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章 流囚

第四百章 流囚

陈海正疑惑院子里所住何人,就见房奚俨抬起一脚,将本就残破不堪的院门踹得支离破碎。

院子里的啜泣受到惊吓,顿时收住声,但陈海能清晰的感知啜泣妇人摒住呼吸后的惊恐情绪,同时还有几缕不弱的杀气侵凌而来,但似乎慑于房奚俨的淫威,没有敢发作。

陈海不明就里的看向房奚俨,房奚俨却笑着不说话。

这时候茅屋里面传来一声怒骂:“该死的阉奴,有什么龌蹉手段尽管施展过来,我姚文瑾会惧了你们这些没鸟的阉货不成?”

陈海这时候自然知道赵忠、文勃源给他送了什么大礼过来,抬脚要往院子里走去,去见一见这些天声名大震燕京的这个人物。

房奚俨连忙拦住他,谄笑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陈侯身份尊贵,这等流囚言行无状,冲撞了陈侯可是不妙。”当下瞥了一个脸sè,他身后数名剑侍就冲入房里,将里面的人都驱赶出来见陈海、房奚俨。

姚文瑾作为姚氏一族最具修炼之资的子弟,本身又是阀主姚出云的嫡子,这些年一直闭关潜修,陈海从姚兴的记忆里,对姚文瑾的印象一直都很淡薄,没想到他是一个身材削瘦的中年文士模样,在玉渊殿进谏、触怒帝君,被废掉修为后,流放到雁荡来,竟然眼瞳还有着满是棱角的犀利。

一名中年貌美妇女,虽然仪容清艳,却没有什么修为,在房奚俨等一群如狼似虎的宦臣面前,被吓得面无颜sè。

此外还有三名青年剑修、一名容貌清丽的少女,虽然都有不弱的修为,也对被驱赶羞辱这事气愤到极点,这时候却只能强按住手里的灵剑,没有敢发作出来,估计也是知道房奚俨是在故意刺激他们,就等着他们有逾越之举,才有借口进一步加害姚文瑾。

这个容貌清丽的少女,陈海却是有印象的,知道姚兴被废修为,放逐到河西投靠舅父陈烈时,姚玉瑶才是未满十岁的女童,没想到十数年未见,竟然长成身材高挑、五官精致迷人的少女,容sè竟不在苏绫之下,也有着辟灵境后期的不弱修为。

只是当年绕在自己膝前,喊哥哥给糖的小女孩,此时美眸里充满着愤怒的火焰,是给她机会,多半是想拿手里的灵剑,将他斩成肉酱!

“陈侯看到这位爷没?姚阀数百年来最惊才绝艳的一位,五十岁成丹,实在是天纵之才啊!百年之内,也就董神侯等屈指数人能与他相提并论,可惜他年纪虽然已经有了,却口无遮拦、狂妄无状,居然在玉渊殿上诬陷赵大人、文大人他们弄树误国。陈侯你说可恨不可恨。而更过分的是,此厮居然敢胡说八道,指责圣上垂垂老矣,要迎太子回京——当真也狂妄到极点,圣上那么好的脾气,也是震怒之下,亲自出手将他给废了。好在,圣上还是念及姚阀为国尽忠千余年,留了他一条狗命,发配到横山……”

说到这时,房奚俨用余光斜了陈海一眼,见他脸上并无什么表情,也不猜陈海心里究竟在想什么,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想当年姚阀对陈侯也是薄情寡义,小错就废掉陈侯的修为,逐出宗族,赵大人、文大人都满心都陈侯抱屈,这将姚阀视为天之骄子的这厮,送过来交给陈侯收拾、出出气!陈侯,你说这是不是赵大人、文大人为你准备的大礼?啊哈哈哈!”

说到这里,房奚俨也是大笑起来。

看房奚俨的样子,想必是成气侯之前,也没有少受过宗阀子弟的欺侮,逮到这样的机会,怎么会不变本加厉的索取回来。

“赵大人、文大人能为下官着想,陈海实在感激不尽。”陈海朝燕京方向拱拱手,以示承情。

“你就是弃子姚兴?”姚文瑾并没有因为修为被废,在陈海、房奚俨等人就失了气势,挑眼盯着陈海的眼睛,“我姚氏一门,自高祖时起事,一直伴随大燕,千余年来,每每力挽狂澜。眼下局势动荡,阉宦当道,即便一时得势,但又能猖狂到何时?要知道,浮云终难蔽日,瓦釜迟早雷鸣。你现如今投靠阉党,自有你的难处,但世情恶衰终有歇时,万事随转早晚有烛明,你现在若能和阉党划清界限,举义旗,清君侧,将来未必不能重列姚氏门墙、流芳百世。你可知?”

姚文瑾虽然修为被废,但姚阀毕竟势大,即便是有流放横山,也是有妻女相随、弟子在一旁伺候,并没有吃到多少苦头,但到了雁荡城,有房奚俨额外照顾,这才受了不少苦头、羞辱。

不过看情形,他是越挫越勇了。

陈海心中苦笑,面上还是跟房奚俨笑道:“看他在圣上面前受的教训还不够,竟然跑这里教训起我来了。我刚回雁荡,千头万绪都需理顺,也是懒得理会这破事,这往后还得要麻烦房大人继续照看他们。”

“姚兴!你当真记不得我了?”

陈海转过身去,听得姚玉瑶在身后唤他,他是硬着心肠不回头,往中军大帐而去,只是在转身的瞬间,刚刚还笑意盈盈的眼中,冷意森然。

中军大帐中,黄双、孙干等人早早的就在此等候,见到陈海纷纷鞠躬施礼。

而陈海此时被姚文瑾的事情缠着心思,并没有如往常一样和众人一一见礼。

几人左右互视了一下,也没有耽搁,事无巨细的把陈海去天机学宫后雁荡城这边的建设情况汇报了一下。

陈海一直沉着脸,不置一言。

雁荡城附近虽然探得几处矿脉,但位于地底,而雁荡城附近地势低陷,地下水丰富,到处又都是湖泽沼河,想要开采、难度极大,还不如费些心思,从山里开矿运过来。

筑城之事有条不絮在进行中,但失地贫民北迁之事,进展却极不顺利,孙干前往灌河、华阳等城,与吴澄、周同等人谈了几句,华阳宗却死活不松口,甚至在横山府的南境,派驻兵马,将流民北迁的通道严严实实的封堵起来……

“啪!”陈海心里本身就不爽,听到孙干汇报这事,恼恨的拍碎桌角,起身而立,对齐寒江说道,“随我去横山!”

*************************

蒲县北境的关卡,甚至都称不上关卡,早期只是在驰道及两侧的田地里,设以拒马等障碍物,将北上横山的通道封堵起来。

随着聚集过来的北迁流民越来越多,蒲县等地方上的武备已经照顾不过来,天水郡都尉府才调派数千兵马过来,又从地方抽调兵勇、民夫,在蒲县北面的低矮山岭谷地间,挖掘土石,修筑出一道长十数里的护墙以及诸多小型防垒,要将流民北上的道路封住,也就在驰道上留出一道口子、修筑防垒,以供官方人马进出,却也有关城的模样。

三月上旬,薄县关口前,已经拥堵了将近十万的流民。

他们推车扶担,衣衫褴褛,一心想着北上分田授地,也不知道这些人被堵在这里多久,但是他们的耐心从来没有被动摇过,因为北面有他们渴望的土地。

今日林预当值,看着漫山遍野的饥民又都往关口这边涌来,只能苦劝说大家退后。

虽然他无比可怜这些人,但是宗门的命令还是他所不能抗拒的,别说是他,就连廖云奎师叔都在无奈之下去闭关了。

“这位爷,这么多日了,你是唯一一个来走到我们面前劝退的,但是我们只是想知道,我们祖上就生活在榆城岭,雁荡原,以前妖蛮残暴,每每寇边,十不存一,我等能理解郡牧庇护我等的苦心。可如今,陈侯打胜了啊,我家大小子是同袍军的,战死在榆城岭下,可他的同袍说了,咱们胜了啊。陈侯已经在筑城了,我们去帮忙筑城都不行么?”一个胡须花白的老者颤颤巍巍,老泪纵横的问道。

是啊,我们大胜了啊,榆城岭往横山一线,土地肥沃,数十年荒芜,物产极其丰富,我们为什么要阻止这些流民去垦荒筑城呢?

林预也是万分不解,难道为了维持宗族的权势,就要牺牲这么多人的利益么?

眼前这位老者,在抵抗妖蛮的过程中都牺牲了,明明人族已经能够控制住雁荡原了,为什么还不让这些没有土的贫民北上垦荒,林预实在想不通,但是他还做不了什么。

“退后退后!再往前一步,统统格杀勿论!”林预身后的几个甲卒看到流民群情涌动,大声呵斥着,手持着长戟往前进逼,想要逼退流民。

一众人等缓缓往后退去,突然一声大吼,刚才言之切切的老者猛的往前扑去:“我已经没有几年的好日子了,此生不能拜回宗祠,倒不如今日死了算了。”

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林预都没有来及得制止,就眼睁睁看着无情的长戟还是穿透老汉的胸膛,鲜血绽放,还溅了他一身。

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林预就见左右,无论是兵卒还是面前的流民,一下子都被眼前的鲜血震惊了,有激动往前推搡着、嘶喊着,但甲卒所接授的命令,就是闯关者格杀勿论,只能狠心,将一柄柄战戟刺穿手无寸铁的平民。

林预多希望这是一场噩梦啊,这一刻感觉内心压抑的喘不过气,待他清醒过来,已经有数十平民倒在血泊之中,他喘着粗气,浑身汗如雨下,大叫喝斥左右的甲卒回退,说:“不要动手,退回去,守住关口……”

这时候,北方的天空传来一阵呼啸,林预愕然回头,就见蔚蓝的天空中数十巨禽从云层后飞掠而来,相隔甚远,却有一道沛然莫御的气浪似狂风怒浪席卷过来,将他及身周数十甲卒一起掀翻在地……

看网友对 第四百章 流囚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