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463 尖刀队,出击

463 尖刀队,出击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在一间秘密仓库里面,我见到了飞刀陈和已经训练了半个多月的尖刀队。

尖刀队,如同其名,就是我手下的一支尖刀,成员都是战斗力比较强的所在,有比武大会上的遗珠,也有能征善战的精英,各个都很骁勇。他们排成一列,接受我的检验,我一个个地扫过去,感觉他们的精气神都比之前盛了很多,目光之中也充满了自信的神采,看来飞刀陈确实下了功夫训练。

他们本来就是精挑细选出来的战士,稍微一打磨,锋芒更盛。

经过一系列检验之后,我对我的尖刀队非常满意,夸奖过一番之后,便把扎西的事和他们说了,并坦率地讲:“这是我第一次使用你们,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

“是!”众人气势冲天。

扎西,说到底只是个贩毒的,就算他在本部人马不少,但是出来送货,肯定不能过于张扬。所以我判断,他顶多带十几个人来,就算带上船夫,也不会超过二十个人,而我带的人比他要多,应该足够收拾他了。

安排好了以后,我便让大家暂时休息,等我通知。

三天之后的一个晚上,我们便租了一个小型货轮,沿着西山河往下游漂流,渐渐靠近和扎西约好的交易地点。此时,夜sè茫茫、涛声滚滚,河面上除了我们这艘货轮之外,四面再无一点动静。

我们二三十人分站在货轮的不同位置,四处张望,谁也不知道扎西的船会从什么地方过来。

“来了!”突然有人低喝一声。

我们顺着他的目光一看,果然见到西山河上某个方向,一艘和我们差不多大的货轮正破水而来,船上的灯光昏暗,不仔细看都发现不了。大晚上的,行船还这么鬼鬼祟祟,除了要和我们做交易的扎西,应该不会有其他人了。

一时间,大家都有点兴奋起来,这是尖刀队第一次执行任务,众人都迫不及待地想要展示一下身手。

但,那艘货轮距离我们还有百来米的时候,突然停止了继续航行。接着,一束强光朝我们这边射来,并且闪了几下。这是我和扎西约好的暗号,足以说明这人多么小心谨慎,这个任务的执行力度很难,难怪戴九星一直不放心我。

但,富贵险中求,世上哪有总是一帆风顺的路让我去走?

想到这次任务之后能享受到的好处,我又重新精神抖擞起来,安排飞刀陈也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强光手电,朝着那边晃了几下。

暗号对上以后,对面那艘货轮才又重新启动,嗡嗡嗡地朝着我们开了过来。不用多久,两艘货轮便在咫尺之间,我一看对方的船上,果然站着十来个黑衣大汉,模样和普通汉人不太一样,各个都是凶悍非常的样子,再加上其他各司其职的船员,人数果然不出我的所料。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我悄悄松了口气。

对方一众汉子之中,有个下巴上蓄着大胡子的汉子喊道:“哪位是王峰大哥?”

这个大胡子,显然是这次负责和我交易的头头——起码是表面上的头头。和扎西不一样,他的普通话还蛮好的。如果按照旺哥的说法,扎西肯定就在船上,就是不知哪一个是。他肯定是易了容的,光凭模样可认不出来,不知道是在一众汉子里面,还是在那些船员里面?

我随便扫了一眼,并没有发现什么端倪,立刻应道:“我是!”

大胡子看到我,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又哈哈大笑起来:“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怎么可能会是王峰!”

我心说哟,连成语都会用,看来接受的汉文化不少。行走在外,因为年龄问题,我不知道遭过多少人的奚落,不过好在我也早就习惯,也没怎么当一回事,直接说道:“我就是王峰,你家扎西老大如果调查过我,那就应该知道我的年龄。所以少废话了,钱带来了,货在哪里?”

大胡子仔细看了我几眼,虽然还是有点不太相信的样子,不过最终还是摆了摆手,有人立刻在两艘货轮之间搭了一条踏板。我也摆了摆手,就准备让众兄弟跟我一起过去,但大胡子又制止了我,说:“你带两三个人,拿钱过来就行了!”

这个扎西,做事果然小心,连交易都不让带人过去。我立刻说:“扯,就两三个人,怎么搬得动一吨的货?”

大胡子说:“那没关系,我们会帮助你的!”

我又说:“那也不行,万一我带钱上船以后,你们黑吃黑把我绑了可怎么办?”

大胡子的脸上立刻露出不快:“我们的生意遍布四方,可不仅仅你们省城而已!我们要是那样的人,生意就不会干到这么大了,你如果不愿意按照我的安排行事,那就停止交易、各回各家吧!”

我心说好不容易把扎西给引出来,哪能轻易把他放走,于是又换了另一副脸,笑着说道:“好吧,那就按照你们的安排行事!”

大胡子点点头,让人给我们让开了道。

我踩着踏板而过,两三个兄弟跟在我的身后,各自拎着两个大麻袋。上船以后,我又看看左右,说你们的货在哪里?

大胡子说:“不着急,先让我看看你们的钱!”

我刚要有点异议,大胡子就继续说道:“这也是规矩!”

我没办法,只好吩咐几个兄弟把麻袋解开,还按照大胡子的要求,把红彤彤的钞票全部倾倒在了甲板上,顿时形成了一座小山。大胡子摆了摆手,便有几个汉子走上前来,检查了一下钱币真伪,不过多久,便冲大胡子点了点头。

大胡子终于松了口气,再看我时脸sè都缓了许多,竟然还露出一丝笑容,生动展示了什么叫做见钱眼开。大胡子嘿嘿笑道:“很好,王峰大哥果然很守信用,这次合作非常愉快,我们也会完整把货给送上的!”

说完,大胡子便拍了拍手,接着货轮之上便“嗡嗡嗡”地响了起来,似乎是什么机器启动了,震得甲板都直哆嗦。我正纳闷什么情况的时候,就见船舱底部轰隆隆地伸出一条机械手臂,那手臂前端还有一个挺大的斗,斗里面装着一个又一个的麻袋,直接就朝我们那艘货轮上伸了过去,然后“哗啦啦”的一倒,那些麻袋就到了我们的甲板之上。

当时都把我给看呆了,我都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先进,都不用我们的人去搬,直接就把货倒在我们这边了!

怪不得大胡子不让我带更多人过去,原来还有这么一手。

好在,一吨的货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搬过来的,即便是机械手臂也得运作一段时间。趁着这个机会,我一边假装安排人手检查活物,一边仔细辨认到底哪个才是扎西。

要想顺利完成任务,总得把扎西先找出来,否则如果贸然开战,扎西很有可能逃之夭夭,我可负不起那个责任。

可是我把船上的人看了一圈,甭管马仔还是船员,全部仔细扫了一遍,仍旧无法判断到底哪个才是扎西。眼看着货物越搬越多,在我们那边的甲板上都堆成一座山了,如果货物交接完毕,这帮人肯定马上就走,这个机会也就错过去了!

我和身边的大胡子攀谈起来,先是恭维了他几句,说你们的器械真是先进等等。

大胡子得意洋洋,说:“那是当然,都是我们扎西大哥想出来的办法!”

成功把话题引到扎西身上以后,我便顺着说道:“扎西这次怎么没来,我仰慕他已经很久,还想借着这个机会和他喝一杯酒!”

我本想趁大胡子不注意,从他嘴里套出点什么来,或是通过他的眼神找到扎西。但,大胡子好像早有防备似的,直接就说:“我们大哥日理万机,哪有闲空亲自押运这种小买卖!你要想和我们大哥喝酒,那就多和我们交易几次,我们大哥念你心诚,总会来一次的!”

我心里想,日你个祖宗,不就一个毒贩子嘛,整得多高贵似的,还念我心诚才会见我。

就在我琢磨着怎么把扎西找出来的时候,轰隆隆的机械声突然停了,大胡子冲我说道:“好了,货交完了,你检查一下吧,如果没什么问题,我们就要走了!”

我一抬头,果然看到货物已经交接完毕,我们那艘货轮上面堆得到处都是。我一边安排人继续检查,一边笑呵呵对大胡子说:“扎西虽然没来,不过能认识你也挺荣幸,咱俩喝杯薄酒,以后就是朋友!”

说完,我也不等大胡子同不同意,便冲着我们那边摆了摆手,便有两个兄弟拿了酒和杯子过来。酒是上好的五粮液,杯是普通的小酒杯,资料记载,扎西这帮人嗜酒如命,饮酒是他们那个民族的普遍作风。

果然,在我拿出酒后,甲板上好多人的眼都直了。我倒了两杯酒,对大胡子说:“要交朋友,怎么能没有酒,如果看得起我,就喝下这杯酒吧!”

我也知道这帮人的提防心很重,所以在说完这句话后,我就主动拿过其中一杯,一饮而尽,证明酒里没做手脚。大胡子一看,也无话可说了,直接拿起杯来,也跟着喝光了杯中酒。

“好酒!”大胡子喝完以后,忍不住赞叹起来。

“就爱听你这句!”

我豪迈地一笑,继续说道:“以后合作肯定还不会少,我是真心想跟你们交朋友,这次除了带钱过来,还带了另外的见面礼!”

说完,我便回过头去,冲着我们那边摆了摆手,众人也马上每人抱着一箱五粮液,纷纷跨过踏板往这边送。大胡子“哎哎”地叫了两声,终究还是没能制止我们的行为,而且他也很喜欢这批见面礼,所以制止的力度也不是那么的强,半推辞半拒绝地全部收了下来。

转眼间,我们一干兄弟全部踏上了这艘货轮。

而我也趁着这个机会,拿着酒杯去跟其他汉子、船员碰酒,除了每人都碰一杯之外,还要和他们说一句话,什么以后大家都是朋友,到了省城就来找我之类的。

出于礼貌,他们当然也会对我说声谢谢,或是“一定一定”之类的话。

扎西的声音很有特sè,而且他不会普通话,说起来非常生硬,如果我听到了,肯定能认出来。这期间里,大胡子来阻止我,不让我再继续碰酒,说他们必须要走了。

我说喝杯酒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咱们上千万的生意都做了,还在乎这一丁点的时间?

大胡子没有办法,只能陪着我一个个碰酒,但他对我依旧防心很重,自始至终都在盯着我的动作。碰到某个船员的时候,这个船员并没说话,只是冲我点了点头,便转过身去继续干自己的活儿了。

这个船员脸上有不少胡子,头上还戴着一顶挺大的帽子,我的心中一动,知道这就是扎西了,他不敢说话,就是怕暴露身份。

我也假装不动声sè,继续去跟其他人碰酒,却暗中给双刀男使了一个眼sè。他们也立刻会意,无声无息之间靠近那个船员,并各自站好围攻扎西的最佳位置。

等到碰完最后一杯酒,大胡子又催促我:“好了,你得走了!”

我点点头,冲着大胡子说道:“临走之前,我有句话想和你说!”

大胡子问:“什么话?”

“就算我乳臭未干,要你的命也没有问题!”

说完这句话后,不等大胡子做出什么反应,我便把手里的酒瓶、酒杯齐齐砸在他的脸上。接着,我又从怀中摸出三菱刮刀,狠狠捅向大胡子的胸口,鲜血猛地迸溅出来,大胡子的两只眼睛瞪大,但他已经说不出话,身子“轰”的一声朝后倒去,重重跌在甲板之上。

这个异变,显然是扎西那边想不到的,一帮人顿时“哇啦哇啦”叫了起来,各自摸出怀中家伙就要朝我冲来。而我们这边也早有准备,一众人立刻挥舞着家伙而上,现场立刻响起一片惨叫声和呼号声,甚至还有震耳欲聋的枪声响起,扎西那边有部分人是带了枪的。

当然,我们也有。

尖刀队里,颇有几个使枪好手,一时间砰砰砰的枪声也不绝于耳。

但,我们这边毕竟有所准备,直接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一开始就把局势搞得特别有利,完全就是压着对方在打。尖刀队的威力,可见一斑。

“峰哥,小心!”

一声大叫突然传来,我猛地回头,只见某个角落,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了我。但,还不等他扣下扳机,一柄明晃晃的飞刀已经疾射而出,正扎在他的喉咙之上,那人哼都没哼,就倒了下去。

他妈的,简直太帅了!

我为什么喜欢飞刀陈,哪怕他曾想要我的命,我也一直想收下他,就是因为这个!

我回过头去看向飞刀陈,重重说了一声谢谢!

飞刀陈刚点了下头,就听某个方向又传来“啊”的一声群呼,我赶紧循声去看,只见之前包围扎西的那几名汉子,竟然齐齐飞了出来,倒在地上。这些汉子的实力已经挺强,扎西竟然还能以一敌多、不落下风,不愧是内劲高手!

让其他兄弟去对付扎西,确实有点难为他们了,我大叫一声:“都让开,让我来对付他!”接着便攥紧沾血的三菱刮刀,迅猛地朝着扎西而去。

但,因为对方已经大败,大部分人都已倒下,扎西也无心恋战,直接抓住栏杆就要往水里面跳。我自从上船,却迟迟不动手,就是因为害怕这个,如果扎西跑了,那这一趟算是白来。

西山河这么大,扎西要是真跳进去,那可真是怎么都找不到他了。

“飞刀陈!”关键时刻,我大叫一声。

“明白!”

随着飞刀陈一声大叫,数支飞刀飕飕飕地朝着扎西疾射而去。

扎西是内劲高手,飞刀陈的飞刀当然伤不到他。当然,我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让飞刀陈伤他,而是阻他一阻就好。果然,数支飞刀从扎西的身前划过,扎西为了不被飞刀所伤,只能往后面退,又返回到了甲板上面。

这就对了。

我猛地扑上前去,手持三菱刮刀就往他身上捅。

扎西已经跑不了了,只能回过身来和我打架,这家伙不愧是内劲高手,赤手空拳也能和我打个不相上下。其实我现在人多,大家一哄而上的话,早就把这家伙给收拾了,不过我正打得过瘾,所以并没让其他人插手,而是就在甲板上和扎西单挑。

扎西的本事确实不错,绝对不会在我之下,怪不得警方拿他一点办法没有。不过可惜的是,他的兄弟全军覆没,他根本没有心思和我战斗,一心想着怎么逃跑,无论战意还是气势都不如我。

而我无论战意还是气势,都处在极其鼎盛的状态,四周也站满了我的兄弟,加油呐喊声也不绝于耳。所以,我越打越顺手,很快就抓住扎西露出的一个破绽,三菱刮刀穿过他的肩膀,并将他狠狠扎在了舱门之上。

至此,扎西已经全面落败。

我顺手一扯,把扎西的帽子、胡子全部摘了下来,果然露出了他的真正面目,和警方资料上的照片一模一样。扎西也自知这次栽了,跟我说他认了,东西和钱全归我,放他一条生路即可。

我摇了摇头。

扎西急了:“黑、吃、黑,别、太、绝!”

我乐了,说谁跟你黑吃黑了?接着,我胸膛一挺,义正言辞地说:“我是警察,你被捕了!”

艾玛,这句话说出来可真爽啊。

虽然我不是真的警察,但是过过警察的瘾也可以嘛。

不料扎西听说我是警察以后,反而乐了起来,说既然这样,那他就更死不了,因为他是少数民族,国家有宽大政策,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我吃了一惊,还有这种说法?!

我看向身边的人,身边的人也都点头。

扎西更得意了,嘴角勾起一抹yīn笑。

我轻轻叹了口气,拔下他身上的三菱刮刀,朝着另外一个位置扎了过去。

扎西瞪大双眼看着我,显然不敢相信我身为警察,竟然还敢杀人,但他的身体最终还是慢慢倒了下去,跌在地上成了一具死尸。

“还好我不是真的警察,不然可真要憋屈死了……”

我嘟囔着,回过头去,冲着众人大声喊道:“返航!”

两艘货轮,同时发出轰轰轰的声音,朝着沿岸的方向驶去。站在船头,夜晚的风拂过我的面颊,我的身后站着二十七名尖刀队队员,各个面sè庄重、神态威严……

我们不是什么好人,但这次是给政府做事,铲除了一帮危害社会的家伙,骄傲感和自豪感自然充斥心间。

两艘船很快就到了岸边,按照约定好的,旺哥和戴九星就在这里等着。他们身后,站着一片荷枪实弹的刑警,闪着霓虹灯的车子分布两边,照亮了这个夜晚。

戴九星亲自上前迎接,看到扎西的尸体和一堆被绑起来毒贩子以后,这位高级领导的眼睛竟然都湿润了,握住我的手,声音激动地说:“好,好,辛苦了!”

接着,他又回过头去,对着下面一片刑警说道:“鼓掌!”

现场顿时掌声雷动。

我们这一帮人,之前见了他们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腿肚子都哆嗦,哪里享受过这种待遇?当即,众人都是激动不已,还有人嘟囔着说:“我妈要是知道我有这天,估计高兴地要从棺材板里出来了。”

——这个汉子,以前吃喝嫖赌无所不作,活活气死了他的母亲。

我们像是一群凯旋归来的英雄,在热情的掌声之中慢慢走下货轮。戴九星亲自拉着我的手,说已经准备好了庆功宴,让我坐他的车过去。能受到戴九星的这种礼遇,我的心中当然无比开心,脸上也是相当有光。

很快,我们就来到戴九星的奥迪车前,戴九星甚至亲自帮我打开车门,让我上车。

“这怎么好意思……”

我推脱着,但还是坐了上去。

坐上来后我才发现,车上还坐着一个警察,我正纳闷这是谁的时候,他的手枪已经掏了出来,并且对准了我的脑袋。

“你被捕了。”他yīn沉沉地说着。

接着,外面又传来戴九星高亢的声音:“全部抓走,一个都别放过!”

看网友对 463 尖刀队,出击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