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469 门前会群豪

469 门前会群豪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说完以后,我便迈步往前走去,众人也一语不发地跟在我的身后。

走着走着,我突然站住脚步,又回过头来看着众人。众人也都站住,一脸迷茫地看着我,他们的眼神都特别复杂,有害怕,有恐慌,有焦虑,只有少部分好战分子,才有那么一丝丝的期待。

“大家都知道……”

我慢慢地说道:“我是宁肯战死,也不会向李皇帝投降的。所以,如果你们之中有人不愿意参与到这场战斗中来,现在可以离开,我绝不追究!”

我的声音充满悲凉和沧桑,回荡在这满是人群的大堂之中。我不认为我有多大的魅力,能让这么多人愿意跟我同生共死,所以我便把话说在前面,想走的现在就可以走。

但让我意外的是,现场的人竟然一动不动,像是秦皇陵中的兵马俑,齐刷刷地看着我,各个的目光之中写满坚定。是的,面对整个省城的围剿,大家肯定会害怕,也会恐慌,但他们仍旧愿意和我站在一起!

“峰哥,我们既然跟了你,就没有后悔过!”

“是啊峰哥,您威风的时候,我们跟着您享福,现在您有难了,我们却一哄而散,那算什么?”

“峰哥,我们会和你一起战斗,直到最后一刻!”

一个个声音接二连三地响起,在大堂里此起彼伏,不仅温暖着我的心,也燃烧着大家的血。我知道,经过一次又一次的人员筛选、调整,留下来的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在这上面蚊子和老酱功不可没,我果然没有看错他们。就连性格有点软弱的飞刀陈,此刻也高高昂起胸膛,冲我说道:“峰哥,我们尖刀队愿做前锋,誓死挡在大家身前!”

尖刀队众人也齐声喊道:“誓死挡在大家身前!”

他们的声音震撼天地,气势也如长虹贯日、锐不可挡。我突然觉得,有这样一支精兵猛将,真的是老虎须都敢去捋一捋了。本来,我是想激励他们,结果却反过来被他们给激励了,我真的很自豪自己有一群这样仗义的兄弟。

我的热血被激发,灵魂被震撼,当即气吞万里如虎地吼道:“好,我们走!”

接着,我便继续往前走去,众人也跟着我哗啦啦地往门口走。因为对方的人实在太多,我现在布置什么作战计划也不好使了,不如就跟他们硬碰硬地正面刚,没准我们的气势还能吓到他们,从而杀出一条血路!

在我带着众人出门以后,就远远地看到一帮黑压压的人正往我们这边齐聚而来。他们像是一大片黑云,密密麻麻、遮天蔽月、气势雄壮,整个大地似乎都要被他们震颤。

我的后背甚至忍不住渗出冷汗。这,就是整个省城的力量吗,实在太可怕了。

这一瞬间,我的澎湃战意,竟然消退不少,面sè也变得极其严肃起来。只是,我仍旧装作无所畏惧的模样,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对面的一大片来人。我尚且如此,可想而知我的那些兄弟会是怎样,在大堂里的时候他们同样热血沸腾、战意汹涌,但是,现在亲眼看到对方的可怕和强大时,也是忍不住就开始发起抖来,毕竟这是生物的本能啊!

除去极个别强人以外,有谁看到这样的状况会不发怵?

但,我是老大,我是众人的主心骨,谁害怕我也不能害怕,所以我始终面不改sè,紧紧盯着来人。眼看着他们越走越近,所带来的威压也越来越甚,身后的老酱轻轻说道:“已经有二十多年,没看到这种场面了啊……”

我忍不住问:“以前也有过?”

“有。”

老酱答道:“二十多年前对付小阎王的时候就是这样,几乎整个省城道上的人都出动了,浩浩荡荡足有两三千人。那个时候我还年轻,而且是对面阵营的,现在……”

老酱没有再说下去,但是大家都已懂得他的意思。

我的心中同样感慨无比,省城这二十多年来唯一全军出动的两次,一次是针对我舅舅,一次是针对我,感觉像是一个轮回,果然有其舅必有其甥。我们这舅甥俩也是很有意思,一不小心就激起了整个省城的众怒。

果然,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定数。

“后来小阎王是怎么做的?”我继续问道。

“后来,他就跑了啊!”老酱回忆着,说道:“那会儿他也没带多少人,四五百吧,远远不是我们的对手,不跑还能干嘛?”

说到这里,老酱突然顿住,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继续说道:“当然,小阎王是小阎王,咱们是咱们,他跑,不代表咱们也要跑。”

老酱虽然努力补救,但还是有点迟了,连我自己都忍不住在琢磨:曾经叱咤省城的小阎王,面对这种情况都要逃跑,我还有必要再坚持下去吗?

这么一琢磨,战意无疑再次消退不少。连我都是如此,更别说其他人了,大家都是面面相觑的模样,本来澎湃的战意像是被扎破了气的气球,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恐慌、害怕和紧张。

老酱也注意到了这个状况,十分后悔自己刚才的多嘴,再一次设法补救道:“而且,小阎王当时也没跑了,照样被我们给抓住了,将他的人杀了一个七零八落,小阎王也被杀得半死不活,在一支残军败将的护送下才逃回罗城!”

老酱这番话,本来想表达“逃也没用,不如拼上一场”的意思,结果却越描越黑,大家听后不免更加慌张,连小阎王那样的神人都扛不住省城的大军攻势,我们又算得了什么,竟然想和一整座城做对?

如果将我们的士气比作一只正在泄气的气球,那么经过老酱这三番两次的暴击之后,几乎要全瘪掉了。老酱本来只是随口说了一下往事,万没想到竟会产生这样的负面效果,整个人也是急到不行,满脸愧疚地看向了我。而我并没有怪他的意思,因为对面的大军压境,每进一步,我们这边的士气就消减几分,老酱这几句话只是加速了这个过程。

两军对垒,本来就不是只靠打鸡血就能提升士气的,两边实力之悬殊一眼看到便知,场面话说得再漂亮,也没有视觉效果来得震撼。我可没有曹操七万军打败袁绍七十万军的本事,连我看了这场面都有点发怵,更何况大家?

我甚至在想,这么硬碰硬是不是错了?

但,现在想再逃跑已经来不及了,对方大军已经压了过来,很快就将整栋金龙娱乐城围成了一个铁桶。果不其然,人群之中站在首位的,正是八大家族的家主,以及各个势力的老大。

这一瞬间,悲凉和悲哀充斥在了我的心头。记得就在一个月前,比武大会终极之战的夜晚,我还试图联合各大家族一起对付李皇帝,而且就差那么一点点就成功了;现在,风水轮流转,他们又来一起对付我了,而且阵势比之当初更强、更大。

这帮欺软怕硬的家伙,不敢对李皇帝怎么样,对付起我来倒是一个比一个积极!

尤其是冯天道和王老爷子,我和他们也算是有些私交的吧,也曾坐在一起谈笑风生,就这么翻脸不认人吗?其他家主也就算了,我和他们本来也没什么交情,可这两人怎么就能做出这种事来?我刻意看向他们两人,想用无声的目光来谴责他们,给他们造成一些心理压力,但他们的无耻程度超出我的想像,竟然完全心安理得地和我对视,显然并不认为自己错了。【择天记吧少年王】

或许,我本来就不该对他们抱有希望。这两条老狐狸,一个是我爸的结拜兄弟,做起背信弃义的事来却毫不脸红,一个在我救了他儿子的基础上,还要不留情面地将我赶出家去……

还和他们谈什么道德廉耻!

不过我能看到,他们各自带了不少人手,却唯独不见王公子和冯千月,想必是被他们刻意软禁在家里了吧。疯牛倒是在冯天道的身边,疯牛看向我的时候一脸无奈,显然并不想对付我,但是身不由己。

我真心觉得,疯牛要比冯天道有人情味多了,我爸当初到底是为什么要跟冯天道这种伪君子结拜?

这些大军一过来后,此起彼伏的骂声便一个接着一个地响了起来。

“王峰,你为什么要把扎西杀了,为什么要断掉我们的财路?”

“王峰,你黑吃黑也就算了,还把人也杀了,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王峰,省城已经容不下你,你要识相的话就自杀了吧,我们可以放过你的兄弟!”

这些家伙,一个比一个骂得狠,一个比一个义愤填膺,就好像扎西是他们亲爹似的。不,估计就算是我真的杀了他们亲爹,他们也未必会气成这样!骂的人越来越多,骂声几乎翻天覆地,现场乱糟糟的一片。尤其是刘家的刘璨君,更是逮着骂我的机会了,上窜下跳地口吐恶毒之言,在他嘴里我几乎已经死过千八百遍了。

我们这边虽然也有回嘴,但根本不是这么多人的对手,铺天盖地的骂声彻底压制住了我们。

我被这些骂声激得恼火,打又不打,骂个鸡毛?骂声有时候还真是个好东西,他们成功激起了我的愤怒,让我本来消沉下去的战意又澎湃起来。我猛地抽出藏在怀中的三菱刮刀,仰天喝道:“少他妈废话,倒是上来和我打啊,看你们有没有本事把我的命拿走!”

我的声音气吞山河,气势也震天撼地,瞬间就覆盖了整片天空,现场的人群也顷刻间就安静下来。我还以为在我喊过这句话后,对方的人会一哄而上的围剿我们,以至于我赶紧跟飞刀陈使了一个眼sè,让他准备好带着尖刀队和我杀出一条血路,飞刀陈也迅速抖擞精神,做好了战斗准备。

然而让我意外的是,对面的人虽然安静下来,但是一个主动冲上来的都没有,反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都想让其他人先上,自己随后再上。一看这个情况,我就明白过来,自从我拿下比武大会的冠军以后,我的实力就有目共睹了,我不光打败了流星,就连公认的强者扎西都死在我的手上,所以即便是各大家族,也不敢轻易进犯于我,就更不用说其他零散的势力了。

其实坦白来说,我的实力虽然已经挺强,但在各大家族之中,还是有高手能胜过我的,但他们谁都不肯冒这个险,以免自己损兵折将,还是希望别人先上,自己在后面捞个现成便宜。

八大家族素来不和,彼此之间勾心斗角,谁也不希望对方强过自己,谁都有着自己的小九九和小算盘,所以就更不愿意主动向我发起出击了。就连和我有深仇大恨的刘家,都是一副躲躲闪闪的模样,就更别说其他七个家族了。

八大家族尚且如此,其他二线势力更是不愿出这个头。

李皇帝说得一点没错,这就是一群烂泥扶不上墙的阿斗,指望他们团结起来简直比登天还难。这些家族和势力,单个的时候可能还是条龙,不过一旦集中起来,就成了乌合之众,成了一条条虫,谁也不愿主动出击。

二十多年前,他们围剿我舅舅,那还是李皇帝带头才能成功,现在没有个带头的,简直窝囊到要死了。

憋了一肚子气的我,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当即就狠狠地挖苦起了他们,说一帮乌合之众,你们倒是上啊,来一个和我打啊,看我不把你们的头一个个割下来!

我这番嚣张到极致的话语,一方面大大提高了我们这边的士气,使得大家也跟着我昂头挺胸起来,仿佛真的不把眼前的这两千多人放在眼里;一方面也引起了一些高手的不爽,跃跃欲试地想要上来向我挑战,但这些高手都是有主人的,他们的主人没说动手,谁也不敢轻易上前。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高高响起:“岳家主,你家高手如云,倒是先上去试一下他啊!”

说话的是葛家家主。

之前,葛家的葛平只差一步之遥就能进入决赛,却被半路杀出来的乐乐给阻挠了。这个气,葛家一直记在心里,现在终于找着机会报复,当众撺掇岳家率先上场。

之前就说过了,别看八大家族一起来了,可是他们彼此之间勾心斗角,现在就由葛家家主最先打响了第一枪。

我突然觉得,就冲着他们这股子不团结的劲儿,今天也不一定败了!

而岳家家主岳青松,那个面庞黑堂堂的汉子,还真就上当了,当即豪气干云地说:“上就上!”

之前在比武大会上,我就觉得这个岳青松挺老实的,当时还对他挺有好感,没想到这人老实地过了头,被人随便一句话就激起来了,让人无话可说。岳青松应过之后,便转头去自己的阵营里面找人,头一个被他看中的就是岳家年轻一代中最出类拔萃的高手闪电。

这个闪电,本事是有,可惜胆小如鼠,之前和葛平一战,连场都不敢上,谎称自己得了急性肠炎。他都不敢和葛平正面交锋,更别提之前打败过流星的我了,发现岳青松看向自己,立刻摆着手说:“家主,我不是这个王峰的对手,上去也是死路一条!”

“哈哈哈哈……”岳青松还没说话,葛家家主就率先笑了起来。

岳青松一张黑脸被激得发红,又在自家阵营里扫了一圈,发现实在找不出合适的人来,当即胸膛一挺,说道:“好,那我就亲自上场!”

这家伙说到做到,真是个老实人,撸了袖子,拿了家伙就要出来。我没见岳青松展示过什么身手,但他之前为救乐乐,能在刹那之间冲上拳台将乐乐拖开,避开了流星的致命一击,足以说明他的实力不容小觑了。

而且,对面大军之所以迟迟不上,就是因为缺了一个带头的人;岳青松如果一上,就如同堤坝开了口子,那些人恐怕就要一哄而上了。

所以,在岳青松正往前走的时候,我就立刻喝道:“岳家主,咱俩可是无冤无仇,你确定要来挑战我?”

岳青松说:“你杀扎西,断我财路,还敢说和我无冤无仇?”

“那你是一定要逼我了?”

“少废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岳青松不是个能言善辩的主儿,提了家伙就往我这边冲,他使一柄宽背大刀,看着威风凛凛、杀气重重。对面的人都饶有兴致地看着,而我却根本不接岳青松的招儿,也没有任何做出战斗姿势的准备。

就在对方众人一脸莫名其妙的时候,我却已经“啪啪”地拍了两下手,我们这边的人群顿时分开,五花大绑的乐乐被推了出来。

看到这幕,已经冲到一半的岳青松顿时站住,震惊地说:“乐乐,这是怎么回事?!”

乐乐在省城道上出现的次数极少,但他的名气却相当不低,对面很多人立刻认出了他,纷纷震惊地说:“这不是岳家家主的那个外甥吗?”“对啊,就是他打败了葛平,怎么被王峰给绑起来了?”

而乐乐满脸无奈地冲着岳青松说:“我出去喝了个酒,不知道怎么着就碰到他了,打又打不过他,就被他绑过来了。舅舅,你可得救我啊!”

岳青松气得鼻子都歪了,用刀指着我说:“王峰,把他放了!”

我嘿嘿一笑,说你当我傻吗,我把这家伙绑来,就是为了对付你的,你现在让我把人放了,怎么可能?

“那你想怎么样?”岳青松红着脸问我。

我说简单,带着你的人撤离这里,我就把这家伙给放了。

岳青松也是真疼乐乐,一跺脚,说道:“好,那我就撤,你可要说话算话!”

接着,岳青松便回过头去,冲着众人拱了拱手,说道:“不好意思,这情况你们也看到了,我们岳家只能先走,你们继续对付他吧!”

对面众人顿时乱了起来,纷纷劝着岳青松别走,但岳青松为人老实,说走就一定要走。摆了摆手,便率着自己的大部队离开现场,而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肯定不会食言,也迅速命人把乐乐给松绑了。

我不担心岳青松去而复返,这位岳家家主虽然有点愚昧,说话还是相当守信用的,比冯天道那个虚情假意的家伙可强多了。

给乐乐松绑以后,他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帮我逼退了一支强敌,我已经很感谢他。但,我的危机并未解除,现场敌人的数量仍旧远远超过我的承受能力范围,所以乐乐担忧地看着我,有点不想离开。

我冲他使了个眼sè,暗示他尽管放心,我已经有了应敌之策。

无论如何,乐乐肯定不能呆在这里,毕竟我们之间表面上并没什么交情。乐乐留下,反而是桩麻烦,他自己也知道这点,只能唉声叹气地离开了。

岳家的人走了以后,对面再度恢复了安静。

而我握着三菱刮刀,在原地来回走了几步,冲着对面笑嘻嘻道:“下一个,谁上?”

我的声音轻松自如,神情也云淡风轻,一副胸有成竹、十拿九稳的模样。古有诸葛亮空城计骗司马懿,今由我王峰空城计诈群豪,因为之前成功利用乐乐逼退岳家,众人自然揣测我肯定还有其他的杀手锏,用来对付不同的家族和势力。

一时之间,众人都有点慌,纷纷低下头去打电话了,看看自己的老婆孩子是否还在,有没有被我绑架之类的。这种恐慌,就是击溃他们军心的第一步,看看他们谁还敢在冒这个头。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冷冷的声音突然响起:“故弄玄虚!”

我循声看去,竟是冯天道。

我的心一下提起。

刘璨君也跟着叫道:“冯叔叔说得对,王峰就是在故弄玄虚,他有多大的本事,能绑了那么多人?大家不要怕他,他就是走了个狗屎运,才撞着那个许乐而已!”

刘家家主刘德全,也跟着点头:“不错不错,确实如此,老冯说得很有道理。”

而冯天道,似乎有意在刘家面前表现自己,当即说道:“疯牛,你上,将他拿下!”

看网友对 469 门前会群豪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