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475 汇合,小阎王

475 汇合,小阎王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并非一定要做刘璨君的爸爸,只是想为这起悲催的闹剧划上一个稍微有趣的句点。【择天记吧少年王】而我之所以这么有底气,就是因为知道李皇帝一定会来,否则他辛辛苦苦布出这么大的一个局,不是浪费了吗?

果不其然,在刘璨君手起刀落之时,一声“李皇帝驾到”悠然响起,和老酱救飞刀陈的时候一模一样,一定要等到最后的关键时刻才肯现身,这样可以最大化地让目标充满感激。

可惜我不是飞刀陈,李皇帝的这种伎俩,我一眼就能看穿。

李皇帝一到,刘璨君果然吓到了,立刻收起了刀,战战兢兢地看向声音来源。他连龙王都怕,就更别提李皇帝了,另外三个家主也是一样,立刻恭恭敬敬地站好了,准备迎接李皇帝的到来,只有龙王还是一脸玩世不恭的笑。

人群散开,一顶雕着金龙、古sè古香的八抬大轿悠悠出现,八个龙精虎猛的汉子负责抬着,走在最前引路的当然还是赵铁手。李皇帝很少在外走动,一旦出现就是乘着这顶轿子,这是真把自己当皇帝了。

很快,大轿就来到众人身前,赵铁手一撩轿帘,须发皆白的李皇帝便踉踉跄跄地走了下来,隐约还能听到里面传来一些女人嬉笑的声音。人们对此也见怪不怪,所以依旧保持着尊敬,赵铁手伸手搀住李皇帝,扶着李皇帝来到几位家主身前。

几位家主立刻微微点头致意,向李皇帝打招呼,龙王则笑嘻嘻说:“老李,你鼻子可真灵啊,关键时刻又来救人?我跟你说,王峰杀了扎西,断了咱的财路,今天必死无疑,您老人家求情也不好使!”

李皇帝一向自诩省城道上的大管家,哪有矛盾就去哪里调和,一方面确保省城上下团结无忧,一方面也是维护他自己的地位。之前周、王两家大战,就是他及时出来解决问题。自从比武大会终极之战的夜里,他和几位家主谈过以后,便放弃了一统省城的机会,重新回归到了他原来的身份,所以龙王也是故意在调侃他。

龙王一开口,洪、赵、刘三位家主也立刻附和,说是啊李皇帝,王峰犯了滔天大过,不死不足以平众怒,绝对不能轻易地放过他。

他们知道如果我活下来,日后肯定不会放过他们,所以也是想尽办法阻挠李皇帝救我。

李皇帝哈哈笑了起来,说:“各位误会我了,今天晚上我来这里,只是想送送他而已,到底也是咱们省城出类拔萃的一个人物,就这么死了我还是于心不忍的。”

说完之后,李皇帝便蹲下身来,轻轻对我说道:“王峰,都这样了,你还是不肯跟我?”

我沉默一下,说你能救我?

李皇帝说:“易如反掌。”

我故意苦笑了一下,说好吧,你赢了,我甘拜下风,不过我要我的兄弟也都平安无事。

李皇帝笑了起来,一副万事皆在掌握的模样:“这个当然。”

说完又摇摇头,叹着气说:“王峰啊王峰,想搞定你可真不容易,几乎使出我全部的功力来了。来之前我都想好了,如果你这次还不肯从,那我就只好把你杀了。”

我们两人的对话,其他人当然都没听见。李皇帝站起来后,便对着众人说道:“王峰刚和我说,杀掉扎西并非他意,纯属是个意外而已,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出了,他愿意将功补过,希望各位能放过他。”

李皇帝一说这话,几个家主就急了,说咱们不是说好了不给他求情,怎么您老人家又来这出?

龙王倒是好奇地说:“怎么个将功补过法?让他把条件摆出来,要是足够吸引我的话,我可以考虑放过他。不过我觉得他赔不起,扎西可是一株大摇钱树,有扎西就有源源不断的钱,就是把他产业都分光了也不够啊。”

龙王说得在情在理,其他几个家主也都纷纷附和,说对,就是这样。

李皇帝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说不就是个贩毒的吗,看把你们给急的,王峰刚才和我说了,他能介绍更好的上家给咱们,货比以前的更纯,价格也更便宜,这份大礼够不够补偿各位呢?

如果有又好又便宜的货源,可比固定的产业更吸引人,那可代表着源源不断的钱啊。龙王和几个家主的眼睛顿时放出光来,问李皇帝是不是真的?

所谓更好更便宜的货源,我当然是没有的,我可没有兴趣和那些贩毒的打交道。不过李皇帝既然这么说了,就说明他还是有把握的,结果李皇帝却摇了摇头,说道:“是不是真的,我也并不确定。”

不等几个家主急眼,李皇帝便继续说道:“你们也别着急,我现在就把他带回去,把他和小阎王一样囚禁起来。如果他敢诓我,我就把他杀了,你们说怎么样?还有,你们不肯放过他,不也是怕他以后再报复吗?现在有我守着,你们该放心了吧?”

李皇帝连小阎王都能守住,就更别提区区一个我了,于是龙王和几个家主也都松了口气,说这样的话当然最好,那就麻烦李皇帝了。

接着,李皇帝又看向现场的其他几个老大:“你们说行不行?”

龙王和几个家主都说行了,他们哪里敢有异议,也说可以,全听李皇帝的安排。

一场自从小阎王之后就再也没有过的大战,就这样在李皇帝的三言两语之间就消弭于无形了,整个省城能做到这一点的也只有他了,这点不服不行。李皇帝摆着手,说行了行了,大伙都回去吧,咱们省城啊,还是团结点好,不要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嘛。

接着,他又安排赵铁手将我扶起,并且亲自为我检查了下伤口,还回头对龙王说:“你小子,下手也太狠了,这一刀扎的位置这么刁钻,一个月都下不了床啊!”

龙王嘿嘿一笑:“我没一下把他扎死,已经足够手下留情了,还不是知道你要过来?”

龙王冲李皇帝投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一辆奔驰轿车无声无息地开过来,赵铁手打开车门,要把我扶到里面。我按住车门,回头看向刘璨君:“你是不是该叫我一声爸爸?”

刘璨君杀我之前,我曾说过,如果他杀不死我,就要叫我一声爸爸。这句话,现场的人都听到了,只是那时候大家都以为我是临死之前过过嘴瘾,并没放在心上,结果我还真的没死,并且回过头来拿这句话刺刘璨君。

刘璨君的脸一下红了,咬着牙说:“谁听到了?我可没答应你!”

刘璨君准备耍赖,并且认为现场不会有人帮我作证。对这一点,我并不觉得稀奇,而且我也没计划按着他让他叫我爸爸,只是想让这事通过众人之口流传开来,好好败一败他刘公子的名声而已。

所以我也没有继续追究,只是冷笑一声,准备上车。

但,我和刘璨君都忽略了一个人,这个人的性格一向放浪不羁、敢说敢做,做事从来不看立场,也从来不问道理,只凭他自己的心情。

这个人,就是龙王。

在我正要上车的时候,就听龙王的声音响起来:“哎,这赌我听到了啊,你确实说过要叫人家爸爸的!咱们都是出来混的,怎么能言而无信呢?”

刘璨君显然没想到有人会在这个时候说话,意外地看向龙王:“你,你……”

只是给他十八个胆子,他也不敢对龙王有何不敬。刘德全立刻轻轻咳了一声,同时看向龙王,示意他别再说下去了。结果龙王并不买账,仍旧言之凿凿地说:“老刘,你看我也没用,你儿子确实接受了这个赌约,大家可都听得清清楚楚,你不希望自家儿子做个言而无信的人吧?再说了,叫声爸爸而已嘛,又不少块皮、掉块肉?而且王峰实力这么强,以后跟了李皇帝更是前途无量,认他当个爸爸也对你们刘家有好处啊!”

“你……”刘德全一张老脸气得通红,却硬生生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赵义和洪龙象站在一边并不发言,没有涉及到他们的利益,他们很乐意看这场好戏,而且看他们的表情,显然憋得挺痛苦的。现场全部的人都盯着刘家父子,蚊子、老酱他们也来了劲,纷纷指责刘璨君言而无信,给刘家丢人什么的,甚至有对面的人浑水摸鱼,跟着骂了起来。

这一下子,刘璨君是真的下不来台了,犹如被人架在火上去烤一样。除非李皇帝开口解围,否则现场没人救得了他,可惜李皇帝现在肯定是站在我这边的,当然就不会帮刘璨君说话了,反而跟着说道:“言而有信,是男人立世之本,如果刘公子敢作敢为,日后必定可以传为一段佳话。”

李皇帝的最后一番话,成为了压垮刘璨君的最后一根稻草。

刘德全轻轻叹了口气,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了。

刘璨君看看左右,已经无一人能再帮他,只得眼神复杂地看向我,沉沉地叫了一声:“爸爸!”

“哎,乖儿子!”

我重重地应了一声,还哈哈大笑三声,心满意足地上了车。

就这样,今天晚上的这场闹剧,最终以刘璨君的一声“爸爸”和我的一声“乖儿子”划上了句点,并成为省城道上的人们永远津津乐道的话题。

人人都认为我这一战真是占尽上风,面对整个省城大军也能立于不败之地,八大家族先后被我撵走五个,要不是龙王耍了招无间道趁乱捅我一刀,最后的胜负还不可知;而且即便我输了战斗,最后还是平平安安地离开现场,还捞了一声“爸爸”来听。

潇洒至此,足以名震省城,几乎不亚于当年的小阎王!

人人都对我称赞、夸奖,年轻人更是把我当作偶像、榜样一般的存在,在年轻人心中的地位甚至已经超越龙王,成为新一代的神话。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在我大笑三声坐上车后,脸上的笑容便瞬间消失,眼眶却跟着红了起来。我用手捂住眼睛,尽量不让眼泪掉下来,我知道今天晚上的计划很顺利,不仅狠狠扬了我们的威风,还按照我舅舅的安排成功潜入李皇帝的组织里面。可是,我那些兄弟却是实打实地受伤了啊,又有谁来心疼心疼他们,难道卒子就该天生被利用吗?

虽然我知道他们永远不会知道这点,而且他们还会永远地感激我、崇拜我,可我心里还是忍不住一阵阵的难过。

我知道,我距离我舅舅的境界还是差得太远。

做这一行,最不该有的就是心软,而且还是完全没用的心软。

——事已至此,再痛苦再自责,又有什么用呢?不如继续努力,让兄弟们跟我过上更好的生活!

我努力收回眼泪,然后将手放了下来,目光和面庞已经变得冷漠而无情。

车子缓缓驶离现场,省城大军也渐渐撤去,他们最终还是没能踏破我的金龙娱乐城,而且是连个边都没有碰到,我为我和我的兄弟们感到自豪。我看向窗外,我的兄弟们已经互相搀扶着站起,他们只能自行到医院去了。

车子距离他们越来越远。

“干得不错。”一个声音突然在车内响起。

因为李皇帝要坐轿子回去,赵铁手也要继续带路,所以车子里面只有我和司机二人。自从坐进车子,我也没有去看司机,一个开车的嘛,有什么好看的呢?

结果,当司机的声音响起时,我浑身的热血几乎都要沸腾了,脑子里也嗡嗡嗡地响着,因为这竟是我舅舅的声音,是我舅舅在开车啊!

我激动地就要站起身来往前靠,可惜龙王扎我那刀实在太狠,刚站一下就“嘶”的一声坐了回去。

“没事,坐着就好,以后见面机会多的是。”我舅舅淡淡地说着。

“是……舅舅,怎么是你?”

我如小鸡啄米一般地点头,激动到话都有点说不利索了。我舅舅说得没错,现在我跟了李皇帝,并且以我的本事,他肯定会邀我入驻密境,和我舅舅就能经常见面了。

这还是我到省城以来,第一次叫我舅舅,之前都没什么机会,就是在皇家会所那次,“舅舅”最终也成了“救救我”,功亏一篑。如今,这个熟悉的称呼再次的出口,而且这车里只有我们两人,终于可以短暂地畅所欲言,别提我心里有多激动了,手脚都不知该往哪放。

我有太多的话想和我舅舅说,这些话是自从我到省城以后,每个夜晚都会翻来覆去揣摩一遍的,见了我舅舅后的第一句话该说什么,然后和他聊点什么等等,全都一条一条有计划的。

但是现在,千言万语哽在喉头,最终只问出来个怎么是你。

主要是这次见面实在太意外了,完全打乱了我的计划!

我舅舅却并不如我这般激动,他一边开车,一边说道:“今晚省城大军围剿你,李皇帝也担心自己镇不住场,以备不时之需,所以把我也拉来了。不光是我,那些抬轿的汉子,也都个个都是顶尖高手。不过还好,八大家族被你揍得只剩三个,也形不成什么气候,李皇帝一人就足以搞定了。”

我连连点头,说明白了。

我明明有太多话想和我舅舅说,但是因为太过激动,反而一个字都吐不出来了,我只希望我舅舅开车能慢一点、再慢一点,好让我们可以多点单独相处的时间。

还好我不说话,我舅舅却有话说:“巍子,你什么时候来省城的?”

我立刻说:“今年开春来的。”

我明显感觉到我舅舅倒吸一口凉气:“今年开春来的?也就大半年时间,你竟然强到了这个地步,不仅拿下比武大会的冠军,还成为省城道上二线势力的代表人物,就连李皇帝都对你刮目相看,费尽心思地想要把你收入麾下!”

听到我舅舅对我的夸奖,我激动地搓着手,说:“我自己也没想到,主要是因为有过一些机缘,还有一些贵人相助……对了舅舅,你是什么时候认出我来的?”

我本来以为我舅舅和乐乐一样,是见我的次数多了,感觉我有点眼熟,才慢慢察觉到点蛛丝马迹,从而识破我身份的。结果我舅舅开口就说:“我第一次见你,就知道是你了!”

“为什么?!”我吃了一惊。

“因为你脸上的人皮面具,是我们杨家的东西!”我舅舅一语道破。

原来如此。

我妈确实跟我说过,这人皮面具是她从她家里带出来的。

我不满地说:“既然你第一眼就认出了我,那当时为什么还要打我?”

当时我偷偷潜入密境,想看看能不能见到我舅舅,结果见是见到了,反而差点被他打个半死。要不是李皇帝拦着,那天我估计都没法站着下来。我本来以为我舅舅会说些“担心李皇帝看破,所以故意这么做的”之类的话,结果我舅舅一开口就惊到了我:“因为我很生气,谁让你到省城来的,知不知道这很危险?你就乖乖在罗城呆着就行,没事到这凑什么热闹,这是你该来的地方吗,我还得分出心来照顾你!所以当时就暴打你一顿,想让你赶紧回罗城去,别在这给我找麻烦!”

听完我舅舅所说,我差点就吐血了:“舅舅,这么久过去了,你怎么还是不信任我的能力?你刚才明明还夸我,说我不到大半年就强到这个地步!”

我舅舅继续说道:“对啊,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就是因为信任你的能力,所以我才决定把你召到我身边来,和我一起完成一项非常艰难惊险的任务!这些事情,龙王和你说过了吧?”

我立刻点头:“是说说了,不过他说得太简单,只说另有安排给我。舅舅,到底是什么任务,要提前对李皇帝下手了吗?”

我舅舅摇头,说不是的,这个任务比起干掉李皇帝来说,还要难上千倍百倍,如果单单是他的话,我一个人就足够了。巍子,我要问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这个任务将会非常艰难,过程也会十分痛苦,必须要有坚韧的决心和超人的信念才能完成,而且随时会有性命之忧……

“舅舅,你别说了,我做好准备了!”

我的舅舅,现在已经是我的偶像,我和乐乐、李爱国他们一样都很崇拜他。我舅舅就像一座高山仰止的巨峰,情不自禁地就会被他吸引过去,只要能和他一起做事,再危险再艰难,我也不会皱半下眉头!

所以我毫不犹豫地就宣示了自己的决心,甚至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我都忍不住把手举过头顶,想要发个誓给我舅舅听。但,不知是因为受伤太重,还是因为太过激动,我刚把手举起,竟然眼前一黑,就很没骨气地昏了过去……

我不知道自己昏迷过去多久,只记得迷迷糊糊之中,看到车子停了,而我舅舅站在路边打电话,对着手机破口大骂:“你个王八蛋,干嘛把我外甥伤得那么重?你给我等着,老子不把你打出屎来,‘小阎王’这三个字以后倒过来写……”

我知道他是在骂龙王,还笑了一下。

然后就又昏了过去。

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身处在一个昏暗的房间,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空气中有淡淡的,令人着迷的香味。这个地方,我感觉很眼熟,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我轻轻摸了一下自己的后背,已经包扎好了,不过伤口依然很痛。

龙王这一刀扎得确实够狠,真的,只要偏一点点,我的脊椎神经就完蛋了,从此就和轮椅过日子了,真不知道他为何那么大胆子,活该我舅舅骂他,最好再狠狠揍他一顿!

我稍稍一动,就有脚步声传了过来,一股子淡淡的香味也随之飘来。

一个近乎半裸的温柔女人,身上穿着淡淡的薄纱,里面的肌肤若隐若现。

“又见面了。”她轻轻躺在我的身边。

是皇后,贾桃桃。

唔,李皇帝对我是真不错啊……

看网友对 475 汇合,小阎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