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剑王朝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怨会

第一百七十一章 怨会

很多人都随即感知到了郑袖的存在,一开始无论是在被火烧成焦炭的那片山林里沉寂等待着的申玄,还是休憩在丁宁身旁不远处营帐里的陈国女公子,全部都迅速的跟了上去。

但是很快,他们都放弃了。

因为无论是郑袖还是丁宁,他们都太快,快得超过常理。

快得超出常理,便意味着有超出常理的付出。

不止意味着真元以惊人的速度在损耗,同时身体还必须承担超过极限的真元喷涌。

这样的速度,每一个呼吸间就会让修行者的体内不断的出现损伤。

当感受着郑袖和丁宁的迅速远去,申玄和纪青清等人沉默无语。

若是以这样的速度逃遁,在逃到他们感知极限距离之前,他们的真元和身体,恐怕就已经难以支持。

然而郑袖还在逃,所以哪怕郑袖再怎么被逼到如丧家之犬一般,在修为和纯粹的力量方面,还是要超过他们这些七境中的强者。

只是一逃一追,便已经比世上绝大多数七境宗师之间的生死战还要凶险。

郑袖如白瓷般的肌肤上隐隐出现了许多血线,就在这些血线似乎就将渗透出来的刹那间,她的指尖弹出一颗晶莹如玉的莲子,弹在前方的空中,然后朱唇微启衔在口中。

莲子在她口中化开,冲入胸腹之中,迅速令那些血线消失,让她的肌肤又变得莹润如最完美的白瓷。

当白瓷之中再次透出血线时,她的指尖便再次弹出一颗莲子,如此周而复始。

看似平淡无奇的过程里不知道蕴含着多少的凶险和痛苦,但是让郑袖的眼眸越来越寒冷的,是她始终无法摆脱后面的那道风。

那道风每次都会被她拉得很远,但是当她体内真元将竭,当她身体接近极限,需要靠着灵莲莲子来修复的这段时间里,这道风却都能再追上来。

她明白丁宁不会比自己慢,他的慢只是不想让身体出现损伤,因为他只需要跟上她,不丢失她的踪迹。

但他体内的真元总量呢,为什么也似乎无穷无尽。

比起很多年前,他的确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变得比她想象的还要强。

当她的身体第七次出现血线,然后又因为含入口中的一颗莲子而血线再次消失时,她停了下来。

已经远离渔阳郡那一片雪峰。

她停留下来的时候,不远处有一片农舍,有一片杏林。

她穿过杏林,直接推门进了一间农舍。

这间农舍里有一名妇人,正在织布,身旁的摇篮里还有一名正在沉睡的婴儿。

“给我热汤。”

她没有任何多余的言语,冷漠的吩咐这名妇人。

平日里自然的威严,再加上她强大修行者独有的气息感,让这名妇人不敢有丝毫违抗,惊惧的开始生火,热起锅里的黍米汤。

她就在这名妇人原来的木凳上坐了下来,屁股上还有那名妇人残留的温度。

她只是这样安静的坐着,偶尔看一眼旁边摇篮里的那名婴儿。

但不知为何,已经惊慌无比的那名妇人更加心慌起来,原本准备用于搅拌黍米汤的木勺掉在柴火中都未察觉。

火势才刚刚燃起。

掉落在柴火中的木勺被引燃了,开始绽放出明亮的黄sè火焰。

有一阵风吹拂过来。

屋顶的茅草被吹落了一些,纷纷扬扬的洒到屋外另一侧的菜田里。

丁宁的身影出现在这间农舍的门外。

郑袖并没有带上门。

所以他轻易的看到了里面的一切。

他眉头微蹙,然后便直接往前走去,走进了这间农舍。

郑袖一动不动的看着他,看得很仔细。

丁宁也静静的看着她,然后在她的对面不远处坐了下来,带上了后方会涌入寒气的门。

“你为什么敢一直这样追着我?”

直到他坐下,郑袖才开口,说了这一句。

明明是不顾一切要拼命逃遁的一方,然而她却说出了这样一句。

只是丁宁明白她的意思。

“你们胶东郡有个人告诉了我一个秘密。”丁宁平静的说道:“灵莲莲子虽然有着世上最佳灵药都不及的疗伤能力和一定的补充真元能力,然而每一次服用,尤其服用,都会破坏我们修行者身体本身的复原能力。你的身体会变得越来越差,到后来你的身体会变得和纸一样脆弱。身上即便再有灵莲子,对你而言也是无用。”

“原来是这样。”

郑袖沉默了片刻,冷漠的说道:“你因为这点,所以不怕我利用灵莲子反杀你。”

“只有到真正将要杀死一个人的时候,才能看到她是否还隐藏着什么。”丁宁也冷漠的说道:“我要再夺掉你一件可以依仗的东西。”

郑袖许久没有说话。

灶膛里的火焰旺了,黍米汤开始有了热气。

这名农妇是燕地最为普通不过的一名妇人,然而十几年前发生在长陵的那些旧事,却也是这世间最为轰动的事情,所以听着两人的这些对话,她都开始反应过来这两人到底是什么人。

她的浑身开始颤抖。

不是因为她自己而恐惧,而是因为传说中那名女人的冷酷,因为她的孩儿就在那名女人的身旁。

“很好的报复,很完美的复仇,想不到九死蚕可以让你变成一个截然不同的人。”郑袖突然笑了起来,笑得很冷,笑意里充满了讥讽:“世间有真正的亲密无间和心心相印吗?你当年为什么不告诉我九死蚕的秘密?”

“因为你的心气和别人不一样。”

丁宁却是很平静,他看着郑袖,回答的很直接:“你很有野心,在我看来,九死蚕对于修行者而言并不是很好的功法,很危险。我只是生怕你知晓九死蚕功法之后一定要修行。只是我没有想到,你的野心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还要疯狂。”

郑袖微讽道:“你原来早就觉得我野心大。”

丁宁淡漠道:“人无完人,贵在包容,贵在以诚相待。”

“九死蚕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东西?”郑袖看着丁宁,她的声音突然响了一些。

“你是在求我说,还是要以她们作为交换?”丁宁看了一眼那名妇人和摇篮里的婴儿,问道。u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七十一章 怨会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