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定策

第三百八十四章 定策

脚步匆匆,赵忠和文勃源来到了燕然宫深处,有一个狭小但精致的跨院,跨过古朴雅致的大门,头上门额有“潜龙殿”三个字龙飞凤舞、挣扎欲飞。

到了门口,自有宫侍进去禀报,少顷,便有人招呼二人进去。

十数步平见方的殿内,空荡荡,浓郁的薰香从龙兽鼎炉里蒸腾着出来,却压不住一缕极淡的腥臭。一个身着龙袍的垂垂老者在数名宫侍眼睛都不敢眨的守护下,似酣然而睡,双目耷拉下来,坐在宽大的龙椅里,一股岁月的气息混杂那缕极淡的腥臭迷漫着整个房间。

二人躬身施了一礼:“陛下!”

老者缓缓睁开双眼,一张口,满嘴浓重的腐败气息:“你二人今次前来,所为何事?”

文勃源看着垂老的益天帝,大吃一惊。

上次见时益天帝虽然一头华发,但是面目却是中年人的样子,可如今才过去多久,就已经满脸皱纹,腐朽不堪了。

文勃源忙定神望去,却发现他身周有淡淡的光华萦绕,光华中数百道玄之又玄的青色气息左冲右突,偶尔便会趁隙钻出一道,脱离身周后,一个绽放,便消失的没有踪影。

益天帝随着这道光华的丧失,就会再老上一分,这分明又是道丹崩解过程之中了。

“罢了!”益天帝看着大惊失色的文勃源和赵忠,吃力的挥了挥手,这一挥手间,又是数道青绿色光华消散不见,“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虽然能留住一时,但终究还是留不住一世啊!”

二人俯下身拗哭不止,益天帝是大燕之主,是内廷之主,是十二常侍及宿卫军的权利来源,是整个燕州的名义上的最高权力者。有他在,就算再如何,十二常侍所出诏令都是名正言顺的帝旨,而有一天他若去了,十二常侍虽然大多为道丹强者,但终究是势单力薄,在诸阀和外廷眼中,还是有如蝼蚁一般,倾手间便灭了。

益天帝也不相劝,这会儿他每多做一个动作,多说一个字都可能加速他生命的流逝。过不多时,二人止住悲声,将这次的来意以及他们商议下来的应对之策缓缓说来。

又怕事情太过纠缠,虚耗帝君的神魂,文勃源尽可能说得深入浅出。

“就按你们说的办吧!”说完这话句,益天帝似乎就耗去太多的精力,再次闭上双目,将意识重归混沌。

车辕佩响,一架马车在两队精锐扈骑的保护,缓缓的停在英王宫的门前。

太尉屠缺下了车来,也不用谁去禀报,大步登堂入室,往英王赢述平时在燕京处理军机事务的大殿走去。到了殿门口,迈步而进。

听到外面有声响,英王微蹙了一下眉头,缓下手上的事情。

“我等商讨好的计策,通过调停太微和贺兰剑宗,将贺兰剑宗迁至溱潼山脉,与天机学宫比邻而居,不仅能强迫天机学宫交出重膛弩的秘图,还能确保宿卫军无法完全掌握秦潼山。可偏偏那些阉人,奸诈无比,又非要横生枝节。”也不待英王发问,屠缺便气哼哼的说了起来。

屠缺乃屠氏阀主,当年隐逸江湖之时,是何等的逍遥自由,此时深居太尉高位,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亿万蝼蚁之上,但事事皆难顺心,仿佛身入泥淖之中,性情有时也难以抑制的暴躁起来。

“哦?可是那赵忠、文勃源不答应了调停之事,难道又有什么反复?他们就不怕朝野震怒,成了千夫之指?”英王赢述诧异问道。

英王赢述执掌西园军,聚集京郡宗阀的子弟,此时实为外廷之首。

西园军乃英王赢述一手塑造,因此他心里最清楚西园军之所以崛起,涉及太多的因素。

凝聚京郡宗阀精锐子弟,是最关键的原因,但也不能忽视在西园军崛起过程当中,陈海与聚泉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

在攻夺甘泉山的过程中,天机战车、连弩、海量的淬金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可以说是这些天机战械,才使得西园军的战力发挥到极致,不然的话,都不知道要承受多惨重的伤亡,才能击溃黑燕军残匪。

然而,燕然宫绕过西园军、虎贲军,直接招降俞宗虎,陈海又彻底投向文勃源、赵忠这些阉臣,使得赢述本以为大好的形势,顿时逆转。

燕然宫将两路降军收编进宿卫军,使得宿卫军的战力空前膨胀起来,又有着帝君挥令天下的大义名份,西园军被迫让出京东、京西、京南的防御,只能据京畿北面的武胜关,控扼京畿北部及蓟阳郡等地。

此时来说,形势还算均衡。

英王赢述有的是时间等,何况他在燕然宫内的眼线传出消息说,父皇的身体又有些不妙了。甚至每月一次的朝议都不能主持,这身体自然是不妙了。

只是在宿卫军控制秦潼山之后,沥泉便中断了对西园军的淬金铁供应,而天机学宫在连弩的基础上,又造出威力更强的重膛弩——重膛弩的秘图此时却仅有屈指可数的几家,有从天机学宫获得。

英王赢述实在是担心宿卫军装备的重膛弩,一旦超过一定的数量,西园军与宿卫军、外廷与内廷之间的均势就会被打破,担心有朝一日,父亲驾崩,他却没有办法控制燕京的形势。

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一条计策,那便是调停河西与鹤翔军之间的争斗,劝贺兰剑宗东迁秦潼山,可谓是一石二鸟之计。

确认此策没有破绽之后,英王赢述才让太尉屠缺亲自去燕然宫请旨,他不明白会有什么意外,不明白燕然宫的那些奸佞阉臣,有什么借口阻止此事。

“同意却是同意了,只是那赵忠无卵之人可恨之极,说贺兰剑宗千余年为大燕牧守一方,功劳不小。这次与河西起了冲突,虽然说他们有错在先,但眼睁睁看着一脉传承就此断绝,也实在于心不忍。只是先前内廷虽想调停,但是有心无力,这次蒙英王殿下您愿意出头,赵忠愿意一并携帝旨与这边的使臣同往,以存贺兰一脉,安天下众大小宗门的心。但他又说秦潼山脉南麓的福地洞天,早已被宗阀占据一空,贺兰剑宗也是一派大宗,即便有灵天福地能作立宗的根本,但没有万万黎民供奉,怕是也会越渐势微。赵忠请旨,说秦潼山脉的北麓,在沥泉以北,有野狐岭,人迹罕至,灵泉尤存,而野狐岭往北到蓟阳郡的麋鹿原,受战事摧残,民生凋弊,百户不遗其一,建议迁贺兰剑宗至野狐岭,迁黄、刍等族于麋鹿原休养生息,以便这些宗阀的子弟、附民将来能够奉养宗门——帝君已经同意了赵忠的主张,出了帝旨。”说道这里屠缺气的一拍桌子,须髯皆张。

“……”

英王离开了位置,蟠龙腰带上那枚坚如玄铁的青色玉佩,在他的摩挲间化为齑粉,没想到赵忠、文勃源等人是如此的奸诈,竟然用这样的手段,化解掉他们此前的一石二鸟之计。

文勃源、赵忠他们见无法推却调停之事,便主动介入此事,示好于贺兰剑宗。

贺兰剑宗即便不会彻底被这些阉臣拉拢过来,但此时被河西打杀得奄奄一息,未来也必定会选择中立,不会介入外廷与内廷的争斗。

此外,文勃源、赵忠建议划出去安置贺兰剑宗附属宗阀、宗族的土地,位于蓟阳郡紧临秦潼山东北麓的千里沃土。这本是京郡宗阀的口中肥肉,却让文勃源、赵忠拿去示好贺兰剑宗,怎么不令人气恨?

英王在殿中来回的踱了几步,才平复胸口的恼怒,说道:

“也罢,此策想瞒过赵忠等人,实在不容易,但鹤翔军及贺兰剑宗,此前屡受重创,河西强盛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天机学宫的战械专供河西,而独独断了对鹤翔军的供应。赵忠不愿意我等独占了这个好处,也是正常,但不管怎么说,贺兰剑宗宗门上下,对天机学宫必是憎恨有加,与天机学宫在秦潼山北麓必难共存,到时候自有我们的好戏可看。屠太尉,你也莫要急切……”

赢述一番宽慰,屠缺稍稍解气。

这时候一只只灵鹄以燕京城为中心,四散开来,内廷要调停太微宗和贺兰剑宗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燕州大地。

在这一只只灵鹄中,也有一只挟着风雷之势,往数千里之外潼口城而去。

看网友对 第三百八十四章 定策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