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择天记 > 第八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二)

第八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二)

时间看似不停地流逝,其实很缓慢,从徐有容拎着他来到林间,再到这场险恶的战斗结束,没有过去太久,周园的朝阳还在地平线上方不远,晨风与晨光一道落进林中,被切成各种形状的碎片,缓缓地卷动着地面的落叶,发出簌簌的响声,泛出各种光亮。

陈长生看着远方,沉默不语。

他没有折袖那种对危险的天然敏感,也没有徐有容用命星盘推演前方危险的能力,他没有在远方的晨光里看到任何身影,也没有察觉到任何危险,更没有看到任何敌人,但他就是觉得那边太过安静,是的,安静并不是足够的理由,但他感觉不对。

大道三千,他只修一门顺心意。那对魔族美人强者肯定还在周园里追杀自己,可能还会遇到像那个老怪物一般yīn森可怕的人类修行者,而他现在根本任何能力自保,他只能相信自己的感觉,相信自己修行了十几年的唯一之道。

所以他没有任何犹豫,转身向着树林的另一面走去,神sè有些匆匆,脚步却无法匆匆,因为他这时候重伤未愈,还要背着那名白衣少女,更重要的原因是,他现在的身体比正常情况下要寒冷很多,呼吸和心跳比平时都要慢至少三分之一,双眉与鬓间的雪霜再现,衣衫上沾染的露珠结成了无数小雪粒,被晨风拂落后又迅速凝出,然后又被晨风拂落,纷纷扬扬落在他的身后,在林间留下一道清晰的痕迹。

就在他离开这片树林后不久,随着一道微寒的气息,南客与那名弹琴老者来到了此地。她的视线随着落叶表面那些残留的雪霜,移向远方,她的眼光何等样锐利,只是随意一看,便从那些雪霜足迹上得到了足够多的信息,陈长生已经醒来,正在背着徐有容逃亡,他的伤势明显没有痊愈,脚步显得有些迟滞。

一抹困惑出现在她相隔略有些宽的双眼之间,按照她那两名侍女的说法,陈长生昨夜受伤极重,已然濒临死亡,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便恢复了过来?同时她的神识感知到崖洞里白海尸体的存在,但这时候她没有时间去理会先前究竟发生了什么,直接把两只手臂伸向身旁的空中。

那两名魔族美人化作两道清光,消失无踪,一对绿sè羽翼出现在她的身后,伴着一阵风啸,她在林中消失不见。弹琴老者看着林外的方向,确认不远便是那片神秘凶险的草原,不由微微皱眉,猜到随后可能发生什么事情,但他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随之而去。

树林便是岸,岸之前是一片水泽,青sè的芦苇丛占据了所有的视线,仿佛要漫到天际,但事实上,越过这片芦苇,便是那片草原。那道寒冷的气息帮助陈长生镇压着伤势,同时也让他的新陈代谢速度急剧降低,此时他的心跳与呼吸太过缓慢,自然走的也很缓慢,用了很长时间,才走到这里。

他不知道在不久之前,徐有容拎着他从对面的芦苇丛里走了出来,只知道如果继续往前,便有可能误入那片可怕的草原,然而他没有别的任何选择,只能顺着自己的心意,沿着来时的道路再次走回湿地之中,身体在水里走动,带出些许薄冰。

刚刚走进芦苇丛,还没有来得及思考是冒险向前,还是折转方向,岸上传来的风声便告诉他,不用再想了。

一道寒冽的清风出现,绿意十足的幽光,夺走了所有芦苇与树木的颜sè。

一名神情漠然的小姑娘,在岸边出现,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就像看着一只蝼蚁。

陈长生看着她乱蓬蓬的头发与满是血污的衣衫,尤其是她的眉眼,怔了怔,似乎因为看到了什么而有些意外。此外,他没有握住短剑的剑柄,因为他知道自己与这名魔族强者之间的实力差距太多,战斗没有意义,所以沉默不语,于是显得很平静。

他向来很平静沉稳,无论遇着什么样的大事,都不会郁郁,也不会惊慌失措,这种性格特点,让他拥有远超年龄的气质,同时也经常让人觉得意外,徐有容如此,此时的南客同样如此,她没有想到这就是传闻里深受教宗宠爱的少年,问道:“你就是陈长生?”

陈长生没有见过对方,也不知道这个小姑娘便是魔君最疼爱的女儿,只是昨日在湖畔,他听折袖提到过那个名字,通过折袖当时的神情,他非常确定这个小姑娘很可怕,同样,他不知道对方的目标是自己背上的那名白衣少女,以为对方是来追杀自己,警惕之余,又有些孩子气的高兴——曾几何时,西宁镇那个不起眼的乡下少年道士,已经成长到被魔族可怕的大人物视作真正的目标。他如此想着,反问道:“你就是南客?”

这是陈长生第一次见到南客,也是南客第一次见到他,在此后的岁月里,他们将分别代表人类与魔族在很多不同的战场上相遇,然后厮杀,发生一些并不有趣、只令人感到疲惫的故事。南客曾经不止一次地想起初见他时的那个早晨,每每都会生出淡淡的悔意,心想当时如果自己再果断一些,不去听他说的那些废话,或者真地有可能当时就把他杀死,那么便不再会有后续的那些故事与麻烦。

时间总是单箭头运行,现在的南客不可能知道将来的事情,她的注意力理所当然地还是停留在徐有容的身上,哪怕对方这时候明显已经昏迷不醒,至于陈长生只是她对话的对象而已:“你把她放下来,我饶你不死。”

说这句话的时候,南客的神情依旧漠然,然面在她身旁的两名侍女则有些吃惊,心想主人这是怎么了,居然会与人类谈判,而且若就这般放陈长生离开,她们昨日在那片湖畔拼命的战斗,岂不是没有任何意义。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她们不知道南客在昨夜暮峪峰顶的那场战斗中也受了很重的伤,更重要的是,南客看得很清楚,陈长生站在芦苇丛里,随时可能跳进湖中,而那看似清澈无物的湖水里,实际上有一道分界线,线的那头便是草原。

南客不希望陈长生觉得自己已经进入绝路,从而跳进湖中,因为即便是她,对那片浩瀚而神秘的草原,也有很多忌惮。

听到南客的话,陈长生有些吃惊,这才知道原来对方的目的并不是自己,但他当然不可能把徐有容留下来,自己去逃命——他这时候并不知道背上的白衣少女就是徐有容,他也不像徐有容一样自幼便习惯了背着很多东西前行,他只是答应过她,不会把她丢下。

“我做不到。”他看着南客很诚实地说道,然后看着对方的眉眼,欲言又止。

南客有些木讷漠然的眼神里多了些不解,她不明白陈长生有些奇怪的神情反应从何而来,问道:“怎么了?”

陈长生想了想,说道:“你有病。”

听着这话,南客的眉猛地挑了起来,就像是清晨去山里辛苦打的一大筐猪草被隔壁的醉汉抢走的小姑娘,很是生气,声音顿时高了起来:“你才有病,你们全家都有病,国教学院里的所有人都有病”

略带稚意却非常寒冷且无比愤怒的小姑娘的喊声在安静的芦苇荡四周回荡着。

那两名侍女沉默不语,不知道主人为何忽然之间变得如此愤怒,为什么对陈长生的这句话反应这么大。

听着岸边不停传来的喝骂声,陈长生觉得有些无奈,心想如果不是你非要问,我怎么会说。

不过愤怒与敏感,代表着他的判断是真实的,陈长生忽然想到,或者可以用这件事情来换取离开的可能,待南客愤怒尖锐的声音渐渐变小之后,很认真地说道:“我不知道你们魔族在京都的奸细有没有掌握到我的师门来历,如果知道的话,那么你就应该明白我的医术不错。”

南客眼中的神情格外冷漠,看着他就像看着一个死人,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陈长生在心里默默组织了一下词汇,以确保对方身为魔族也能够听懂,继续说道:“你的血脉有问题,如果不尽快治疗,将来你体内的神魂第二次苏醒之后,可能会出现反噬的现象,就算能够保住性命,也可能会变成一个痴呆。

南客的脸sè有些苍白,不知道是昨夜战斗的残留,还是因为他说的话,但她的声音依然漠然冷静:“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身为魔族公主殿下,黑袍唯一的弟子,即便周园在她眼前破灭,大概也无不能让她的神情有丝毫变化,但她毕竟年龄尚幼,自以为把真实情绪隐藏的极好,却不知道,陈长生和自己的侍女还有弹琴老者都听出了问题。

如果陈长生说的话对她没有任何影响,她怎么会把同样的话重复两遍?公主殿下有病?而且看起来是很麻烦的病?两名侍女的脸sè瞬间变得苍白无比,心想自己如果知道了这个秘密,会迎来什么的下场?那名弹琴老者的脸sè也变得有些难看。

(昨天便说了,今天只有一章,最近家里有些事情,一个重要的活动也被迫推了,更新可能会少些。再就是有几件比较重要的事情,要向大家汇报一下。首先:是斑斓,不是斑澜,前几章里我写的全部错了,确实是写的时候没注意,感谢领导大人的指正。

最后,谢谢大家,请投推荐票。)

看网友对 第八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二) 的精彩评论

43 条评论

  1.  沙发# 夫子之无矩境界 : 2014年12月17日

    我收了八个

  2.  板凳# 夫子之无矩境界 : 2014年12月17日

    我会颠覆整个地球文明,把整个人类带入修真时代

  3.  地板# 夫子之无矩境界 : 2014年12月17日

    创世之张夫子

  4.  4楼# 夫子之无矩境界 : 2014年12月17日

    创世霸神

  5.  5楼# 夫子之无矩境界 : 2014年12月17日

    我知道现在的我太弱,性格根本适应不了社会,所以:我只能让这个社会来适应我!!!我一定会让自己变的足够的强大,强大到凭一己之力可以改变这个由72亿多人组成的社会,只有卑微的人类才会说出“当你改变不了环境,只能去适应社环境”之类愚昧可笑的话!!!只有强者才有资格制定规则!!!若要逆天,应先顺天;欲要修魔,须先修佛!!!神魔合一;杂而无一!!!

  6.  6楼# 夫子之无矩境界 : 2014年12月17日

    什么作息要规律,饮食要规律合理,真是可笑!!!人受规则束缚,成为规则奴隶,不吃饭会饿死,不喝水会渴死,不休息会累死,若要逆天,必先顺天;若要修魔,须先修佛!先感知客观规则,再一点点改变,从而逆天!!!

  7.  7楼# 夫子之无矩境界 : 2014年12月17日

    宇宙万物都由粒子构成,人之肉体与意识也是如此,粒子又做无规则运动,但在天算之前,粒子运动便有规律,掌握粒子运行规律,也就掌握自己及他人命运,从而逆天改命,达到逍遥游的大自由境界!颠覆整个地球文明,把人类带入修真时代!!站在人类金字塔顶端,俯视众生如同蝼蚁!!!

  8.  8楼# 夫子之无矩境界 : 2014年12月17日

    人之肉体与意识之结合,一法通之后:佛法、道法、易法、医法、武法、舞法、乐法、书法等等世间万千之法,自当皆通!并且“一法通”大于“万法通”:(“万法通”仅为世间所有知之之法;而“一法通”则为从人以来所有知之之法与未知之法)

  9.  9楼# 夫子之无矩境界 : 2014年12月17日

    只是千万年间,蚂蚁群中有总有那么特立独行的几只出于种种原因或没有原因,而决定暂时把目光脱离腐叶泥土向湛蓝青天望去。看见青天,那些蚂蚁的生命便会发生极大的变化。有的蚂蚁因为看见所以向往,有的蚂蚁因为天空的遥远而愤怒,……但无论是哪一种结局,那些蚂蚁已经不再是普通的蚂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已经离开了蚂蚁的范畴,因为他们可以飞。夫子和轲浩然,毫无疑问是无数年来最不可思议的两只飞蚂蚁。宁缺说观主是飞蚂蚁,并不是在嘲笑对方,而是表达自已的尊重

  10.  10楼# 夫子之无矩境界 : 2014年12月17日

    飞蝼蚁

  11.  11楼# 夫子之无矩境界 : 2014年12月17日

    —道门领袖把魔宗功法修行的比自已这个宗主还要强大,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这是昊天的世界,我遵循昊天的规则,于是所有昊天的规则便能为我所用,除非你们现在拥有了挑战昊天的能力,不然永远不可能战胜我。

  12.  12楼# 夫子之无矩境界 : 2014年12月17日

    运用规则的能力

  13.  13楼# 夫子之无矩境界 : 2014年12月17日

    我是裁决大神官,曾坐墨玉神座,我是魔宗大祭者,可选宗主,我是佛宗山门护法,可命万僧,我这一生何其风光骄傲,翻手覆手间便有风雨大作,我欲成佛便成佛,我欲成魔便成魔,哪有道理可讲?你看这污糟糟的世间,活着不知多少庸碌如猪的蠢货,难道你不觉得呼吸的空气都那般脏臭?顶着一个沉默不知多少年的贼天盖,难道你不觉得呼吸极不畅快?人活天地间理所当然就要吃肉,吃猪吃狗吃鸡吃天地,哪有道理可讲!

  14.  14楼# 夫子之无矩境界 : 2014年12月17日

    黄杨大师看着远处的碧空白云,感慨说道:天启十三年春天,书院开学,陛下在书院主持典礼,我与国师在道畔离亭里下棋,我曾问他夫子究竟有多高。皇帝陛下问道:青山如何答?国师老师曾经说过,夫子有好几层楼那么高。我当时说,二层楼就已经很高了,夫子居然有好几层楼那么高,那可是真高······然而如今看来,我们还是错了。夫子究竟有多高?黄杨大师诚心赞道:原来夫子有天那么高。……

  15.  15楼# 千年以降——周独夫 : 2014年12月17日

    夫子之无矩境界

  16.  16楼# 夫子之无矩境界 : 2014年12月17日

    独夫——昊天之下,仅此一人

  17.  17楼# 夫子之无矩境界 : 2014年12月17日

    1~17楼皆为老夫

  18.  18楼# 夫子之无矩境界 : 2014年12月17日

    佛子道士大魔头,神仙老虎癞皮狗,我这一生扮演的角色太多,到最后甚至我自巳都险些忘了自己是谁,我究竟是神殿的大神官,佛宗的山门护法还是魔宗的大祭者?然而身份这等外在和内在真正的你我又有什么关系?慈悲温和的神情渐渐随风而去,老僧轻挥破烂褴褛的僧袖,风姿动人,气度好不洒脱,淡然说道:我乃莲生三十二,瓣瓣各不同,却不知为何世人总要以一瓣之美忖全莲之形?我要成佛便成佛,要成魔便成魔。

  19.  19楼# 夫子之无矩境界 : 2014年12月17日

    和别的五境之上相比,清静境是更高层次的一种境界,这种境界才能真正被称为绝世,因为这种境界可以做到与世相绝。晋入清静境。世间一切力量对于修行者来说,便成为了绝对的外物。清丽的阳光洒落在山崖间,青松在石上映下身影,若有清风拂过,或者撼起几缕松涛,或能拂去山石上的尘土,却如何能吹走影子?此时的观主血肉为莲瓣。白骨为藕节,清稚生在清水间,已然不在天地内。宁缺的铁刀是人间之刀,尚在天地之内,如何能落得到他的身上?

  20.  20楼# 夫子之无矩境界 : 2014年12月17日

    观主看着他苍白的脸颊,惋惜说道:我选择你是因为我以为自己看到了你骨子里的毁灭与疯狂,我以为你为了达到目的可以做任何事情,无论残忍还是大逆不道,因为你没有心所以没有爱,无爱故能无畏,亦能无敬,才能最终做到无视任何规则,从而得以窥见无矩境界的门槛。

  21.  21楼# 夫子之无矩境界 : 2014年12月17日

    观主说道:书院中人狂肆随意而活,最终都会走上逆天的道路,他们可以平静地面对死亡,因为他们自认没有辜负自己活着的辰光,但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像他们那样过活,世间的普通人如同猪狗,如何能像他们那般自恋地面对终结?无论夫子还是轲浩然,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但道门一直在考虑这些。因为我们清楚地知道,在昊天之下我们都是猪狗,所以我们必须寻找到普通人也能平静面对终结的方法。

  22.  22楼# 夫子之无矩境界 : 2014年12月17日

    中年道人沉默不语,他很清楚师兄的眼里从来没有什么酒徒和屠夫。观主进长安城之前,便身具道佛魔三宗绝世境界,待悟了清静境之后,更是觉得酒徒屠夫二人如今的心境腐朽的不堪一提,他的眼中只有夫子,他这一生所追求或者说奋斗的目标,便是想要触摸到夫子的无矩境界。不是无距,是无矩。因为信仰的缘故,观主永远不可能领悟无矩二字,所以他才会收隆庆为徒,因为隆庆有破而后立的希望,因为隆庆曾经背离过信仰,他希望隆庆能够有机会走上那条道路,遗憾的是没有成功。

  23.  23楼# 夫子之无矩境界 : 2014年12月17日

    他骑着黑驴,倒提着剑,莲生不如他,观主不如他,举世无敌,只要他没有活到不耐烦,再活个几千年没有任何问题,

  24.  24楼# 夫子之无矩境界 : 2014年12月17日

    破处之

  25.  25楼# 匿名 : 2014年12月17日

    楼上··泥垢了·

  26.  26楼# 小陌陌 : 2014年12月17日

    年轻人 果然霸气

  27.  27楼# 贪恋花色 : 2014年12月17日

    我竟无言以对

  28.  28楼# 任性的猫咪大人 : 2014年12月17日

    楼上的是要疯吗?

  29.  29楼# NICE的亲爹 : 2014年12月17日

    他读书读魔障了,世间事哪有那么乱?就是喜欢和娱乐而已,这是年轻人的专利。

  30.  30楼# 贪恋花色 : 2014年12月17日

    只想快更

  31.  31楼# 匿名 : 2014年12月17日

    说得好有道理 我竟无言以对

  32.  32楼# 贪恋花色 : 2014年12月17日

    陈和徐会不会亲亲啊/色

  33.  33楼# 明白人 : 2014年12月17日

    你有病

  34.  34楼# 十三点五 : 2014年12月17日

    夫子确实有点神

  35.  35楼# 大懒猫 : 2014年12月17日

    (⊙o⊙)哦!楼上大神在传法轮功!要学的赶紧的!!!

  36.  36楼# 哦哦 : 2014年12月17日

    哦哦。

  37.  37楼# 无名 : 2014年12月17日

    每日追更一直都没留意,今天突然顿悟了一件事情,细细回想下,我们的猫腻大大是世间最大的病人忙人。还是别请假了,我真不想看到那句话了,你可以不更的,我没意见,别跟我讲。什么今天病了,明天病了,今天家里有事儿,明天家里有事儿,后天活动,大后天新婚的、艾玛,蛋蛋都看碎了,

  38.  38楼# 哇咔咔 : 2014年12月17日

    我了个去,长生一眼认出了南客,一眼看出了她有病。咋就没看出有容呢???有容没病所以看不出来?

  39.  39楼# 毛毛虫 : 2014年12月18日

    你有病

  40.  40楼# 111 : 2014年12月18日

    陈长生好像以前就见过南客 或者是南客以前见过陈长生一样 (南客曾经不止一次地想起初见他时的那个早晨,每每都会生出淡淡的悔意,心想当时如果自己再果断一些,不去听他说的那些废话,或者真地有可能当时就把他杀死,那么便不再会有后续的那些故事与麻烦)

  41.  41楼# 111 : 2014年12月18日

    猫腻的写的这些真真的好多废话呀 南客和陈长生对话没几句 就写了一堆废话 我了个去

  42.  42楼# 匿名 : 2014年12月18日

    首先,一到十七楼的孩子是怎么了?没有吃药?为啥大家看择天记又跑到了观主和夫子去了呢?好吧,老猫懒是公认的事实,我们就不要纠结了。果然是不可以追老猫的书的,都是坑。想想庆余年那些填不完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