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445 乐乐VS葛平

445 乐乐VS葛平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看到乐乐翻身上台,重新站在葛平对面,还说葛平成功引起了他的兴趣,现场观众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再次爆发出一片哄堂大笑。

“我靠,这人是来搞笑的吗?!”

“之前一招就被秒下了台,竟然还敢再上来挑战葛平,这人也太没有自知之明了吧?!”

“关键是,他还表现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难道他不知道自己有多可笑吗?”

“岳家主,快把你家这个活宝拉下台吧,你们岳家多少年的名声都要毁在他身上啦……”

四周的嘲讽之声此起彼伏,虽然我也很为乐乐感到不忿,但也无可奈何、无能为力。看得出来,在我离开罗城的这段时间,乐乐的实力明显又进步了不少,不过依然远远不是葛平的对手,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和级别的。但乐乐这人,又偏偏是那种不服输的类型,所以再次站在台上也不意外,我只担心接下来他会受到更严重的伤害,甚至死亡!

乐乐重新站在台上,岳青松的脸上也很没有光,正准备站起来呼唤乐乐下台的时候,乐乐已经“噔噔噔”再次朝着葛平冲了过去。开弓没有回头箭,岳青松也只好坐了下来。

明眼人能看得出来,这次乐乐的攻势比之先前更猛、更快,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可稀奇的,可能刚才有所保留,现在拿出全力了呗。众人再次聚精会神地坐好了,希望这次能够看到一场精彩的战斗。

奔到葛平身前,乐乐再次攻出。一模一样的招数,使刀往前一划,普通而又简单,除了速度更快一些,力道更强一些,和之前那招没有任何变化。葛平微微摇头,表现出巨大的不屑,再次侧身避开这刀,然后同样的一棍扫向乐乐腰间。

乐乐这次倒是学了个乖,腰部灵活一扭,避开了这一棍。嗯,“同样的招数对圣斗士来说是没用的”,这句话也可以用在乐乐身上。不过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葛平迅速换了一招,手中铜棍横向变为纵向,狠狠一下戳在了乐乐的肚子上,乐乐的身子再次不受控制地飞了出去。

好嘛,上次是一招被干翻,这次倒是进步了些,成两招被干翻了。

不过幸运的是,乐乐这次并没有被击落拳台,而是撞在栏杆上面停了下来。这情景,颇像一头大象玩弄一头小鹿,四周再次起了一片爆笑之声,大家已经对岳家这个代替闪电上场的家伙不抱任何期待了。

连葛平都不忍心再打下去,微微摇了摇头说道:“算了,你不是我的对手,你还是……”

“少啰嗦!”

乐乐骂了一声,再次翻身而起,冲了上去。

这次,乐乐撑得久了一些,三四招以后才被击飞出来。

“奶奶的,再来!”

乐乐再次冲了上去,这次又久一些,六七招才被击飞出来。

“妈的,没完了是吧!”

乐乐满脸怒火地咆哮着,第五次冲了上去。

这一次,葛平微微露出了点诧异,因为他发现了些奇怪的事情:凭他手中的一根熟铜棍,即便是和他实力相当的对手,都扛不住他三番两次的棍击,眼前这个看上去平平无奇的青年,为什么至今为止仍然一副没事人的模样?

这人难道是铁打的吗?

四周观众也注意到了这一奇怪现象,纷纷窃窃私语、交头接耳起来,有人天生抗击打能力强点,这没有什么奇怪,但是强到乐乐这个地步,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不过他们觉得奇怪,我却不觉得有什么,在我们罗城那群人里,乐乐的抗击打能力绝对是头一号的,称之为铁人都不为过。当年陈老鬼的手下老鼠曾经捅过乐乐一刀,乐乐照样能跟没事人一样再站起来,当年的他也不过刚上高二,十七岁而已!

拳台之上,乐乐第五次冲上去后,硬生生撑了十几招,才再次被击飞出来。

不过和之前一样,他几乎没有怎么歇息,就再次冲了上去。

叮叮当当、咚咚锵锵!

尖刀和铜棍交击在一起,四周观众又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情,乐乐的实力好像正在慢慢变强,从刚开始的一招都挡不住,渐渐发展到现在能跟葛平拼上十几个回合了!

诚然,乐乐的每一招都不成章法,完全就是街头流氓打架的那种招式,但他就是硬生生靠着战斗的本能和经验,躲避着葛平神鬼莫测的攻击,同时还能伺机攻上那么几下。

我想起来之前很多人对乐乐有过的一个评价,说他是“遇强则强”,对手越强,他就越强,这就是他的天赋。显然,面对超强的葛平,乐乐也再次施展出了自己这份恐怖的天赋,将体内巨大的潜力发挥得淋漓尽致,惊得围观群众都是一愣一愣。谁也无法想像这个看上去很弱的青年,为什么会表现得越来越强,难道他之前一直在隐藏自己的实力吗,可是这样做能有什么好处?

跟乐乐处了两年多的我,算是相当了解他了,也知道他这个恐怖的天赋。以前我每当觉得自己又变强的时候,总喜欢去找乐乐切磋一下,却每次都会惜败在他手上,让我觉得他简直就不是人,或许是吕布、张飞什么的转世?

不过实话实说,虽然乐乐有着这样恐怖的天赋,我也并不觉得他就能够战胜葛平。虽然乐乐也是从小跟人打架打到大的,有着丰富的街战经验和械斗本能,但是距离葛平这种正儿八经的练武之人来说仍旧差得很远,光靠天赋的话又能支撑得了多长时间呢?

事实也的确如此,不管乐乐在拳台上进步多快,总是一次又一次地被葛平击飞,甚至有好几次都差点摔到拳台外面,但又险之又险地翻回来了。不过平心而论,以葛平的实力来说,如果采取连续攻击的话,不给乐乐一丁点翻身的机会,很容易能够将他击飞到拳台外面去的,到时候就算乐乐真是什么铁打的人,也只能宣告失败。

但,葛平似乎也对乐乐非常好奇,一来想看看他到底能撑到什么时候,二来想看看他究竟能进步到什么地步,所以竟然每次都手下留情,将乐乐击飞以后就不管了,既没有继续追击,也没有趁势而上,而是眼睁睁看着他再爬起来攻向自己。

“有趣,真是有趣。”葛平啧啧称奇:“我活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样的人,我现在相信你曾经是小阎王的手下了!”

葛平的眼睛亮着光,似乎在这个拳台之上,除了流星之外,终于有第二个人能让他刮目相看,引起他的兴趣来了。

“那是当然,能够和我战斗,将是你一生的荣耀!”

乐乐倒是大言不惭、欣然接受,同时一声咆哮,再次如同一阵旋风般卷了上去。

这一次,二人足足对了二十多招,乐乐才被击飞出去,把台下的人都看傻了。这里需要重复说明的是,乐乐跟葛平相斗,依然没有任何章法,完全凭着本能在躲避着葛平神鬼莫测的招式,同时也凭着本能在伺机攻击着葛平——当然每次都没效果罢了。

冯千月都看呆了,回头问冯天道:“爸,这人什么路数?我看他也没有什么招啊,怎么就能和葛平斗那么长时间呢?”

冯天道微微摇头:“我也看不出他是什么路数,他的每一次出手都是街头那些流氓惯用的招数,但他绝对没有表面看上去这么简单,可能是担心被人看出他的师承来历,所以在故意隐藏什么吧……”

说着,冯天道又叹了口气:“小阎王的手下真是人才济济啊!”

我心里想,隐藏个屁啊,他哪有什么师承,他一贯就是这么打的,以前就总有人评论他是“乱拳打死老师傅”,什么招啊式的,在他面前都起不了什么作用。

记不清乐乐是第几次被击飞出去了,第十六次,还是第十七次?

总之,裁判都忍不住提醒:“比武快结束了,请两位选手抓紧时间!”

葛平一听,立刻抖擞起了精神,将熟铜棍紧紧握在手中,浑身的气势也爆发出来,高声叫道:“小子,你确实很让我意外,是我在这次比武大会上唯一遇到的惊喜!如果再过几年……不,不用过上几年,或许只需要一年,你就可以超越我了!可惜的是,你已经没有机会了,也到此为止了,现在我就要送你归西!”

一听葛平这话,我也立刻紧张起来,知道他要拿出全力来对付乐乐了,乐乐短暂的“比武经历”也要到此为止。四周也起了一片议论,有替乐乐感到惋惜的,说他确实是个人才,假以时日定能一飞冲天,也有嫌弃葛平啰哩啰唆,明明早就该这么干了嘛,几分钟就能解决的战斗干嘛要拖这么久呢?

而之前被击飞的乐乐,却慢悠悠地站了起来。被葛平打了十几棍的他,也不能说完全没事,身子略微有点晃悠,显然还是受了点伤的——这肯定啊,乐乐就是抗击打能力再强,再怎么号称铁人,也到底是肉做的啊!

乐乐的面sè已经有点发白,站起来后还轻轻咳了两下,嘴角却又勾起一丝诡异的笑:“真正没有机会的,应该是你!”

说完以后,乐乐浑身的气势同样蓬勃而出,两只眼睛也变得血红血红,感觉他突然之间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再配合他脸上那丝若有若无的笑,仿佛已经化身无所不能的死神!

看到乐乐这副模样,葛平猛地浑身一震,接着脸上的怒容乍现,咆哮着道:“少给我装神弄鬼!”

噔噔噔噔噔……

凌厉的脚步声顿起,这次主动发起袭击的,不是乐乐,而是葛平!

葛平已经彻底被激怒了,先前他之所以没有极快地干掉乐乐,只是想看看乐乐到底能“进化”到什么地步而已,结果反而成了乐乐嚣张的本钱,顿时让他火冒三丈,决定不再留手,将其干掉。

葛平战力全开的样子确实恐怖极了,犹如杀神降世临凡一般,直直朝着乐乐冲了上去。他手中的一根熟铜红棍,更是如同死神手里夺命的镰刀,朝着乐乐的头就猛地击了过去。

空中闪过一道杀气重重的赤影,没有人会怀疑这一棍的威力!

看到这个场面,我的手也忍不住握紧,一颗心高高提在嗓子眼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台上。虽然乐乐在这台上发挥了他“遇强则强”的天赋,进步也如同神速一般令人震惊,但是天底下永远没有速成的实力,无论速度还是力量,他都差了葛平太远!

硬要说他有什么胜过葛平的地方,大概就只有超强的战斗经验和临敌本能了!

面对葛平这充满玄妙的惊天一棍,乐乐完全没有任何拆解之法,但他就是凭着自己的本能,竟然硬生生躲开了这一棍!

然而这对葛平来说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葛平手中的棍,如同疯了一样拼命朝乐乐砸着、劈着。葛平知道所剩时间不多,所以每一招都充满了疯狂和愤怒,整个拳台也笼罩在了他的重重杀意之中,台下的人更是紧张到连呼吸都几乎停滞下来。

而乐乐,一开始还能靠本能躲避,随着葛平一招疯过一招、一式猛过一式,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乐乐显然已经快扛不住了,在漫天的棍影之下几乎只能夹缝生存。

不需多久,乐乐显然就要死在葛平的棍下!

然而,就在葛平疯狂舞动手中铜棍,台下众人都跟着眼花缭乱的时候,猛地就看到他的动作突然停滞了下来。像是时间突然定格,空间也跟着凝固,葛平手中的铜棍高高举着,面上则充满诧异、惊愕的表情,仿佛遭遇到了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众人也都纷纷表示奇怪,但是随着他们的目光下移,也同样变得面目错愕起来,一个个都张大了嘴巴,几乎能够塞下一个鸡蛋。

只见乐乐手中的尖刀,不知什么时候插进了葛平的腰间,鲜血正一点一点地往外蔓延着……

——大家是真不知道乐乐什么时候得手的,因为大家的注意力全部都在葛平手中的棍上!葛平的棍舞动起来,犹如漫天花雨一样令人目光缭乱,看他的棍还来不及,谁注意到了乐乐的刀!

台上一片寂静,角落里的裁判看傻了眼;台下也一片肃静,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就连我,都呆若木鸡,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场景。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乐乐,则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说道:“你说得没错,我确实不是你的对手,我要想胜过你至少还要练上一年。你本来能稳赢我的,可是你太急了,也太怒了,就乱了心智、乱了方寸,我也是抓到你的一个破绽,才侥幸捅出这一刀去的……”

“啊……”

葛平突然疯狂地大叫一声,这还是他在这届比武大会之上,第一次被人所伤,还是被一个连“招式”都不懂的家伙所伤!

葛平怎么可能不怒,怎么可能不愤!

葛平猛地甩出一棍,继续疯狂地朝着乐乐砸了过去。乐乐这一刀虽然插得挺重、挺深,但要想凭此就战胜葛平,显然是远远不够的。在这台上,不只是乐乐的抗击打能力强,葛平的抗击打能力一样出类拔萃!

葛平再次疯狂出击,不过相比之前显然多了一分冷静和理智,手中的棍再挥舞时已经很有章法和分寸,并且没有再给乐乐一丁点翻身的机会,一步步将乐乐逼到了拳台边上。

乐乐数次袭击,却又全都失效,像葛平这样的高手,并不总是能够露出破绽来的。

“你去死吧!”

葛平突然高呼一声,狠狠一棍扫向乐乐的身子。凭葛平下手的力道,直接一棍把乐乐扫出拳台之外都不是问题。人人都知道关键时刻要来了,所以各个都屏住了呼吸,睁大眼睛看着这一时刻的到来。

乐乐也知道自己气数将尽,但也只能举起手中尖刀硬抗。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声尖锐的哨音突然响彻整间地下大厅。

“时间到!”裁判高呼。

哨音一起,双方必须立刻停战,还要执意动手的一方,将会被判为失败!

这是比武大会中的硬性规定,绝对无人敢犯。所以即便是暴怒如雷的葛平,也只能停下了手,熟铜棍也收了回来,慢慢往后退去。乐乐也收了刀,长呼了一大口气。

而台下的人,却还没从刚才惊险的一幕中走出,还处在有点晃神的状态之中。

这个时候,就显示出裁判的专业性来了。裁判立刻走上前来,先观察了一下二人以后,便宣布此战未分胜负,需要其他方式来定输赢。

这种情况,既无人被打飞出台,也无人被打死或是被打得爬不起来,那就需要医疗队上来为战斗双方验伤,伤重的一方则被判为失败;如果验伤都不能定出胜负,那就需要现场观众来投票表决了。

医疗队的人很快走上台来,分别为乐乐和葛平验伤。

从表面上看,葛平中了一刀,流血淙淙;而乐乐之前最少挨了十七八棍,想必内伤肯定不轻,大家都认为葛平是赢定了。但,医疗队经过一番讨论、磋商之后,却给出了一个令人相当意外的答案:较之葛平,乐乐的伤更轻一些,所以此局乐乐胜出。

“怎么可能?!”

听到这个答案之后,葛平第一个咆哮了出来,眼睛里也充斥着熊熊怒火和不甘不服。紧接着,葛家人也纷纷站起,指责医疗队纯属胡说八道,乐乐挨了那么多棍,怎么可能没有葛平伤重?

然而,医疗队的一位老者却坚持自己的意见,说乐乐确实有伤,但也确实没有葛平伤重,如果大家对这个结果有异议的话,可以自行上来检查。

岳家的人虽然也不敢相信这个结果,但在这种情况之下肯定是帮亲不帮理的,反过来指责葛家的人输不起,现场顿时吵吵成了一团。最终,还是李皇帝站了出来,分别叫了葛、岳两家代表上台亲自查验。这些代表,也都是极懂伤情医理的人,在经过他们的一番检查过后,也都纷纷沉默下来,因为事实摆在眼前,乐乐的伤确实要更轻一些。

也就是说,乐乐确实胜了。

面对这个结果,台下的人确实目瞪口呆,因为本场战斗刚刚开始的时候,谁都没有想到最终的获胜者会是乐乐,这实在是太出乎人的意料和想像了。葛平更是无法接受这个结局,当场就发起狂来,大吼着要再来一局。

平心而论,葛平肯定是要比乐乐厉害的,如果葛平一开始不抱着好奇心一次又一次地给乐乐机会,或是本场战斗时间能够再延长一些,葛平都能够稳赢这场战斗。

只可惜世上没有后悔的药,也没有往后退的钟,规定就是规定,不能随随便便破掉,否则比武大会将再无公信。

最终,裁判宣布了乐乐的胜利。

而葛平,竟然猛地跪倒在地,嚎啕大哭起来,鼻涕眼泪都抹了一脸。一开始人们还为他的异常表现感到震惊,觉得这人未免也太输不起了一点,后来仔细一想也就明白了,他的最终目标可是流星啊,为了这个目标他付出了多少心血和汗水,最终却莫名其妙地栽在这一步上,试问谁又能够接受,谁又不崩溃掉!

葛家的人也没办法,必须要尊重比武大会的规定,只能唉声叹气地将葛平强拉下台。葛平还不愿意离开,拖都拖不走,本人更是哭得像个孩子,不停地叫着:“再给我一次机会,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求求你们了啊,就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可怜成这副模样,实在是见者伤心、闻者流泪。

可是,又怨得了谁呢?

无论怎样,这场风波都要过去,比赛也要继续开始。主持人照旧上了台去,宣布下一场比赛的双方:王峰、许乐!

看网友对 445 乐乐VS葛平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