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455 我,赢了

455 我,赢了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痛,很痛,非常痛。

在和流星撞出这惊天动地的一拳之后,我感觉自己的整条胳膊几乎都要废掉了,我知道流星这一拳的威力势必很强,但是真没想到竟然强到这种深不可测的地步,以至于我的脚步都忍不住“噔噔噔”往后退去,连退了七八步方才站住身形!

而流星却站在原地,丝毫未动。

这场拳对拳、硬碰硬的较量,怎么看都是我输了,但让人吃惊的是,刚才那声响彻大厅的惨叫,却不是我发出来的!

既然不是我,那就是流星。

双拳对撞之后,受伤的是我、后退的也是我,最后惨叫出来的却是流星。这场面实在让人匪夷所思,以至于现场观众都吃惊地瞪大眼睛,甚至有人还掏了掏耳朵,想知道自己刚才是不是出现了幻听。

作为上届卫冕冠军的流星,他的强大众所周知,葛家的葛平参加这次比武大会,最终的目标就是能和流星大战一番。可惜葛平惜败,败在了另外一匹黑马,岳家的乐乐身上,乐乐已经够强,尤其是“进化能力”和“抗击打能力”已经突破人的想像,但即便是强如乐乐,在流星面前也毫无还手之力,直接就被流星一串连环踢后重伤淘汰!

就包括我,虽然已经在三天之内连续突破两个龙脉图上的穴道,实力增长了也不是一星半点,可我在流星面前还是非常吃力,自始至终都是被他压着打的。

尤其是流星后来爆发之后,更是打得我几乎没有还手之力,要不是关键时刻李皇帝轻咳一声,我这条小命都要交代到这里了。这一切,众人当然都看在眼里,谁都不是傻子,也不是瞎子,都知道这场战斗我是必败无疑,而流星显然又要连任这届比武大会的冠军了。

所以可想而知,当流星惨叫出来的时候,现场观众会是多么震惊,惊得魂都快要飞了!正对拳台的观众席上,各大家主、各方大佬,包括坐在正中的李皇帝,还有分居他两边的龙王和蜘蛛,都错愕地瞪大眼睛,伸长脖子往台上看着,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其实不只是他们,就连身为当事人的我,都觉得相当莫名其妙,这一番拳头互撞之后,流星明明安然无恙,甚至连脚步都没退上一下,他叫得是个什么劲儿?

但是与此同时,站在台上的我,突然嗅到了一丝丝怪味。

这股味道怎么形容?就好像是烧烤摊的老板手艺不精,火开得太大,把东西给烧糊了的味道差不多。搞什么鬼,难道还有人在这台上烧烤?正当我觉得匪夷所思的时候,眼睛突然一瞥,看到流星正吃惊地看着自己的拳头。

流星看得这只拳头,就是刚才和我对撞的拳头。现在,那只拳头上面,竟然发红发黑,像是被火给烧了一下,隐隐还有鲜血从中渗出。流星就盯着自己的拳头,目光之中布满惊疑、错愕,。

距离稍远的观众虽然看不清楚流星的手是怎么回事,但正对着拳台的各方大佬、各位家主们却看得清清楚楚,也是一个个吃惊不已,纷纷互相询问着怎么回事?

唯有龙王,在愣过一下之后,像是明白过来什么,哈哈笑着说道:“有意思,有意思,看来有好戏了!”

我的第一反应,也是很快看向自己的拳头。刚才在和流星对撞的时候,我把体内所有力量,包括龙脉之力,全部都集中在了自己的右拳之上。虽然只有一瞬间的功夫,但我记得清清楚楚,当时手腕处的阳谷穴像是火山爆发,一股灼热能量瞬间涌向我的拳头,不光红得发亮,甚至还冒出了丝丝白烟,难道就是这股热量,把流星给灼伤了?

现在,我右拳之上的热量已经逐渐褪去,但还是能感受到一点余热,手背还微微有点发红。现在我可以确定,就是我灼伤了流星的拳头,我知道自己的拳头刚才很热,却没想到会热到这种地步,竟然在一瞬间把流星给烫伤了!

当时的我,并没吃惊这是什么诡异的技能,也没疑惑这是不是违反物理规律的——吸入的气都能不入肺中,转而导进穴道,这种怪象又算得了什么!我只觉得兴奋极了、开心极了,凭武器、凭拳脚不是伤不了流星吗,他的硬气功不是很厉害吗,我倒要看看他怕不怕我的“火拳”!

而对面的流星,也知道是被我的拳头所伤,立刻抬起头来皱眉问道:“什么妖法?”

我还没有说话,台下的龙王便把两条腿搭在桌上,悠然自得道:“什么妖法,人家这是内劲!你能靠硬气功让自己刀枪不入,人家当然也能通过内劲来灼伤你,凭什么你就正常,人家就是妖法?”

龙王说的内劲,就是我平时说的内力,不过我给自己取名叫龙脉之力。反正名字多了,爱叫什么就叫什么,明白什么意思就行。台下众人似乎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他们好像对“内劲”这种东西并不感到稀奇,只是惊讶我年纪轻轻就掌握了这么高深的武学技巧,还说怪不得我能在台上撑这么久,原来是有内劲防身的。

而流星,却疑惑地冲着龙王说道:“王峰有内劲,我并不奇怪,否则他早被我打死了。但他的内劲怎么能够转成热量,还能瞬间伤人?”

龙王耸耸肩膀:“这我就不知道了,大家练功的方式各不一样,最终出来的效果也是各不相同。但我知道确实有这种情况存在,有人的内劲甚至能够转成寒气,把人给冻伤了——举个例子,倚天屠龙记里面的玄冥二老,不就有这种本事吗?所以王峰这转成热量,倒也没有什么值得奇怪。”

龙王要是举现实中的例子,或许还能说服大家,可他竟然举武侠小说里的例子,实在有点难以服众,但众人又说不出什么不对来,只能默认龙王所说是正确的,毕竟还有我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在这。

流星微微皱眉,但也不得不接受这个说法,抬头朝我看来,朗声说道:“王峰,别以为自己会点歪门邪道,就能拿我怎么样了!我告诉你,你在我面前还是死路一条!”

说完这番话后,流星便再度朝我袭来,速度还是一如既往地快,气势也比之前更加凌厉、凶猛!显然,我伤到他、破了他的硬气功,让他在众人面前出了丑,让他感到了深深的不爽,所以决定速战速决,要在最快时间内将我干掉!

转瞬之间,流星便再度窜到我的身前,双腿如同螺旋桨一般朝我卷来!空气被他带动,刚猛的风扑面而来,刮得我脸颊都生疼无比,由此可见流星这腿的威力有多么强劲!

自从站在这个台上,我就没有敢小觑过流星,一直都是竭尽全力地和他打着。现在当然也是一样,我立刻驱动自己的龙脉之力,再度将所有能量聚集向我的右拳,因为已经有过一次经验,这次再度使用也轻车熟路。随着龙脉之力穿过手腕,阳谷穴也再次如同火山一般爆发,熟悉的热量瞬间喷出,充斥在我的右拳之上,使得我的右拳再次发红发亮起来,丝丝白气也从毛孔之中渗出!

这是我唯一能够取胜流星的办法了,所以我也变得张狂、焦躁起来,完全不避流星的任何攻击,尽自己的最大努力轰向他的双腿!

轰轰轰轰轰!

砰砰砰砰砰!

他的双腿尽数踢向我的臂膀、胸口、小腹,踢得我连连后退,完全就抵抗不住。而我也趁着这个机会,右拳尽数轰在流星的双腿之上,每一拳都能瞬间穿透他的裤子,直达他更深处的皮肤。

“啊啊啊啊啊!”

流星每踢出一腿,我都要往后退一步;而我每轰出一拳,流星都要不争气地惨叫一声,一时间里他的惨叫之声响彻整间大厅。他自己也觉得丢人,数次想咬紧牙齿不发一言,但就是忍耐不住,这滚烫的力量对他来说,似乎比刀、棍砸在身上还要难受百倍!

不止声音响彻整间大厅,就连他身上的焦糊气味也慢慢扩散开来,四周聚集比较近的一些观众都能闻到,闭上眼睛还以为自己进了烧烤一条街,哪是什么比武大会?

不过多久,流星的裤子就被我烧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大洞,他的双腿也变得伤痕累累,到处又红又肿,有些地方甚至发了黑。很快,他的双腿就难以继续攻击,只能换成双拳来和我对打,而我也继续用自己滚烫的右拳,不断轰向他的拳头和身体。也是同样效果,他的身上被我烫出一个又一个的洞,衣服里面的皮肤则迅速红肿、发黑……

我们就这样疯狂攻击着对方,彻底摒弃了武器,完全只靠肉搏的力量彼此拼杀。流星的攻击力和抗击打能力都让我感到震惊,我都已经把我的绝招使出来了,为什么他还是这么强悍,为什么他始终就是不肯倒下?!

我都不知道我们彼此到底对轰了多少拳,我只记得似乎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时间。四周似乎有人在说话,但我已经完全听不到了,在这个世界上,仿佛只有我和流星两人,不断地轰着、轰着、轰着……

我有着坚定的信念,以及必胜的决心。我知道我不能倒下,我必须得击败流星,这样各大家主才有勇气去干李皇帝。干掉李皇帝后,我的舅舅才能获得自由之身,那么我来省城的任务也就完成了,我就能够骄傲地返回罗城,去见我的朋友、兄弟、亲人……

还有李娇娇和孙静怡,我真的好想她们啊,李娇娇的手绢,我一直放在贴身的口袋,时不时就拿出来闻闻,我是不会让她嫁给别人的;还有孙静怡,她说她除我之外,这辈子谁都不嫁……

至于冯千月嘛,我承认我对她也产生了点不一样的情愫,到时候我会开诚布公地和她谈一次,对她说出我的真实身份,何去何从由她自己决定,退婚也没问题。

对啦,还有郝莹莹,这个姑娘有着数不清的优点,既体贴又温柔,关键是对我一往情深,堪称娶回家当老婆的最佳人选……

我妈说过,以我家的背景,只要我想、我愿意,是可以娶好多老婆的。虽然我始终不知道我家是什么背景,但如果真能把她们都娶回家,我当然是求之不得的呀!

到时候啊,我就把她们通通带回罗城,豺狼他们肯定会羡慕死我!

看到这里,你是不是觉得奇怪,我不是在台上和流星正在进行终极之战吗,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为什么还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实话告诉你吧,如果我不想想这些的话,恐怕早就支撑不住倒下去了……

这些美好的生活,就是支撑我还能继续站在台上的最大信念。我的意识已经渐渐模糊,但我的双腿依旧稳稳站着,双拳也不断地轰出、轰出、轰出,眼前的人影却始终屹立不倒,让我非常恼火。

“王先生,是我,你别打了!”眼前的人影突然说话。

不是流星的声音。

我认真定了定神,才看清站在我面前的竟是裁判。

裁判说道:“流星倒下去了,十秒之内也没站起,您获胜了!”

什么,我已经赢了?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裁判已经举起我的右手,大声冲着四周宣布:“本场终极之战的最终获胜者,王峰!”

裁判的声音既远又近,似乎就在我的耳边,又放在远在天边,让我怀疑这到底是不是真的,或许只是我的梦境而已?四周已经响起排山倒海的掌声和欢呼声,几乎要把我的耳膜震破,所有人都在高呼着我的名字。

“王峰,王峰,王峰……”

我的视线模糊,看不清四周的人,只觉得每一个人好像都很开心的样子。甚至,蚊子、老酱、冯千月、王公子一堆人都奔到台下,站在拳台边上冲我大声喊着什么,每一个人都喜笑颜开,为我庆祝着。

我的身子已经支离破碎,我感觉自己受了很严重的内伤,随时都要倒下。但我并不敢倒下,因为我不确定这一切是否是真实的,流星真的已经倒地不起了吗,他那么强的一个人,真的会被我给打败吗?

我低头,往地上看去。

我竟然真的看到了流星。

是的,流星就躺在地上,他浑身上下都破破烂烂的,而且裸露出的皮肤好多地方发红发黑,看上去就跟被鞭炮炸过似的。我又仔细看了两眼,确定那真的是流星,流星被我击倒了,站不起来了。

我赢了。

我真的赢了。

我咧开嘴,冲着台下笑了一下。

然后就倒了下去。

其实我早就撑不住了,完全凭着一丝信念立住双脚,拼着一口气横在胸间。现在,看到流星比我先倒,这口气终于顺下去了,人也倒了下去。

哗啦啦的声音传来,蚊子、老酱、冯千月、王公子等人争先恐后地爬上台来,纷纷围在我的四周,有的抱着我的头,有的抓着我的胳膊。王公子踢了蚊子一脚,骂道:“王峰的头是你抱的吗,没看见千月还在这里?”

蚊子赶紧说了声是是是,赶紧放开了我的脑袋,换成冯千月过来抱我。冯千月坐在地上,将我抱在怀里,她又哭又笑,眼泪滴在我的脸上。这时候,台下突然传来骂声,原来是刘璨君,正在对我骂骂咧咧,让我离冯千月远点。

省城道上人人皆知,刘璨君和冯千月有婚约,我和冯千月屡屡亲近,刘璨君恼火也在情理之中。只是他的智商可能有问题,现在的我已经重伤倒地无法起身,而且也是冯千月主动抱着我的,我又怎么离她远点?

但刘璨君显然并不敢骂冯千月,所以才拿我开刀。

不过冯千月也不是吃素的,一手抱着我,一手抽出皮鞭,冲着刘璨君喝道:“你再叨叨,姑奶奶的鞭子不放过你!”

在未婚夫面前和别的男人勾勾搭搭,而且还出言威胁未婚夫,冯千月也算是省城第一人了。冯千月一起头,蚊子等人也立刻对刘璨君怒目而视,我刚得了比武大会的冠军,未来的前途肯定不可限量,根本不怕他们刘家,况且这还是在李皇帝的地盘,刘家还敢怎么样啊?

以前的刘璨君,仗着身边有月光保护,还敢肆无忌惮一些;现在月光也死了,他不敢和我们正面相抗,只能气得吹胡子瞪眼,却不敢有所作为。

所以冯千月继续抱着我,蚊子他们也继续在我四周嘻嘻哈哈。现场一片混乱,到处都是欢呼声和喝彩声,空中竟然还有莫名其妙的彩带飘下来。两列医疗队员分别涌向我和流星,紧张地检查着我们的伤势。

而我对这一切都不在乎……

我只在乎,我已经干掉了流星,各大家主为何还不动手去干李皇帝?

一片嘈杂声中,我艰难地回过头去看向台下。

让我吃惊的一幕发生了,李皇帝竟然不在。

他本来该坐在台下正中央的,只要一回头就能看到他,但他现在竟然没了!我惊愕地往他身后看去,冯家的家主、刘家的家主、王家的家主、周家的家主、洪家的家主,同样全都不在!

他们到哪里去了?!

不是说好了等我干掉流星,他们就一哄而上,干掉李皇帝吗?!

岳家、葛家、赵家的家主倒是还在,不过这场终极之战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各自都很安份地坐着。而岳家之中,倒是有一个人很关心我,始终目不转睛地看着我,这个人当然就是乐乐。

我和乐乐当然还有很多话说,不过现在并不是时候,也不是场合。

我更关心的还是李皇帝和几个家主的下落!

我变得有点慌乱,我辛辛苦苦铸成现在的局面,就是为了能在今夜将李皇帝给干掉,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又有谁能告诉我?我挣扎了几下,抬头迷茫地看向四周,他们也都知道我的计划,谁来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四周的一堆人里,要说最懂我心意的还是冯千月和老酱。只是冯千月还抱着我,哭得泣不成声,并没看到我焦急的眼神。而老酱立刻弯下腰来,低声和我说道:“峰哥,他们放弃了干掉李皇帝的计划,还是决定和李皇帝好好谈谈,希望能够阻止李皇帝继续下去。所以,他们将李皇帝叫走谈判去了。还有,蜘蛛让我转告你,说让你放心,他们不会供出你的,让你和这件事没有丝毫关联。”

一听老酱的话,我就彻底急了,不是说好了吗,只要我在台上干掉流星,他们就协助我一起干掉李皇帝,怎么到头来又变了卦?蜘蛛明明答应我的,他不是那种背信弃义的人啊!

我感觉自己的胸口特别闷,甚至都忍不住想吐一口老血了。我花了多大的代价才干掉流星啊,他们怎么说变就变了,怎么可以这样?!我哆哆嗦嗦地抓住老酱的手,面sè痛苦地说:“为什么?”

老酱再次低下头来,低声说道:“峰哥,流星是被您干掉了,可现在又来了更厉害的对手啊!大家没有把握能干掉他,所以只能转而向李皇帝求和。峰哥,您听我说一句,我觉得这次大家做得没错,因为那个对手实在太可怕了,几个家主联起手来,恐怕也不是他的敌手!”

“到底是谁?!”我痛苦地说出这句话来。李皇帝麾下还有这等厉害的人吗,几大家主联起手来都不敢轻易冒犯?

“他……”老酱说出这个字时,声音竟然能还有点哆嗦。他面sè紧张地回过头去,看向台下,而且只看了一眼,便迅速收回了目光。

我顺着他的目光往台下看去,只见观众席边缘的某个位子上,坐着一个全身黑衣黑裤的中年男人,而且他头上还戴着一顶黑sè的鸭舌帽,帽檐压得特别低,看不清他的脸。

这个看上去似乎很普通的中年男人,身上却散发着一股独特的气势,像是一只山中猛虎,让人轻易不敢接近。台下混乱、拥挤成那样了,可他的四周却罕见地形成一片真空,所有人都默契地和他离开一点距离。

虽然他始终没有露脸,但我还是一眼就看了出来,他,正是我的舅舅,小阎王……

看网友对 455 我,赢了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