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九十四章 迷情

第三百九十四章 迷情

只要有充足的神魂精魄吞噬,这些罗刹魔似乎永远不知道疲累和休息,数十头武卫级罗刹魔,很快就离开灵泉,再次往山谷外奔去。

看到这里,陈海隐约明白过来了,孤峰脚下的这头干瘦罗刹血魔,应该是以灵泉为诱饵,每隔一段时间,将灵泉的气息散发出去,吸引附近的罗刹血魔进入山沟围歼,然而吞噬它们的神魂精魄来提升自己跟数十头血魔部属。

血云荒地没有日月,不怎么能感觉到时间的流逝,陈海耐着性子藏身在孤峰山顶守了两天,看到前后竟然有数十头罗刹魔掉进入了这个陷阱,最后被吞噬神魂,他才带着姚老根离开,返回往宁海城。

这头罗刹魔以及手下数十头武卫级罗刹魔太强了,虽然宁海城这边已经造出来简陋的弩械,但将上千装备兵甲的战兵都调过去,想围歼这头罗刹魔及部属,伤亡也不会小。

更关键的这一战要是搞出太大的动静,或者不能将这些罗刹魔全歼,就可能会引起其他罗刹族群的关注,他们也没有可能占下这处灵泉。

陈海决定暂时还是不去理会这边,返回宁海城,将其他血卫也都召集起来。

宁海城及族群规模难以继续扩大,但神魂受他控制的血卫,可以借助藏在石室之内的灵泉,修炼一些玄法真诀继续提升实力,还更重要的一点,陈海还是要它们接下来在宁海城附近往地下挖掘,寻找新的矿脉。

灵泉乃地脉之眼,地底常伴有稀缺金属的矿产。

宁海城的族群规模短时间内无法继续扩大,但要能寻到稀缺金属矿,就可能大规模铸造真正强悍的玄兵战甲,就能在宁海城铸造诸多天机战械,宁海城的实力才能得到真正的提升。

将宁海城的一些事务处理掉,陈海这才将神念收回到雁荡城。

这次在血云荒地停留了三四天,陈海都觉得精神念力消耗极大,入寂养神好一会儿才稍稍回复过来。

大帐外面依然喧闹不堪,不时有整齐的号子声传来,好像在搬什么很重的东西,窗外灯火通明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

室内阵阵幽香扑鼻,却是苏绫趴在床头上睡着了。

陈海这才记了起来,傀儡分身刚回宁海,将诸多血卫召集过来商议事情,这边就感应到有人进屋,只是没有察觉丝毫的敌意,也就没有急着回来,心想应该是这妮子找他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来了后发现他已入定去了血云荒地,等一会儿居然把自己先睡着了。

苏绫就这么一袭白衫的趴在床头,虽然有厚重的棉衣遮挡了她的身材,那若有若无的曲线却是致命的诱惑,这诱惑可比血云荒地那道灵泉的诱惑大多了。

陈海养足了精神,难免就会岔想到其他事情上,加上他这段时间来日夜操劳,已经好久没有跟苏绫有过鱼水之欢,念起,就觉得嗓子一阵发干,喉头蠕动了几下,缓缓的伸出手往苏绫的纤腰懒去,还未触及到,苏绫仿佛做了什么梦一样,身子蠕动了几下,将脸又侧了过来。

灯光下,趴得久了,苏绫的半边脸压出了几道淡红的痕迹,痕迹丝毫不能掩盖苏绫的妖媚,反倒更添加了几分略有残缺的美感。

这时陈海再也按耐不住,伸手搂去,苏绫这时候睁开眼,看到陈海,欣喜的说道:“爷醒了?”

苏绫自从陪同陈海往横山而来之后,一直四处奔走,有些体己话儿要说,可看到陈海一直忙碌,也就不好意思打搅。

上次回到灌河城,苏绫看到陈海为舅父陈烈的一封信函,就神sè憔悴的枯坐一晚,她很是心疼,只恨自己没有什么能力去多帮几分。

这次她虽然也一起来到雁荡残城,却也帮不上什么忙,就看到陈海处理军事又立时神魂入定去了异域,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守在陈海的身边,不让他受到干扰。

她虽然知道异域的存在,也知道道禅院的传承来自这座异域,但她没有像姐姐宁蝉儿那样,亲自去血云荒域看过,也不知道血云荒域实际孕育着难以想象的大劫,但女人的直觉让她知道,陈海背负着常人所难以承受的责任。

心疼之下,看着陈海粗糙、仿佛风霜雕刻的脸庞,心思千回百转,慢慢困意涌了上来,也就直接趴在陈海的身边睡着了。

梦中,陈海和自己又添了几个小宝宝,虽然知道自己在做梦,却真不想醒啊,这个梦好想一直做下去。

突然纤细的腰肢被牢牢的抱住,一个冷战,苏绫惊慌的睁开了略显迷离的双眼,却看见陈海正促狭的看着自己,满脸的笑意。

“爷,您又吓唬奴家了。”苏绫娇羞的把脸往往陈海怀中靠去。

声音妩媚,陈海感觉全身骨头都酥了几分,但是心中的一团火却越燃越热,双臂微微一用力,在苏绫的惊呼中,将她打横抱起,慢慢的往床上放去。

苏绫先是害羞的闭上眼睛,但是又舍不得眼前的意中人,就微微的眯着眼,从眼缝中看着陈海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这才微微仰着身子,要迎着陈海而去。

正在此时一阵急切的脚步声传来,随后“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齐寒江在外门扯着嗓门叫喊起来:“爷,天机学宫有信到!还有,爷,你跟苏姑娘躲房里已经有几天没起床了,大家都快有意见了!”

“齐寒江!”陈海咬牙切齿的吼道,没想到他刚想享受一下,齐寒江这混帐跑过来搅局不说,还诬陷已经淫乐好几天了,就想着将齐寒江一脚踢飞开。

听到齐寒江在外面嚷嚷开,怕是军营里诸将都听得见他在嚷嚷什么,苏绫哪里还肯继续留陈海在房中,推着陈海先出去处理事情。

“我现在就出去,这不是太冤了吗?”陈海咕嚷道,推开门,看天sè已经大亮,没好气的瞪了一眼齐寒江,也不说话,就往中军大帐而去。

到了帐中,就看到有天机学宫独特加密印记的信件摆在桌子上,看颜sè分级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原本应该是由苏原、周景元他们处理的,齐寒江这个浑球,偏偏找这么个破借口跑过来搅他的好事。

陈海带着一肚子怨气,将信件打开,都是些天机学宫最近的一些日常动向,见齐寒江还有自以为得计的样子,心头是越发的不爽,沉着脸问道:“除了这些,还有什么重要事情,一定要我过来处理的?要不然,我最近刚参悟一种苦修秘法,你正好来尝试修炼一番……”

齐寒江这才知道刚才的玩笑将陈海惹恼了,想到要尝试陈海新悟的苦修秘法,吓得魂飞魄散,谄笑说:“爷,俺知道错了,你怎么惩罚俺都行,但这苦修秘法不能轻易尝试,要是我这笨脑子,稍有不慎,走火入魔,炼废了,以后谁来替爷扛旗牵马?”

陈海掌握第二重风雷真意之后,就能引雷煞罡元淬体,也曾想过是否能引雷煞罡元助他人淬体,就拿齐寒江做过试验。

虽然齐寒江没有参悟到风雷真意,并不能将雷煞罡元与自身的血肉筋骸融合,那次的试验可以说是失败,但一道道雷霆真皱在百骸诸窍游走的滋味,是齐寒江这辈子不愿意再尝试的,那一次他三四天都没有一点力气拿起重物。

陈海点着头问道:“你说吧,你哪里错了?”

“俺不敢说,爷,俺一说那就错的更厉害了,你罚俺吧,怎么罚俺都可以!”齐寒江唯唯喏喏的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俺怎么惩罚你都没问题?”陈海笑着问。

齐寒江连连点头,看着陈海笑的略有点儿邪恶,又赶紧加了一句:“只要不随便尝试什么苦修秘法就成。”

半个时辰后,苍羽灵鹰载着陈海和苏绫冲天而起,随他们起飞的还有一声高过一声的惨叫声,“爷俺错啦!爷俺再也不敢啦!”原来却是恐高的齐寒江被灵鹰一对坚如玄刃的鳞爪直接倒抓着而走。

苍羽灵鹰去势甚疾,不多时便消失在看的目瞪口呆的筑城众人视野中。

雁荡城和天机学宫的直线距离不过一千多里,两个时辰的时间,苍羽灵鹰就已经飞到了天机学宫的上空。

灵鹰以前也没有让齐寒江少捉弄,离地面还有四五百米呢,鳞爪就是一松,将齐寒江直接扔了下去。

齐寒江畏高,一直都没有修炼御风类的术法,这时候只能摧动真元,在周身凝聚道道锋芒,整个人直直的撞进竹殿前的泥地里,撞出一个大坑。

在一大群不明所以的匠师学徒注目下,齐寒江狼狈不堪的从泥坑里爬出来,哈哈说道:“侯爷他老人家觉得这大殿前应该挖一座池塘,养几尾锦鲤陶冶情操,让你们动手去挖,太费事了,看我直接砸出一个鱼塘,多省事……”

看网友对 第三百九十四章 迷情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