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443 令人震惊的他

443 令人震惊的他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按理来说,轮空的这个名额,无论降临到谁的身上,都如同一块超大的馅饼,相当于提前拿到了和流星决战的门票。可我怎么都没想到,这块馅饼会掉到我的头上,李皇帝到底想干什么?!

看到我名字显示轮空的瞬间,我非但没有觉得开心和兴奋,反而背后冷汗涔涔。按照我之前的推论,轮空的一定是李皇帝的人,那么现在的我,岂不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上次轮空,我还能故意挑衅李皇帝来换取自己的清白,这一次呢,又怎么做?

除非我当众杀他,否则没人会相信我了吧?!

干掉李皇帝的主意是我一手组织、策划,好不容易几乎说服各位家主,现在又出了这档子事,他们肯定认为我是和李皇帝商量好的,要在终极之战的夜晚将他们一网打尽!

我本能地朝着台下看去,果然看到几位家主的面sè都不太对劲,而且开始互相交头接耳。而其他的围观群众,则纷纷呼啸、鼓起掌来,蚊子他们更是兴奋地手舞足蹈,高呼:“峰哥无敌,峰哥万岁!”只有旁边的老酱yīn沉着脸,他当然要比蚊子等人看得更加透彻,知道现在的我正面临着什么。

除了流星之外,三强之中我的人气最高,因为现场的草根阶级最多,所以现场的欢呼声几乎排山倒海,都在为我的好运气而欢欣鼓舞——连续两次抽到轮空,这好运气确实没谁了!

如果我真能决赛胜出,并和流星进行最终之战的话,那我就是二十年来唯一一个走到这步的草根了,那就真真正正成为群众的骄傲了,所以大家为我欢呼也是理所应当的,

可他们并不知道,其实我对这个轮空已经头大无比!

站在我旁边的闪电和葛平也很意外,盯着上方的电子屏幕沉默不语。还没下台的流星倒是“嘿嘿嘿”笑了起来,说道:“葛平,你只有打败他们两个才能挑战我了!怎样,有没有把握?”

这是近几天来,流星第一次和葛平说话。葛平似乎很激动的样子,满脸受宠若惊的模样,立刻说道:“有把握的!我干掉他们两个以后,就能再一次站在您的面前了!”

自从站在这个拳台之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傲慢的葛平这么和人说话,看来他不只是尊重流星,而是崇敬和仰慕,当作偶像一样了。大概,就和周豪见到龙王一样,是粉丝见到明星的心态,能够挑战自己心中的偶像,葛平显然非常激动。

流星突然咧嘴笑了起来,说道:“好啊,我也有三年没和你打了,正好看看你的实力进展如何。不过在这之前,你要先把这两个碍事的给搞掉了。”

流星一边说,一边厌恶地看了我和闪电一眼,嘟囔着说:“什么玩意儿,也能混到这个拳台上来,把个比武大会搞得乌烟瘴气!葛平,待会儿不要手下留情,直接把他们两个给杀了吧,我希望看到一个更加强大和狠辣的你!前几天你和王子文那战,就让我非常地失望,你本来可以杀了他的!”

一听这话,旁边闪电的脸sè立刻变了,身子也微微有点发起抖来。我的表现虽然没有闪电那么窝囊,但也跟着咯噔了一下,心想这个流星什么意思,我们和他无冤无仇,他干嘛开口就让葛平杀了我们,这戾气未免也太重了一点吧?

而更惊人的还在后面,葛平竟然一口就答应了下来:“好,那我就杀了他们!”感觉他都成流星的脑残粉了,流星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难道说,葛平才是李皇帝的人?!

流星哈哈大笑起来,连说了两声好,还拍了拍葛平的肩膀,说这就对了,男子汉要杀伐果断,只有这样你才有资格做我的对手!

说完以后,流星便下了台去,不过他并没像以前那样直奔后台,而是走到了下面的观众席里,和李皇帝坐在了一起,显然要亲自观看接下来的比赛。而葛平始终目送着他,目光里充满炙热和敬意。

流星下台以后,闪电心慌不已,立刻对葛平说:“平哥,您可不能杀我啊!”这几天下来,闪电没少巴结葛平,就差伺候他沐浴更衣了,就指望葛平能在台上给他留点颜面,闹到最后却是这个结果,能不急吗?

而葛平经过流星点化,仿佛变了个人似的,浑身杀气暴涨,眼睛也变得通红,似乎已经化身魔头。现在的葛平六亲不认,直接冷笑着说:“你准备一下吧,我一会儿送你上西天!”

“不,不!”

闪电哆哆嗦嗦地去拉葛平的胳膊,还想再和他说几句软话,而葛平已经完全听不进去,直接把闪电的胳膊甩开,无情地走下台去。闪电完全傻了,一副痴呆的模样,我轻轻叹了口气,说了声祝你好运,也下台去了。

我一下台,蚊子等人就围了上来,纷纷对我表示着恭喜,说是就等闪电和葛平斗得两败俱伤,我就能从中渔翁得利,走向最后的巅峰了。我回头看看同样走下台来、面如死灰的闪电,微微摇了摇头。

闪电根本不是葛平的对手,别说两败俱伤了,能碰到葛平一片衣角就算他烧高香了。而葛平现在杀气重重,恐怕上台就会杀了闪电,再接下来就会要我的命。

当然,我更关心的是冯天道、蜘蛛他们对我的态度,我不希望我的计划付诸东流,这才是我最在意的事情。

老酱知道我的意思,拦住喋喋不休的众人,让他们都回观众席去。我感激地看了老酱一眼,立刻直奔冯家众人的位子。今天晚上,冯千月也来了,她说过会看我比赛,当然不会食言,看我过来以后,立刻让人给我腾了位子,让我得以坐在冯天道的身边。

台上,主持人正介绍着接下来要上场的闪电和葛平,在他嘴里,两人又成了势均力敌,接下来的战斗也将无比精彩,拼命吸引着大家的注意力。而我坐下以后,就立刻对冯天道说:“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轮空,但我确实不是李皇帝的人!”

我已经是第二次和冯天道解释这件事了,他不嫌累,我都嫌累。冯天道淡淡地说:“你不用和我解释,你先去问问其他家主的态度吧。”

今天晚上算是决赛,也是很重要的比赛,所以各大家主都过来了,但我和他们并不熟悉。更何况他们还分坐各处,我一个一个去找也太奇怪了,而且也容易引起疑心。

我想了想,便拿出手机,给蜘蛛发了一条短信,阐明了我的意思。

不一会儿,蜘蛛便回来短信:嗯,我相信你不是李皇帝的人。不过我猜,李皇帝之所以这么安排,是因为还存着想收拢你的心思,毕竟像你这样几十年都不出一个的人才,哪个大佬看了不眼馋呢?你别想太多了,我会继续和几个家主商量的,今天晚上就会出来结果,你就安心去比赛吧。

蜘蛛这几句话,真是感动的我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不只是因为他对我这个人的肯定,更因为他对我的信任和关心。我越来越知道为什么他能在省城做得这么大,还多年而屹立不倒了,这份心胸、这种眼光,真的很少有人可以比拟,怪不得火爷和旺哥这种人才,都对他俯首帖耳!

蜘蛛说的是“继续”和几个家主商量,说明他已经私下和几人都碰过了头,只是还没商量出来结果。干掉李皇帝的事毕竟太大,多少年了也没人敢这么干,慎重考虑一下也是应该的,所以我也告诉自己必须要保持耐心,不是还有三天吗,一定可以的!

所以我也不再提心吊胆,而是认真看起了比赛,我也想知道葛平会不会真的杀了闪电。而闪电,在死亡的威胁之下,会不会爆发出不一样的威力?毕竟在年轻一辈的高手中,闪电也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了,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被葛平给弄死吧?

这时候,主持人已经介绍完毕,并且邀请闪电和葛平上台。

在葛家人的簇拥下,葛平很快就走上台去,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和淡定,飘飘然站在了拳台之上。不过大家都知道了,他并不是低调和内敛,而是因为他根本就不在乎接下来的对手。

大象,会在乎蚂蚁吗?

整个比武大会,除了流星以外,就没有能让葛平看得上的人!

不过,当葛平走上台去,看到流星就坐在台下看着他的时候,他的热血一下就被点燃了,浑身的杀气也层层暴涨,忍不住高呼一声:“闪电,快点上来受死!”

葛平的声音,都充斥着前所未有的杀气,瞬间覆盖整个地下大厅。葛平太嚣张了,实在太嚣张了,前前后后这么多参赛选手,哪一个像他这样不把对手当人看的?

然而奇怪的是,葛平都上台已经很久了,岳家那边却始终都没有动静,闪电迟迟不肯出现。葛平连这种嚣张的话都说出口了,也还是不见闪电露面,四周观众都纷纷觉得奇怪起来,一时间各种风言风语此起彼伏。

“这是怎么回事,闪电怎么还不上台,不会是不敢和葛平打吧?”

“葛平这么厉害,闪电打不过也正常,就算输了,大家也不会说什么啊!好歹是岳家最出众的年轻子弟,就这么怂了的话,也太有点难看了吧?”

“不应该吧,都打到这一步了,就算打输也虽败犹荣啊,如果连上台都不敢的话,可是把岳家的脸都丢光了啊……”

这些观众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其实闪电也不怕打输,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准备,否则也不会巴结葛平好几天了。可大家并不知道葛平是想杀了闪电的,所以才有这种风言风语流传出来。

不过这闪电也真是的,就算怕死,但是两权相害取其轻,上来认输不就行了,现在连台都不敢上,不是更丢脸吗?

随着四周的风言风语越来越多,就连主持人都忍不住往岳家的方向频频看着。这时候,李皇帝站了起来,对着岳家那圈的人群说道:“岳家主,怎么回事?”

岳家家主,那个脸sè黑堂堂的汉子站了起来,无奈说道:“不好意思,闪电突然肚子疼,好像是急性肠炎犯了,需要立刻去趟医院……”

岳家人群之中,果然有“哎呦、哎呦”的声音传来,四周也是一片恍然大悟的声音,说原来是突然犯了病啊,就说闪电再怎么着,也不至于连台都不敢上啊云云。

而我却觉得心里好笑,闪电刚才还好好的,现在就急性肠炎了,显然是为了自己的面子在那装病。冯千月都很不爽地说道:“他打我的时候不是挺威风吗,现在怎么怂成这个样子?”

冯千月一心想看闪电在台上吃瘪,结果闪电却装病不肯上台,当然让她非常失望。我就安慰冯千月说没事,以后有的是机会报复那个家伙。冯千月对我非常信任,立刻开心地说好,以后一起收拾那个家伙。

李皇帝似乎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但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拆穿闪电的把戏,只好说道:“那,岳家主,你们岳家是打算弃权了吗?”

岳家家主岳青松叹了口气,说道:“闪电突犯急病,也只能弃权了啊,让大伙失望,实在不好意思了……”

闪电这人虽然不招人待见,但岳青松还是挺有威望的,四周观众也就无话可说。李皇帝关切地说:“可是都到这一步了,这个机会实在千载难逢,如果不打的话实在遗憾,你们岳家还有其他的年轻人吗,代替一下闪电也是可以的。”

比武大会进行到现在,还没出现过“代打”的情况,一来代表家族出战的一定是最出众的佼佼者,换人代打也未必会有什么好的效果;二来也从来没人想过什么代打,总感觉有点太荒谬了。

不过大家也知道李皇帝只是给岳家一个台阶下而已,所以并未表示什么异议。岳青松也摇头说道:“算啦,算啦,岳家之中,也没有比闪电更出sè的年轻人了……”

“谁说的?!我来试试!”

岳青松的话音未落,岳家那片人群之中,一个清冽的声音突然高高响起。这个声音不算多么出众,却自有一股气吞万里如虎的气势,让人忍不住就朝着声音来源处看了过去。

而我听到这个声音,心中却是急速的砰砰乱跳起来,因为这个声音实在太熟悉了,太熟悉了,分明就是……

我也随着大家的目光,一起吃惊地望了过去。

只见岳家人群之中,站起来一个模样特别英俊的青年,剑眉星目、鼻梁高挺,眉宇之间还有几分港星古天乐的神韵,分明就是……乐乐!

我的天啊,真的是乐乐!

刚才听到声音的时候,我就听出是乐乐了,当时还不敢相信,因为乐乐怎么可能出现在这?!可是当我看到他的真颜,确定那就是乐乐,已经有大半年没有见过的乐乐!

我已经无法形容自己心中的震惊了,我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还悄悄掐了自己一下,确实生疼无比。这不是梦,这是真的,乐乐真的站在岳家的人群之中!

他怎么会来省城的,他又是怎么进入岳家的?

我的脑子完全乱了,像是电脑死机,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是目光错愕地盯着乐乐,脑子里实在有太多太多的疑问……今天晚上,一件又一件让我意外的事情发生,几乎目不暇接!

在罗城,乐乐是我手下最为出名的几个悍将之一,也是我舅舅身边蛮重要的人物,李皇帝肯定是认识他的。果然,看到乐乐之后,李皇帝的眼神一下就变了,眼睛之中的瞳孔都急速收缩起来,显然也没想到乐乐会在这里出现。

而四周,也纷纷响起疑惑的声音,大家都在互相询问着这是何人,以前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岳家还有这样的人,他又有什么自信觉得自己可以替代闪电去和葛平战斗?

现场的女生虽少,但还是有的,也纷纷犯起了花痴,说哇,原来岳家还有这么帅气的小伙子,怎么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啊,谁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而乐乐站起来后,岳青松的脸sè也很难看,立刻回头冲他说道:“你干什么?你快坐下,这不是你说话的地方!”

乐乐那个性格怎么可能坐下,立刻昂头说道:“他不是问咱们还有没有人参战吗,我觉得我可以上啊,怎么,不可以吗?”

岳青松黑着脸,说道:“你根本不知道葛平的厉害!你上去的话,就是死路一条,赶紧给我坐下!”

“嘿嘿,你也不知道我的厉害!你就放心地让我上吧,我保证把那家伙的屎都打出来!”面对岳青松的警告,乐乐却是笑嘻嘻的。确实,他一向都是这么自信,而他的身手也的确不凡,从小就在街头打架的他,也是出了名的天才。当初在罗城的时候,几乎都能和李爱国比肩了,只是省城这帮家伙的变态程度,已经不是罗城可以比拟的了,虽然我不知道乐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但我还是很担心乐乐不知道状况,上去以后被人给打死了。

岳青松还要再说几句什么,李皇帝却打断了他,问道:“岳家主,这位是谁,以前怎么从没见过?”

李皇帝这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当初他到罗城去抓我舅舅的时候,乐乐就在现场,怎么可能不认识呢。果然,还不等岳青松答话,乐乐就立刻大声叫了起来:“李皇帝,你装什么呐,你敢说不认识我许乐?!”

就这样,乐乐算是把自己的名字昭告天下了,四周的人也再度窃窃私语,说这人不姓岳啊,难道是岳家请的外援?不过也未免太嚣张了一点,竟敢直呼李皇帝的名字,还说李皇帝认识他?

而李皇帝也确实面sè一变,厉声说道:“好啊,果然是你,我明明和你们说过,严禁你们踏足省城一步,你还敢来,纯属找死!岳青松,你敢收留小阎王的余党,我看你也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李皇帝的话音落下,都不用吩咐什么,四周那些黑衣保镖,便如狼虎一样朝着乐乐扑了过去。四周的人也被“小阎王的余党”这几个字给惊到了,纷纷看向乐乐和岳青松,小阎王的事情,当然人人都知道,那可是整个省城的噩梦啊!

乐乐直接抽出自己的尖刀,豪气干云地叫道:“操,老子想去哪就去哪,没人管得着我,有本事就来啊!”

岳青松则吓到了,连忙拦着乐乐,冲着李皇帝喊:“李皇帝,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这是我妹妹的孩子,失踪好多年了,近期才来投奔我的,他今年也才十九岁而已,怎么可能是小阎王的余党啊!”

李皇帝一听,立刻摆了摆手,那些黑衣保镖便都停下了脚步。李皇帝疑惑地问:“你妹妹的孩子,什么意思?”

岳青松叹了口气,说:“二十多年前的事了,我有个妹妹,当时不顾家里人反对,跟一个开饭店的厨子跑了,一晃好多年都没有下落……这不,现在他们的孩子回来了,就是我身边的这个许乐,我才知道我的妹妹早就去世了……也就是去年,这孩子的父亲也去世了,而他今年,也正好到了该上大学的年纪,所以就到省城认亲来了。”

岳青松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是有这么回事,当时老许临死之前,就跟乐乐说过,让他拿着猎枪,到省城认亲去。后来我问过乐乐去不去,乐乐还说不去,说是不想跟那家人打交道,没想到现在还是来了。

不过一转眼,乐乐竟然已经上大学了,时光还真是穿梭如箭啊……

确实,如果我还上学的话,现在也该升到高三了,乐乐是比我大一届的。乐乐的来历弄清楚了,而李皇帝却不依不饶,眯着眼睛说道:“这么多年没有见了,你怎么知道他就真是你妹妹的孩子?万一他是假冒的呢?我告诉你吧,他是小阎王后来出狱之后新收的手下之一,而且地位很高!我怀疑他到省城,就是想助小阎王重震省城,所以我绝不可能放过他!来人,将他给我拿下!”

看网友对 443 令人震惊的他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