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479 醉翁之意不在酒

479 醉翁之意不在酒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看着手中的玉扳指,我的心中同样狠狠一震!

这个玩意儿,竟然可以代表李皇帝,行使李皇帝的所有特权。我的眼神一个个瞄过其他六曜,除了我舅舅外,剩下五人全部低下了头,不敢直面我的目光,仿佛我真的成了李皇帝。

我忍不住想,如果我在这段时间将这些家伙挨个击杀……

这个念头一起,就被我迅速压下去,那实在太危险了,很容易引起李皇帝的警觉,还是从长计议的好。而且我刚在李皇帝手下做事,一开始还是老实点吧。

交代完毕之后,李皇帝便笑眯眯地问我:“有什么计划吗?”

我说,我需要好好筹谋一下。

李皇帝点头:“我相信你的能力!”

会议结束,大家各自回到房间,我辗转反侧一晚,终于有了对付洪家的大致计划。第二天早上,我便去向李皇帝汇报,李皇帝听过之后觉得可以,让我行事一定要多加小心。

我点点头,起身准备离开,但是李皇帝又叫住了我。

我回头奇怪地看着他。

“你知道吗,在我决定收下你之前,有人曾经提出激烈的反对,因为你是一个灾星,但凡你跟过的老大,全都死于非命。”

我沉默不语,金毛和野狐确实死得凄惨,只是不知道李皇帝为什么要说起这个?

就听李皇帝继续说道:“但我偏偏不信这个邪!金毛和野狐之所以会死,是因为他们根本没资格做你的老大,他们镇不住你,当然就会死掉。”

李皇帝一边说,一边指着自己的鼻子:“但是我却可以,我相信我一定可以把你用得很好。”

我心领神会地笑了一下:“我也相信。”

说完之后,我转身出了房间。

路过我舅舅的门口时,我犹豫了一下,转身走了进去,一声不响地坐在他的身边,拿起另外一个手柄和他一起玩了起来。我马上就要出去做事了,我想知道我舅舅对我有什么指示。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不过打到最后一个BOSS的时候,我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按理来说,这个BOSS对我舅舅来说是非常简单,平时一只手操作都能虐得死去活来,但是今天不知怎么回事,怎么打都打不死。我知道了,他是在暗示我,不能让李皇帝一统省城。

起码不能太容易了。

我起身,离开我舅舅的房间,离开密境,离开皇家夜总会。

这是我近一个多月以来,第一次呼吸到自由新鲜的空气。看着眼前车水马龙的街道和熙熙攘攘的人间烟火,我才知道自由是多么的可贵,七曜使者的身份再高、地位再重,也无非是李皇帝豢养起来的高级打手而已。

出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直奔金龙娱乐城。

李皇帝已经把我的地盘和势力全部吞下,只留下一栋金龙娱乐城给我,让我剩下的兄弟可以有容身之所。悲哀倒是不怎么悲哀,理论上来说,凭我火曜使者的身份,李皇帝旗下任何一家场子的人员都能随意调遣。更何况现在我手里还有李皇帝的玉扳指,几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到金龙娱乐城的时候正是中午,白天并没有什么客人,大堂里有几个尖刀队的兄弟正在打牌。看到我进来后,他们似乎还不敢相信,使劲揉了揉眼睛才高呼道:“峰哥回来了!”

蚊子、老酱和飞刀陈等人很快就迎了出来,当然一个个都很激动,几乎和我抱头痛哭。回想起一个多月前的那场大战,现在都宛如梦境,我们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衰落的,从省城二线势力的巅峰跌到了现在不入流的地步,那些稍微大点的势力连吞并我们的兴趣都没有了,倒是有些小点的势力时不时来骚扰一下,当然都被蚊子他们给抗击回去了。

按他们的话说就是,虽然我们风光不再,但也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现在看我回来,他们一个个眼睛都红了,问我:“峰哥,咱们还能再崛起吗?”

他们并不知道我已经在李皇帝手下做了火曜使者,以为我就是被李皇帝软禁到现在才恢复了自由之身。当即,我豪气干云地说:“当然可以!我要带领你们重拾辉煌!”

众人被我的豪气所感染,纷纷大声叫好,并发下重誓,说要为我效犬马之劳。

其实以他们几个的本事,无论到哪都有一番好前途,但是这一个多月以来,他们谁都没走,就在金龙娱乐城里默默等候着我。实际上,在大战的那天夜里,我已经看清了很多人心,剩下的这三十个人,于我来说不比三百个人差劲!而这唯一的金龙娱乐城,在我眼里也胜过省城的万重豪华。

已经中午,我和大家一起到外面吃了顿饭,还喝了不少的酒,算是我的接风宴。之后又回到金龙娱乐城休息,一直睡到晚上才醒过来。像娱乐城这种地方,当然是晚上生意才好,蚊子进来问我还要不要继续喝酒,我说喝,喝个一醉方休!

就这样,我回到金龙娱乐城后的三天什么都没有做,就硬生生地喝了三天的酒。

三天之后的晚上,我问蚊子,说我回来的消息传开没有?

蚊子说:“当然传开了,好歹您也是本届比武大会的冠军,一举一动还是颇受大家关注的。不过外头也说了,之前您行事太狂,这次被李皇帝整了一回以后,恐怕从此要一蹶不振了。”

蚊子这人就是耿直,什么话都敢往我这边撂。当然,他也对我有些不满,本来以为我回来后要有一番大动作,结果每天除了喝酒就是喝酒,让他心里隐隐有点失望,这也是想借别人的口来表达他的怨念。

不过我并没生气,反而哈哈地笑起来:“走,咱们今天到外面耍耍去。”

我让飞刀陈留守金龙娱乐城,带着蚊子和老酱就出去了。蚊子开车,问我去哪,我说你尽管走,我会指挥你的。在我的安排之下,车子七拐八绕,来到一家金碧辉煌的会所门前。

蚊子吃了一惊,说:“这是洪家的场子啊,咱们来这干嘛?”

我说怎么,你不敢进?

蚊子胸膛一挺,说开什么玩笑,有峰哥在这,龙潭虎穴也敢去闯!

我说那就别废话了,快下车吧!

我们三人一起下了车,不动声sè地往里面走。

老酱虽然一句话不说,但是一双眼睛始终上下瞄我,我忍不住搂着他的脖子,说老酱,你不用研究我了,你猜不透我想干嘛的。

老酱尴尬地笑笑,说:“峰哥行事诡异莫测,我确实猜不透。”

我带着他俩进了大堂,立刻有迎宾小姐迎上来,问我们有没有预定。我说没有,直接给我开最大的包厢,上最好的红酒!迎宾小姐吓了一跳,估计是自觉应付不了我们这种客人,赶紧把经理叫过来了。

经理一来就满脸堆笑,说:“不好意思,最大的包厢已经有人占了,您看稍微小点的可以吗,你们只有三个人,用不着那么大的……”

不等他说完,我就双目一瞪,说少废话,把那个包厢里的客人赶走,不然大爷今天砸了你们的店!

我这模样,一看就是来闹事的,蚊子最先跟着兴奋上了,指着经理的鼻子说:“听到我们大哥说的没有,赶紧去办!”

省城之中人人皆知这里是洪家的场子,我们还敢这么嚣张跋扈,经理倒吸一口凉气,也吃不准我们的身份,便让我们稍微等等,说他去去就来。我知道他要去搬更大的救兵,但也佯装不知,说你去吧,不过要快,大爷没那么好的耐心!

经理匆匆离开之后,我们便在休息区坐了下来等着。蚊子还是一脸兴奋,挺着胸膛来回观望,老酱却是一脸忧心忡忡,悄声问我:“峰哥,这么急着得罪洪家吗,咱们现在可不是他们的对手呀!”

我指着自己的鼻子,说你看我会做没有把握的事吗?

老酱无话可说了,但还是紧紧皱着眉头。

蚊子都说他:“你怕什么,凭咱们峰哥的本事,这里有谁是他的对手?”

就在这时,一群膀大腰圆的汉子走了过来。

我知道,是看场子的来了。

蚊子和老酱立刻站起,一左一右地护在我的两边,而我却跟没事人似的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那些汉子一脸怒气冲冲地过来,但是在看到我模样的瞬间,却是吃了一惊。

“王峰,是你?!”领头的汉子说道。

经过比武大会和省城大军围攻之后,我这张脸在道上也算是人尽皆知了,所以这些看场子的汉子认识我并不奇怪。我翘着腿,说:“对,是我,我们想要最大的包厢,有没有?”

汉子自知不是我的对手,微微低头说道:“峰哥,您来得确实不够巧,如果提前打电话预定,我就给您留下了!”

我说少废话,今天我必须要你们这最大的包厢。

汉子一脸难sè:“峰哥,如果是其他客人,我还真就帮您把他赶走了,可今天来得是我们东家的大少爷,他正在上面和几个朋友喝酒……”

这间会所是洪家的场子,所谓东家的大少爷,当然就是洪家的大少爷。洪龙象一共有三个儿子,大儿子从商,二儿子从政,三儿子习武,之前死在拳台上的洪水项,就是洪家的三少爷。

听说洪家的大少爷在楼上,我当即微微一笑:“我找的就是他!”

说完以后,我便起身往电梯的方向走去,蚊子和老酱也立刻跟了上来。领头的汉子知道我来意不善,立刻急匆匆追上来,着急地说:“峰哥,您真不能上去,不能……”

我猛地推了他一把,说你少给我废话!

我随便一推,那汉子便往后翻了两个跟头,还砸倒了好几个人。而我也趁着这个机会,立刻走进了电梯之中,并且立刻把门给关上了,那些汉子再追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急匆匆地冲着对讲机喊:“王峰上楼去了,好像要找大少爷的麻烦,务必将他拦住!”

我虽然是第一次来这家会所,但好像对这里很熟悉似的,也知道最大的包厢是在哪层,轻轻松松就按了对应的楼层。蚊子想不到那么多,他只觉得要闹事了,非常兴奋,两只眼睛喷着火光;老酱则狐疑地说:“峰哥,您都提前调查好了?”

我点点头,说:“当然!”

这三天来,我虽然表面上每天都喝得烂醉如泥,实际上早就暗中安排人手调查清楚了洪家大少爷的行踪,知道他今天晚上会在这里接待朋友。看我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老酱也挺起了胸膛。

电梯上得很快,很快就到了对应楼层。电梯门一开,就有几个保安迎了上来,不让我们继续再往前走,我也懒得和他们废话,直接冲蚊子和老酱使了个眼sè,两人立刻会意,冲上去就噼噼啪啪地把这些保安给揍翻在地了。

老酱虽然被我定义为军师,但他毕竟也曾经是一方老大,身手还是有的,对付这些保安不是问题。

撂倒这些保安以后,我们便继续往前面走,直接来到某个包厢门口,根本不说任何废话,狠狠一脚就把门踹开了。里面坐着七八个人,沙发正中是个看上去风流倜傥的公子哥,今年也有差不多三十岁了,一身的名牌衣服,举手投足间气度不凡,正是洪家的大少爷洪水寒;坐在他身边的,是个斯文有礼的中年人,一看就是做生意的,显然就是洪水寒今晚要接待的朋友了。

这个中年人是什么身份,我并没有兴趣知道,也没有让人去查,我今晚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洪水寒,其他人在我眼里全是龙套。

没错,我今天晚上过来,就是来找洪水寒麻烦的。

要对付洪家,当然先得激起矛盾,洪水寒就是最好的选择,他是从商的,欺负两下也没什么;洪二少爷肯定就不行了,那是个从政的,虽然以我现在的身份也不惧他,但也不太想和当官的扯上麻烦。

在我踹开门的瞬间,包间里的七八个人齐齐朝我看来,各个的目光都很惊讶。包间里有些昏暗,我也没去看其他人,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洪水寒,正要骂一句给老子滚出来,身后便响起噼里啪啦的脚步声,那群看场子的汉子终于冲了上来,边跑还边大喊:“大少爷,是王峰,他报仇来了……”

之前省城大军围剿我,最后剩下的三大家族就有洪家,所以我是来干什么的,这些江湖经验丰富的汉子一看便知。他们喊过以后,坐在沙发中央的洪水寒一下就站了起来,包间里的其他人好像也听过我的名字,立刻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

我微微皱了皱眉头,蚊子和老酱便立刻回过头去,准备把那一干汉子全收拾了。

包厢里有些昏暗,我还是没看其他人,径直朝着洪水寒走去。洪水寒虽然只是个做生意的,但也到底是洪家的大少爷,并没有失了风度,而是站起身来狠狠说道:“王峰,你想干什么,要和我们洪家做对么?!”

显然,这洪水寒身为洪家的大少爷,也是高高在上惯了,即便听过我的名声,但是仗着洪家势大,并不畏我。

我沉沉一笑,正要开口,包厢里面另外一边,一个人影猛地站起,清丽的声音随之响起:“王峰,怎么是你?!”

我吃了一惊,立刻回头去看,才发现竟然是郝莹莹!

这一瞬间,我的脑子差点当机,这个时间,郝莹莹不是应该在上晚自习吗,怎么出现在这?以及,她和洪水寒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在包间里面?

就在我发呆的时候,郝莹莹已经噔噔噔跑了上来,抓着我的胳膊说道:“王峰,真的是你,你怎么来了,你是来找我的吗?”

我哭笑不得,心想姑奶奶啊,我还真不是来找你的,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这里,我是来找洪水寒的啊!

但我还没搞清楚状况,也不能随便说话,所以就沉默下来。

蚊子和老酱听到包间里面有人叫我,知道碰上熟人了,所以没再动手,而是回过头来看我。外面那些汉子哗啦啦涌了进来,将洪水寒团团围住,同时虎视眈眈地看着我。

这时候,坐在洪水寒身边的那个中年男人站起身来,说道:“莹莹,怎么回事?”

郝莹莹回头说道:“爸,这是我同学王峰,上次我和你说过的!”

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和洪水寒谈生意的中年男人,是郝莹莹的父亲。之前我和刘鑫闹翻,因为心情不快跑到一家酒馆闹事,后来才知道那是郝莹莹家开的酒馆,当天晚上我也被郝莹莹带到了家里休息。只是郝莹莹的父母经常在外出差,我并没见过她的父亲,现在还是第一次见,再仔细看他,眉眼之间果然和郝莹莹挺像的。

明白过来以后,我心说完了,本想今天晚上找洪水寒麻烦的,结果和他谈生意的是郝莹莹的父亲,这可怎么办?

“郝总,这是怎么回事?”洪水寒突然问道。

“啊,这个,我也不知……”

郝父还没说完,郝莹莹就抢着说道:“王峰是来找我的!”

说完还回头看我,冲我挤着眼睛:“是吧,王峰?”

我不知道郝莹莹在打什么注意,但她一向冰雪聪明,无论做什么也是为了我好,所以我点点头,说:“是的!”

洪水寒冷冷地看了我一眼,沉沉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就一起坐下来喝杯酒吧!”

郝莹莹立刻拉着我坐了下来,蚊子和老酱也站在我的身边。那些汉子也没出去,继续站在洪水寒的身边,始终充满警惕地看着我,对他们来说,我是个极度危险的家伙。

洪水寒又看了我一眼,确定我没什么异动之后,便继续和郝莹莹的父亲说起了话。

其中一个汉子低下头去,不知在洪水寒耳边说了什么,洪水寒摇了摇头,同样冷笑着说了句话。因为我懂唇语,所以看懂了他的意思:“不用通知我爸了,他们就三个人而已,能翻出多大的浪来?”

洪家号称铁剑洪家,习武的风气也是源远流长,但是这位洪家大少爷据说对练武完全不感兴趣,一门心思做着生意,对武功也是一窍不通,所以说出这样的话来并不稀奇,单纯以为人多就一定能够打过人少;而那个大汉却知道我的厉害,自始至终都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但洪水寒不肯行动,他也没有办法,只能暗中祈祷我别闹事了。

另外一边,我和郝莹莹当然也在说话。

我问郝莹莹:“你爸和洪水寒在谈什么生意?”

我还想说,不管她爸准备和洪水寒合作什么,我都可以提供给他更好的资源,让他不要和洪水寒纠缠下去了,反而不利于我的行动。

结果郝莹莹说:“哪里是在谈生意啊!”

我听郝莹莹话里有话,就问她什么意思?

郝莹莹告诉我说,她家经营的那家酒馆现在生意越来越好,洪家的大少爷就想收购下来,结果出的价格却不到世面上的一半!她爸当然不愿意卖,这不正和洪水寒在扯皮吗,而这个洪水寒却仗着洪家势大,隐隐有硬夺的意思……

我一听就乐得笑了出来。

郝莹莹无奈地说:“我爸都快急死了,你怎么还笑得出来?”

我说大妹子,实不相瞒,今天晚上我就是来找洪水寒麻烦的,结果看见你爸和他在谈生意,正发愁不知道该怎么办呐,结果听你这么一说……你说我能不开心吗?放心吧你,这王八蛋交给我来解决!

说完,我就准备起身继续行动。

然而郝莹莹却拉住了我,着急地说:“王峰,你别冲动,刚才你一进来,看你气势冲冲的模样,我就知道你打算干什么了!可是你不知道,那个家伙身上有枪,我刚才无意中看到了的……”

我吃了一惊,这我还真没想到,我一直以为洪家大少爷就是个做生意的,从来不参与那些打打杀杀的事,上次省城大军来围剿我,也没见他出现。搞了半天也不是个善茬,身上竟然还带着枪,我说他为啥这么张狂,还说不用通知他的父亲,原来还备着这一手呢。还好郝莹莹提前提醒我了,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虽然我不觉得洪水寒能伤到我,但万事总怕个偶然,是不?

不得不说,自从认识郝莹莹以来,她就一次又一次地帮我,简直称得上是我的福星。越看她,越喜欢,要不是旁边有人,我都想亲她一口了。

不过,我立刻又意识到,洪水寒身上的枪,恐怕是用来对付郝莹莹她父亲的,生意不成就要强买强卖了。我的眉头又皱起来:“这么危险,你爸怎么会带你过来?”

郝莹莹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我爸说,是洪大少爷再三要求我也出席的。”

我刚把眉头皱起,想咂摸一下这话里的味儿,就听那边郝莹莹的父亲摇着头说:“洪大少爷,你还是再加点钱吧,现在这样我连成本都不够啊!”

洪水寒嘿嘿笑了起来:“郝总啊,其实你知道我不差钱,我就是按世面上的两倍价格收购你家的酒馆也没问题。”

郝莹莹的父亲也不是个傻子,立刻听出这话中有话,疑惑地说:“什么意思?”

洪水寒伸了个懒腰,有意无意地往我们这边看了一眼,意有所指、意味深长地说:“郝总,您的女儿,长得可真是漂亮啊,之前我在你家酒馆见过一次,就惊为天人,再也忘不了了……”

这一回,所有人都明白了洪水寒的意思。

好一个醉翁之意不在酒!

好一个道貌岸然的人渣禽兽!

看网友对 479 醉翁之意不在酒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