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471 深藏不露的高手

471 深藏不露的高手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砰的一声,我的身子重重落在地上。

“峰哥!”

蚊子他们见状,纷纷朝我跑了过来,然而一道黑影已经赶在众人之前,正是手持铁锤的疯牛,准备对我发起第二次的攻击。疯牛满面狰狞,手中铁锤杀气蓬勃,似乎打算直接就要了我的命,蚊子他们一个个都红了眼睛,想阻止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飞刀陈倒是射了两柄飞刀,均被疯牛用手中的铁锤给弹开了,继续朝我轰了过来。

一时间,整个天地似乎都被疯牛的铁锤笼罩,巨大的黑影如同一座五指山,轰然朝我压下。眼看着我的脑袋就要像西瓜一样爆开,一个尖锐的声音突然响起:“住手!”

在这千钧一发的紧张时刻,这个声音像是来自天外,有种神奇的魔力,摄人心魄。而疯牛也真听话,听到这个声音以后,便立刻停下了手,手持铁锤站在我的身前。

众人循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人群之中走出来个如花似玉的女孩,正是冯千月。让人意外的是,冯千月手中还捏着把小刀,小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面,正贴着大动脉。

“不准再动,不然我就自杀!”冯千月咬牙切齿地说着,两只眼睛里则充斥着火红的光。

“千月,你这是干什么啊!”

刘璨君急得跳脚:“你不要管他,他现在是整个省城的敌人,你可不要引火烧身啊!”

“你给我闭嘴,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冯千月狠狠瞪了刘璨君一眼,又看向了自己的父亲:“爸,让疯牛撤回去!”

冯千月的突然出现,让众人都很意外,不过想到我俩之间的暧昧关系,又不觉得意外了,纷纷看向了冯天道,看他打算如何处理这件事情。刘德全也不满地看向冯天道,显然在责怪他没有管好自己的女儿。疯牛也回头看着冯天道,等着冯天道的下一步指令。

趁着这个机会,蚊子他们赶紧把我拉了回去,问我情况如何,我摇摇头,说:“没事!”

飞刀陈着急地说:“峰哥,没有人在挨了疯牛一铁锤后还没事的,你不要勉强自己!”

我认真地说:“真的没事!”

我并没撒谎,疯牛刚才那击看似凶狠,实则只用了他不到一成的力,只是个中原因我还不便和他们解释。

此时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冯天道的身上,而冯天道的脸sè已经黑得像墨,显然也没想到女儿会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当即yīn沉沉道:“你这是干什么,赶紧给我过来,不要在这丢人现眼!”

众所周知,冯千月和刘璨君是有婚约的,而冯千月却在大庭广众之下,为了我不惜以性命要挟,让自己的父亲撤退。站在冯天道的角度,确实有点丢人现眼,所以他发火也是正常的。

以前的冯千月虽然刁蛮任性,却还是很听父亲话的,然而现在,她似乎一点都不在乎父亲的感受,也不肯再在父亲面前做一只逆来顺受的绵羊,而是倔强着一张脸,道:“爸,王峰救了我多少次,您的心里清清楚楚!我们欠王峰的情,就是一辈子都还不完!可是现在,你不回报他也就算了,还要恩将仇报,和大家一起来围剿他,这就是咱们冯家做出来的事吗,丢人现眼的到底是谁?爸,早点回头吧,否则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冯千月说着说着,情绪都有点激动起来,眼眶里甚至泛出了泪花。

现场众人虽然不知道我和冯千月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但是看她这副模样,也知道我俩之间绝不简单,而且冯家似乎欠我不少的情。一时间,人群便有点窃窃私语起来,虽然现在的我是省城公敌,人人都希望我早点死掉,可“恩将仇报”这种事情,也是为人所不耻的。

我坐在地上,面sè复杂地看着冯千月,心中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其实冯千月现身,我并不感到意外,因为刚才疯牛和我说的悄悄话,就是“你别着急,千月会来救你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会突然愣住。我一直以为冯千月在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以后,就决定彻底和我划开界限,从此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了,没想到她还惦记着我,在我有难的时候仍旧奋不顾身地走了出来。

而且还是用这种激烈、极端的方式!

疯牛将我击飞当然也是假的,他既不能违抗冯天道的命令,又不愿意真的将我杀死,所以只好手下留情,等待冯千月的现身。感觉,疯牛并没和冯千月串通好,他只是很了解冯千月,所以才敢说出这样的话。

只是,冯千月看似激烈的手段,在冯天道眼里却像是小孩子瞎胡闹,所以他根本就不打算理会冯千月,直接哼了一声,继续说道:“疯牛,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王峰给杀了!”

疯牛听言,立刻举起手里的铁锤,准备再次朝我冲来。

而冯千月却大叫了一声:“爸,我没有在和你开玩笑!”

这一声大叫,又引得众人看向了她,只见她的脖子根处,已经有一抹鲜红的血液滴下。看到这副场景,众人均是无比错愕,冯天道更是无比恼火:“你这是在干什么!”

“爸,我再说一遍,让疯牛撤回去!”冯千月咬着牙,手中的刀又要再压下去。

冯天道还想再说两句什么,刘璨君已经急了,大叫:“冯叔叔,不要再逼千月了,再这样下去会闹出人命的啊!”

冯千月是冯天道的女儿,其实没有人比冯天道更心急的了,只是他身为一家之主,又在众目睽睽之下,肯定不能随随便便屈服。冯天道和岳青松还是不一样的,岳青松就不会计较那么多了。现在刘璨君一喊,正好给了冯天道下台阶的理由,冯天道盯着自己的女儿,不紧不慢地说:“让我撤退可以,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这就是冯天道,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肯吃亏,包括面对自己的女儿!

看女儿不说话,冯天道便继续说道:“从此以后,和那个家伙彻底断绝联系!”

冯天道一边说,一边指向了我。

原来这就是冯天道的条件,让冯千月从此和我一刀两断、再无瓜葛。也是,冯家和刘家还有婚约,冯家要是不做出个交代,以后怎么面对刘家?所以他这要求也算合情合理,没人会说什么。

而冯千月,在听到这样的条件以后,明显愣了一下,接着又苦笑道:“其实在这之前,我已经和他断绝联系了……好,我答应了!”

其实在我撕下自己的人皮面具之时,我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天,但是亲耳听到冯千月说出这样的话,心里还是有种说不出的难过和忧伤,像是被一万支小刀齐齐捅了过来,痛苦难当。

冯天道似乎都没想到女儿会答应的这么干脆,他今天晚上过来,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给刘家一个交代(之前听冯千月说过,她家的生意虽然涉毒,但是并不太多),现在这个目标已经达成,似乎也没必要继续留在这了。

于是冯天道立刻说道:“好,希望你说到做到!”

接着又说:“疯牛,回来!”

疯牛便立刻收了铁锤,大步流星地走了回去,重新站到了冯天道的身边。冯天道冲着左右一拱手,说道:“诸位不好意思,刚才的事大家也看到了,是我管教小女不力,只能先走一步。”

“放心吧冯叔叔,你就尽管先走,我们剩下的人足够干掉他啦!”冯天道和冯千月的对话,刘璨君全部听在耳朵里面,得知冯千月以后将和我彻底一刀两断,开心地跟中了五百万彩票似的。

冯天道说完以后,又看了冯千月一眼,便带着冯家众人转身而去,冯千月也把小刀放了下来,默默跟了上去。

自始至终,冯千月竟然都没看过我一眼。

看她即将离开,不知怎么我竟有点急了,就好像我俩真是最后一次见面了,忍不住就叫了一声:“千月!”

我这一叫,冯千月就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似的,又像是灵魂被人抽走,猛地就站住不动了。冯天道也察觉到了异状,但他并没回头催促,而是重重地咳了一声。

冯千月低下头,继续往前走去。

“千月!”我又叫了一声。

“忘了我吧……”冯千月喃喃低语,终究还是没有回头,跟着她的父亲越走越远。

我的心,几乎要碎成一片一片的了,看着冯千月的身影越走越远,整个人也变得痴痴愣愣的。就这么结束了吗,永远都结束了吗?

岳家和冯家相继走掉,相比整个省城大军来说其实不算什么,但要说没有一点影响也是不可能的,一时间众人又窃窃私语起来,商讨着下一个究竟该谁上场。

而我,因为冯千月的离开,心中特别烦闷和恼火,正是需要发泄的时候。我猛地站起,握紧手里的三菱刮刀,身上像是燃着一把旺火,两只眼睛也红通通的,像是突然变身恶魔似的,张口就冲着对方的人山人海大吼:“还有谁,出来和我战啊!”

我的声音气势磅礴,瞬间震撼了整片天地,一时间所有人都安静下来,默默地看着我。而我,也像是着了魔一样,挥舞着手里的三菱刮刀,不停地冲着对面大喊:“来啊,一帮懦夫,怎么连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就这点本事还敢来讨伐我,不如早点回家吃奶去吧!”

这番话虽然说着过瘾,听着也豪气丛生,颇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豪迈气势,似乎省城大军在我眼里不过一群蝼蚁,弹指之间便会灰飞烟灭。但可惜的是,我并没那么大的本事,虽然我是比武大会的冠军,实力也得到了广泛的认可,但并非省城就唯我独大了,各大家族之中还是有高手的!

而且高手之间,彼此都是不服气的,都想争个高低长短,之前要不是各大家主担心自家损兵折将,暗中拦着,肯定有不少人会上来挑战我——不是所有武者都像闪电那么怂的。

所以可想而知,在我接二连三地挑衅之后,对面不少的人都鼓噪起来,纷纷对我破口大骂。

“是不是得了个冠军,就真把自己当天下第一了?”

“见过狂的,还没见过你这么狂的,省城里面高手多了,不要太自以为是了!”

“大家不要跟他废话,索性一起上了,把这金龙娱乐城给踏平!”

不过喊叫的多,还是没什么人敢上,或是敢上的人都被拦着。都到这个时候了,各大家族还是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总希望别人来当这个先锋。不过各大家主,彼此性格也不一样,有老实型的,有精明型的,有隐忍型的,有随大流型的,也有脾气暴躁型的。周家的家主周天阔,就是脾气暴躁型的,看我这么挑衅,再加上之前也和我有点纠葛,所以当即提了一柄长枪,就要上来和我战斗。

周天阔一动,众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他的身上。但他正准备走出来,和周家一向不对付的王老爷子,似乎不乐意这个风头被周天阔夺走,当先一步叫了起来:“王峰小儿,你别狂妄,老夫来会会你!”

说着,王老爷子便推动轮椅,歪着脑袋朝我移动了过来。王老爷子的突然行动,不光把现场众人吓了一跳,王家的人也是吃惊不小,试图阻拦于他,结果王老爷子却摆着手,说:“没事,我这一把骨头也该活动活动了!”

王老爷子曾经是和周天阔比肩的高手,但是自从瘫了以后,王家的威势就大不如前,早就不能和周家相提并论了。不过自从王公子在比武大会上进入五强,王家的声望也渐渐有点抬头的意思,而周豪死了以后,周家就有点一蹶不振了,还真有点风水轮流转的意思。

人们知道王家现在实力挺强,尤其是王家的少主王子文,在年轻一代中也是名头响亮的佼佼者,所以如果要挑战我的话,也是王公子上来才对。结果现在,却是王老爷子亲自上阵,不由得让人无比惊奇——人人都以为王老爷子已经毫无战斗力了,听这意思好像还宝刀未老?

准备上前的周天阔,莫名其妙地被王老爷子横插了一杠子,忍不住就出言讽刺:“老王,你真能动?”

王老爷子嘿嘿直笑:“你尽管瞪大眼睛瞧着。”

他一边说,一边移出人群,站到前面的空地之上,冲我大叫:“小子,咱俩来过两招!”

周天阔见状,便不言语了,把长枪交给身边的人,抱着双臂等看好戏。而四周众人,也很想看看传说中已经病入膏肓、瘫在轮椅上的王老爷子,到底还能拿出什么本事来和气势正盛的我战斗?

而我眯着眼睛,冲着王老爷子说道:“你认真的?”

王老爷子还是嘿嘿直笑:“小子,别看我一把老骨头,打你照样跟玩儿似的,你信不信?”

王老爷子的身子歪斜,连坐都坐不太直,难以想象他还能够打架。不过,他浑身上下倒是弥漫着自信的气息,好像真有两把刷子似的,于是我也不敢太轻视他,当即握着三菱刮刀一步步朝他走了过去。

八大家族里面,如果说第一个让我接受不了的敌人是冯天道,那排在第二位的肯定就是王老爷子了。我和王公子的关系,那也是省城众所周知的,都晓得我们是好到穿一条裤子的兄弟,结果王老爷子却和冯天道一样翻脸不认人,不仅和大家一起来讨伐我,而且还争先恐后地要做先锋,就好像稍稍迟了一步,就会被人误以为和我是一路的。

不过,面对这些家主的无常反复,我也渐渐地有点习惯了。昨天还好得跟亲兄弟似的,把酒言欢、歃血为盟,今天就能兵戈相见、水火不容,翻起脸来简直比翻书还快。

还有,之前被龙家军追杀,我在王家还没躲上几天,就被王老爷子赶了出来,同样是一点情面都不讲。事后,照样还能和你有说有笑,就好像那些不愉快从来没发生过似的,也是相当服气这些老家伙的本事。

仔细想想的话,八大家族彼此之间,好像也是这样一种关系,今天和,明天打,后天和,大后天又打,已经反反复复很多年了。现在的我,差不多也能适应这种节奏了。

所以,面对王老爷子,我也不去想我俩之间有什么感情了,他既然对我不仁,那我自然回以不义,大家就拼个你死我活吧。就算王公子日后找我,那也没有办法,是你爸爸先找我麻烦的,咱总得讲点道理是吧。

王老爷子坐在轮椅之上,依旧一脸笑嘻嘻的模样,还冲我勾着手,说:“孩子,来。”

还真有几分深藏不露的高手架势。

虽然我仍想不通他瘫在轮椅上面到底要怎么和我打架,但我肯定不会轻敌,当即握紧三菱刮刀,脚下生风,“噔噔噔”地朝他奔去。我既然摸不清这家伙的实力,那就要先下手为强,先试探试探他。

我的速度很快,整个人几乎化作一道黑线,呼呼地朝着王老爷子卷了过去。而这期间,王老爷子始终笑嘻嘻的,似乎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还把手放在嘴巴上打了两个哈欠,以示对我的轻蔑和不屑。

他越是这样,我当然越是不敢掉以轻心。

四周众人也是一样,屏息以待地看着我们两人,等着看似孱弱实则真人不露相的王老爷子大显神威。然而,就在我快要攻到王老爷子身前的时候,王老爷子突然面sè一变,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接着面上也呈现出几分痛苦的神sè。

“啊……啊……”

王老爷子突然不知怎么回事,一边痛苦地大叫着,一边不断捶打着自己的胸口,像是犯了什么病。而且因为他的动作太大,以至于整个人都从轮椅上面翻了下来,“咣当”一声重重砸在地上,翻来覆去地扭动起来,像条被人踩了一脚的蛆。

我被这个场面给惊到了,当即就站住脚步,面目错愕地看着地上痛苦挣扎着的王老爷子,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场的人也是如此,各个都瞪大眼睛看着王老爷子,谁也不明白刚才还一身高人风范的他,这是怎么回事?

“王老爷子!”

“不好,王老爷子犯病了!”

“快,赶紧送他去医院!”

一众王家汉子纷纷冲了上来,面sè焦急、七手八脚地将王老爷子扶起,将他放到轮椅上面,有人往他嘴里塞了颗速效救心丸,一大帮人簇拥着,急匆匆就往回走。

这个异变着实令人震惊,现场众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能呆呆地看着王家的人准备离开。我也有点傻眼,握着刮刀站在原地,脑子还有点懵。

“站住!”

就在这时,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突然走了出来,横在了王家一众人的身前。

是周天阔。

与此同时,周家的人也纷纷跟上,站在了周天阔的身后。

王家一众人纷纷骂了起来,问周天阔想要干嘛,还说耽误了王老爷子治病,你负得起这个责吗?!

然而周天阔根本不理他们,直接冲着轮椅上的王老爷子说道:“老王八蛋,你装什么装?”

王家众人一听就急眼了,立刻拔出金刀就要跟周天阔干架。刚刚吃了颗药的王老爷子似乎好了一些,摆手将自己的人喝退,接着冲周天阔说:“你什么意思?”

周天阔冷笑着说:“我什么意思,你心里明白!你不愿意对付王峰就直说,何必当着大伙的面演这一出戏?一大把年纪了还跟猴一样在地上乱窜,自个也不觉得丢人?”

“嘿嘿,我要是不想对付他,我就不会来了,我是突发疾病,你又何必咄咄逼人?”王老爷子的声音慢慢冷了下来。

“拉倒吧,你明明就是担心成为众矢之的,所以才和大家一起过来的,现在还想玩一出浑水摸鱼、提前离场,两边都不得罪!老王啊老王,你这算盘打的也太响了,可惜大家并没有你想得那么傻!”

经过周天阔这么一解释,大家这才明白王老爷子是在耍什么花招,纷纷谴责起了王家,说他们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实在是不可靠,还金刀王家,真是有辱门风。

而周天阔趁热打铁,继续说道:“老王,今天你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不然我们就把你当作是和王峰一路的了!”

周天阔这煽动人心的本事确实挺强,当即就有好多人附和起他来,逼着王老爷子必须动手,几个家主也跟着说了起来,让王老爷子做出一个选择。

王老爷子演了一出戏,本想和岳家、冯家一样全身而退,两边都不得罪。结果周天阔当众戳穿了他的戏码,让他当众下不来台,一大把年纪了还要被这样折辱,顿时怒火中烧,骂道:“老子先打你!”

接着,他一拍轮椅右边的扶手,三道暗箭不知从什么地方而出,“飕飕”地窜向周天阔。周天阔一伸手,便把这三道暗箭捞住,叫道:“给我把王家灭了!”

在他身后的一众周家汉子,纷纷持起长枪冲上。

“今天就和他们周家做个了断!”王老爷子同样高声叫喊,在他身后的一众王家汉子,也迅速持起金刀冲上,两边人马顿时叮叮当当打了起来,现场顿时杀声漫天、惨叫连连,那叫一个热闹非凡。

而我,本该是这场事件主角的我,已经完完全全地傻住了……

看网友对 471 深藏不露的高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