。只有微风吹过窗旁的风铃,叮当作响。

************************

董寿此时刚刚处理完日常事务,揉了揉眉头。

眼下他虽然节制河西在鹤川郡东线的数部战力,但是宗阀关系,错综复杂,加上贺兰剑宗虽已被逼入绝境,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占领区域从来没有太平过,搞得董寿心情也是烦躁不安,特别是这几天,横山一线的消息频频,更是令他心头难樊,短短几日,就有好几个低贼的奴婢因种种过错,被他直接处死。

端过青花细瓷的茶碗,发现茶汤早就凉了,眉头一皱就要发怒,却忘了前几日有一名婢女因为换茶太过频繁被他一脚踢死。

正在这时帐外有脚步匆匆响起,扈卫又是将一封密信呈了上来。

粗略一扫,董寿气得将手里的茶杯摔出去,传陈烈、解泉廷等人前来议事。

陈烈身处望曦峰,距董寿距离最远,等他按下青鳞雷鹰落到董寿议事的白虎堂前,议事厅里已经有数人到达了。

“陈烈,这封密信你先看一下。”董寿隔着数丈远,将一封密信递给他。

陈烈不解的看了看解泉廷等人,看几人面无表情,也不知是何缘故董寿非要将他召来;要知道,他虽然在东线受董寿节制,但董寿这两年连见都懒得见他。

陈烈随后低头细读密信,内心通明了起来。

天sè渐晚,早有士卒燃起了灯火。

灯火明灭不定,照的帐中数人脸sè也明灭不定,没有人主动去议论密信所提到的陈立刚刚又立下的斩蛮大功。

“对这重膛弩,诸位可有什么看法?”董寿yīn着脸问道。

解泉廷左右看了一下,见没人出声,轻咳了一下说道:“天机连弩出世,就已经改变了传统的战场态势,重膛弩实要比天机连弩更胜一筹。北境的荒原蛮象,妖蛮常驱之进攻城寨,大家都不陌生,其皮厚肉坚,生命力极其强大,寻常明窍期强者都不见得能一击而杀,但在十八架重膛弩前,两百余头蛮象却没有冲过两千步的距离,实在是令人难以想象。单纯以射杀威力计算,恐怕是需要四十到五十架天机连弩才能做到这一步。更关键还是这种重弩弹……”

解泉廷将密探携回来的一枚发射后锋刃弹尖已严重变形的重弩弹,展示给众人看,都不需要解泉廷仔细说,大家都能明白重弩弹的优势在哪里。

每一枚重弩弹所耗用的淬金铁,竟然只有重弩箭的五分之一。

鹤川岭一战,河西暗中筹备数年,集中河西三郡所有的物力,才暗中储备一百万枝重弩箭后对鹤翔军开战。

倘若能早早得到重膛弩的秘图,不仅意味着河西能直接造出钻透力更强的重膛弩,还能在战前储备五到六百万枚重弩弹。

这时候什么概念,这实际意味着他们当时就有能力将秦山郡、天水郡一举攻下,成立真正的、名符其实的西北霸主,而不是拖延到现在,都不能彻底消化鹤川郡。

特别是武藏军、天水郡兵都开始装备天机连弩,往后的战斗难打了。

帐内包括董寿、解泉廷在内,却没有一人认为从天机连弩到重膛弩,是陈海一步步改进过来的,他们打心底只是认定陈海对河西始终有保留,此前拿给河西的,只是次一级、劣一级的东西,真正的好东西始终在陈海自己的手里拽着。

“陈烈,你这外甥翅膀也硬了,要不是如此,想来他也不会将此等利器展示出来,也想来他不会再为河西、为太微宗所用了,但还要请你写一封信给他,问一问这重膛弩可为我河西所用?”

陈烈心中一颤,说道:“董侯,陈海素来顽固,先前已投到燕然宫门下,可有半点顾念和我的甥舅之情?他如今已经羽翼渐丰,我说什么话,他怕是听不进耳了。”

陈烈答完,再也不语。

董寿知道陈烈是父亲所看重的人,他也无法强迫去做什么事情,心里郁结不已,正在这时,有丫鬟上来奉茶,他恼怒的斥道:“早就让奉上茶汤,为何如此之迟?”一掌挥去,那丫鬟连惨叫都来不及飞出帐外,在半空就没了生机。

陈烈望着帐外匆匆收拾尸体的兵卒,内心yīn寒一片。

****************************

燕然宫一座偏殿内,金雕玉砌,檀香袅袅,一片皇家气象。

文勃源、赵忠等人在这座偏殿内并排而坐,身前的茶盏早已凉了。

坐在他们对面,有一名肤sè水嫩的华服青年,长着一双桃花媚眼,眼瞳里透漏出妖媚之气,令文勃源、赵忠都不敢与之外视。

“赵大人、文大人,帝君着我问你们,倘若拿重膛弩向你们轰击,你们两人能坚持多久?”华服青年问道。

“重膛弩虽然有洞金穿石之力,但对我等道丹有成的人,威力还是差了一些。”赵忠不以为然的道。

“从天机连弩到重膛弩,威力提升几许,重量削减几许,中间又过去了几年?”华服青年追问道,“倘若三五年后,天机学宫再出一款新式战弩,千百锐卒持之,你们二人,还有信心避过去吗?”

赵忠、文勃源皆是愕然,想着这重膛弩继续提升威力、射速,到时候千百具一起发射,弩弹铺天盖地的覆盖过来,除了道胎境能瞬间远遁,避一时之锋,他们确实是难以抵挡,但天机学宫三五年后,会造出更厉害的战弩吗?

“天机学宫,要是失去控制,将来定是我等玄修之祸、之患,赵大人、文大人,当早思谋之啊!”华服青年肃然说道。

文勃源、赵忠陷入沉默,陈海可以说是他们两人一手提拔起来,也授以将职、兵权,当然陈海也为他们屡立大功,没有陈海的相助,宿卫军是不可能控制燕京形势。

甚至重膛弩、风焰飞艇等秘图,陈海也都第一时间就献了过来,他们还能有什么借口去争夺天机学宫的控制权?陈海又岂会任这边予取予求,不作一点反抗?

难道真到了动最后那步棋的时候吗?

文勃源想起蛊魂丹来,虽然蛊魂丹能够控制他人的神魂,但对受控者的神魂伤害极大,文勃源此时心里已隐然有些不忍去走最后这一步了。

************************

虽然天sè已晚,但是董宁丝毫不想回去,在陈海之前所居的洞府流连不止,看着眼前栩栩如生的壁画,想着血云荒地的狰狞可怖,继而想起了陈海,咬牙切齿的喃喃自语道:“不知道他此时跟谁风流快活,早知道阉了他就好!”不禁莞尔一笑。

佳人独立,微蹙峨眉,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一阵熟悉的恍惚,董宁又被拉入了血云荒地,下一刻就看到了陈海的傀儡分身,依然是那么的狰狞可怖,但董宁心中却说不出的欢喜。

罗刹血魔为了无死角的防御,连脸上的鳞皮都坚厚无比,连带着几乎没有什么表情的存在。董宁想伸出手,摸一摸陈海的脸庞,可姚老根大步冲来,带起的风差点将她冲散。

董宁这才省得自己此刻并非佳人,而是神魂所凝聚的一道虚形。

陈海挥手让姚老根等血卫退下,携着董宁的手往外走去。

虽然握着那只粗糙且血筋暴露的手,但感受不到什么温度。

毕竟没有肉身,没有六识触感,董宁心下轻叹道!

走出洞来,虽说天地精元从燕州狂|泄过来,使得四周荒野也是一片生机蓬勃,但血sè的天空依然是yīn云密布,也不知道何时才会有真正的日月凝聚生成。血sèyīn云下,荒野的深处,一座隐蔽的小型城池正依据一座岩层坚厚的裂谷慢慢成形。

这段时间,陈海需要专注精神在横山组织防御等事,已经有几个月没有将董宁约入血云荒域之中,董宁没想到姚老根等血卫在这裂谷里站稳脚跟后,旗下罗刹魔族群已经扩大到数千头,这几个月竟然都着手修建城池了。

两人信步而去,陈海将横山城下和雁荡湖一战为董宁娓娓道来,而血云荒地之中,最大的变化,是罗刹族群已经开始在神殿谷附近修筑城池——也是因此,陈海才让姚老根等血卫,在这裂谷里着手修造更坚固的城池,不然被发现痕迹,就太显眼了——这意味着血云荒地与燕州连接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而随着燕州天地精元的泄入,血云荒地内的食物来源越来越充足,罗刹魔族群间的争斗、厮杀渐渐平息下来,而表现更严密的组织性来,此中种种更是陈海担忧不已。

想到这些事,叶青麟的那点野心跟贪婪算计,又显得无足轻重了,董宁都不愿意将黑山发生的琐碎之事去烦到陈海。

“你说,将来这座城叫这个可好?”

不知不觉间,两人走到那座融铁所铸的小型城池前,陈海言语中带着笑意问董宁。

董宁抬头望去,惊呼了一声,内心瞬间被巨大的甜蜜充满。

那城门上有着巨大古朴的三个字:“宁海城!”

看到这三字,董宁心想着即便是为御魔而死,此生也是值了。

看网友对 第三百八十章 宁海城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