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426 真正的歇斯底里

426 真正的歇斯底里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实在是太担心冯千月的安危了,所以无时不刻地盯着台上的一举一动,当看到赵雪晴一剑刺向冯千月胸口的时候,立马喊出了一声几乎惊天动地的小心。

我的一声小心,吼出了我所有的担忧和紧张,几乎盖过场上其他一切的声音。我甚至站了起来,也不顾什么规矩不规矩了,想要冲到台上去帮冯千月一把。

但是已经迟了,就在冯千月愣神的一瞬间,赵雪晴的软剑已经刺了过去。

“不!”我歇斯底里地大叫,连眼珠子都红了。

被我所影响,冯天道也面sè紧张地看着台上,双拳攥得很紧很紧,眉目之间满是忧虑之sè。而冯千月,只是愣愣地看着赵雪晴,简直一点防备都来不及做出。

然而就在这时,赵雪晴的手腕突然一抖,软剑轻轻往上提了几公分,就听“噗呲”一声轻响,没入冯千月的肩膀之中。

鲜血,慢慢弥漫出来。

冯千月呆呆地看着赵雪晴。

我呼哧呼哧地喘着气,一颗心几乎要跳出来了。台上,赵雪晴面sè冰冷,猛地将长剑一抽,紧接着往后退了几步,冷冷说道:“千月,比武大会可不是闹着玩的,千万不能分神,如果还有下次的话,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冯千月垂下脑袋,低声说道:“我知道了……”

台下的众人都松了口气,纷纷讨论着刚才赵雪晴的惊天一剑,不乏有人夸赞赵雪晴的仁慈之心,说赵雪晴再心狠一点,这五强就进去了。也有人说冯千月比武还分心,实在太不应该了,如果换个人和她打,早不知死上多少回了。

旁边的冯天道狠狠瞪了我一眼,似乎在怪罪我刚才大呼小叫,也有点“你不是说赵雪晴会杀了我闺女吗”的意思。我没有辩解,也没法辩解,如果赵雪晴真的不杀冯千月,就这么顺顺当当地决出胜负,那我肯定比谁都高兴,就是被冯天道瞪上十眼也心甘情愿。

我忍不住回头看了赵家的家主一眼,那个白面皮的中年汉子,现在则脸sè很黑,狠狠瞪着台上的赵雪晴,显然在怪罪她刚才错失了大好机会。在父亲逼迫的目光之下,赵雪晴也忍不住低下了头去。

我刚才的反常表现,同样惊动了前面的王公子,王公子回过头说:“王峰,你这是怎么了,比武场上受点伤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怎么感觉你要死要活的啊,不至于吧?”

冯天道不理解我,王公子也不理解我。【择天记吧少年王】之前我们就讨论过如果比武碰上彼此怎么办,我表现出来的态度比谁都豁达,说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比武大会就是来比武的,上了台就要把感情抛开。结果前面说得挺好,现在又在这大呼小叫、提心吊胆,也难怪王公子莫名其妙,可我偏偏还不能和他解释,满腹的秘密无处可说,只能冲着王公子苦笑一下。

王公子笑着说道:“别把胜负看得太重,顺其自然就好!”

得了,他还教育起我来了。

台上,赵雪晴和冯千月又呈对峙状态,一人手持软剑,一人手持皮鞭,小心翼翼地注视着对方。裁判提醒她们时间没多少了,一定要速战速决,两人都点点头,同时做出战斗姿态,准备展开新一轮的攻击。

这时候,冯千月又回头看了我一眼,她还是不能明白我为什么会和她爸坐在一起。但可以肯定的是,她看到这个场面还挺高兴的,以为我和她爸的关系有所缓和,虽然肩膀还在流血,但还是冲着我们笑了一下。

冯天道冲她点了点头,目光沉稳而坚定,鼓励女儿继续打下去。而我冲她握了一下拳头,让她不要再分心了,拿出全部力量去和赵雪晴打。

冯千月呼了口气,重新面向赵雪晴,眼神也变得犀利起来,一扫刚才的迷茫和颓势,显然准备全身心投入到战斗中去了。而且,她还主动发起攻击,狠狠甩出手中长鞭,长鞭迅速划破空气,卷向赵雪晴手中的剑;赵雪晴的剑往上一挑,拨开长鞭以后,疾步冲了上去。

战斗,一触即发。

唰唰唰、飕飕飕,长剑和长鞭来回甩动,绚丽的白光和凌厉的黑影交织在一起,在拳台上各自发挥着应有的威力,四周也再次响起一片片叫好之声。

经过刚才的一点风波以后,冯千月的状态迅速回转,将长鞭的柔韧和凌厉融合到了极致,开始逼得赵雪晴手忙脚乱、连连倒退。冯天道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前面的王公子也回过头来,说:“冯叔叔,千月可以啊,进步太大了,记得几年前,她还没这么厉害。”

冯天道愈发骄傲起来。

在五强赛开始之前,我就给冯千月细细分析过十强选手各自的优缺点。前几天的比武大会,我也没有白看,有不少心得,都和冯千月说了。在十强的选手里面,冯千月的实力只能排到中下,想晋级五强是很难的,但成事在天、谋事在人,我还是希望冯千月能发挥出最佳的状态。

赵雪晴的缺点,我也和她说过,“白雪赵家”的剑法确实非常犀利,但缺点在于太过依仗手中长剑,所有的招式和力量也都放在一柄软剑之上。如果能想办法将她手中长剑打掉的话,那她就只有束手待擒的份儿了。现在的冯千月,完全贯彻我的战术,一根长鞭来回甩动,单单绕着赵雪晴手中的长剑去打。

不知是我的鼓励起了作用,还是看到我和冯天道坐在一起,让冯千月的心情变得大好,总之她打得越来越顺手,逼得赵雪晴几乎近不了身。赵雪晴越来越吃力,处境也越来越艰难。

冯千月还有个好处,就是她同为女生,不会被赵雪晴的美貌所迷惑,不至于打斗之中屡屡分神,犯下苗甲子那样的错。终于,冯千月抓住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手中长鞭卷住了赵雪晴的剑尖,接着使劲一甩,软剑便从赵雪晴的手中脱出,就听“当啷”一声,长剑已经跌在地上。

与此同时,裁判猛地吹哨,宣布比赛时间到。

冯千月的肩膀虽然受了伤,但赵雪晴的武器都被打飞了,究竟谁才更胜一筹,众人的眼睛当然是雪亮的。当裁判宣布本场的胜利者是冯千月后,现场顿时掌声雷动,欢呼声和喝彩声四起,旁边的冯家人都高兴坏了,一个个喜笑颜开,大声叫好。

冯天道也掩饰不住开心之情,脸上的笑意愈发灿烂,看着台上的女儿微微点头。

几个家族的家主纷纷转过头来,向冯天道表示恭喜。冯天道这回可真是高兴坏了,本来女儿进个十强,已经让他很满意了,现在竟然晋级五强,真是给冯家大大地涨了脸面,让冯天道的脸上特别有光,过去几届比武大会所造成的yīn霾也一扫而空。

冯天道四处拱着手,笑呵呵地说:“谢谢大家,谢谢大家,小女只是运气好而已……”

王公子也回过头来,对我表示恭喜,说王峰,你家千月太厉害了。

“你家千月”这几个字,冯天道听得清清楚楚,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王公子看到了,他这个直脾气,直接就说:“冯叔叔,我没说错啊,刘璨君那个草包,哪配得上千月,还是王峰和她郎才女貌。”

冯天道有点不开心,但他一个长辈,也没法和王公子计较。前面的王老爷子,歪着脑袋说道:“你自己的事还没解决,你管人家干嘛?”

王公子虽然和赵雪晴在谈恋爱,但是一直没能获得赵家的认可,王老爷子这一句话,如同一把刀子,戳了王公子的心。王公子无话可说,只能悻悻地低下头去。

我也非常高兴,不过我的高兴和其他人不一样,我不是因为冯千月的胜利而高兴,而是因为赵雪晴终究没有杀了冯千月而高兴。我相信赵雪晴一定得到了赵家家主的命令,但她终究还是选择了友情,选择了冯千月,我们都没有看错人。

台下一片欢欣鼓舞,台上也准备谢幕。冯千月享受万千荣光,而赵雪晴则黯然离场,自古以来就是这样,成王败寇。赵雪晴默默捡起地上的长剑,正准备下台的时候,眼睛突然看向了某一处,接着,她的身子就顿住了,脸sè也变得难看起来。

现场众人,几乎人人都在盯着冯千月,为她欢呼和喝彩。而我一方面为冯千月感到高兴,一方面也用余光观察着赵雪晴,顺着赵雪晴的目光一看,赵家家主的面sèyīn沉,嘴巴微微动了几下。

我懂唇语,看懂了他的意思,他让赵雪晴杀了冯千月,否则就不答应她和王子文的婚事。

赵雪晴万念俱灰,看了台下的王公子一眼,王公子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还笑眯眯地冲她摆了摆手,用眼神安慰着她。就在这时,赵雪晴的目光突然变得狠毒,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脚下突然一蹬,突然朝着冯千月的后背冲了过去,手中长剑也朝着她的背心刺了过去。

皇家夜总会的拳台虽然挺大,但上面只有裁判、冯千月和赵雪晴三人,而且又有聚光灯照着,所以每一个人的一举一动,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当赵雪晴刺过去的时候,所有人在一瞬间都傻了眼,整个地下大厅也变得鸦雀无声,纷纷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就连冯天道都呆住了,但他作为一个父亲,反应其实还算快的,当即大吼了一声:“千月,小心!”

现场突然变得鸦雀无声,每一个人都面露错愕,冯千月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迷茫地看着众人。直到冯天道大吼一声之后,冯千月才惊愕地回过头去,看到赵雪晴的长剑递过来后,整个人都傻住了、呆住了。

而我,因为一直观察着赵雪晴的动作,所以在看到她突然冲向冯千月的时候,我就疯了一样地跳起来,踩着观众席就往前冲。

各大家族的位子,都被我踩了个遍,就连李皇帝的椅背,都被我狠狠一脚踩了过去,我就像个发射出去的炮弹一牙膏,整个人都飞了起来,朝着拳台扑了过去……

但,我终究不是超人,也不是闪电侠,不可能瞬间就到拳台上面。即便我的动作已经很快很快,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赵雪晴手中的长剑,朝着冯千月的胸口刺去。

“不……”

我大吼着,狂吼着,眼睛整个通红一片。

这才是真正的歇斯底里,这才是真正的天崩地裂,现场几乎每一个人都能听到我撕心裂肺的吼叫声。

我明明早就知道赵雪晴的意图,我明明早就知道可能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为什么到头来还是没有能够阻止?

我为什么这么无能,明明已经发现了不对,明明已经看到赵雪晴的动作,明明已经提前冲出去了,为什么还是不能救下冯千月?

我恨自己、恼自己,恨不得杀了自己!

然而,就在赵雪晴手中的剑,即将刺进冯千月胸口的时候,奇迹终究还是发生了。赵雪晴盯着冯千月的脸,眼中的泪突然滚滚而下,这个姑娘最终还是没能狠得下心,接着她的手腕一甩,长剑便“当啷啷”跌落到了一边。

接着,赵雪晴猛地跪倒在地,当着全场上千人的面,冲着赵家家主的位置哭了起来。

“爸,我做不到啊……”

看网友对 426 真正的歇斯底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