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八十一章 汇合(一)

第三百八十一章 汇合(一)

夕阳渐晚,弯月初上,一道碧sè光华从黑山后崖横空而出,掠过低矮的枝头,惊起宿鸟纷飞。

虽然神魂已从血云荒地脱出了很久,但董宁心间的喜悦却无人能倾诉,也只能化入剑意之中,看碧华掠星浮月,翩然上下,几若天仙,一时间也忘却北境妖蛮压境的苦恼。

比之龙骧军在天水郡,精绝军在过去两三年时间内,准备得要更充分。

鹿城过去两年,向河西供应了逾三百万斤八级淬金铁,虽然价格相当低廉,但也不是完全不索取回报;而向妖神殿所供应的八级淬金铁及天机战械诸多核心部件,换取灵禽、灵兽,前期都主要用于加强精绝军的战力。

此时的精绝军,常编将卒虽然还只有三万余众,但轻型天机战车编有三十六乘、旧式天机战弩编有二百二十余架,战禽营编有中下阶战禽一百六十余头,数量都要超过龙骧战营一大截。

此外,府兵制也彻底在鹿城、黑山等地推行下去,妖蛮集结战兵,往黑山北蜂拥而来,实际是给精绝军一次全体大动员的机会,府兵制在入冬前彻底激活,精绝军从常编三万余众,在短短半个月内就扩编到十二万,严阵防守。

董宁却是不担心妖蛮压境或叶青麟心存异念,只是苦恼此时没有办法拿出大量物资去支援龙骧军在横山一线的战事。

一是妖蛮压境,黑山一线防御也有压力,二是天机学宫抛出新的重膛弩,以及暗中支持天水郡、秦山、武藏等郡对抗河西军后,河西及太微宗内部大概会对陈海更加忌恨交加,已经开始限制鹿城从河西借道往秦潼山输送物资……

**********************

此刻远在千里之外的吴澄又是另外一种心情。

吴澄想不到阀主吴恩久不问俗务,对当今局势却还是了解得如此清楚。

这种种后续的事态发展虽然他也有所考虑,但是从阀主吴恩口中一一道出,予他还是字字锤心之感。也恰是吴澄这段时间,内心太过纠结,一时间道心撼动,竟有走火入魔的迹象显露出来。

吴恩这厢给吴澄仔细分析着事态发展,却发现眼前这个族弟竟然渐有摇摇欲坠之势,才省得他有些话说得太重,以致吴澄这个道丹境强者都承受不住。

他轻叹了口气,心想即便是龙骧军在横山遭受惨败,就算灌河城下遭遇强袭,但以天水郡数十万将卒、华阳宗上万道兵众志成诚、同仇敌忾,守住华阳岭以北的地域,还是没有问题,怪只怪陈海此人太过妖孽,连番大胜,廖云奎也怒而割裂,衬托得天水郡兵怯弱无能,以致让事态直接往动摇华阳宗及诸阀的根基发展而去。

然而龙骧军的将卒规模有限,物资供应主要还能依赖于沥泉,他们这边还没有制肘牵制的可能,想想也是头痛之极,大概吴澄也是因为这些事纠结于心吧。

吴恩手一翻,将一颗淡紫sè的素心丹送入吴澄口中。

过了片刻吴澄稳固道心,连连躬身道歉,心想自己此刻,哪里还有半分道丹境强者的样子?

只是心里吴澄知道,自上代太上长老吴凌寿尽而逝,近百年来,华阳宗再无天榜高手坐镇,就渐露疲态,生存空间越来越小。也是因为各处掣肘,天水郡实在无法坚守榆城岭一线,这才退到横山防守,使得千里沃土就此荒废,吴澄此时还记得当年数百万黎民仓皇南下的惨淡情景。

这也失得华阳岭南北两翼,地狭人密,民皆赤贫,华阳宗所能得到供奉物资,也越发紧缺,也越发孱弱,真正能依为中坚力量的精英弟子,不足太微宗的四五分之一,又谈何制霸西北?

也是在心灰意冷之下,吴恩才将红尘俗物尽托付给吴澄、周同等人,自己回到光华洞府闭关,一心念登天榜。

这四十年虽然不问世事,但间或有各种消息传来,也知道这位族弟越是闪转腾挪,越是束手束脚,那股身心俱疲的滋味,吴恩他自己是早有体会,当下也不会去责备他什么。

“你观陈海,可有发现什么特点?”待吴澄坐定,吴恩侧着身子问他。

“心机缜密,善谋能断,却是世所不出的枭雄之徒,但此子反复成性,口蜜腹剑,为荣华富贵,此际竟然不惜又投入阉宦门下求荣华富贵,所作所为,又动摇天下宗门宗阀的根本,为宗阀世族所厌……”吴澄在阀主吴恩面前,不会掩饰他内心对陈海的真正评价,也不掩饰对文勃源、赵忠等宦臣操纵朝政的厌恶。

在宗阀世族传统的思想里,天下就该是皇族与诸阀共治,而此时帝君竟然轻信阉臣去握持朝政,这是动了燕州千百年来的根本,是吴澄等宗阀世族子弟内心最排斥的,内心深处巴望着帝君有朝一日能迷途知返,除去文勃源、赵忠等奸佞之臣。

也因此,他们对投靠阉臣的陈海,内心也是看不起的。

“话是这么说,但眼下河西董氏咄咄逼人,先是重创鹤翔军,又对天水、秦山等郡虎视眈眈,偏偏我华阳宗及天水郡,北面又屡受妖蛮侵凌,两面受敌,夹在中间极为难受。即便是我们心里再不喜欢陈海,但能依赖他们守住北境,于天水、于华阳,还是弊大于利……”吴恩皱着眉头,叹气说道。

“怕就怕鸠占鹊巢。”吴澄说出他心里最大的担忧。

“陈海真要想在天水鸠占鹊巢,第一个容不下他的是河西,燕然宫那边怕也不会让陈海继续坐大,到时候我们坐观虎斗就成,”吴恩沉吟片晌,蹙着眉头说道,“你派吴景印带三千精锐,赴潼河口,助援龙骧大营;那边的物资,也都尽可能供应充足。我们该守的基本盘,还是要守住,不能让郡民指责我们的不是。”

“嗯!”吴澄点点头,知道阀主如此安排的用意。

再派出三千精锐,使得天水郡兵在潼河口的总兵力,与龙骧大营相当,获胜之后,不会让陈海专美,表明吴周诸族也有与妖蛮一战的勇气,并非怯懦畏战,而潼河口倘若不守,损失也不至于伤了他们这边的根本。

*********************

三日后,铁鲲和穆莲会同穆勒胞弟穆图所率的后部四万多兵马,才正式浩浩荡荡的踏进了位于潼河西侧一百五十里外的妖蛮大寨。

此前龙骧大营在陈海的率领下,在西南四十余里外大溃妖蛮数千战兵,曾占领这处大寨,将能烧毁的都烧毁后,就又返回潼河口去了,但大段的石砌残墙,短时间没有办法摧毁,还是留了下来。

方圆两三百里内,找不了一处更好的地方扎营,穆勒收拢残兵后,还是回到这里扎营。

“你们看看,这哪里是受到小挫的样子?我就说穆勒在南面的冰原又遇大败,丢盔弃甲,六七千黑石汗国最精锐、最骄傲的战兵,差点被狡诈的人族全歼,你们竟然都不信我,竟然怀疑我妖瞳一族的天赋实力!”

一个骑着云豹的妖瞳族人,在铁鲲耳朵尖声厉叫起来。

铁鲲听了头痛不已,恨不得将他的脖子掐断,省得他大呼小叫的激怒穆勒,将他们都害死掉。

穆勒此前传信说是与龙骧军野战再次遭受小挫,催促后部主力加快行军赶来会师,铁鲲他们早就猜到绝不是小挫这么简单。

只是照顾穆勒的颜面,这时候谁都不想将穆勒激怒,自然也就都不会将这事给拆穿,也不会额外派斥侯过来侦察三天前的大战到底是怎么回事,偏偏穆莲身边的这个妖瞳族巫蛮尤元元,这会儿还在自己为早就识穿穆勒的谎言而洋洋得意的大叫,压根都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当然,虽然料到穆勒与龙骧军的再次野战,不会是“小挫”这么简单,但看到眼前大寨内一片愁云惨淡的景象,铁鲲、穆莲还是心惊不已。

他们离开时,大寨内还有七千多精锐战兵,此时所剩不足三千人,这跟全歼基本没有多大的区别?

巫蛮尤元元是穆莲从小就收到膝前侍候的奴臣,虽说年岁不大,但他妖瞳族的天赋异能觉醒极早,此前也大致跟铁鲲、穆莲描述过冰原大战的详细情形。

当时铁鲲他们距离战场有三百多里,他以为尤元元对战场上的情形,只可能有极模糊的感知,但现在看来,尤元元当时所“看”到的情形,要比想象中清晰得多。

只是,龙骧大营都没有动用天机战械,竟然能在野战以一比一的兵力,战胜妖蛮精锐战兵!

以前的主人,到底有多强大?

此外,以前的主人应该围杀穆勒的机会,为何不动手,还继续让穆勒有夺回大寨收拢残兵的机会?

“你们随我去见穆勒,”身量要比普通妖蛮显得瘦弱的穆图,是穆氏王族极难得在巫法、术法有天赋的巫蛮,而非蛮武,他此时让其他蛮将率部进入大寨后选择地方安扎下来,要铁鲲、穆莲随他去见穆勒,临了还不忘训斥尤元元,“尤元元,管住你的臭嘴,你不会想我帮你管住你的臭嘴的!”

看网友对 第三百八十一章 汇合(一)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