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459 偷情的男女

459 偷情的男女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刘公子,刘璨君?!

我们这开着庆功宴,他来干什么了?

我的第一反应,是这家伙来给月光报仇了。自从我在比武大会上杀掉月光以后,刘家一直都视我为眼中钉,处心积虑地想要报仇。之前我一直呆在皇家夜总会里,他们也无从下手,现在我出来了,所以立刻找上门来。

可是就在不久之前,刘家的家主刘德全还差人送来一件价值不菲的贺礼,摆明了要跟我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现在又派儿子过来找我麻烦,到底什么意思?

刘家对我心中有恨,这是毋容置疑的。可我刚刚拿了比武大会的冠军,正是名头响亮、锋芒极盛的时候,他们怎么着也该暂避一下,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总觉得有点奇怪。

但是还不等我多加考虑,大门口处已经传来哗啦啦的脚步声,刘璨君果然带着四五十个黑衣汉子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之前通报消息的兄弟只和我一个人说了,其他兄弟都还不知道这事,本来热热闹闹的大厅,突然闯进来这么多一看就不怀好意的家伙,正在吃喝的众人纷纷安静下来,抬头去看这帮来者不善的家伙。

气氛,立刻变得有点紧张起来。

我站了起来,和我一桌的蚊子、老酱、飞刀陈等人也纷纷站了起来。

大厅里的众人见状,也纷纷站了起来,眼神冰冷地盯着这帮不速之客。

面对我们这么多的虎狼之师,只带了四五十人的刘璨君竟然一点不惧,依旧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冲着我就喊道:“王峰,把千月交出来!”

千月?!

刘璨君是来找冯千月的?比武大会完了以后,我就找不到冯千月,电话也打不通,怎么上我这来要人?

我微微皱眉,说:“冯千月不在我这。”

刘璨君冷哼一声,直接从旁边拖过一支椅子来,大马金刀地坐下,接着说道:“王峰,你别给我装蒜,千月现在失踪了,连冯叔叔都找不到她,不在你这还能在哪?我告诉你,冯千月是我的未婚妻,你赶紧把她给我交出来,否则我今天把你这酒店一把火烧了,让你知道知道我们刘家的厉害!”

我倒吸一口凉气。

倒不是因为刘璨君的威胁,我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里,我更在乎的是冯千月,怎么好端端就失踪了,冯天道都找不到?她突然消失,肯定是因为之前我和贾桃桃的事,让她心里生了闷气,我稍稍一沉思,大概就猜到她在哪了,也稍稍松了口气。

与此同时,因为刘璨君的威胁,引得我们这边很多人都不满意。加上我刚刚拿到比武大会的冠军,在省城里的地位大大提高,多少重量级人物都对我毕恭毕敬的,大家正处在极端自傲的心理状态,所以也不管他什么刘家,立刻纷纷骂了起来,各种污言秽语此起彼伏,大厅里面顿时骂声一片。

而刘璨君倒也不惧,也和众人纷纷对骂,大有舌战群儒的意思:“我告诉你们,别以为王峰拿个比武大会的第一名就有多了不起了,贱民走到哪里都是贱民,我们刘家想要灭他,易如反掌!王峰,赶紧把冯千月给我交出来,听到没有?!”

当然,除他以外,他带来的那些人都默不作声,并没帮他一起骂人。

我没说话,默默地盯着他看。记得几个月前,就是在这家饭店门口,刘璨君带了一大帮人过来找我麻烦,还让月光将我割得遍体鳞伤,要不是冯千月和疯牛及时赶到,恐怕我命都没了。

当时,因为得罪不起刘家,所以我把事都扛了下来,没让任何一个兄弟插手。现在,我已经今非昔比,无论地位还是势力,都超出了以前的一大截,身上的金sè披风,更是代表着我不凡的实力。

可刘璨君还是没有把我放在眼里,仍旧在我面前耍着他刘家大公子的威风,是断定我肯定不敢得罪他吗?

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正要发作的时候,老酱起身走到了我的身前,低声说道:“刘家家主刚刚差人送来贺礼,这是要跟咱们和好的意思,而且刘璨君也没带多少人来,说明这不是刘德全的意思。”

我点点头,说那现在怎么办?

老酱沉吟一下,继续说道:“您刚经历过一场大战,身上的伤还没痊愈,咱们的势力也还未稳,还是尽量不要树敌。冯小姐不见了,刘公子有点着急也能理解,让他骂上两句也不掉块肉。另外,刘家家主的面子也得给上几分,能把刘璨君赶走的话,还是不要发生冲突了。”

我点头,表示明白。

我扬了扬手,让大家都安静下来,接着对刘璨君说:“冯千月真的不在我这,我也没有必要骗你,不过……”

我本来想说,我可能知道冯千月在哪里,结果还不等我说完,刘璨君就打断了我,叫了起来:“我去你妈的,少在这给我装蒜,比武大会期间,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多少次跟千月勾勾搭搭,简直不把我们刘家放在眼里!我告诉你,你今天交出冯千月也就算了,不交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刘璨君一边说,一边气势汹汹地朝我走了过来,很快就走到我的身前,还用手戳我的胸膛,一边戳一边骂,唾沫星子都溅了我一脸:“老子和你说话,你到底听到没有?!你这种贱民,一辈子也别想和我们刘家比肩,冯千月只能是我的!”

刘璨君的无礼举动,立刻引起了我们这边众人的敌视,一个个的眼睛里都冒出火星子来了,就连之前主张“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老酱,脸上都呈现出了一股怒容。

要不是最终的决定权在我,估计大家已经一哄而上,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给大卸八块了。

大家都在看我,等着我做决定。

而我看着嚣张的刘璨君,却轻轻叹了口气。

记得之前在冯家,我刚和刘璨君见面的时候,他就是这么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在他眼里我好像永远都是一只蝼蚁。即便是打败流星,拿到比武大会的冠军,在他看来好像也只是匹夫之勇,根本不能和他们刘家相比,所以一次次地对我出言不逊。

之前的我势单力薄,为了谋求发展,忍就忍了。但是现在,我的羽翼已经逐渐丰满,虽然还不能和八大家族比肩,但也不至于怕了他们。自从刘璨君进来开始,我就三番两次地忍让,一来是看刘家家主的面子,二来就像老酱说的,大战刚过、势力未稳,实在不愿树敌。

但是现在,如果我再不表示点什么的话,刘璨君恐怕就要骑在我脖子上了。

“你要找冯千月?”

我一边说,一边从桌子上拿起一个酒瓶。

“你要干什……”刘璨君的眼睛瞪大,瞳孔疾速收缩。

“砰”的一声,我已经手起瓶落,白酒瓶子在刘璨君的头上爆开,玻璃渣子顿时碎了一地,鲜血顺着湿漉漉的液体从他额头流下。刘璨君显然没想到我敢这么做,他可是高高在上的刘公子啊,一向只有他打别人,哪有别人打他?

刘璨君瞪大眼睛:“你,你敢……”

我狠狠一脚踹出,刘璨君的身子飞了出去,重重撞在后面的一张桌上,酒菜佳肴哗啦啦淋了他身上。

随着刘璨君滚落在地,我也幽幽地说:“别说冯千月不在我这,就是她在这里,你也休想带走。我告诉你,她是我的!”

我一边说,一边冲着四周使了一个眼sè,众人立刻会意,纷纷围了上来,提防刘璨君带来的那帮家伙动手。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那帮人没乱也没闹,只是默默地走上来,七手八脚地把刘璨君抬起,又默默地往外走去,乖巧地让人咋舌,这还是一贯嚣张的刘家人吗?

倒是刘璨君还脾性不改,都横着出去了,还不断地骂着:“王峰,你给我等着,这事还没完……”

随着刘家的人彻底离开,大厅里面立刻响起一片排山倒海的欢呼之声。确实,毕竟相比之前所受的屈辱,这次暴打刘璨君,确实够让人提气的;就算一些兄弟没经历过之前的事,但把八大家族之一的刘家公子踩在脚下,也足够让人兴奋的了。

不过,在开心之余,大家也不免有点担心起来,这次把刘家公子给打了,刘家会不会展开报复?

从理论上来说,很有可能!

于是,舆论又呈现出了两极分化,一方面有人认为来就来呗,和他们干就是了;另一方面有人觉得我们相比刘家,终究还是弱了一点,打起来的话恐怕不占上风,建议我给刘家家主打个电话说明情况。

但我觉得,瓶子已经砸了,原因已经不重要,再打电话也无意义,反而给人示弱的意思。与其被人所看不起,还不如直接就硬到底,大不了就和他们拼了。

于是我立刻下令,全员班师,回金龙娱乐城里守着,提防刘家连夜的报复。

很快,我们一大帮人就回到了金龙娱乐城里,并且在我的安排下,到处都安排了人,把金龙娱乐城搞得固若金汤,如果刘家来犯,保他有来无回。不过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犯,所以大家得辛苦一点,觉都睡不踏实,还得轮流着来。

这就是打架一时爽,全员连夜忙。

因为我有伤在身,又连日修炼、比武,确实身心俱疲,在众人的强烈要求下,所以我就先去睡了。临走之前,我也冲大伙拱手,说不好意思,还得麻烦大家。

回到休息室里,我又给冯千月打电话,照旧还是不接。

于是我又给郝莹莹打。

冯千月既然失踪,肯定是去投奔谁了,而她在省城也没什么朋友,想来想去也只有郝莹莹了。果不其然,郝莹莹一接起电话,就笑呵呵地说:“你是找千月吧?”

一听郝莹莹这么说,我的一颗心也算是彻底放下了,连忙否认,说:“不啊,我是找你的,我特别想你。”

郝莹莹咯咯笑了两声,也不理我这句,而是说道:“千月,王峰找你。”

听郝莹莹这么说,我也安静下来,等着冯千月接听电话。结果等了一会儿,响起来的还是郝莹莹的声音:“不行,千月还在生你的气。我问你,你到底和那个贾桃桃发生什么没有?”

电话里面传来冯千月又羞又臊的声音:“不是我生他的气,我是为你感到不值!”

我认认真真地和郝莹莹说:“我和贾桃桃什么都没发生。”

“嗯,我相信你,我觉得你也不是那样的人。”

接着,电话里面安静了一会儿,想必是郝莹莹正在和冯千月解释着什么。过了一会儿,冯千月才接起电话,嘟囔着说:“你真没和贾桃桃做什么呀?”

我说真没有,我都伤成这样了,就是有那个心也没那个力啊。

冯千月呸了一声,说:“你们都在一个房间睡觉了,说什么都没发生,谁信啊?”

我说:“咱俩也在一个房间睡过觉,难道也发生什么了?”

之前我俩被野狐的人所伤,在薛神医那里住过一个礼拜,就是在一个房间睡觉。郝莹莹好像也在旁边听着电话,当场“哈哈哈哈”地笑了起来。冯千月则又羞又怒,说道:“王峰,你这个流氓,谁跟你发生什么了?”

冯千月虽然是在骂我,但是听她语气,已经不像之前那么愤怒了,显然已经相信了我。我就知道,凭我俩的关系,这事没有什么解释不通的,更何况我确实行的端坐的正,也不心虚。

我认认真真地说:“冯千月,你突然失踪,知不知道多少人在找你?”

冯千月听出了我语气里的严肃,也猜出了点什么东西,立刻紧张地问:“怎么,找到你那去了?”

我说可不是吗?

接着,我便把今天晚上的事从头到尾给她讲了一遍。

冯千月听完以后也是气得不轻,不仅把刘公子骂了一通,还说现在就来金龙娱乐城,看看刘家到底想干什么。我说你可别来,你来了就更说不清了,另外这大晚上的,你再来也不方便,你要是真有心帮我,就给你爸打个电话报声平安,你爸再和刘家家主一说,或许还能解除误会。

冯千月低声说道:“我知道啦……对不起啊,给你添了这么大的麻烦。”

我说没事,也不早了,早点睡吧。

挂了电话以后,我便睡了。

这一觉,睡得还算踏实。

第二天早上起来,果然一夜平安,蚊子还进来汇报,说今天早上,刘家家主就托人捎来口信,昨天晚上的事不怪我们,是刘璨君顽劣不堪,代他向我赔罪,希望不要影响了彼此之间的关系。

蚊子特别兴奋地说:“峰哥,看看您这影响力,把他儿子打了,他还得托人道歉,真的是爽翻了。”

我却没被这表面现象迷惑,因为我们现在虽然挺强,但还不至于让刘家害怕。而且新仇旧恨一大堆,哪是说和解就能和解的?再者,刘家家主今天早上才带来的口信,说明他们也是商量了一夜,才做出了这个决定,只是暂时避我锋芒而已,日后肯定还会寻机报复,所以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听完我的分析之后,蚊子表示明白,以后会注意的。

接下来的一个礼拜,我就在金龙娱乐城里住着,一方面重整我们的势力,一方面也要养伤。

按照我的安排,飞刀陈挑选了二十多人,组成了尖刀队,紧锣密鼓地培训中。

这一个星期,我也想了很多事情。

首先,我已经确定龙王和我舅舅是一路的人,我不知道他们还在密谋什么,还得在明年开春之前,才能彻底铲除李皇帝,不过这个我可以等。并且我也会按照龙王所说,积极提升自己的实力、扩大自己的势力,以便到时候助他们一臂之力。

其次,我仔细研究了下我的火烧拳,发现确实非常好玩,龙脉之力只要经过右手手腕处的阳谷穴,就会转化为一定的热能,不光具有极强的杀伤力,甚至能煮方便面,可以说非常方便了。

再者,李皇帝说会在一个月内,让我心甘情愿地跟他,我不清楚他在打什么算盘,所以还是小心为妙。

所以短期之内,我决定不在外面瞎跑了,以防中了李皇帝的圈套。正好,我有一段时间没上课了,理应回学校去看看,算是过下世外桃源的生活,暂时避开道上的纷纷扰扰。

我拿下比武大会冠军的事,虽然已经在道上彻底传开,但学校里知道的人还真不多。所以在我回到学校以后,众人看到我也只是比较震惊,并没表现出其他的情绪来。

转眼间,已经几个月没来学校了,还挺怀念这里的安静氛围。

现在的我,已经是一名高三的学生了。

重回班上,见到了很多熟悉的人,石林、凶狠男、郝莹莹等等。因为我一直不太喜欢学生参与道上的事,所以后来在我发展壮大以后,已经很少让凶狠男再去参与什么了。

这一见面,当然少不了一番寒暄,和我同桌的石林都快激动死了,说每天都帮我擦桌子,就等我哪天能够回来。

我伸手一抹桌子,带着一指甲盖的灰跟他说:“你真他妈能吹牛逼。”

“就今天没擦……”石林欲哭无泪。

不过我回来了,并没见到冯千月,郝莹莹告诉我说,自从那天晚上冯千月在她家过夜以后,第二天就回了家,再也没了消息。

我知道,恐怕又被冯天道软禁起来了。

真是可怜的娃。

既然决定在学校里至少躲一个月,所以当然要好好学习,不过因为落下的功课太多,还是要麻烦郝莹莹帮我补补。

所以每到中午和晚上,我和郝莹莹就在教室里面温习功课,其他学生也很识相,会主动离开,不当灯泡。不用几天,我就适应了这种生活节奏,从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大哥,变身成了好好学习的少年。

这天中午放学,我和郝莹莹吃过饭后,照例又来教室学习。

以前在罗城的时候,帮我补课的是孙静怡,现在来省城了,换成了郝莹莹。两人在给我补课的时候都很温柔、有耐心,不过郝莹莹比孙静怡更多了一份百依百顺,基本我说什么,她就听什么;不像孙静怡,到底是我的姐姐,还是学校的学生会主席,天生的气势在那放着,我在她面前不敢造次。

学了一会儿,就有点累了,于是我把头枕在郝莹莹的腿上睡觉。

郝莹莹的腿又香又软,枕上去确实舒服,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而郝莹莹,则继续趴在桌上学习。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地醒来,看到郝莹莹仍在认真学习。从我的角度,距离她非常的近,甚至能看到她脖子上的绒毛,她呼出的气息也扑在我的脸上,薄薄的嘴唇就在眼前,让人无比陶醉。

窗外的阳光穿过玻璃,正好洒在她的脸上,白皙而透明,像晶莹的梨子,无比诱人。

大概是因为刚刚睡醒,我的意识还有点混乱,不能好好控制自己的情感,当时就觉得有点忍不住了。

于是,我立刻坐了起来。

“嗯,你醒了?”郝莹莹吓了一跳。

我没回话,吻了上去。

“啊……”

郝莹莹吓了一跳,显然完全没有做好准备,但她还没呼出声来,我就用嘴唇堵住了她的嘴巴。一开始她还试图挣扎,但到最后似乎从了,身子一点一点地软下来,并且抱住了我的脖子。

而我更是得寸进尺,将她压在了桌子上面,疯狂地、激烈地吻着。

除去之前很多次误打误撞,或是被动式接吻、解围式接吻,我还是第一次这么主动地、深情地吻一个女孩,就连以前和李娇娇、孙静怡都没有过。

就在我们吻得激烈之时,教室的门突然猛地被人推开,一个兴冲冲的声音响起:“你俩果然在这啊,我自由了,我来……”

声音戛然而止。

我和郝莹莹吓了一跳,像是一对偷情的男女,面sè慌张地分开了,然后看向门口。

是冯千月。

冯千月站在教室门口,一脸错愕地看着我们。

我和郝莹莹面颊通红、衣衫凌乱,显然如果冯千月不来打断,恐怕会发展出更加少儿不宜的事来。

“千……”

郝莹莹刚说了一个字,冯千月转身就跑。

郝莹莹立刻推我,着急地说:“快,去追她回来!”

其实,我和郝莹莹是正常的男欢女爱,没有妨碍到任何人,更没有对不起任何人。我和冯千月虽然有点暧昧,但并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也不存在心虚什么的。要论感情,我和郝莹莹发展的更早,谁是第三者插足还说不定呢。

但是当时,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就是觉得心里非常不安,脑子一热就追了上去。

当时的我可没有想到,这一追,竟然就追出了省城的新篇章……

看网友对 459 偷情的男女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