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461 何乐而不为

461 何乐而不为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犹记得,我在这学校第一次见到冯千月的时候,心中特别震惊,也特别愤怒。只是那个时候我刚到省城,势单力薄又无依无靠,断断惹不起这位冯家大小姐,所以当时就决定要离她远远的,别让她影响了我的计划就好。

只是后来各种yīn差阳错,导致我们之间走得越来越近,甚至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同盟,共同面对、解决、收拾过不少的麻烦和人物。这期间里,我们之间的感情越来越深厚、关系也越来越暧昧,我一次次地告诫自己应该离她远点,不要忘记当日在冯家所受过的耻辱,以及曾经所立下的誓言。

只是感情这种东西,发展起来还真不由人,脱离了“婚约关系”之后,我以王峰的名义和她往来,彼此间的关系也从零开始。共同经历过无数的风风雨雨之后,我慢慢对她有了好感,觉得她是个不错的姑娘,而她也越来越信任我、依赖我、喜欢我,甚至想要抛开家里,和我远走高飞。

但我的心里,始终立着一根高压线。

因为我是王巍,而不是王峰。

相比于完全沉醉在这段感情里的冯千月,我时时刻刻都保持着一份清醒,我知道这段感情要想修成正果,真正的考验还在后面。当我真正揭开自己身份的时候,冯千月到底能不能接受,是怒不可遏、拂袖而去,还是惊喜万分,说声“原来是你”,然后皆大欢喜?

但我确实没想到这一天来得会是如此的快。

在我的设想里,起码也要干掉李皇帝之后,再在冯千月面前揭开自己的身份,到时何去何从全部由她定夺。但是现在,我也是被怒火冲昏了头,耳听着冯千月一句又一句地损我,我终于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一下就把自己的面具撕了开来。

可想而知,在冯千月看到我的真正面目以后,完完全全地愣住了,两只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一张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显然,我的模样实在超出了她的想像和认知,这比一脸麻子、丑到掉渣还要让她震惊!

恐怕她从小到大,也没碰过这种惊奇的事!

而我,却始终面sè平静地看着她,等着她的反应,她的答复。

这决定着我们日后真正的关系。

“怎……怎么会是你?!”过了许久,冯千月终于颤抖着说出这句话来,眼神之中依旧是挥之不去的震惊。

“对,就是我,我是王巍,没想到吧?”我凄然地一笑,声音都恢复了正常。还有句话我没说出来,你没想到自己喜欢的人会是我吧?

在整个省城,知道我身份的人屈指可数,现在又多了一个冯千月。

“不,不可能,不可能是你……”冯千月的声音更加颤抖,目光之中充满前所为有的惊异,步子也一步步地往后退去,好像我是什么可怕的恶魔,恨不得离我三丈远。

没有雀跃,没有欢呼,没有“原来是你”的惊喜。

在她眼里,化身为王巍的我,又成了那只让她反感、厌恶,只想巴结冯家的臭虫。

怒火,逐渐侵占我的心头。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我咬牙切齿、目眦欲裂,声嘶力竭地怒吼:“怎么样,没想到喜欢的人是我吧,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不,不!”

冯千月显然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突然大叫了两声,像是见了鬼,转身就跑。

看着她逐渐远去的背影,我的脸上勾出一抹凄然的笑。其实早就猜到会是这个结果了,可怜我之前竟然还抱着一丝希望,真是可笑啊,全天底下最可笑的人就是我!

我们彼此厌烦、彼此厌恶,这是一道永远不可逾越的鸿沟,怎么可能轻易地就化解掉了?

直到冯千月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我才轻轻叹了口气,默默地把自己的人皮面具又戴好了。直到此时,我才渐渐冷静下来,突然有点后悔这么急着在冯千月面前揭露真身了,如果她回家和冯天道一说,冯天道又和李皇帝一说——不,不可能的,冯天道虽然瞧不上我,不想和我继续履行婚约,但他毕竟是我爸的结拜兄弟,这种无耻的事应该做不出来。

再说,我要对付李皇帝,也影响不到冯家什么,冯天道也没必要置我于死地啊。

只是,我和冯千月的缘分应该就到此为止了吧。

有点不舍,也有点无奈,但这就是现实,我要努力去接受它。

我回过头去,惊讶地发现郝莹莹竟然站在我的身后。

她是什么时候来的?!

还不等我发问,郝莹莹已经开口:“原来你就是那个最早和千月订婚的男孩。”

嗯,看来她什么都知道了,省城里面知道我身份的又多出一个人来。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

郝莹莹却笑得十分灿烂:“原来你和千月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实在太有缘啦!这回好了,你俩有正儿八经的婚约,谁也不能阻止你们在一起了!”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怎么可能,你又不是没看到她刚才是什么态度……”

“不不不……”

郝莹莹摇头摇得比我还厉害:“千月只是一时受到惊吓,有点转不过弯来而已,等她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肯定就开心地要死!你等着吧,用不了几天,她肯定就回来找你啦!”

郝莹莹说得十分笃定,就好像她是冯千月肚子里的蛔虫,冯千月在想什么、会做什么,她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不过郝莹莹从小和冯千月一起长大,也确实最了解冯千月。

不过现在的我,已经不想再去考虑这些东西,轻轻叹了口气,说:“回去吧。”

郝莹莹点点头,陪着我一起往教学楼走去。

接下来的两三天里,我的生活又恢复到了正常状态,照常上课、吃饭、休息,中午和晚上接受郝莹莹的补习。只是,我们之间再没发生过类似那天中午的激情行为,那确实是个偶然,而不是常态。

冯千月也没像郝莹莹说得那样过几天就会回来找我。

不过郝莹莹依旧很有信心,说冯千月肯定还在考虑,等她想通了就会回来了。

其实我对这件事情倒不是很在意,我就担心我是王巍的事情会传到李皇帝耳朵里去。但是几天过去,生活始终风平浪静,看来冯千月虽然厌烦我,但也不是个多嘴多舌的姑娘。

另外,距离李皇帝的“一月之约”只有不到十天左右了,我开始慢慢怀疑当日的他不过只是吹个牛逼。我就天天呆在学校里面哪都不去,他就是想给我设套都没办法,总不能暗通石林、凶狠男什么的来谋害我吧?

李皇帝能看上这些学生才算是有鬼了。

但是这天晚上,我接到了来自旺哥的一通电话。

当时我正在教室里补习功课,郝莹莹全程为我辅导,这段时间我学习得很用功、很刻苦,每天都徜徉在知识的海洋里。就算功课一时不能完全补上,但也确实收获不小。

旺哥打来电话,说:“见一面吧,我有事情找你。”

我犹豫了一下,说一定要现在见吗,我这几天有点事情。

我的本意,是想等这个月彻底过去,再到外面继续大展拳脚。但旺哥有点不开心了,说道:“怎么,实力强了,势力大了,靠上蜘蛛了,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蜘蛛那边,除非有要紧的事才能联系,平时我还是和旺哥来往比较频繁,求他帮忙的事情也挺多的。而且他之前也确实帮过我不少,为了我甚至不惜得罪周家,以至于挨了几天牢狱之灾,这些恩情我都牢牢记在心里,不敢忘怀。

我赶紧说:“没有没有,您在哪里,我马上过去。”

得知地点以后,我放下电话,心里琢磨着,旺哥怎么好端端地要见我呢,难道他才是和李皇帝沆瀣一气的人?

不管是不是,这一趟我都必须要去。

是,那就见机行事,反正不能进套;不是,就更不能得罪他了,好不容易缓和起来的关系。

夜晚十一点钟,在某个洗脚城里,我见到了旺哥。

旺哥刚洗完脚,浑身舒爽,开心地将我带到某个封闭的包间里。这里有厚实的地毯和柔软的沙发,还有泛着白气的清香茶水。我坐在旺哥对面,抿了一口茶水,才问:“旺哥,找我有什么事吗?”

旺哥嘿嘿笑着说道:“比武大会结束以后,你的风头正劲、名头正响,好多大人物都想和你结交,你怎么不趁着这个势头继续开疆拓土,反倒跑进学校躲起来了?”

其中真实原因,当然不能和旺哥说,就淡淡笑道:“也没什么,就是那个月累坏了,还有身上的伤也不轻,想多休息休息,过几天闲云野鹤的日子。”

旺哥点点头,又问:“你的伤好点了吗?”

我晃了一下胳膊,说好多了。

旺哥笑了一下,又说:“那好,你还记不记得,我曾说过等你比武大会结束以后,会拜托你一件事情去办?”

这事我当然记得,当时旺哥刚从号里出来,我们曾促膝长谈一番,他就和我说过这件事情。我立刻点头,说动:“记得!旺哥,你有什么事情,尽管和我说吧,只要是我能做到的,必当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这句话虽然说出口来,但我的心里还是砰砰打鼓,担心他会让我做些让我为难的事。果然,旺哥幽幽说道:“王峰,以前金毛跟我合作的时候,毒品买卖做得风生水起,我们两人都赚得盆满钵满,但是现在你上位后,场子里却禁止一切毒品流通,让我少赚了很大一笔钱啊!我打算,让你重启这方面的生意,货源照旧还是由我来找,你只负责销售即可,如何?现在你的地盘也挺大了,可不能浪费这么好的资源啊,你说是不是?”

我越听,心里就觉得越沉,因为我所担心的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之前在金毛手下做事的时候,我就搞黄了他一笔毒品买卖,后来才知道这生意背后的人是旺哥。也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旺哥才对我很不满意,屡次对我穷追猛打、设计报复,后来可能是因为火爷,也可能是因为旺哥看到了我身上更大的潜力,所以才对我好了很多。

但他所打的算盘,最终还是为了这个生意。

可能是罗城带过来的习惯,在郑朝宗的熏陶下,我对那种东西有种本能的排斥,觉得那就是祸国殃民的玩意儿,所带来的遗祸比之杀人更甚——真的,我宁肯去帮旺哥杀人,也不愿意助纣为虐,帮他干这买卖!

对,我承认我不是个好人,我也喜欢赚钱,可我觉得应该有底线、有道德!

保护费可以收,份子钱可以抽,赌博、拉皮条都可以,唯有这东西让我深恶痛觉。我不是说我有多高尚,可以前在罗城的时候,我见过不少因为沾染这种东西,搞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无数血淋淋的例子摆在我的面前,我实在不愿插手这个肮脏的买卖,再多的钱也不愿意!

毒品之祸,甚于一切!

看我面露难sè,旺哥微微皱了皱眉:“怎么,你不愿意?”

我稍稍定了定神,觉得这事必须要一次性说清楚,否则以后就会后患无穷,不如一开始就撕破脸皮。于是,我凝视着旺哥,认认真真地说:“是的,旺哥,我不愿意。”

“为什么?”旺哥的眉头更紧:“有钱赚,你不愿意?”

我再次定了定神,又深吸了口气,说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那种东西的危害,就是我不说,想必旺哥您也明白。旺哥,您也别笑话我,我也知道我不是个好人,我的手上沾了不知多少鲜血。但,就是鲜血缠身、罪恶滔天,也不及毒品危害的万分之一!旺哥,您嫌钱少,没有关系,我可以让更多的利润给您,把您损失的都补回来。但我这边的场子,绝对不能流通那些东西,希望您能理解!”

旺哥看着我、盯着我,缓缓地说:“你认真的?”

“我认真的!”我注视着旺哥的眼睛,语气更强、眼神坚定,就是要让他看到我的决心,不能让他觉得有一丝一毫的可趁之机。

接下来,便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我的心里砰砰打鼓,我还挺担心旺哥会对我大发雷霆、拂袖走人的。在偌大一个省城,找个靠山确实不易,蜘蛛虽然能耐够大,但我也不好意思事事都麻烦他。

我们两人彼此对视,眼神交战、压力重重。但是不管压力多大,我的信念和意志从未改变。

“好!”

旺哥突然猛地拍桌,声音如同爆豆一般从他口中射出,把我都给吓了一跳。

好?

什么好?

好什么?

难道旺哥气糊涂了,在讽刺我?但,旺哥已经站起身来,满脸喜悦地握住我的手,激动地说:“好啊,好啊,王峰,我果然没看错人!”

“什,什么意思?”我的脑子已经完全懵了。

“坐下,咱们慢慢说!”旺哥激动地甚至语无伦次。

我:“我本来就是坐着的。”

“哦哦,我坐,我坐。”

旺哥坐了下来,握着我的手,娓娓向我道来。

听完他所讲的,我才明白,原来之前他是在试探我,就是想看看我对毒品的态度究竟如何。他告诉我,他对那种东西同样深恶痛觉,以前他有一个哥哥,就是死在海洛因之下。之前他和金毛合伙做那种生意,其实是为了将幕后老板给引出来,好利用手中的权力将其一网打尽。

“扎西,还记得这个人吧?”旺哥问我。

我在脑子里仔细检索了下这个名字,点头表示记得。当初金毛让我和他一起到西山河边接货,就曾讲过“扎西”这个人物,据说是少数民族,是远近闻名的大毒枭,不仅自身相当彪悍,手下更是猛人无数,省城最少有七成以上的货都是由他提供的。

旺哥告诉我说,他花了很长时间,才和扎西搭上了线,就等慢慢熟悉之后再行收网,结果我一个报警电话,把他的计划全毁掉了,也让扎西如同惊弓之鸟,很长一段时间不再出现,就是出货也让手下的人去办,自己绝不露面。

一条大鱼就这么被我给吓走了,旺哥焉能不怒?这才是旺哥后来屡屡针对我的真正原因,因为他实在是太生我的气了。

只是后来,他慢慢见识到了我的能力,我出sè的头脑和身手让他非常欣赏,我场子里拒绝毒品的果决态度也让他倍感欣慰,所以他决定和我合作,共同拿下扎西。

当然在这之前,他还想试试我的态度,所以才有了之前的一幕。

听说旺哥的真正目的是干掉扎西,我也立刻兴奋起来,甚至开始摩拳擦掌,这种为国为民的大好事,当然必须要去做啊!还有,我双手上的鲜血本来就多,正好借这机会洗涤一下自己的罪恶,可谓一箭双雕、一石二鸟,何乐而不为!

所以我立刻答应了旺哥,说我要怎么做,你尽管吩咐!

旺哥告诉我说,凭我现在的身份,要和扎西搭上线并不困难,难的是怎么将他引出,除非有巨额的利益引诱,否则他肯定不会轻易出山。

我说这个简单,我直接跟他要一吨的货,就不信他不亲自押运!

旺哥笑了起来,说道:“哪有这么简单,你在要货之前,扎西肯定会考察你的地盘,如果认定你没有这么大的吸收能量,百分之百会起疑心,然后拒绝你的!”

我稍想了想,说那我联合其他家族、势力一起要货,声称这样可以便宜一点,总没问题了吧?

旺哥也沉思一番,说:“可以!以你现在的声名,也担得起这个大梁,扎西只要稍微打听下你,就会对你深信不疑的!”

我一抚掌,说那就结了,我会尽快行动的,你把扎西的资料给我看看。

旺哥显然早有准备,递给我一个资料袋。

我打开袋子,里面是一尺来厚的文件,将扎西的信息、生平、经历、罪行,记载地清清楚楚,原来是公安内部资料。我快速浏览着这些资料,对扎西也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知道这家伙确实罪行累累、双手沾满鲜血,不仅狡猾如狐,而且身手也很厉害,据说是名掌握了“内劲”的高手。

正因如此,旺哥才选择我来做扎西的对手,因为我在比武大会上一战成名,人人都知道我也是一名拥有“内劲”的高手。

呃,内劲,真难听,我还是喜欢我自己取的龙脉之力,听着就威风、霸气。

在我浏览资料的时候,旺哥出了趟门,再回来的时候,竟然带来一个皮肤黝黑、气场十足的中年男人。

“戴局,这就是我说的那个王峰,干掉扎西就全靠他了。”旺哥在他面前毕恭毕敬。

我也一下就认出这人,竟然是省城公安厅的戴九星,几乎凌驾于一切政法部门的高级领导!就是罗城那个傲到极点的郑朝宗,在他面前也只有跪舔的份儿!以我现在的身份,在道上已经足够出名,但在戴九星面前依旧是个微不足道的小角sè,我连他的大腿边都摸不着!也就蜘蛛,才能跟他说上几句话而已!

我怎么都没想到,这案子竟然是戴九星亲自督办,如果我拿下扎西,岂不是要抱上戴九星这条大腿了?虽说我现在有旺哥和蜘蛛,可谁会嫌弃自己的靠山多呢?

而且即便是旺哥和蜘蛛,也无非是弄些权术、玩点关系网而已,哪有戴九星这样直接掌握大权的人厉害!

这样的机会,以前可真是求都求不来的。然而现在,戴九星就活生生出现在我面前,我肯定不能错过这个结交他的机会,于是我立刻站了起来,毕恭毕敬地说:“戴局,您好!”

而戴九星只看了我一眼,便回头冲旺哥怒斥道:“小旺,你搞什么,弄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来做这事?你是不是脑子坏了,才干出这种离谱的事!那个扎西是何许人也,多少公安干警、精英人士都拿他束手无策,是一个孩子能对付得了的吗?简直就是胡闹!”

看网友对 461 何乐而不为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