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431 惊讶的龙王

431 惊讶的龙王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记得我当初第一次见到龙王,是假眼男把我绑过去的,在龙玉华的办公室里,龙王就是这样一脸的贼笑,看上去相当地玩世不恭,仿佛什么都不放在眼里。

现在的龙王也是一样,一脸贼兮兮的笑,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他说他刚在这里撒尿,可没人相信,这又不是没有厕所,干嘛非得跑到拳台后面?再说他在省城这么高的地位,现在就连龙华集团都是他的,李皇帝都亲自邀请他来观看比武大会,又是众多青少年心中的偶像,怎么着也该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吧,随地大小便算怎么回事?

但龙王在提裤子是真的,拳台边上有滩水渍也是真的,好像他刚才一直就在这里,只是没人看见罢了。当然,尿不尿的暂且不说,而且也不重要,他刚才说周豪不是王公子杀的,还说自己全都看见了,也就是说凶手另有其人,怎么回事?这才是最重要的。

龙王的地位当然不用多说,说出来的话也相当有分量,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忽视的。众人纷纷看向了他,期待他说出下文,而他偏偏又不说了,当着全场上千人的面,耐心地拉着自己裤子上的拉链,好像这裤子可比这么多人的等待重要多了。

这样奇葩的动作,放在一般人身上,当然就是粗俗、没教养,早就被李皇帝的人给撵出去了;但他是龙王,龙家军的老大,众多青少年的偶像,省城神话一般的存在,所以就成了不拘小节、性情洒脱,就是李皇帝也不好随便说什么。

耐心地等他提完裤子,李皇帝才小心翼翼地问:“龙王,你刚才说周豪不是王子文杀的,什么意思?”

这个问题,影响着周、王两家的关系和命运,更和王公子的人品问题息息相关,所以众人都很认真地盯着龙王,尤其是周天阔和王老爷子这两个一家之主。

众目睽睽之下,龙王慢悠悠说:“周家大少爷掉下来的时候,我清清楚楚地看见,他根本就没有死,还大口呼吸着呢。这时候,突然有人上来,将一枚小小的刀片插进周豪心口,一下就要了他的命。王公子那刀斩得很宽,口子很大,几乎遍及周豪整个胸口,而那枚小小的刀片又薄又窄,相比之下不易被人发现。你们要是不相信我说的话,可以亲自去检查一下他的心口。”

龙王一边说还一边叹着气:“可惜我当时正在撒尿,也没想到这个人会突然动手,不然肯定会上去阻止他的。”

最关心周豪的当然周家的人,周天阔在听完龙王的话后,迅速奔到自己儿子身前低头检查。片刻,他就抬起头来,脸sè极其狰狞,额头之上的青筋也根根暴起,犹如一头彻底发怒的狂狮,冲着龙王吼道:“是谁,告诉我,到底是谁!”

周天阔这么一吼,大家也明白了,看来龙王说得确实没错。但,究竟是谁敢在比武大会现场,众多大佬的眼皮地下,公然行刺周家的大少爷?大家紧紧盯着龙王,等着龙王说出凶手的名字,龙王伸手一指人群中的某位,厉声说道:“是他!”

众人顺着他的手指一看,只见一个身穿白衣大褂的老者,面sè惊慌地说:“不,不是我!”赫然就是医疗队的其中一员,刚才头一个通报周豪死讯的那个年迈医生!

众人纷纷露出愕然的表情,不敢相信人竟然是他杀的。李皇帝也沉沉地说:“龙王,这可是我的人,你别信口雌黄……”

李皇帝的话还没说完,龙王突然三步两步,窜到那个年迈的医生身前,伸手在他怀里一掏,一枚闪着寒光的刀片,赫然出现在龙王手中。龙王猛地把刀片往地上一掷,厉声说道:“还敢说谎,这是什么?!”

刀片叮叮当当弹在地上,上面竟然还带着血迹,现在人赃俱获,任凭这个老者再说什么,大家也认定了他就是杀害周豪的凶手。现在想来,之前月光死的时候,医疗队的过来检查,都慌得不敢汇报死讯,而这个老者开口就说周豪死了,好像真是提前预谋好了,有备而来。

一声咆哮顿时响起,彻底发狂的周天阔,疯了一样地冲向年迈老者,显然要为自己的儿子报仇。一帮周家汉子也是一样,他们个个性烈如火,张牙舞爪地冲向年迈老者。

龙王立刻喊道:“老周,你别着急,先问清楚他为什么要杀你儿子!”

龙王不过三十岁而已,开口却称周天阔老周,不过大家也没觉得有甚,反而认为理所应当,因为龙王的身份确实到了。龙王的劝告确实有用,周天阔立刻就冷静下来,没有再试图攻击老者,而是厉声问道:“你说,为什么要杀我儿子?!”

年迈老者也自知形迹败露,没有回答周天阔的问题,而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朝着李皇帝就喊:“救我,救我!”

李皇帝那具病恹恹的身子,看着似乎弱不禁风,但行动起来却是相当地快,眨眼之间就来到了年迈老者身前。他举起手来,指着年迈老者就说:“早在去年,你跟我说你的孙女被周家的大少爷给奸污,让我帮你报仇。当时我就跟你说,周家的大少爷一表人才,看上你孙女是你孙女的福气,让你不要再计较了,没想到你竟然怀恨在心,趁着周家大少爷伤重,刺杀了他!你说说,我怎么救你?!”

李皇帝一边说,一边把手掌抬起,朝着年迈老者的脑袋狠狠拍了下去。

“不,不……”

年迈老者满脸惊慌,似乎还有话要说,但不等他开口,就听“砰”的一声,李皇帝这一掌已经狠狠拍了下去。年迈老者的声音立刻戛然而止,脑门上也有一缕鲜血慢慢流下,接着人也歪倒在了地上,显然已经气绝而亡。只是,他的双眼依旧瞪得很大,仿佛死不瞑目。

老者倒地身亡以后,旁边一群医疗队员,立刻吓得惨叫连连,如同一群惊弓之鸟一样往后退去。而李皇帝,则回头看向周天阔,满脸惭愧地说:“家门不幸啊,竟然发生这样的事,周家主你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就尽管冲着老头子我来吧!”

这一瞬间,全场寂静无声,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很复杂。

大家倒不是因为那个年迈老者的死而感到害怕,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是刀尖上舔生活的,死个把人根本就不当回事,而且这个老者既然胆敢谋害周家的大少爷,那就是死有余辜、罪有应得。

只是,那个老者显然还没把话说完,李皇帝就定了他的罪、杀了他的人,仿佛在急于掩盖什么似的,所以一个个鸦雀无声,说不出半句话来。

而我则并不觉得奇怪,因为我知道李皇帝为什么那么着急要杀了他。很显然,那人就是李皇帝安排的。周豪和王公子相斗,按理来说仇敌相见、分外眼红,死一个是很正常的,但凡事都怕有个意外,李皇帝为了确保自己的计划能顺利进行下去,所以就安排了这么一个老头在旁边等着,不管哪个最后重伤倒地,只要是还没死的,就立刻上去补刀。

本来,这一切都做的天衣无缝、滴水不漏,又窄又薄的刀口相比王公子那刀所造成的伤口也不显眼,完全可以瞒天过海。只可惜,恰好在一边撒尿的龙王,看到了一切,才使老头的行迹败露。

这老头也算艺高人胆大,杀人和说谎都做得游刃有余,只可惜还是欠缺了一点功夫,被龙王戳穿以后就有点慌了,再加上周天阔的威胁,性命显然已经不保,彻底乱了手脚。

而李皇帝,担心他在众人面前供出自己,所以一不做二不休,上去就把他给杀了,杀他之前还给他安了一个理由,说他是给孙女报仇。但到底有没有这回事,周豪和老头都没了,也死无对证。

所以,现场众人虽然很是疑惑,知道来龙去脉的我,却是知道的清清楚楚。唯一让我觉得惊讶的,则是李皇帝的实力,我一直觉得他虽然表面看着弱不禁风,实则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但是到底有多强,一直也不太清楚。现在,看到他竟然一巴掌就拍死了人,实在让我骇然不已。

当然,除我以外,冯天道和王公子这两个知情人,也知道李皇帝在玩什么把戏。

不过冯天道正襟危坐,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显然并不打算当众戳穿李皇帝。而站在台上、性格耿直的王公子,似乎想要说点什么,但是被王老爷子用眼神给制止了,王公子只好站在台上一声不吭,但是脸上写满了不爽。

我知道王老爷子什么意思,他是个绝顶聪明的人,当然能看出其中的不对,不过这事已经和他们王家没什么关系了,又何必去踏这趟浑水?这些家族的家主,一个个都跟鬼似的精,不关自己的事绝不插手。

但,不关王家的事,却关周家的事。

或者说,哪怕是不关所有人的事,也关周天阔的事。

眼看着儿子惨死在地,周天阔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好不容易抓出来凶手,却连话都没说上两句,就被李皇帝当场拍死,他的心中怎么可能不憋屈、不窝火?

他的身子在微微发抖,他的眼睛里也冒着火星,任何人都看得出现在的周天阔,已经处在极端愤怒的边缘,只要稍稍一丁点火苗,就能彻底点燃这个火药桶!

周天阔直勾勾地盯着李皇帝,牙齿咬得咯咯直响,似乎铁了心要李皇帝给出一个解释。

李皇帝当然看得出周天阔的愤怒,于是他又往前走了一步,叹着气说:“老周啊,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实话说,我的心里也不痛快!但我能做的也只有清理门户,亲手把那个老王八蛋给打死,你要是还觉得不解气,就把气撒到我头上吧,随便你怎么处置,老头子我绝不眨一下眼睛!”

我多希望周天阔能彻底爆发,不惜搭上整个周家,也要抓住李皇帝问个明白,和李皇帝硬拼到底!如果那样的话,那我也会跳下观众席去,帮周天阔一把,大家一起和李皇帝拼了。

但,周天阔最终什么也没有做,他那铁板一样的身子慢慢软了下去,眼睛里的火光也一点点消逝,整个人变得暗淡无光。他轻轻地说:“豪儿的死,我确实很难过,可您老人家已经帮我报了仇,我还能再说什么呢,要怪只能怪豪儿学艺不精吧。”

周天阔的声音里充满绝望和忧伤,最终还是在强大的李皇帝面前屈服了,周家一众人也只能唉声叹气。这一瞬间,我想起了冯天道,之前冯千月差点被谋害的时候,他也是一样选择了屈服和隐忍,毕竟在整个省城,没人能和李皇帝抗争。

周天阔说完这番话后,便默默地蹲下身子,将周豪的尸体抱了起来,朝着地下大厅的出口走去,周家一众人也默默地跟在身后,不发一言。他们虽然人挺多的,可是身影却孤寂而落寞,那帮本来铁打一样的汉子,无一不被现实给压弯了腰,一个个如同丧家之犬。

我对周豪本来十分反感,但这一刻也忍不住难过起来。还记得周、王两家混战的那天晚上,王家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周天阔为了救他儿子,还曾脚踏月光、大步流星地孤身而来,仿佛完全不把四周的王家众人当一回事,把我这个敌视周家的人都彻底地折服了。

那个时候,周天阔是何等的英雄气概!

可现在呢,他匆匆离去的样子,可真像一条狗啊,哪里还有当初的半点气概?

李皇帝,真就可怕到这种地步吗,各大家族的家主在他面前,一个个都折弯了腰、压垮了腿!

我忍不住偷偷看向旁边的冯天道,冯天道却高高把头昂起,不肯直面我的目光。

直到周家的人离开很久,整个地下大厅里还是一片寂静,大家许久都无法从刚才的事件中走出来。最终,还是龙王打破了沉寂,他一步三摇地走到李皇帝身前,笑呵呵道:“老皇帝啊,你以后可得管教好下人,再发生这样的事多不好啊,人家老周可就这么一个儿子!”

龙王一个三十岁的年轻人,叫周天阔是老周,叫李皇帝是老皇帝,感觉他任何时候都是这么不正经。不过,只要见识过龙王的可怕,或是听说过他的事迹,就绝对不敢对他生出轻视之心。

李皇帝也只能嘿嘿嘿地笑着,说:“是啊,是啊,以后一定好好管教。”

龙王摆了摆手,又伸了两个懒腰,说好啦,继续比武吧,不是还有一场吗?不过剩下的一场,没有八大家族参与,可看性就少很多啦。

龙王一边说,一边摇摇晃晃地走向自己的位子。

李皇帝也高声说道:“是是是,比武大会继续进行,还有最后一场……”

在李皇帝说完这番话后,我清楚地看到他目光中闪过一丝yīn冷,让我都忍不住为龙王的安危担忧起来……

这时候,旁边的冯千月又朝我看来,目光里充满了疑惑和不解。我知道她什么意思,龙王显然又帮了我们一次,但我又没法和她解释什么,因为连我都不知道龙王到底什么意思。

这一次,也确实多亏了龙王,不然周、王两家这次绝对要血战到底,紧接着整个省城也要被席卷进去了。可是,龙王怎么恰好就在拳台边上撒尿,恰好就将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这一切的一切,未免也太“恰好”了!

难道说,他也知道了李皇帝的yīn谋,所以正在暗中阻止?可,他又不是道上的人,身为龙华集团实际掌控人的他,真正的身份就是个商人而已,道上就是乱成什么样也和他无关啊!

出于正义?

我就是相信母猪会上树,都不相信龙王是个正义的人,这家伙不知道做过多少黑心事!

所以思来想去,也只有一个答案,他就是在帮我。

也难怪冯千月,会一次又一次地表示疑惑了。

台上,裁判已经宣布了王公子的胜利,并恭喜他成功晋级五强。这场战斗,本来是精彩绝伦的,即便是周豪死了,也影响不了大家的热情。本来,王公子应该得到山呼海啸一般的掌声,但是因为中间发生了段不太好的插曲,大家的兴致也都不是太高,所以掌声也变得稀稀拉拉,只有有限的几个人在为王公子加油叫好,他们都是王公子的支持者。

除此之外,王家的人当然也很高兴,王公子能够晋级,成为五强之一,给王家大大涨了脸面,以后在八大家族里也抬得起头了。而且,周豪死了,死亡还和他们无关,更是天大的喜事。

王家的人簇拥着王公子下台,又亲自将他护送到了医疗室里。

这场比赛刚刚结束,马上就要进行最后一场,也就是我和飞刀陈的决斗。按照规定,要给我们一些准备时间,主持人也趁这个机会上了台,分别介绍着我和飞刀陈,一边回顾我俩之前的战斗,一边分别吹捧着我们,夸我们是草根里出来的英雄,底层里冲出的豪杰,种种谄媚之词从他口中说出,倒是也不觉得肉麻,这就是专业主持人的功力。

冯天道和冯千月都知道李皇帝是想借飞刀陈之手杀我,所以询问我是什么意思。我说打肯定是要打的,如果实在打不过,我就认输,不会给他杀死我的机会。

当逃兵不是我的作风,月光那么强,我还上了;但热血昏头、一味赴死,也不是我的作风,所以只好折衷一下,打一打试试看嘛。

主持人还在台上滔滔不绝,我感觉自己有点尿意,为了待会儿上台不至于憋着,所以就起身去上了个厕所。没有王公子,也没人陪我去了,我本来想叫冯千月和我一起,她不能进男厕所,但是可以在外面等我嘛。我叫她,她肯定会去,但我看看旁边的冯天道,心想还是算了,一个人去吧,我怕被他给劈死。

到了厕所,刚解开裤子,门就被人推开,我一回头,不禁吃了一惊,进来的人竟是龙王!

龙王好像也吃了一惊,随即脸上露出嫌弃之情,似乎并不乐意看到我。但他并没有转身走开,他这个身份这个地位,也不至于为了我就走开。他大咧咧地走了进来,站在离我两米开外的一个小便池上,解开裤子尿了起来。

听着他稀里哗啦的声音,我忍不住说:“我以为你已经尿过了。”

刚才全场的人可是听到了、看到了,龙王在拳台边上撒了泡尿,台底下还有一片水渍。这才过去多长时间,他又进来撒尿,而且尿量还不小,跟发大水似的轰隆轰隆。

先不说他这尿咋来的这么快,我还以为他只会在拳台边上尿呢,原来也知道来卫生间啊。

龙王呸了一口,说:“关你屁事?”

这就叫话不投机半句多,和一个看不起我的人说话,换来这个结果也理所当然。我本来想借这机会谢谢他的——虽然也弄不清楚他到底是不是在暗中帮我,但连续几次帮了我的忙总是真的,打死月光帮我说话,后来又给我送药,刚才又帮王公子脱罪——说句谢谢也不过分,现在看来还是算了,指不定要怎么被他埋汰。

撒完尿后,我便提了裤子往外面走,龙王的声音又在身后幽幽响起:“一会儿你要和飞刀陈打了啊?”

我回过头看着他,说是,怎么?

龙王也提裤子,上下看了看我,冷笑着说:“就你这伤,上去也是送死吧?我看你不如早早弃权,省得上台丢脸。”

我身上的伤虽然已经好了大半,但还到处裹着绷带,看着确实挺凄惨的。龙王让我弃权,和冯千月让我弃权完全不一样,他语气里的不屑和轻蔑,让我心里特别的反感,顿时有点火冒三丈,忍不住就重重说道:“我,是不会弃权的!”

在我说完这句话后,龙王的脸上露出错愕,似乎非常惊讶。

而我不再看他,继续回头朝外走去。在我推开门的刹那,外面广播也传来绵长的声音:“有请王峰和飞刀陈两位选手,上台比武……”

看网友对 431 惊讶的龙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