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五百一十七章 耻与尔辈为伍

第五百一十七章 耻与尔辈为伍

又是一团云被吸收殆尽。

把手臂放到眼前,手臂比之前又瘦了一圈,艾辉不由露出苦笑之sè。

体内的剑云又壮大了一分。

肌肉已经大幅度退化,原本棱角分明的肌肉,如今消失不见。双手的力量大幅度变弱,他比以前整个瘦了一圈。

浑身缠满的绷带,让他看上去就像风干的木乃伊。

艾辉全身生机黯淡,就像奄奄一息眼看就要断气的人。然而伤势反而稳定下来,身体变得孱弱许多,但是并没有什么不适。

最不习惯的是艾辉自己。

以前的时候,强壮而灵活的身体,素来是他战斗最信赖的武器之一。他非常擅长利用自己身体的优势,从而获得战斗的优势。

但是如今,这个优势丧失殆尽。

突然变得手无缚鸡之力,弱不禁风,说不别扭那是自欺欺人。

和身体孱弱不同,体内的剑云壮大数倍,它缓缓旋转,散发无边的威势。

不知为何,自己的眼睛,现在变得异常明亮和变幻不定。

空灵而难以捉摸。有的时候像洗过的天空,清澈高远。有的时候像浩瀚的星空,深邃无边。有的时候雷霆密布,散发着毁灭的气息。有的时候锋芒如剑,直抵心间。

然而无论什么时候,它都是如此光芒耀眼,令人难以直视。

他手掌摸上腰间的剑柄,体内剑云一震,虚弱感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艾辉眼睛的光芒,变得更加刺目锋利。

轻摇剑柄,艾辉的身形在天空倏地消失不见。

下一刻,艾辉出现在离地两尺的高度,他松开剑柄,身体的力量立即消失不见。他跌落地面,一个踉跄,才稳住身形。

这些天他还有许多新的发现。

剑云只有在两种时候才会有反应,一个是吸收雷霆的时候,另一个就是当艾辉握上剑柄的时候。只要艾辉一握剑,剑云就会立即发动,散发的威势充盈艾辉的身体,血肉与之共鸣。

艾辉称之为剑云贯体。

但是只要他一松开剑柄,他就会重新变成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柴。

更让他无奈的是,剑云贯体会消耗剑云中的雷霆。这使得他不得不减少自己的握剑时间。

就在此时,他忽然注意到一道熟悉的身影,赫然是杨笑东。

杨笑东风尘仆仆,看到艾辉松一口气,原本对艾辉没有好感,但是战后归来见到,还觉得有几分亲切。他从怀中取出一封信,递给艾辉:“这是大人给你的信。”

铁妞的信!

艾辉精神一振,连忙接过信。

“大捷!大捷!”

神畏营地里一片欢腾。

万神畏不苟言笑的脸上,露出几分喜sè,他遥望战场,神sè有些复杂。

“什么大捷?”

乐不冷前辈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万神畏连忙转过身来,将手中的捷报递给乐不冷前辈:“前线的捷报,天锋兵人和重云之枪,联手重创敌军,敌人损失超过三千,都是精锐……”

乐不冷接过捷报,看了一眼,枯瘦的脸顿时涨得通红,毫不客气把手中的战报扔在万神畏的脸上。

战报薄薄一张纸,但是砸在脸上却是如同重锤。万神畏闷哼一声,顾不得脸上生痛,连忙问:“前辈为何生气?”

乐不冷丝毫不理他,沉着脸转身就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万神畏连忙追上去:“前辈,前辈……”

乐不冷充耳不闻,走到自己的房间,开始收拾东西。

万神畏强挤笑容:“前辈您这是干什么?”

他平时不苟言笑,此时笑容看上去极为古怪不协调。

乐不冷头也不抬:“老夫不等了,这就去挑战岱纲。”

万神畏大吃一惊,不知道乐不冷受了什么刺激,连忙劝到:“前辈我们不是说好了联手对付岱纲吗?为何变卦?”

乐不冷自顾自收拾:“丢不起那个人。”

万神畏沉下脸:“前辈这是何意?”

营地其他人看到两人纷争,纷纷停下欢庆,目光看了过来。

“何意?”乐不冷冷笑一声,停下手上动作,眯起眼睛,眼中凶光闪烁:“莫非你还敢和老夫动手不成?换做老夫年轻的时候,现在就把你宰了。”

万神畏强忍心中怒火,浑身散发汹涌的杀气,拳头情不自禁握紧:“前辈把话说清楚,有何不周到的地方,也让晚辈明白。”

乐不冷满脸嘲讽和不屑:“和你切磋这么些天,还以为你是条汉子。现在方明白,栏养之虎,野性尽失。井锁苍龙,不复睥睨之态。老夫一生沉浮,数度生死,唯独一战之勇,不敢半步退缩。信那飞蛾扑火,刹那芳华,死有余光。看看你们,蝇营狗苟,以精明计得失,实则畏缩怯懦,暮气浑噩。”

干瘦的老头,每个字却是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兵营诸人沉默不语。

万神畏满是风霜的脸上青红交加。

乐不冷拔高音量,愤声道:“中央三部,靡费无数!你们一身,甲胄兵器,修为传承,元食元豆,莫非出自叶氏之宅?”

将士的目光,不由汇集在万神畏身上。

万神畏此刻脸上表情更是尴尬、羞愤和愤怒,他不知道该怎么向将士们解释。

乐不冷完全不理会,言辞如锋:“如今墙关粉碎,北海覆灭,战友袍泽以身殉国,然尸曝荒野,受尽羞辱不得安息。铁蹄洪流须臾便下,眼看山河破碎生灵涂炭,我问你们,将死者何人?”

周围更加安静,许多人局促不安。

乐不冷的声音就像一把刀,插进每一位神畏部将士的心脏:“供养你们之人!”

所有人的脸倏地涨得通红,粗重的鼻息,此起彼伏。

乐不冷嘲讽之意更浓:“大捷?呵呵!”

他胸中一股怒气腾地窜上来,发须皆张,声sè俱厉:“光辉足迹,老人死敌国。北海师家,孤女战前线。兵人天锋,新兵守疆土。所谓天下精锐之最,在后方营地弹冠相庆拊掌笑称大捷,哈哈哈哈哈!”

乐不冷仰天长笑,笑声刺耳。他突然收声,胸中激愤难平,一拳轰向营地中心的演武场。

咚!

宛如重鼓敲在天心城,兵营中央的演武场,化作齑粉。

一个超过二十丈深的巨坑,拳指印记赫然可见。

天心城的【五岳】,受到惊动,光幕陡然亮起,无边的威压笼罩,光幕厚实如墙,朝兵营防线碾压而来。

“耻与尔辈为伍!”

充满决然和不屑的声音,从天空传来,全城可闻,震得人们耳朵嗡嗡作响,震得神畏部将士大脑一片空白。等他们反映过来,无边的羞愤像潮水一样淹没了他们。

一道桀骜决绝的枯瘦身影,夷然不惧迎着五岳的轰然碾压而来的光墙撞去。

金sè的火焰,在他背后升腾而起,投下耀眼的光芒。

“死物也敢拦我?”

乐不冷满脸冷笑,金sè的火焰包裹拳头,一拳轰在光墙。

瞬间炽亮的光芒,就像太阳绽放,天心城白茫茫一片。

等大家的视野恢复如常,天空只剩下一面像蛛网般的光墙,中间赫然一个空洞,乐不冷的身影不知所踪。

众人无不骇然失神。

五座镇神峰也仿佛被这惊世骇俗的一拳给震住,足足过了十息,才回过神来。天空光墙上布满蛛网般的裂纹,迅速被修复,缓缓消失。

天心城城主府。

大家摒住呼吸,仔细倾听。

叶夫人的声音很平稳沉着:“他们势必会遭到敌人的报复,物资的补充要跟上。不计任何代价,马上送到三支战部手上,包括人员的补充,这些都是眼下最要紧的事情。”

年听风小心地问:“三支战部规模该如何安排?”

叶夫人看了他一眼:“都一样。”

年听风若有所思,点头:“属下知道了。”

叶夫人继续道:“除此之外,不是有三座镇神峰刚刚炼制完成吗?也给他们送去,一个战部一座。”

下面顿时一阵骚动。

“夫人不可,万一镇神峰落到敌人手中,那就危险了。”

“是啊是啊,此等重器,不可轻易授人。”

……

叶夫人扬起手掌,所有的声音顿时消失。

叶夫人眼中闪过一丝轻蔑,转眼消失不见,她沉声道:“国之重器就应该用在战场上,难道让它呆在仓库里堆灰?去办!”

年听风脸上浮现佩服之sè,恭声道:“是。”

叶夫人露出满意之sè,目光环顾下方:“不光要宣传这次大捷,还要宣传这次大捷的奖赏。我要让其他人知道,只要他敢战斗,只要他有功劳,长老会就一定不会薄待他。尤其是镇神峰,不管哪只战部,只要它立下足够的功劳,就能得到镇神峰。”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纷纷称妙。

就在此时,忽然地面颤动,大家一惊。

“耻与尔辈为伍!”

尖锐的声音清晰可闻。

年听风脸上难掩惊sè:“是乐不冷。”

紧接着外面白光一闪,旋即恢复正常。

叶夫人脸sè铁青:“去问问,发生了什么事?”

年听风身形消失,片刻后回来,脸sè古怪:“乐不冷前辈去挑战岱纲了。”

叶夫人和其他人也露出错愕之sè,乐不冷没到宗师的境界,独自挑战岱纲不是找死吗?

就在此时,忽然有人匆匆来报。

“报,神畏部拔营,准备出城!”

叶夫人霍然起身。

看网友对 第五百一十七章 耻与尔辈为伍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