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择天记 > 第六章 雪山宗的玄霜气以及耳光与血毒

第六章 雪山宗的玄霜气以及耳光与血毒

就像徐有容忘记了昏迷中的陈长生一样,白海也从来没有在意过那名浑身带着冰霜的年轻修行者。而且他此时正陶醉在天凤真血带来的迷幻般的至高快乐之中,没有任何防备,于是竟被那只手推离开来。

崖洞里一片安静,白海看着陈长生,神情有些愕然,片刻后,他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觉得有些不对劲。

此时,他的唇角还残着一滴血水,配上那张有些扭曲的苍老的容颜,看着异常恶心,就在那滴血水快要滴落的时候,他醒过神来,有些慌张地用舌尖卷进唇里。对想要修行落阳宗秘法、突破通幽境的他来说,徐有容的每滴血都是至为珍贵的宝物,哪里能够浪费,只是这画面未免更加恶心。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舌根有些发甜,舌尖却有些发麻,心想难道这便是天凤之血的味道?

就在这个过程里,陈长生扶着崖洞的石壁,艰难地坐了起来。他此时是如此的虚弱,似乎只要一阵风拂过便会再次倒下,如何能够克敌制胜?

白海感觉到脸上有些麻痛,伸手摸了摸,发现上面有些水渍,再望向陈长生的手掌,发现他的手掌上亦是覆着冰雪,不由眯了眯眼睛。

毫无征兆,他一指隔空点了过去,一道蕴藏着恐怖地火的气息,直射陈长生。

陈长生似乎只是下意识里一掌拍了过去,掌前的空气里却瞬间结出一道冰镜。

那道地火气息,触着这面冰镜,嗤的一声响,同时化作青烟散去。

白海的眼睛眯的更加厉害,看着他诡异笑着说道:“居然是雪山宗隐门的弟子,以为靠玄霜真气,就能挡住我?

雪山宗是大陆西北的一个宗派,相传雪山宗的开派祖师拥有玄霜巨龙的血脉,自行开悟创造了一种功法,于是在西北极寒之地开山建派,全盛之时非常强大,无论是魔族还是中原国教正宗,都不愿意轻意招惹,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玄霜巨龙血脉残留的越来越少,雪山宗也逐渐势微,早在数百年前便已经附于离宫之下,而且也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真正的高手或是有前途的年轻弟子。

没有人会低估一个曾经辉煌过的宗派,就像南溪斋分为内门外门一样,很多大人物都知道,雪山宗也有隐门一系,只不过很少行走世间。落阳宗修行的是地火,与修行寒功的雪山宗天然抵触,当年也曾经有过很多冲突,身为落阳宗长老的白海,自然对雪山宗非常了解,看着陈长生横剑结出的冰霜虚镜,一言便道破了他的来历,同时心中的杀意也陡然间再提数分。

徐有容看着身前陈长生的脸,心想原来是雪山宗的隐门弟子,难怪修行的功法如此特殊。

她的视线有些模糊,却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陈长生眼神里的宁静,明明局势依然危急,陈长生依然伤重虚弱,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觉得可以放下心来,可以把后面的事情交给这个年轻的修行者了。

“没有想到,居然能在周园里遇到雪山宗故人之后,更没有想到,我在神功告成之前,还需要多杀一个你。”

白海看着他诡异地笑了起来,说道:“好在这并不是太麻烦的事情。”

说完这句话,他化掌为刀,带起一道火焰,毫不留情地斩向陈长生的面门。

不要说陈长生此时伤重虚弱,就算他完好无损,也不可能是这位落阳宗长老的对手。

他的醒来,似乎没有任何意义,甚至可以说,他醒来的太不是时候。

他体内的真元已然枯竭,连短剑都无法握住,更不要说召唤出黄纸伞。

他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挡住这记火掌,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提起手掌,打向对方的脸。

他刚刚醒来,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这名老者是谁,只知道这名老者在做很残忍恶心的事情,老者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诡异,笑声yīn森可怕,看着就不是好人,那么……他就要打他。

下一刻,他可能就会被这名老者的火掌轰成废渣,但他还是想打他,只要能够打到对方那张yīn险可怖的老脸,也算是没有白醒这一场。

陈长生就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但他没有想到,自已的手掌居然真的能够打中对方的脸。

啪一道清脆的响声回荡在安静的崖洞里。

他的手掌打中了白海的脸。

虽然他挥掌的动作轻飘飘,看着没有丝毫力气,但这声音却很响亮。

耳光响亮。

白海怔住了,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的手掌还停留在半道,离陈长生还有一尺距离,掌缘那些恐怖的地火,正在渐渐熄灭,看着有些凄凉。

为什么这个雪山派隐门弟子的手掌,能够落在自己的脸上?为什么自已的身体变得如此僵硬?为什么自己体内的真元瞬间消失一空?只是瞬间,无数疑问涌进他的脑海,让他惊愕恐惧。

下一刻,那些惊恐尽数在他的眼中显现出来。他艰难地扭动脖颈,低头望向陈长生身旁的徐有容,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他的声音异常沙哑于涩,语句断续,难以成句,充满了恐惧与绝望:“妖……妖……女……血……血里有……毒

说完这句话,他就死了。

落阳宗长老,通幽境巅峰的强者白海,就这样死在了崖洞里。

他死的时候,身体已经无比僵硬,右手停留在空中,就连眼睛都无法闭上,眼中泛着幽幽的绿sè,看上去就像一座没有破皮的翡翠原石刻成的雕像。

这个画面很诡异,很yīn森。

下一刻,他的皮肤开始溃烂变化,溃烂却没有深入肉骨,只是发生在表面,渐渐斑澜。

有的斑澜是美丽,有的斑澜则是恶心。

陈长生觉得很恶心。

这时候他才明白,原来这名老者已经中了某种剧毒,只是不知道是何时中的毒。

先前老者脸上那副诡异的笑容,便是毒素发作的原因,那时候,他的神识已经与身体渐渐分离。

这毒未免也太酷烈了些。

紧接着,他才想起崖洞里还有人,望了过去。

那名少女的衣裙上到处都是血污,快要掩去原来的白sè,寻常清秀也快要被虚弱疲惫的神情掩盖,眼神却十分清冷。

他怔了怔,问道:“你没事吧?”

……

看网友对 第六章 雪山宗的玄霜气以及耳光与血毒 的精彩评论

19 条评论

  1.  沙发# ADC : 2014年12月16日

    难道1L

  2.  板凳# 金元宝 : 2014年12月16日

    白天也跟?

  3.  地板# 欢欢 : 2014年12月16日

    快更啊

  4.  4楼# 嬴政 : 2014年12月16日

    孔雀血什么味?

  5.  5楼# 我是第五 : 2014年12月16日

    我是第五我是第五我是第五我是第五我是第五我是第五我是第五我是第五我是第五我是第五我是第五我是第五我是第五我是第五

  6.  6楼# maik : 2014年12月16日

    这就死了阿

  7.  7楼# 匿名 : 2014年12月16日

    这么短啊

  8.  8楼# 呵呵, : 2014年12月16日

    没事看一下,居然有更!

  9.  9楼# 唐36 : 2014年12月16日

    我caccacaaaaacaaaaaa 你们太早了

  10.  10楼# 打死毛毛虫 : 2014年12月16日

    这也使得,就像痰里有毒

  11.  11楼# 折袖光屁屁 : 2014年12月16日

    还真死了

  12.  12楼# 匿名 : 2014年12月16日

    今天还更新么

  13.  13楼# 书呆子 : 2014年12月16日

    今天会不会2更啊

  14.  14楼# Xinalh : 2014年12月16日

    太好了 死了好

  15.  15楼# 哇嘎嘎嘎 : 2014年12月16日

    14就14~

  16.  16楼# Foever is+never : 2014年12月16日

    好像将夜上的叶红鱼

  17.  17楼# 毛毛虫 : 2014年12月16日

    我真的想到了。。。

  18.  18楼# aa大力 : 2014年12月17日

    哈哈哈

  19.  19楼# 您的大名 : 2014年12月17日

    将夜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