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441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441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本来,王公子彻底爆发以后,人们都以为有一场精彩的殊死之斗可以看了。【择天记吧少年王】结果精彩倒是精彩,殊死却是未必,直到葛平把王公子击落下台,葛平仍然是毫发无伤,而且好像并未用尽全力!

要知道,王公子可是把另外一个夺冠热门周豪斩落下台的人啊,难以想象葛平究竟强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步,这种胜似死神一般的威势,到底是怎么来的!

大家彼此都相差不了几岁,又都是家族子弟,从小就有名师教导,为什么实力差距却是如此之大,难道真的存在“天才”之说吗?!

在民间的传闻里,葛平虽然是三个夺冠热门之中最强的存在,可也没有强过太多,奋力去拼仍有打败他的可能。谁都没有想到,他竟然强到了这种匪夷所思的地步,三强赛上都能毫发无伤、轻轻松松地击败对手,看来这三年里他同样不曾停歇,努力提高自己的极限。

怪不得之前的他那么平静、自信,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他确实有这个资本!

在将王公子击落拳台之后,葛平的表情依旧无比淡然,仿佛这是他预料之中的事。他默默地走向拳台中央,熟铜棍也随意地垂在手边,冲着台下鸦雀无声的人群淡淡说道:“我的对手只有一个,就是流星!谁挡,谁死!”

据说上届比武大会,葛平还不像现在这么强的时候,就曾好不容易冲到决赛,最后却被流星揍得很惨,和冠军擦身而过。所以这次,葛平可以说是抱着怨念和仇恨来的,他的目标只有流星一人,其他人全都不在他的眼里。

这是一场精彩的战斗,本来无论是谁获胜,都能获得如同潮水一般的掌声。但是现在,就和王公子对战周豪那场结束一样,现场鸦雀无声,每一个人都目瞪口呆、失神错愕,每一个人都被葛平的霸气给折服了,真是本届比武大会当之无愧的最强!

“快,去看看阿文怎么样了!”

一片肃穆之中,王老爷子突然失声惊叫。

葛平击落王公子之前,曾经说过一句你去死吧,谁也不知道那只是感叹词,还是葛平真的起了杀心,要置王公子于死地;就算王公子不死,王老爷子也担心李皇帝会在其中做什么手脚,而他自己又行动不便,所以立刻吩咐手下前去查看。

王家众多汉子顿时冲了出去。

我也一样,迅速冲了上去,作为王公子的朋友,我当然很担心他的安危。

与此同时,李皇帝也招呼医疗队的赶紧过去。

我们一帮人总算先冲到王公子身前,王公子已经奄奄一息,嘴角流着鲜血,脸sè煞白一片,显然受了很严重的内伤。王家一个很有经验的老者,检查过王公子一番之后,迅速说道:“赶紧带回家去,不然会有生命危险!”

这就是要直接把王公子带走了,用不着现场的医疗队插手,所以那些医生和护工便纷纷让开了。王家一众人七手八脚地要抬王公子,王公子却艰难地摆了摆手,目光也虚弱地朝我看了过来。

我知道王公子这是有话要和我说,所以立刻走了上去,蹲在他的身前。王公子抓住我的手,有气无力地说:“王峰,他,他真的很强……”

我面sè沉重地点点头,表示知道。

刚才那一战,所有人都看到了,王公子已经足够强了,却还是败在了葛平的手上,而且连葛平的半片衣角都没沾到!

王公子仍旧抓着我的手,目光显得有点呆滞、绝望,喃喃地说:“我辛苦练了三年,每一天都不敢停,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练功,就想在比武大会上重振王家声威,谁知……人和人的差距,为什么这么大啊!”

四周一众王家汉子眼睛都红红的,纷纷劝着王公子,说他已经做得足够好了,不用因此自责。就在这时,头顶突然传来一道不屑的声音:“怎么着,还输不起吗,比武大会上淘汰了这么多人,也没见哪个跟你一样自怜自艾啊!”

众人纷纷抬头,看到葛平正站在拳台边上,满脸不屑的笑。王家众人顿时恼火不已,纷纷指责葛平别太过分,赢了战斗还要出口伤人?我也同样恶狠狠地瞪着他,感觉这人真是傲慢到了极点。

面对一众指责,葛平却一点都不觉得惭愧,反而看着我说:“王峰,如果你下轮不幸遇到了我,希望你可以早点认输,千万别浪费我的时间。”

“飕”的一声,葛平手中的熟铜棍突然举起,对准了我。

挑衅,赤裸裸的挑衅。

我咬紧牙齿,很想回击几句足够凶狠的话,但又意识到一切都是徒劳,最好还是在拳台上和他见真章。于是我并没搭理他,而是回头对王公子说:“你安心回去休养,接下来让我收拾这个家伙!”

王公子重重点了点头。

话说完了,王家众人便把王公子抬起,走向了观众席上的王老爷子。王老爷子和王公子说了几句话,又和李皇帝、众位家主告了个别,便面sè平静地离开了现场。

王公子虽然败了,但虽败犹荣,王家能走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不容易了。

我也回到了原来的位子上,冯千月问我王公子的情况如何,我叹了口气,说至少要养十天半个月了。冯千月听后眉头紧皱,说道:“王峰,如果你遇上葛平,打不过也别硬撑,知道吗?”

我点了点头。

台上,葛平已经站在拳台中央,裁判宣布了他的胜利,并且恭喜他进入三强。这一次,大家纷纷鼓起掌来,欢呼声也四起,强者终归是受尊重的。

这场比武结束以后,今天晚上的三强选拔赛就结束了,接着我和闪电也上了台,接受满场的欢呼和喝彩。今天晚上只有两场比赛,时间有点太短,大伙还意犹未尽,不过按照比武大会的规定,下轮比赛只能到三天以后了。

主持人站在台上安慰大家,说下一轮比赛,会从三强之中决出最后的胜利者,势必会是精彩至极的一晚,希望大家到时都来观看。这个主持人的口头功夫着实了得,三言两语就把大家的胃口全部吊了起来,大家也想知道本场比武大会究竟谁能最终胜出,谁来和流星进行终极之战!

所以,大家又再次欢呼起来,期待着三天之后的到来。

接着,李皇帝又上了台,向我们三人挨个表示祝贺。对待闪电和葛平,他是和如春风,到我这里,却是一脸淡漠。毕竟之前我俩才闹过点不愉快,所以我也没当回事,现在的我巴不得他对我冷点,省得各大家主又怀疑我在暗中投诚了他。完事以后,李皇帝又在台上说了一点场面话,便宣布今晚的比武到此结束。

众人纷纷起身离开,我们几个也分别下了台。率先迎上我来的当然是蚊子、老酱他们,我能轮空进入三强实在是个奇迹,大家的兴奋劲儿到现在还没有过去,围在我的身边又笑又闹。

我问了老酱点事。

第一件事,当然是关于飞刀陈。老酱告诉我说,飞刀陈现在很好,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养伤,说是就等伤好以后为我效力了。说到这里,老酱还对我做了个握拳的姿势,yīn沉沉说:“峰哥,你放心吧,这小子肯定跑不了!”

飞刀陈现在无路可走,当然是捡好听的说,这个道理老酱也明白,所以才会这么说。

我则摇摇头,说他如果要跑,也别拦着,我只要真心的兄弟。

老酱意外地看了我一眼,说知道了。

第二件事,是关于洪龙象的。老酱告诉我说,和洪龙象接触的是蜘蛛,具体怎么样他也不太清楚,据说是挺顺利的。老酱目光灼灼地说:“峰哥,您可隐藏的真深啊,蜘蛛这样的人都在背后帮您,何愁大事不成!”

老酱这样的老江湖,当然听过蜘蛛的威名,不像蚊子只知道个旺哥,以为旺哥就是省城最厉害的了。

我和蜘蛛的事,之前并没和他们说过,这次还是出了飞刀陈的事,才不可避免地泄露出来。不过这次比武大会,蜘蛛本就想要“投资”几个有潜力的年轻人,显然我只是其中之一而已,其实也没什么特殊的,互帮互助、互相利用而已。虽然现在的我还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但蜘蛛就是想要放长线、钓大鱼,等着我这些年轻人变得厉害起来,到时候就能为他做很多事了。

所以我也跟老酱说,只是和蜘蛛认识,能求他帮点小忙而已,也别觉得自己多逆天了。

老酱一脸惊恐:“对付李皇帝,可不是小事……”

我立刻拍了老酱一下,说在李皇帝的地盘,说话小心一点!

老酱立刻点头称是。

正说着呢,我眼角的余光注意到冯家的人正准备离开,冯千月还频频回头看我,显然想要和我说话,但是被她爸给制止了。见状,我立刻让蚊子他们先走,拔腿便追了上去。

“冯叔叔,冯叔叔!”

我的声音很大,很多人都听到了,纷纷回过头来看我,当看清是我以后,还露出匪夷所思的微笑,显然已经把我看成了冯天道的女婿。不过冯天道却始终置若罔闻,仿佛压根没听到似的,继续往前走着。

最后,还是冯千月用力拽住了她的父亲,还说了几句什么,冯天道才没法再装聋子,只好站住了脚步。现在大厅里已经没多少人了,稀稀拉拉的也就几十个左右,不过我并不怕人看见我和冯天道在一起,反正他们都知道我和冯千月的暧昧关系,看到了也以为我是在讨好这位未来岳父,绝对不会想到我要和他商量对付李皇帝的事情。

奔到冯天道的身前,我便立刻说道:“冯叔叔,我和你说的那件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他看看左右,面上呈现一丝不快,似乎很反感我当众说起这事。但是天可怜见,我可没有直截了当地说,而是用“那件事”代替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想提亲,难道这也能成为他反感我的理由?

冯天道说:“这件事,随后咱们再用电话联系吧。”

说完以后,冯天道便转身走了,一众冯家人也纷纷跟上。冯千月依依不舍地看了我一眼,说道:“王峰,你好好养伤,我不能陪着你啦,三天以后我来看你比武!你要是遇见闪电,一定要好好教训他,如果遇见葛平,就,就……”

冯千月本来想说“弃权”二字,但这几天“弃权”已经说得太多,不光我听得起了老茧,就连她自己都说腻歪了。最后,她莞尔一笑:“不说啦,反正你那么精明,一定知道该怎么做的!”

这个冯千月啊,实在是太信任我了,在她眼里,我好像是这世界最厉害的人。

我也笑了一下,点了点头,说好!

冯千月又走过来,轻轻拉了拉我的手,接着才转身飞奔而去……

目送冯家人离开以后,我也坐电梯回到了休息室里,这三天内同样不能离开皇家夜总会。之前有王公子和冯千月陪伴,还是挺热闹的,现在只剩我一个人了,不可避免地有点孤单。

至于闪电和葛平,我是肯定不会去找他们俩的。当然他俩也一样,一回来就将自己锁到了房间里面。

我先吃了点夜宵,接着便脱下衣服检查自己的伤口。看了一圈,基本已经结痂,再过三天就能完全好了,这也要得益于今晚的轮空,否则现在我已经被淘汰了。

只是李皇帝为什么要这么安排,我仍旧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他还存着想要收拢我的心思?

浑身是伤,不能洗澡,只能拿毛巾擦拭自己的身子。擦完以后,又换了药,给自己缠上绷带。这几年,我已经受伤多次,这点事情完全难不倒我。忙完以后,已经夜里十一点多了,我琢磨着冯天道应该到家了,便给他打过去了电话。

因为李皇帝的事情我俩结成同盟,所以我有他的号码。

但,冯天道并没有接,大概是睡了吧。

我无可奈何,只好把电话放在一边,也躺在了床上。当然是睡不着的,我感觉冯天道并不想干掉李皇帝,或者说,他不敢。

怎么办呢?

我闭上眼睛,忍不住念叨:舅舅啊,我该怎么办呢……

我舅舅那么聪明,足智多谋,如果是他,肯定会有办法的吧。

不知不觉,终于慢慢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我洗涮完毕之后,便到餐厅里去吃饭。闪电和葛平也在,来的比我还早,然而让我意外的是,以前他俩私下从不说话的,现在竟然坐到一张桌子去了。

准确地说,是闪电坐到葛平那张桌子去了,而且一脸的谄媚之sè,还给葛平献着殷勤,看葛平没汤了马上盛汤,没菜了也赶紧盛菜。这套路,男生追女生的时候常用,难道闪电是个基佬,看上葛平了?

不过一听他俩说话,我就明白了闪电的意思。他知道自己打不过葛平,所以正在央求葛平,说下场比武如果撞见,希望葛平能够手下留情,让他败得不是太丢脸就好。

葛平不耐烦地说:“如果咱俩撞见,你直接认输不就行了?”

闪电讪笑着说:“那不是太丢人吗,我好不容易在岳家混口饭吃,还是不要输得太惨了吧……平哥,拜托你了!”

闪电和月光一样,都不是家族的嫡系子弟,随时能被家族扫地出门的那种,所以他才这么求着葛平。不过他好歹也是进入三强的选手,在整个省城的年轻人里也是凤毛麟角,竟然这么的没骨气,实在让我觉得好笑。

本来,我只是觉得好笑,并没有真的笑出来,直到看见闪电为了说服葛平,竟然亲自夹菜喂到葛平嘴里,我终于忍不住“噗哧”一下笑了出来。我这么一笑,闪电立刻怒了,指着我说:“平哥,你遇见他,一定要把他杀了!”

葛平沉着脸说:“这是当然,一个什么背景都没有的家伙,竟然能和咱们家族子弟一起进入五强,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闪电立刻手舞足蹈:“小子听到了吧,你死定了!”

我冷笑一声,吃完最后一个鸡蛋,说道:“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

说完,我也不顾葛平变sè的脸,转身离去。

其实我也只是打个嘴炮而已,我并没有把握对付葛平。不过相比接下来的比赛,我更操心干掉李皇帝的计划,虽然我也挺想得到冠军,但也没有太大的执念。而且我参加比武大会的目的,基本都已经完成和达到了,接下来还是要利用李皇帝的计划,来联合各大家族将他干掉,这才是我的正事。

回到房间以后,我又给冯天道打了一个电话。

所幸,冯天道这次终于接了。

我刚一开口,叫了声冯叔叔,冯天道便打断了我的话:“你还是叫我冯家主吧,我和你并没有那么亲近。”

我的牙齿一下咬紧,但还是慢慢松开。相比干掉李皇帝来说,这点屈辱算得了什么呢?我呼了口气,认真说道:“冯家主,我说的那件事情,您考虑得怎么样了?”

以防冯天道直接就拒绝我,我又重申了一下必须干掉李皇帝的理由,字字珠玑、每一句都切中要点。冯天道听完以后,说道:“干掉李皇帝,可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你有什么计划吗?”

听冯天道这么说,我就知道有希望了,拼命压住一颗兴奋的心,不疾不徐地叙述了一遍我的计划。

这个计划,是我上次休息的三天时间里考虑出来的,都没有跟冯千月和王公子说过,因为他俩主不了事,还是要和各位家主商量。

我的计划说起来其实很简单。

通过这些天的观察,我发现每一场比武大会,李皇帝都会到场观看——这好像是句废话,他可是组织方,他不来参加那还了得?

而比武大厅里面,安保人员虽多,但其实高手并没几个,也就一个赵铁手而已。我当然知道更多的高手都在密境,但是他们并不会来观看比武大会。

两天半之后的晚上,三强之中会诞生最后的胜利者,而这个胜利者会在又一次的三天以后,和上届冠军流星进行最后决战。

这一次的决战至关重要,按照规定即便是被淘汰的各大家族和势力,也必须要到场观看。而我的计划就是,集结各大家族和势力,在那天晚上干掉李皇帝!

李皇帝绝想不到我们会在比武大会终极之战的夜晚动手,到时候集结各方高手,打他一个措手不及,在密境中人还没赶到之前,就将他给杀死!

我认为我的计划百密无疏、滴水不漏,可没想到冯天道听完之后便直呼出来:“疯了,疯了,你真是疯了!李皇帝,怎么可能杀得死?!要知道,连小阎王都拿他无可奈何啊!”

冯天道突然提到我舅舅,顿时让我有点飘忽的感觉,不过我还是很快镇定下来,认真地说:“冯家主,我没有疯,我知道省城道上一直流传着‘李皇帝不可战胜’的传说,可您仔细想想,难道他真的不可战胜吗?如果他真的不可战胜,当初他又何必联合你们才打败了小阎王?冯家主,他是个人,活生生的人啊,而不是高高在上的神!他只要是个人,我们就一定可以打败他的啊!现在冯家、王家、洪家、周家,再加上您说的刘家,五大家族再加上一个我,难道真的干不掉区区一个李皇帝吗?冯家主,您仔细想想,就在昨天晚上,我还到李皇帝面前,亲手拍裂了他的桌子啊!如果当时咱们一起袭击他,又会如何?”

冯天道不说话了,不过我听得到,他的呼吸变得越来越重。

我继续趁热打铁,说道:“冯家主,您千万别再犹豫了,您也知道李皇帝的性格,不达目的他是不会罢休的,他迟早会摧毁整个省城,到时候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你我都会遭到大劫的啊!冯家主,您就答应我吧!”

在我说完这番话后,电话里面陷入了长久的沉寂,我的一颗心也高高悬起,紧张地等待着冯天道的回应。

我知道,是成是败,就在此一举了。

不知过了多久,电话里面终于传来冯天道略微颤抖的声音:“好……”

听到冯天道的这个“好”字,我真的是太激动了,太兴奋了,因为我等这一天实在已经太久太久。以至于我的脑子都猛地充血,眼前也瞬间跟着黑了一下,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后倒去……

看网友对 441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