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四百九十章 灵魂大磨盘!

第四百九十章 灵魂大磨盘!

听着那姚寿夸夸而谈,将其算计详细道出,众人通体生寒。,最新章节 。

器宗等人也终于明白幽灵府想要的,可不仅仅只是地炎兽的尸体,他们的目的,是要对器宗来人斩尽杀绝!

聂天脸‘sè’‘yīn’沉,暗自运转灵力,悄悄和裴琦琦‘交’流了一个眼神。

“姚寿!”甄蕙兰眸中几‘欲’喷火,“你当真以为,你们幽灵府能稳胜我们?”

白瑜和朱敛两人,都唤出了趁手灵器,如临大敌,并暗中低声吩咐武岭等人。

一缕细弱蚊蝇的声音,在甄蕙兰怒斥姚寿时,传入了聂天和裴琦琦耳畔。

“等会,你们两个乘坐逸电舟先行。我摆脱了幽灵府的人以后,会过去找寻你们。”那声音,就来自还在讲话的甄蕙兰。

“甄大家,以我们三人的实力,胜过你们有什么疑‘惑’?”姚寿脸上再没有一丝笑容,从他眸中闪现的杀机,愈发寒冽,“倒不是我轻视你们,不论是甄大家你,还是白瑜长老,因分心于器物的炼制,战力都要稍稍逊‘sè’。”

“更何况,白瑜长老的境界修为,仅为玄境中期而已。”

甄蕙兰眼中寒光一闪,“你们以为,你们幽灵府,就能全身而退?即便我们遭受重创,你们也休想好过!”

聂天也暗自诧异。

幽灵府的姚寿、程乾和陆剑凡,皆是玄境后期,可这股力量,想要击杀甄蕙兰、朱敛和白瑜,而不付出代价,几乎不太可能。

看幽灵府的意思,是不打算给器宗留活口的,可他们难道就不怕损失惨重?

“实不相瞒,我们尾随你们而来时,中途炎神殿的人也从那条空间缝隙降临了。”姚寿一脸冷漠,“要不了太久,炎神殿的那几位……就会到达此处。我们三个,只需要拖住你们,待到炎神殿公孙普等人到来,你觉得你们还有希望逃生吗?”

“走!”

就在此刻,甄蕙兰极低的轻喝声,再次从聂天、裴琦琦耳畔响起。

轻喝一起,她率先动手。

被她命名为“幻界”的纸扇,忽地飞入那座‘洞’口的火山内部,悬浮不动的火山,陡然传来巨大轰鸣声。

火山轰隆隆爆响着,一条条细密的空间光线,隐隐从山体浮现。

那火山,以万钧之势,猛地朝着姚寿撞击而来。

裂开的‘洞’口,岩浆火水汹涌而出,衍化为一条条火焰锁链,就要缠住姚寿。

白瑜眼瞳深处,一道道火焰流光游弋着,她两手不断变幻着‘精’妙灵诀,似在配合着甄蕙兰行动。

“嗤嗤!”

一块巨大火焰晶体,也从那火山裂口飘飞出来。

那块火焰晶体,就是她先前所说的收集地火‘精’华的容器,此刻那容器当中,隐隐可见一束束地火‘精’华。

地火‘精’华,在白瑜的灵诀掌控下,从火焰晶体内陡然‘射’出。

那些地火‘精’华,被她的力量极度凝炼,变成了一条条晶莹的火线。

晶莹的火线,猛地一看,竟然和聂天心脏处,那道青‘sè’血气内,一根根的血脉晶链有着几分相似。

晶莹火线,灵巧如‘射’,“嗤嗤”作响,也奔着姚寿而去。

“哎,如此珍贵的地火晶线,竟然被你用来作为一次‘性’的攻击利器,有点暴殄天物。”姚寿一脸惋惜。

“你们分散先走!”

朱敛一声爆吼后,突然打出了一枚枚雷球,那一枚枚雷球,青幽透亮,似由闪电凝结而出。

雷球一出,就有惊天动地的雷鸣声,覆盖天地。

漫天雷球,虚空组合排列,隐隐形成了一座森严肃穆的雷霆法阵。

阵法一成,众人头顶的那一方天地,就像是在顷刻间衍变,化为一个雷霆汹涌,一道道粗长电芒垂落的恐怖世界。

“咻咻!”

武岭和黄媛,还有朱瀚等器宗凡境、先天境的炼气士,分别乘坐着两艘“虹电”,朝着相反的方向飞去。

虚空电闪雷鸣,一道道巨蟒雷龙般的恐怖闪电,仿佛在为“虹电”开路。

“呼!”

聂天脚下的“逸电舟”,也在裴琦琦的‘操’控下,顿时疾驰而去。

一条条密集闪电,虚空轰落在“逸电舟”两侧,在那“逸电舟”前行之地,却没有垂落那怕一道闪电。

他旋即明白,来源于朱敛那座雷霆法阵,暗中庇护着“逸电舟”。

出奇地,不论是姚寿,陆剑凡,还是程乾,对于“虹电”和“逸电舟”的离去,似乎都并不在意。

三名玄境后期的强者,压根没有出手阻拦的意思,一点不担心。

“你们小心!”甄蕙兰的传音,又在聂天和裴琦琦耳畔响起,“幽灵府的那些凡境和先天境强者,必然会在外围拦截。姚寿担心他们太过于接近,会暴‘露’他们三人行踪,一定是让他们散落在外。”

“你们的对手,是幽灵府凡境和先天境的强者,或许还会遇到炎神殿的后来者。”

裴琦琦低声道:“师傅保重。”

她屹立在“逸电舟”前端,以‘精’神意识控制着方向,专心致志,心无旁骛。

在她说出那句“师傅保重”时,聂天就感觉她心中再没有一丝杂念,只存着尽快离开的心思。

聂天暗暗点头。

关键时刻,裴琦琦的冷静,令他非常的欣赏。

她师傅明明身陷重围,她却如此冷静,理智地选择听命于她师傅的吩咐,不成为她师傅的负担。

聂天扪心自问,觉得要是此刻身陷重围的不是甄蕙兰,而是巫寂,他或许都难以如此冷静果断。

“逸电舟”飞驰电掣时,聂天频频回首,注意到那雷霆法阵已遮盖天地。

被甄蕙兰牵引而动的火山,轰隆隆的,似乎也撞击到幽灵府的姚寿。

就在此时,一股股令人灵魂颤栗的‘yīn’冷气息,从后方的‘交’战区传来,聂天闷哼一声,神‘sè’陡然一变。

三个灰‘蒙’‘蒙’的漩涡,扭动着恐怖的灵魂气息,从那雷霆法阵内传开。

那三个灰‘sè’漩涡,像是巨大的绞盘一般,要将众生的灵魂绞成粉碎,即使相隔很远,聂天都头痛‘欲’裂,有种灵魂识海要崩溃的可怕感。

“是幽灵府的灵海秘术——灵魂大磨盘。”裴琦琦语气冰冷,“那灵魂大磨盘针对的,乃是我师傅三人,我们只是稍稍受到一点‘波’及而已。”

层层叠叠的空间结界,从她体内动‘荡’开来,她似乎全然不受影响。

头痛‘欲’裂的聂天,就要忍不住惨嚎,意识快要模糊时,那九颗碎星,突熠熠生辉。

九颗碎星倏一闪耀,就有清冷的气息洒落,令聂天的灵魂识海,瞬间就恢复平静无‘波’。

令他脑海扭曲刺痛的感觉,也突然消散,他凝神再次一看,就见到三个灰‘sè’漩涡,旋动着,当真是巨大绞盘般,传来抹杀众生之魂的灭绝气息。

“灵魂大磨盘,乃是幽灵府独有的秘法,似乎从邪冥族的某种血脉秘术衍化而成,威力绝伦。”裴琦琦没有回头看他,“也就是你,才能如此轻易就抵消灵魂大磨盘的‘波’动。我猜武岭那边的器宗等人,很多灵魂都会受重创。”

“灵魂受伤,再被幽灵府的凡境和先天境强者狙击围杀,也不知能有几人可以活下来。”

看着她的背影,聂天沉默一下,道:“后面的那些幽灵府的炼气士,难道也‘精’通灵魂大磨盘?”

“唯有凡境者,‘精’神力蜕变为魂力,才能修习灵魂大磨盘。”裴琦琦目视前方,淡然解‘惑’,“只要不遇到凡境者,我能通过逸电舟,将你带离出去。如果运气不好,有凡境的幽灵府狙击者,将你我视为目标,那……”

“我会帮你尽量避开他们。”聂天喝道。

话音一落,他不再顾忌重重,立即借助九颗碎星的魂力,掺杂‘精’神意识,凝结出九只天眼出来。

……

ps:听着那姚寿夸夸而谈,将其算计详细道出,众人通体生寒。零↑九△小↓說△網

器宗等人也终于明白幽灵府想要的,可不仅仅只是地炎兽的尸体,他们的目的,是要对器宗来人斩尽杀绝!

聂天脸‘sè’‘yīn’沉,暗自运转灵力,悄悄和裴琦琦‘交’流了一个眼神。

“姚寿!”甄蕙兰眸中几‘欲’喷火,“你当真以为,你们幽灵府能稳胜我们?”

白瑜和朱敛两人,都唤出了趁手灵器,如临大敌,并暗中低声吩咐武岭等人。

一缕细弱蚊蝇的声音,在甄蕙兰怒斥姚寿时,传入了聂天和裴琦琦耳畔。

“等会,你们两个乘坐逸电舟先行。我摆脱了幽灵府的人以后,会过去找寻你们。”那声音,就来自还在讲话的甄蕙兰。

“甄大家,以我们三人的实力,胜过你们有什么疑‘惑’?”姚寿脸上再没有一丝笑容,从他眸中闪现的杀机,愈发寒冽,“倒不是我轻视你们,不论是甄大家你,还是白瑜长老,因分心于器物的炼制,战力都要稍稍逊‘sè’。”

“更何况,白瑜长老的境界修为,仅为玄境中期而已。”

甄蕙兰眼中寒光一闪,“你们以为,你们幽灵府,就能全身而退?即便我们遭受重创,你们也休想好过!”

聂天也暗自诧异。

幽灵府的姚寿、程乾和陆剑凡,皆是玄境后期,可这股力量,想要击杀甄蕙兰、朱敛和白瑜,而不付出代价,几乎不太可能。

看幽灵府的意思,是不打算给器宗留活口的,可他们难道就不怕损失惨重?

“实不相瞒,我们尾随你们而来时,中途炎神殿的人也从那条空间缝隙降临了。”姚寿一脸冷漠,“要不了太久,炎神殿的那几位……就会到达此处。我们三个,只需要拖住你们,待到炎神殿公孙普等人到来,你觉得你们还有希望逃生吗?”

“走!”

就在此刻,甄蕙兰极低的轻喝声,再次从聂天、裴琦琦耳畔响起。

轻喝一起,她率先动手。

被她命名为“幻界”的纸扇,忽地飞入那座‘洞’口的火山内部,悬浮不动的火山,陡然传来巨大轰鸣声。

火山轰隆隆爆响着,一条条细密的空间光线,隐隐从山体浮现。

那火山,以万钧之势,猛地朝着姚寿撞击而来。

裂开的‘洞’口,岩浆火水汹涌而出,衍化为一条条火焰锁链,就要缠住姚寿。

白瑜眼瞳深处,一道道火焰流光游弋着,她两手不断变幻着‘精’妙灵诀,似在配合着甄蕙兰行动。

“嗤嗤!”

一块巨大火焰晶体,也从那火山裂口飘飞出来。

那块火焰晶体,就是她先前所说的收集地火‘精’华的容器,此刻那容器当中,隐隐可见一束束地火‘精’华。

地火‘精’华,在白瑜的灵诀掌控下,从火焰晶体内陡然‘射’出。

那些地火‘精’华,被她的力量极度凝炼,变成了一条条晶莹的火线。

晶莹的火线,猛地一看,竟然和聂天心脏处,那道青‘sè’血气内,一根根的血脉晶链有着几分相似。

晶莹火线,灵巧如‘射’,“嗤嗤”作响,也奔着姚寿而去。

“哎,如此珍贵的地火晶线,竟然被你用来作为一次‘性’的攻击利器,有点暴殄天物。”姚寿一脸惋惜。

“你们分散先走!”

朱敛一声爆吼后,突然打出了一枚枚雷球,那一枚枚雷球,青幽透亮,似由闪电凝结而出。

雷球一出,就有惊天动地的雷鸣声,覆盖天地。

漫天雷球,虚空组合排列,隐隐形成了一座森严肃穆的雷霆法阵。

阵法一成,众人头顶的那一方天地,就像是在顷刻间衍变,化为一个雷霆汹涌,一道道粗长电芒垂落的恐怖世界。

“咻咻!”

武岭和黄媛,还有朱瀚等器宗凡境、先天境的炼气士,分别乘坐着两艘“虹电”,朝着相反的方向飞去。

虚空电闪雷鸣,一道道巨蟒雷龙般的恐怖闪电,仿佛在为“虹电”开路。

“呼!”

聂天脚下的“逸电舟”,也在裴琦琦的‘操’控下,顿时疾驰而去。

一条条密集闪电,虚空轰落在“逸电舟”两侧,在那“逸电舟”前行之地,却没有垂落那怕一道闪电。

他旋即明白,来源于朱敛那座雷霆法阵,暗中庇护着“逸电舟”。

出奇地,不论是姚寿,陆剑凡,还是程乾,对于“虹电”和“逸电舟”的离去,似乎都并不在意。

三名玄境后期的强者,压根没有出手阻拦的意思,一点不担心。

“你们小心!”甄蕙兰的传音,又在聂天和裴琦琦耳畔响起,“幽灵府的那些凡境和先天境强者,必然会在外围拦截。姚寿担心他们太过于接近,会暴‘露’他们三人行踪,一定是让他们散落在外。”

“你们的对手,是幽灵府凡境和先天境的强者,或许还会遇到炎神殿的后来者。”

裴琦琦低声道:“师傅保重。”

她屹立在“逸电舟”前端,以‘精’神意识控制着方向,专心致志,心无旁骛。

在她说出那句“师傅保重”时,聂天就感觉她心中再没有一丝杂念,只存着尽快离开的心思。

聂天暗暗点头。

关键时刻,裴琦琦的冷静,令他非常的欣赏。

她师傅明明身陷重围,她却如此冷静,理智地选择听命于她师傅的吩咐,不成为她师傅的负担。

聂天扪心自问,觉得要是此刻身陷重围的不是甄蕙兰,而是巫寂,他或许都难以如此冷静果断。

“逸电舟”飞驰电掣时,聂天频频回首,注意到那雷霆法阵已遮盖天地。

被甄蕙兰牵引而动的火山,轰隆隆的,似乎也撞击到幽灵府的姚寿。

就在此时,一股股令人灵魂颤栗的‘yīn’冷气息,从后方的‘交’战区传来,聂天闷哼一声,神‘sè’陡然一变。

三个灰‘蒙’‘蒙’的漩涡,扭动着恐怖的灵魂气息,从那雷霆法阵内传开。

那三个灰‘sè’漩涡,像是巨大的绞盘一般,要将众生的灵魂绞成粉碎,即使相隔很远,聂天都头痛‘欲’裂,有种灵魂识海要崩溃的可怕感。

“是幽灵府的灵海秘术——灵魂大磨盘。”裴琦琦语气冰冷,“那灵魂大磨盘针对的,乃是我师傅三人,我们只是稍稍受到一点‘波’及而已。”

层层叠叠的空间结界,从她体内动‘荡’开来,她似乎全然不受影响。

头痛‘欲’裂的聂天,就要忍不住惨嚎,意识快要模糊时,那九颗碎星,突熠熠生辉。

九颗碎星倏一闪耀,就有清冷的气息洒落,令聂天的灵魂识海,瞬间就恢复平静无‘波’。

令他脑海扭曲刺痛的感觉,也突然消散,他凝神再次一看,就见到三个灰‘sè’漩涡,旋动着,当真是巨大绞盘般,传来抹杀众生之魂的灭绝气息。

“灵魂大磨盘,乃是幽灵府独有的秘法,似乎从邪冥族的某种血脉秘术衍化而成,威力绝伦。”裴琦琦没有回头看他,“也就是你,才能如此轻易就抵消灵魂大磨盘的‘波’动。我猜武岭那边的器宗等人,很多灵魂都会受重创。”

“灵魂受伤,再被幽灵府的凡境和先天境强者狙击围杀,也不知能有几人可以活下来。”

看着她的背影,聂天沉默一下,道:“后面的那些幽灵府的炼气士,难道也‘精’通灵魂大磨盘?”

“唯有凡境者,‘精’神力蜕变为魂力,才能修习灵魂大磨盘。”裴琦琦目视前方,淡然解‘惑’,“只要不遇到凡境者,我能通过逸电舟,将你带离出去。如果运气不好,有凡境的幽灵府狙击者,将你我视为目标,那……”

“我会帮你尽量避开他们。”聂天喝道。

话音一落,他不再顾忌重重,立即借助九颗碎星的魂力,掺杂‘精’神意识,凝结出九只天眼出来。

……

听着那姚寿夸夸而谈,将其算计详细道出,众人通体生寒。

器宗等人也终于明白幽灵府想要的,可不仅仅只是地炎兽的尸体,他们的目的,是要对器宗来人斩尽杀绝!

聂天脸‘sè’‘yīn’沉,暗自运转灵力,悄悄和裴琦琦‘交’流了一个眼神。

“姚寿!”甄蕙兰眸中几‘欲’喷火,“你当真以为,你们幽灵府能稳胜我们?”

白瑜和朱敛两人,都唤出了趁手灵器,如临大敌,并暗中低声吩咐武岭等人。

一缕细弱蚊蝇的声音,在甄蕙兰怒斥姚寿时,传入了聂天和裴琦琦耳畔。

“等会,你们两个乘坐逸电舟先行。我摆脱了幽灵府的人以后,会过去找寻你们。”那声音,就来自还在讲话的甄蕙兰。

“甄大家,以我们三人的实力,胜过你们有什么疑‘惑’?”姚寿脸上再没有一丝笑容,从他眸中闪现的杀机,愈发寒冽,“倒不是我轻视你们,不论是甄大家你,还是白瑜长老,因分心于器物的炼制,战力都要稍稍逊‘sè’。”

“更何况,白瑜长老的境界修为,仅为玄境中期而已。”

甄蕙兰眼中寒光一闪,“你们以为,你们幽灵府,就能全身而退?即便我们遭受重创,你们也休想好过!”

聂天也暗自诧异。

幽灵府的姚寿、程乾和陆剑凡,皆是玄境后期,可这股力量,想要击杀甄蕙兰、朱敛和白瑜,而不付出代价,几乎不太可能。

看幽灵府的意思,是不打算给器宗留活口的,可他们难道就不怕损失惨重?

“实不相瞒,我们尾随你们而来时,中途炎神殿的人也从那条空间缝隙降临了。”姚寿一脸冷漠,“要不了太久,炎神殿的那几位……就会到达此处。我们三个,只需要拖住你们,待到炎神殿公孙普等人到来,你觉得你们还有希望逃生吗?”

“走!”

就在此刻,甄蕙兰极低的轻喝声,再次从聂天、裴琦琦耳畔响起。

轻喝一起,她率先动手。

被她命名为“幻界”的纸扇,忽地飞入那座‘洞’口的火山内部,悬浮不动的火山,陡然传来巨大轰鸣声。

火山轰隆隆爆响着,一条条细密的空间光线,隐隐从山体浮现。

那火山,以万钧之势,猛地朝着姚寿撞击而来。

裂开的‘洞’口,岩浆火水汹涌而出,衍化为一条条火焰锁链,就要缠住姚寿。

白瑜眼瞳深处,一道道火焰流光游弋着,她两手不断变幻着‘精’妙灵诀,似在配合着甄蕙兰行动。

“嗤嗤!”

一块巨大火焰晶体,也从那火山裂口飘飞出来。

那块火焰晶体,就是她先前所说的收集地火‘精’华的容器,此刻那容器当中,隐隐可见一束束地火‘精’华。

地火‘精’华,在白瑜的灵诀掌控下,从火焰晶体内陡然‘射’出。

那些地火‘精’华,被她的力量极度凝炼,变成了一条条晶莹的火线。

晶莹的火线,猛地一看,竟然和聂天心脏处,那道青‘sè’血气内,一根根的血脉晶链有着几分相似。

晶莹火线,灵巧如‘射’,“嗤嗤”作响,也奔着姚寿而去。

“哎,如此珍贵的地火晶线,竟然被你用来作为一次‘性’的攻击利器,有点暴殄天物。”姚寿一脸惋惜。

“你们分散先走!”

朱敛一声爆吼后,突然打出了一枚枚雷球,那一枚枚雷球,青幽透亮,似由闪电凝结而出。

雷球一出,就有惊天动地的雷鸣声,覆盖天地。

漫天雷球,虚空组合排列,隐隐形成了一座森严肃穆的雷霆法阵。

阵法一成,众人头顶的那一方天地,就像是在顷刻间衍变,化为一个雷霆汹涌,一道道粗长电芒垂落的恐怖世界。

“咻咻!”

武岭和黄媛,还有朱瀚等器宗凡境、先天境的炼气士,分别乘坐着两艘“虹电”,朝着相反的方向飞去。

虚空电闪雷鸣,一道道巨蟒雷龙般的恐怖闪电,仿佛在为“虹电”开路。

“呼!”

聂天脚下的“逸电舟”,也在裴琦琦的‘操’控下,顿时疾驰而去。

一条条密集闪电,虚空轰落在“逸电舟”两侧,在那“逸电舟”前行之地,却没有垂落那怕一道闪电。

他旋即明白,来源于朱敛那座雷霆法阵,暗中庇护着“逸电舟”。

出奇地,不论是姚寿,陆剑凡,还是程乾,对于“虹电”和“逸电舟”的离去,似乎都并不在意。

三名玄境后期的强者,压根没有出手阻拦的意思,一点不担心。

“你们小心!”甄蕙兰的传音,又在聂天和裴琦琦耳畔响起,“幽灵府的那些凡境和先天境强者,必然会在外围拦截。姚寿担心他们太过于接近,会暴‘露’他们三人行踪,一定是让他们散落在外。”

“你们的对手,是幽灵府凡境和先天境的强者,或许还会遇到炎神殿的后来者。”

裴琦琦低声道:“师傅保重。”

她屹立在“逸电舟”前端,以‘精’神意识控制着方向,专心致志,心无旁骛。

在她说出那句“师傅保重”时,聂天就感觉她心中再没有一丝杂念,只存着尽快离开的心思。

聂天暗暗点头。

关键时刻,裴琦琦的冷静,令他非常的欣赏。

她师傅明明身陷重围,她却如此冷静,理智地选择听命于她师傅的吩咐,不成为她师傅的负担。

聂天扪心自问,觉得要是此刻身陷重围的不是甄蕙兰,而是巫寂,他或许都难以如此冷静果断。

“逸电舟”飞驰电掣时,聂天频频回首,注意到那雷霆法阵已遮盖天地。

被甄蕙兰牵引而动的火山,轰隆隆的,似乎也撞击到幽灵府的姚寿。

就在此时,一股股令人灵魂颤栗的‘yīn’冷气息,从后方的‘交’战区传来,聂天闷哼一声,神‘sè’陡然一变。

三个灰‘蒙’‘蒙’的漩涡,扭动着恐怖的灵魂气息,从那雷霆法阵内传开。

那三个灰‘sè’漩涡,像是巨大的绞盘一般,要将众生的灵魂绞成粉碎,即使相隔很远,聂天都头痛‘欲’裂,有种灵魂识海要崩溃的可怕感。

“是幽灵府的灵海秘术——灵魂大磨盘。”裴琦琦语气冰冷,“那灵魂大磨盘针对的,乃是我师傅三人,我们只是稍稍受到一点‘波’及而已。”

层层叠叠的空间结界,从她体内动‘荡’开来,她似乎全然不受影响。

头痛‘欲’裂的聂天,就要忍不住惨嚎,意识快要模糊时,那九颗碎星,突熠熠生辉。

九颗碎星倏一闪耀,就有清冷的气息洒落,令聂天的灵魂识海,瞬间就恢复平静无‘波’。

令他脑海扭曲刺痛的感觉,也突然消散,他凝神再次一看,就见到三个灰‘sè’漩涡,旋动着,当真是巨大绞盘般,传来抹杀众生之魂的灭绝气息。

“灵魂大磨盘,乃是幽灵府独有的秘法,似乎从邪冥族的某种血脉秘术衍化而成,威力绝伦。”裴琦琦没有回头看他,“也就是你,才能如此轻易就抵消灵魂大磨盘的‘波’动。我猜武岭那边的器宗等人,很多灵魂都会受重创。”

“灵魂受伤,再被幽灵府的凡境和先天境强者狙击围杀,也不知能有几人可以活下来。”

看着她的背影,聂天沉默一下,道:“后面的那些幽灵府的炼气士,难道也‘精’通灵魂大磨盘?”

“唯有凡境者,‘精’神力蜕变为魂力,才能修习灵魂大磨盘。”裴琦琦目视前方,淡然解‘惑’,“只要不遇到凡境者,我能通过逸电舟,将你带离出去。如果运气不好,有凡境的幽灵府狙击者,将你我视为目标,那……”

“我会帮你尽量避开他们。”聂天喝道。

话音一落,他不再顾忌重重,立即借助九颗碎星的魂力,掺杂‘精’神意识,凝结出九只天眼出来。

……

ps:听着那姚寿夸夸而谈,将其算计详细道出,众人通体生寒。

器宗等人也终于明白幽灵府想要的,可不仅仅只是地炎兽的尸体,他们的目的,是要对器宗来人斩尽杀绝!

聂天脸‘sè’‘yīn’沉,暗自运转灵力,悄悄和裴琦琦‘交’流了一个眼神。

“姚寿!”甄蕙兰眸中几‘欲’喷火,“你当真以为,你们幽灵府能稳胜我们?”

白瑜和朱敛两人,都唤出了趁手灵器,如临大敌,并暗中低声吩咐武岭等人。

一缕细弱蚊蝇的声音,在甄蕙兰怒斥姚寿时,传入了聂天和裴琦琦耳畔。

“等会,你们两个乘坐逸电舟先行。我摆脱了幽灵府的人以后,会过去找寻你们。”那声音,就来自还在讲话的甄蕙兰。

“甄大家,以我们三人的实力,胜过你们有什么疑‘惑’?”姚寿脸上再没有一丝笑容,从他眸中闪现的杀机,愈发寒冽,“倒不是我轻视你们,不论是甄大家你,还是白瑜长老,因分心于器物的炼制,战力都要稍稍逊‘sè’。”

“更何况,白瑜长老的境界修为,仅为玄境中期而已。”

甄蕙兰眼中寒光一闪,“你们以为,你们幽灵府,就能全身而退?即便我们遭受重创,你们也休想好过!”

聂天也暗自诧异。

幽灵府的姚寿、程乾和陆剑凡,皆是玄境后期,可这股力量,想要击杀甄蕙兰、朱敛和白瑜,而不付出代价,几乎不太可能。

看幽灵府的意思,是不打算给器宗留活口的,可他们难道就不怕损失惨重?

“实不相瞒,我们尾随你们而来时,中途炎神殿的人也从那条空间缝隙降临了。”姚寿一脸冷漠,“要不了太久,炎神殿的那几位……就会到达此处。我们三个,只需要拖住你们,待到炎神殿公孙普等人到来,你觉得你们还有希望逃生吗?”

“走!”

就在此刻,甄蕙兰极低的轻喝声,再次从聂天、裴琦琦耳畔响起。

轻喝一起,她率先动手。

被她命名为“幻界”的纸扇,忽地飞入那座‘洞’口的火山内部,悬浮不动的火山,陡然传来巨大轰鸣声。

火山轰隆隆爆响着,一条条细密的空间光线,隐隐从山体浮现。

那火山,以万钧之势,猛地朝着姚寿撞击而来。

裂开的‘洞’口,岩浆火水汹涌而出,衍化为一条条火焰锁链,就要缠住姚寿。

白瑜眼瞳深处,一道道火焰流光游弋着,她两手不断变幻着‘精’妙灵诀,似在配合着甄蕙兰行动。

“嗤嗤!”

一块巨大火焰晶体,也从那火山裂口飘飞出来。

那块火焰晶体,就是她先前所说的收集地火‘精’华的容器,此刻那容器当中,隐隐可见一束束地火‘精’华。

地火‘精’华,在白瑜的灵诀掌控下,从火焰晶体内陡然‘射’出。

那些地火‘精’华,被她的力量极度凝炼,变成了一条条晶莹的火线。

晶莹的火线,猛地一看,竟然和聂天心脏处,那道青‘sè’血气内,一根根的血脉晶链有着几分相似。

晶莹火线,灵巧如‘射’,“嗤嗤”作响,也奔着姚寿而去。

“哎,如此珍贵的地火晶线,竟然被你用来作为一次‘性’的攻击利器,有点暴殄天物。”姚寿一脸惋惜。

“你们分散先走!”

朱敛一声爆吼后,突然打出了一枚枚雷球,那一枚枚雷球,青幽透亮,似由闪电凝结而出。

雷球一出,就有惊天动地的雷鸣声,覆盖天地。

漫天雷球,虚空组合排列,隐隐形成了一座森严肃穆的雷霆法阵。

阵法一成,众人头顶的那一方天地,就像是在顷刻间衍变,化为一个雷霆汹涌,一道道粗长电芒垂落的恐怖世界。

“咻咻!”

武岭和黄媛,还有朱瀚等器宗凡境、先天境的炼气士,分别乘坐着两艘“虹电”,朝着相反的方向飞去。

虚空电闪雷鸣,一道道巨蟒雷龙般的恐怖闪电,仿佛在为“虹电”开路。

“呼!”

聂天脚下的“逸电舟”,也在裴琦琦的‘操’控下,顿时疾驰而去。

一条条密集闪电,虚空轰落在“逸电舟”两侧,在那“逸电舟”前行之地,却没有垂落那怕一道闪电。

他旋即明白,来源于朱敛那座雷霆法阵,暗中庇护着“逸电舟”。

出奇地,不论是姚寿,陆剑凡,还是程乾,对于“虹电”和“逸电舟”的离去,似乎都并不在意。

三名玄境后期的强者,压根没有出手阻拦的意思,一点不担心。

“你们小心!”甄蕙兰的传音,又在聂天和裴琦琦耳畔响起,“幽灵府的那些凡境和先天境强者,必然会在外围拦截。姚寿担心他们太过于接近,会暴‘露’他们三人行踪,一定是让他们散落在外。”

“你们的对手,是幽灵府凡境和先天境的强者,或许还会遇到炎神殿的后来者。”

裴琦琦低声道:“师傅保重。”

她屹立在“逸电舟”前端,以‘精’神意识控制着方向,专心致志,心无旁骛。

在她说出那句“师傅保重”时,聂天就感觉她心中再没有一丝杂念,只存着尽快离开的心思。

聂天暗暗点头。

关键时刻,裴琦琦的冷静,令他非常的欣赏。

她师傅明明身陷重围,她却如此冷静,理智地选择听命于她师傅的吩咐,不成为她师傅的负担。

聂天扪心自问,觉得要是此刻身陷重围的不是甄蕙兰,而是巫寂,他或许都难以如此冷静果断。

“逸电舟”飞驰电掣时,聂天频频回首,注意到那雷霆法阵已遮盖天地。

被甄蕙兰牵引而动的火山,轰隆隆的,似乎也撞击到幽灵府的姚寿。

就在此时,一股股令人灵魂颤栗的‘yīn’冷气息,从后方的‘交’战区传来,聂天闷哼一声,神‘sè’陡然一变。

三个灰‘蒙’‘蒙’的漩涡,扭动着恐怖的灵魂气息,从那雷霆法阵内传开。

那三个灰‘sè’漩涡,像是巨大的绞盘一般,要将众生的灵魂绞成粉碎,即使相隔很远,聂天都头痛‘欲’裂,有种灵魂识海要崩溃的可怕感。

“是幽灵府的灵海秘术——灵魂大磨盘。”裴琦琦语气冰冷,“那灵魂大磨盘针对的,乃是我师傅三人,我们只是稍稍受到一点‘波’及而已。”

层层叠叠的空间结界,从她体内动‘荡’开来,她似乎全然不受影响。

头痛‘欲’裂的聂天,就要忍不住惨嚎,意识快要模糊时,那九颗碎星,突熠熠生辉。

九颗碎星倏一闪耀,就有清冷的气息洒落,令聂天的灵魂识海,瞬间就恢复平静无‘波’。

令他脑海扭曲刺痛的感觉,也突然消散,他凝神再次一看,就见到三个灰‘sè’漩涡,旋动着,当真是巨大绞盘般,传来抹杀众生之魂的灭绝气息。

“灵魂大磨盘,乃是幽灵府独有的秘法,似乎从邪冥族的某种血脉秘术衍化而成,威力绝伦。”裴琦琦没有回头看他,“也就是你,才能如此轻易就抵消灵魂大磨盘的‘波’动。我猜武岭那边的器宗等人,很多灵魂都会受重创。”

“灵魂受伤,再被幽灵府的凡境和先天境强者狙击围杀,也不知能有几人可以活下来。”

看着她的背影,聂天沉默一下,道:“后面的那些幽灵府的炼气士,难道也‘精’通灵魂大磨盘?”

“唯有凡境者,‘精’神力蜕变为魂力,才能修习灵魂大磨盘。”裴琦琦目视前方,淡然解‘惑’,“只要不遇到凡境者,我能通过逸电舟,将你带离出去。如果运气不好,有凡境的幽灵府狙击者,将你我视为目标,那……”

“我会帮你尽量避开他们。”聂天喝道。

话音一落,他不再顾忌重重,立即借助九颗碎星的魂力,掺杂‘精’神意识,凝结出九只天眼出来。

……

ps:听着那姚寿夸夸而谈,将其算计详细道出,众人通体生寒。

器宗等人也终于明白幽灵府想要的,可不仅仅只是地炎兽的尸体,他们的目的,是要对器宗来人斩尽杀绝!

聂天脸‘sè’‘yīn’沉,暗自运转灵力,悄悄和裴琦琦‘交’流了一个眼神。

“姚寿!”甄蕙兰眸中几‘欲’喷火,“你当真以为,你们幽灵府能稳胜我们?”

白瑜和朱敛两人,都唤出了趁手灵器,如临大敌,并暗中低声吩咐武岭等人。

一缕细弱蚊蝇的声音,在甄蕙兰怒斥姚寿时,传入了聂天和裴琦琦耳畔。

“等会,你们两个乘坐逸电舟先行。我摆脱了幽灵府的人以后,会过去找寻你们。”那声音,就来自还在讲话的甄蕙兰。

“甄大家,以我们三人的实力,胜过你们有什么疑‘惑’?”姚寿脸上再没有一丝笑容,从他眸中闪现的杀机,愈发寒冽,“倒不是我轻视你们,不论是甄大家你,还是白瑜长老,因分心于器物的炼制,战力都要稍稍逊‘sè’。”

“更何况,白瑜长老的境界修为,仅为玄境中期而已。”

甄蕙兰眼中寒光一闪,“你们以为,你们幽灵府,就能全身而退?即便我们遭受重创,你们也休想好过!”

聂天也暗自诧异。

幽灵府的姚寿、程乾和陆剑凡,皆是玄境后期,可这股力量,想要击杀甄蕙兰、朱敛和白瑜,而不付出代价,几乎不太可能。

看幽灵府的意思,是不打算给器宗留活口的,可他们难道就不怕损失惨重?

“实不相瞒,我们尾随你们而来时,中途炎神殿的人也从那条空间缝隙降临了。”姚寿一脸冷漠,“要不了太久,炎神殿的那几位……就会到达此处。我们三个,只需要拖住你们,待到炎神殿公孙普等人到来,你觉得你们还有希望逃生吗?”

“走!”

就在此刻,甄蕙兰极低的轻喝声,再次从聂天、裴琦琦耳畔响起。

轻喝一起,她率先动手。

被她命名为“幻界”的纸扇,忽地飞入那座‘洞’口的火山内部,悬浮不动的火山,陡然传来巨大轰鸣声。

火山轰隆隆爆响着,一条条细密的空间光线,隐隐从山体浮现。

那火山,以万钧之势,猛地朝着姚寿撞击而来。

裂开的‘洞’口,岩浆火水汹涌而出,衍化为一条条火焰锁链,就要缠住姚寿。

白瑜眼瞳深处,一道道火焰流光游弋着,她两手不断变幻着‘精’妙灵诀,似在配合着甄蕙兰行动。

“嗤嗤!”

一块巨大火焰晶体,也从那火山裂口飘飞出来。

那块火焰晶体,就是她先前所说的收集地火‘精’华的容器,此刻那容器当中,隐隐可见一束束地火‘精’华。

地火‘精’华,在白瑜的灵诀掌控下,从火焰晶体内陡然‘射’出。

那些地火‘精’华,被她的力量极度凝炼,变成了一条条晶莹的火线。

晶莹的火线,猛地一看,竟然和聂天心脏处,那道青‘sè’血气内,一根根的血脉晶链有着几分相似。

晶莹火线,灵巧如‘射’,“嗤嗤”作响,也奔着姚寿而去。

“哎,如此珍贵的地火晶线,竟然被你用来作为一次‘性’的攻击利器,有点暴殄天物。”姚寿一脸惋惜。

“你们分散先走!”

朱敛一声爆吼后,突然打出了一枚枚雷球,那一枚枚雷球,青幽透亮,似由闪电凝结而出。

雷球一出,就有惊天动地的雷鸣声,覆盖天地。

漫天雷球,虚空组合排列,隐隐形成了一座森严肃穆的雷霆法阵。

阵法一成,众人头顶的那一方天地,就像是在顷刻间衍变,化为一个雷霆汹涌,一道道粗长电芒垂落的恐怖世界。

“咻咻!”

武岭和黄媛,还有朱瀚等器宗凡境、先天境的炼气士,分别乘坐着两艘“虹电”,朝着相反的方向飞去。

虚空电闪雷鸣,一道道巨蟒雷龙般的恐怖闪电,仿佛在为“虹电”开路。

“呼!”

聂天脚下的“逸电舟”,也在裴琦琦的‘操’控下,顿时疾驰而去。

一条条密集闪电,虚空轰落在“逸电舟”两侧,在那“逸电舟”前行之地,却没有垂落那怕一道闪电。

他旋即明白,来源于朱敛那座雷霆法阵,暗中庇护着“逸电舟”。

出奇地,不论是姚寿,陆剑凡,还是程乾,对于“虹电”和“逸电舟”的离去,似乎都并不在意。

三名玄境后期的强者,压根没有出手阻拦的意思,一点不担心。

“你们小心!”甄蕙兰的传音,又在聂天和裴琦琦耳畔响起,“幽灵府的那些凡境和先天境强者,必然会在外围拦截。姚寿担心他们太过于接近,会暴‘露’他们三人行踪,一定是让他们散落在外。”

“你们的对手,是幽灵府凡境和先天境的强者,或许还会遇到炎神殿的后来者。”

裴琦琦低声道:“师傅保重。”

她屹立在“逸电舟”前端,以‘精’神意识控制着方向,专心致志,心无旁骛。

在她说出那句“师傅保重”时,聂天就感觉她心中再没有一丝杂念,只存着尽快离开的心思。

聂天暗暗点头。

关键时刻,裴琦琦的冷静,令他非常的欣赏。

她师傅明明身陷重围,她却如此冷静,理智地选择听命于她师傅的吩咐,不成为她师傅的负担。

聂天扪心自问,觉得要是此刻身陷重围的不是甄蕙兰,而是巫寂,他或许都难以如此冷静果断。

“逸电舟”飞驰电掣时,聂天频频回首,注意到那雷霆法阵已遮盖天地。

被甄蕙兰牵引而动的火山,轰隆隆的,似乎也撞击到幽灵府的姚寿。

就在此时,一股股令人灵魂颤栗的‘yīn’冷气息,从后方的‘交’战区传来,聂天闷哼一声,神‘sè’陡然一变。

三个灰‘蒙’‘蒙’的漩涡,扭动着恐怖的灵魂气息,从那雷霆法阵内传开。

那三个灰‘sè’漩涡,像是巨大的绞盘一般,要将众生的灵魂绞成粉碎,即使相隔很远,聂天都头痛‘欲’裂,有种灵魂识海要崩溃的可怕感。

“是幽灵府的灵海秘术——灵魂大磨盘。”裴琦琦语气冰冷,“那灵魂大磨盘针对的,乃是我师傅三人,我们只是稍稍受到一点‘波’及而已。”

层层叠叠的空间结界,从她体内动‘荡’开来,她似乎全然不受影响。

头痛‘欲’裂的聂天,就要忍不住惨嚎,意识快要模糊时,那九颗碎星,突熠熠生辉。

九颗碎星倏一闪耀,就有清冷的气息洒落,令聂天的灵魂识海,瞬间就恢复平静无‘波’。

令他脑海扭曲刺痛的感觉,也突然消散,他凝神再次一看,就见到三个灰‘sè’漩涡,旋动着,当真是巨大绞盘般,传来抹杀众生之魂的灭绝气息。

“灵魂大磨盘,乃是幽灵府独有的秘法,似乎从邪冥族的某种血脉秘术衍化而成,威力绝伦。”裴琦琦没有回头看他,“也就是你,才能如此轻易就抵消灵魂大磨盘的‘波’动。我猜武岭那边的器宗等人,很多灵魂都会受重创。”

“灵魂受伤,再被幽灵府的凡境和先天境强者狙击围杀,也不知能有几人可以活下来。”

看着她的背影,聂天沉默一下,道:“后面的那些幽灵府的炼气士,难道也‘精’通灵魂大磨盘?”

“唯有凡境者,‘精’神力蜕变为魂力,才能修习灵魂大磨盘。”裴琦琦目视前方,淡然解‘惑’,“只要不遇到凡境者,我能通过逸电舟,将你带离出去。如果运气不好,有凡境的幽灵府狙击者,将你我视为目标,那……”

“我会帮你尽量避开他们。”聂天喝道。

话音一落,他不再顾忌重重,立即借助九颗碎星的魂力,掺杂‘精’神意识,凝结出九只天眼出来。

……

ps:橙瓜赞助的‘抽’奖活动已经开始了,奖品有iphone7、签名书和海量橙瓜币,大家在我的公众微信上回复“‘抽’奖”两个字就可以参加,活动持续到8号,每天都可以‘抽’

看网友对 第四百九十章 灵魂大磨盘!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