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451 万众期待

451 万众期待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虽然我现在浑身火烫一般,脑子都要被烧糊涂了,可终究还存着一丝清明。我立刻意识到,当着诸多工作人员的面,叫舅舅的行为十分不妥,容易给我们两人都带来杀身之祸。

也是福至心灵,几乎被烧糊涂的我,竟然还能立刻想出应对之策,马上在“舅舅”后面加了一个“我”字,于是“舅舅”立刻变成了“救救我”,我甚至扑倒在地,抱着我舅舅的大腿,大声呼着:“救救我、救救我!”

而我舅舅也真不负他冷酷无情的名声,竟然狠狠一脚就把我给踢开了,还狠狠骂了一声:“滚!”

我的身子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等再抬起头来的时候,见我舅舅已经大步流星地远去了。我从地上爬起,继续跌跌撞撞地往前走,我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越来越热,像是一个行走的火球,呼出的气息也灼热无比,仿佛要把整个世界都烧掉了。我抓住旁边一个路过的工作人员,歇斯底里地冲他吼着:“给我水,给我水!”

工作人员却被我恐怖的模样给吓到了,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战战兢兢地看着我。我只能将他放开,继续意识混乱地往前走着,我太渴了,实在是太渴了,感觉自己的喉咙都要冒烟了,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喝水、喝水!

可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一处水源,不知不觉中就来到了皇家夜总会的大厅。我一抬头,突然看到放在角落的鱼缸,里面有透明清澈的流水,还有花花绿绿的鱼儿游来游去。我就像是沙漠里行走了数天的旅客,瞬间就疯了一样地朝着那个鱼缸扑了过去,然后狠狠一拳就砸了上去,就听“砰”的一声重响,厚重的鱼缸虽然没有破掉,但也裂开了数条蜘蛛网一般的纹路,里面的鱼儿也惊得四处逃窜。

而我一点也没犹豫,再度狠狠一拳击出。

砰!

这一次,鱼缸终于被我打穿了一个口子,里面的水顿时哗啦啦地流了出来,我也立刻把嘴巴凑了过去,任凭冰凉的水流浇在我的脸上,还有好几条鱼也噼里啪啦地跳过我的脸去。

水很凉快,顿时让我感觉舒服不少,脑子里的意识也恢复一些。接着我又惊愕地发现,那些凉水流在我脸上后,竟然还滋滋地冒出白烟,这说明体内的火热是真实存在的,并不是我出现了幻觉。

虽然我体内的火热并未完全消除,但这些凉水确实缓解了我的一些痛苦。我跪在地上,张大嘴巴,畅快地享受着这些甘泉,时不时还有几条鱼顺着水流跌出,划过我的脸颊拍到地上跳来跳去。

这一怪异现象,自然而然地引起了四周一些人的尖叫。这里是皇家夜总会的大厅,也是人流最多、最集中的地方,看到这惊恐的一幕,不叫出来反而不正常了。

而且,好像天也快黑了,来看终极之战的观众们也渐渐到场。现在的我,可是省城道上绝对的大名人,不认识我的反而是少数,所以他们很快就发现那个打破鱼缸,在鱼缸下面喝水的怪人是我!

“那不是王峰吗,他在干什么?”

“他怎么在喝鱼缸里的水,不会是犯精神病了吧?”

“还有一个小时,终极之战就要开始了,他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会不会就是因为终极之战,他的压力太大,所以才会这样?”

“有可能啊,流星实在太可怕了,竟然把一个人活生生地给逼疯了……”

杂七杂八的声音不断进入我的耳朵,我多想告诉他们我没有发疯,也没有被流星给吓到,我只是口渴而已!但我哪有时间说话,我需要不停让水浇在身上才能缓解痛苦,滋滋地白烟也不断从我身上升腾而起。

但是很快,整整一鱼缸里的水都流完了,那股子灼热也再次席卷我的全身,让我痛不欲生。我像疯了一样地扑上去,把头探到被我打穿的洞口之中,想从里面再找到一点水源。

但是没了,一丁点都没了,我被痛苦所折磨,啊啊啊地大叫着,双拳也疯了一样地轰向鱼缸,硕大的鱼缸不一会儿就被我毁得不像样了,围观众人也惊得四处游走,场面一度相当混乱。

没有水源浇灌的我,浑身上下滚烫不堪,脑子也再度渐渐失去意识。我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身子便不由自主地往下倒去,“轰”的一声重重摔在了地上,我的视线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模糊……

就在我即将昏厥过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脚步声响起,有人一把抓住我的领子,就将我提了起来扛在肩上,接着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去。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却只能看到地板,也不知道是谁在扛我。

很快,这人就抗着我来到了某个医疗室里,是为我们参赛选手特别设置的医务间,里面的医生个个都是杏林高手。这人将我放在床上,立刻喊医生过来帮我检查,这时我才看清楚了,原来是龙王扛我来的。

龙王帮我的忙也不是第一次了,虽然他嘴上对我始终很不客气,不过我相信他跟我舅舅的关系并不一般。包括这次,他能这么及时地出现,我也怀疑是我舅舅通知他来的——我舅舅之前一脚将我踢开,也不可能真的就撒手不管了。

在龙王的召唤下,一个年迈的医生很快走了上来。他看到我迷迷糊糊的状态,本能地就伸手往我额头上摸,接着又像触电一样缩了回去,同时口中大声惊叫:“好烫!”

龙王语气紧张地问:“是发烧了吗,赶紧给他打一针吧!”

医生立刻摇头:“不,老夫行医这么多年,从没见过烧成这样的人。换句话说,真要有人烧成这样,肯定就已经死了,所以这人不是生病,恕老夫束手无策,快走、快走!”

医生似乎怕我死在这里,立刻就下了逐客令,龙王顿时恼火不已,一把就抓住他的领子,喝道:“哪有你这样的医生,把病人往外面赶?”

整个省城,都没几个不怕龙王的,而这医生偏偏就是个硬骨头,昂着头说:“他不是病人,所以他必须走!你就是杀了我,我也没有办法!”

龙王生气地将那医生甩开,又转身朝我这边走来,先摸了摸我的额头,眉头大皱,低头问我:“你到底是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子的?”

我稍稍动了动嘴巴,本来想说点什么,但是喉咙似乎被烧坏了,嘴巴也干裂到一个可怕的地步,半天只能挤出一个字来:“水,水……”

龙王皱眉,再次将我扛起,在医务室里转了一圈,找到洗手间将我丢了进去。医务室的洗手间不大,只有一个水龙头,还是涮墩布的,下面接着一根软管。我立刻扑上去,迅速把龙头拧开,冰凉的自来水顺着软管咕咚咕咚流出,我抓着软管就往自己的头上、身上浇,滋滋的白烟再次冒出。

这些凉水确实让我舒服不少,但体内的火热仍旧无法彻底消除,我一边接着凉水,一般痛苦地喊着:“热、热……”

龙王似乎不愿继续管我,已经走了。

他能把我带到洗手间里,我已经很满足了,虽然这些凉水无法彻底根除我体内的热量,但也能够缓解不少痛苦了。洗手间的门口,聚集了不少医务室的工作人员,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工纷纷探头探脑,观察着体质异常的我,同时讨论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也没有一个人能说得清楚。

不一会儿,一个凌厉的声音突然高声响起:“让开!”

这个人的声音无比威严,众多医护人员纷纷让开,竟然是龙王去而复返。而且,他手里还提着两个大铁桶,我正纳闷他要干什么的时候,他已经快速走到我的身前,将两个大铁桶高高举起,顺着我的头顶便倒了下来。

哗啦啦……

一堆白花花的东西倾泻而出,竟然是一块块不同形状的冰疙瘩!原来龙王刚才不是走了,而是到冷库里去给我铲冰了。这些冰块落在我的头上,沿着我的肩膀、胸膛滑落,冰凉的气息瞬间窜进我的身体,比自来水的效果实在要好太多了,对我来说如同琼浆玉液一般。

龙王带来的冰块很多,在我身前堆成了一座小山,我把水管丢开,尽情地扑到这座“冰山”上面,还把冰块往自己的衣服、裤子里装,让这些冰块可以贴着我的皮肤。

最后,我张开双臂,完全扑到“冰山”上面。这些冰块被我体内的热量影响,同样“滋滋”地冒着白烟,但是与此同时,这些冰块本身的凉气,也通过我身上千万个毛细孔,窜进了我的身体之中,和那些热量做着抗争。

相比之前的痛苦,现在的我实在太舒服了,真的是太舒服了。我躺在这座冰山上面,就像是躺在云端上一样,给我一个亿都不愿离开。也可能是太舒服了,我抱着这些冰块,竟然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听见有人说道:“大家已经都来了,终极之战马上就要开始,王峰这样还能战斗吗?”

龙王说道:“恐怕不行,他生了很严重的病,现在才刚刚好一点了。”

那个人说:“那怎么办,要弃权吗?”

龙王又说:“没有办法,只能弃权了吧……”

那人叹了口气,说:“那可实在太可惜了,好不容易走到这步,却要弃权了。还有那些观众,都是兴冲冲来的,最后却没看上终极之战,肯定会特别失望,而且肯定还会风言风语,说王峰是不敢来了才装病的。”

龙王不耐烦道:“他们爱说什么就说什么,王峰病成这样,难道还拖到台上?”

我特别想站起来说不,我不弃权,我要参战。但我的身体完全不听使唤,连眼睛都睁不开,更别说站起来了。又听那人说道:“好吧,我现在回去汇报一声,看看李皇帝他老人家要怎么安排……”

接着,便有脚步声响起,那人显然已经离开。

龙王则走了过来,摸了摸我的额头和手,还轻轻推了我两下,最终也只能叹了口气,转身离开。我的脑子很清醒,但就是站不起来,我特别想让龙王站住,让他帮我去和大家说声等等,说我马上就到,却始终都无能为力……

又不知过了多久,四周一片安静,似乎一个人都没有了。

我的心中,自然焦急不已。今天晚上的终极之战,不仅是我和流星的战斗,更涉及到干掉李皇帝的计划能否顺利实行。所以我不能躺在这里,我必须要过去大厅,必须!

可是我怎么都动不了。

我的脑子明明是清醒的,四肢却像是睡着了一样,如果硬要找个比喻的话,大概就类似鬼压床一样,想动,偏偏就动不了。自我感觉,现在的我除非受到什么刺激,比如有人用针扎我一下,让我受到疼痛,才能醒来。

但是现在四周一个人都没有,谁又能拿针来扎我一下?

突然,我有了主意。

我立刻吸了口气,并驱动气息沿着龙脉图的穴位行走。按照以往惯例,通过这些穴道的时候,会伴随着疼痛一同产生,或许能将我从“肢体睡眠”之中唤醒。

果然,气息窜到某个穴位的时候,一阵针扎似的疼痛瞬间爆炸开来,并且迅速蔓至我的全身。登时一个激灵,我的手脚也本能地跟着颤了一下,陷入深度睡眠的肢体终于随之醒来!

我哆嗦了一下,眼睛也睁开了,双手双脚也能动了。我立刻双手撑地,一骨碌爬了起来,这才看到地上那些冰块已经化完了,而我的衣服、头发、脸颊都湿漉漉的。

我回过头去,四周果然空无一人,所有人都到地下大厅去了,我也立刻拔步就往外面跑去。

出了洗手间后,外面的房间里坐着一个年迈的老者,就是之前那个要把我赶走的医生。他正伏在案上写着什么东西,看到我出来后也是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没事了?”

我不理他,直接冲出医务室去,朝着地下大厅的方向而去。

在跑动的过程中,我感觉自己身轻如燕,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爆炸般的力量。经过之前的一番折磨之后,第十八处穴道,位于右手手腕的阳谷穴,终于被我给突破了,现在的我实力又有了一定提升,也让我有自信去和流星进行这一战了!

现在的我,只希望能早点赶到地下大厅,在主持人宣布我弃权之前,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

与此同时,地下大厅、比武场内。

比武大会已经延续了多半个月,现在终于进入尾声,也是比武大会最关键、最激动、最令人期待的一场比武,终极之战就要来了。今天晚上出现在皇家夜总会的观众数量,也达到了历史之最,远远超越了历届的比武大会,“座无虚席”都不能形容当晚的火热状态,根本就连站的位子都没有了,还有好多人被卡在门外不能进来。

之所以会这么热闹,主要还是因为今晚要和流星决战的,乃是一个草根出身的人,不属于任何家族,也不属于李皇帝!

历届比武大会,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以前的比武大会进行到最后,总是“八家一皇”在争,和草根一点关系都没有。但说到底,这个世界还是草根最多,无论哪行哪业,都是底层人民占着绝对数量。

所以这一次的终极之战,格外受到人们期待,所来观战的人群,也远远超过历届比武大会,堪称有史以来最热闹的一次。

——要知道,李皇帝办这比武大会可是收门票的,而且越往后越贵,到了终极之战,更是卖出了天价,堪比一线明星的演唱会门票了,可想而知这个老东西赚了多少钱!

上届比武大赛的冠军流星,已经披着霸气的金sè披风站在台上,但他的对手,却迟迟没有出现。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现场众人也开始议论纷纷、窃窃私语,加上之前有人看到我在大厅打破鱼缸、喝鱼缸里的水,所以各种不好的揣测随之此起彼伏,有怀疑我压力太大得了精神病的,有怀疑我根本就是想逃避战斗,所以才装病的。

“妈的,期待了这么长时间,最后却来都不敢来,真是让老子失望啊。”

“可不是嘛,为了看这终极之战,我还是托人买的门票,最后却换来这个结果?”

“之前还觉得王峰是咱们草根的骄傲,现在想想还真是看走了眼啊……”

“你也别这么说,没准一会儿就出现了呢?”

“出现?别指望了!你看他从五强到三强,再到决赛胜出,哪次不是靠着运气!要不是运气,他早就被淘汰了!这次没有轮空,流星也没有受伤,显然是躲不过去了,才装病不来的!”

某处观众席上,蚊子、老酱等人也各自露出焦急难耐的表情,他们也听说了不少关于我的传闻,非常担心我现在的状况,还曾去和李皇帝申请去看望下去,但是却被拒绝了。

李皇帝说:“有专业的医师在照顾他。”

因为今晚是终极之战,各大家族也都来了,即便是之前被淘汰的,也一个不落地出现在了观众席上。王公子、冯千月现在都很着急,不停往后台的方向张望着。

而蜘蛛、冯天道、王老爷子等一众人,虽然面上十分平静,暗里却忧心忡忡。

因为他们已经答应了我,如果今晚我能战胜流星,那么“干掉李皇帝”的计划就会如常进行。虽然这个结果的可能性很低,但他们还是做了充足的思想准备,各自身边都是高手环绕,拿出了自身的最强力量。

但他们怎么都没想到,我连出现都不敢出现。

在失望之余,其实他们也松了口气,不需要冒险去对付李皇帝了。在李皇帝的地盘上干掉李皇帝,仔细想想实在不可理喻,关键是他们竟然还答应了我的计划,纯粹是脑子被烧坏了。

随着四周的质疑声越来越多,主持人努力地在台上维持着秩序,不断地让大家等一等、再等一等。这个舌灿莲花的主持人,都有点词穷了,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一个工作人员悄然走到李皇帝的身边,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李皇帝轻轻叹了口气:“真的来不了吗?”

工作人员点了点头。

旁边的龙王探过头来,笑嘻嘻道:“是真的来不了,我亲自送他到医疗队的,我还能不知道?那身上烫的啊,就跟快死了似的,给他浇了两大桶冰块才止住了。说实在的老李,要不是我知道你一直想收拢他,我才懒得管这个闲事,你知道我有多讨厌他的!”

李皇帝点点头:“我听说了,辛苦你了。”

又说:“他怎么烫成那样,你看出什么端倪了吗?”

龙王沉吟着说:“医生说他不是生病,可能是在练什么功吧,这世上林林总总的武功秘籍那么多,谁知道他练了点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差点没把自己给搞死了。”

李皇帝点点头,又摇摇头,无奈地对旁边的工作人员轻轻说了句话。

工作人员表示明白,立刻转身朝着拳台跑去,站在台下将主持人叫到边上,说了几句什么。

主持人再三确认过后,只好拿着话筒走到拳台中央,做了一个示意大家安静的动作以后,便开口说道:“实在不好意思,刚刚接到消息,选手王峰生了很严重的病,怕是不能参加今晚的终极之战了……”

轰!

主持人的这一句话,就像是踢翻了马蜂窝,整个地下大厅顿时沸腾起来,各种各样的骂声也此起彼伏。

骂谁?当然是骂我。

几天之前,他们将我捧得多高,现在就骂得多狠。在他们嘴里,我成了一个无耻、窝囊、懦弱、龃龉的废物,白白浪费他们的时间和精力,堪称比武大会有史以来最恶心的人物。

蚊子他们气不过,站起身来和四周吵起了架,但他们才多少人,四周又多少人,根本不是对手,很快就被骂声给淹没了。王公子和冯千月也想站起为我说话,但是被他们的家人给拦住了。

一片骂声之中,某处观众席上,一个面sè虚弱,却模样英俊的青年,却直勾勾地盯着后台入口的方向。这个青年叫许乐,是岳家家主岳青松的外甥,本来是比武大会之上最令人意外的黑马,就连葛家的葛平都败在了他的手上,只可惜光辉还没持续多长时间,转眼之间就被流星给干掉了,要不是岳青松及时出手,估计都要死在台上了。

堪称出名最快、淘汰也最快的奇人。

他的伤还没恢复,但他今晚还是执意来了,就是要看这场终极之战。

就在四周一片吵吵嚷嚷的时候,许乐突然高声叫道:“来了!”

看网友对 451 万众期待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