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480 千月,还疼吗

480 千月,还疼吗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就说嘛,郝莹莹她爸经营的那家小酒馆,生意就是再好应该也入不了洪家大少爷的法眼,怎么会专门抽出一晚上的时间来商谈收购事宜,原来目标是在郝莹莹的身上!

郝莹莹她爸的脸sè当场就变了,沉着声说:“洪大少爷,这是不可能的,请你不要再胡说了!”

洪水寒冷笑一声,有意无意地撩了一下衣摆,露出插在腰间的一支银sè手枪,冷冷地说:“郝总,你好好考虑一下,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郝莹莹她爸就是个普普通通的生意人,哪里见过这种阵仗,脸sè唰一下就白了,额头上也有冷汗渗出,显然紧张到了极点。但再紧张,身为一名父亲的本能还在,仍旧硬着头皮说道:“洪大少爷,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还是半价收了我家的酒馆吧!”

“啪”的一声,洪水寒猛地一拍桌子,发着狠说:“郝总,你要考虑清楚,我是带着诚意来和你谈的,如果我执意霸王硬上弓的话,请问你又有什么办法?”

随着洪水寒一发狠,包厢里的气氛瞬间降到冰点,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了。郝莹莹她爸的脸sè则由白转红,略带激动地说:“洪大少爷,我女儿还是个学生啊,你怎么下得了手?如果你想正儿八经地追求我女儿也就算了,可你已经娶妻生子,又来和我说这些,究竟什么意思?我不同意,一千个一万个不同意!”

洪水寒今年三十有余,早就有老婆有孩子了,显然就是想让郝莹莹给他当个情人,所以才用这种手段威逼利诱,但是哪个父亲能够容忍这种事情?别说郝莹莹她爸,就连我都快气炸了,虽然我和郝莹莹以后也不一定能成,但也不代表我就能够容洪大少爷这种人渣打她的主意。

我再次准备起身,想要好好教训这个为非作歹的洪大少爷。但是郝莹莹死死拖着我的身子,悄声和我说道:“王峰,我知道你是干什么的,其实在洪大少爷刚和我爸接触,说要收购我家酒馆的时候,我就想要找你帮忙了。可是我也听说之前你遭到省城大军围剿,后来又被李皇帝给囚禁起来了,势力也被大大削弱,就算现在恢复自由,肯定也不是洪家的对手。王峰,我知道你想为我出头,但你一定要冷静啊,更何况他的身上还有枪!真的,你不用担心我,我已经给千月打过电话了,她马上就会来救我的!”

郝莹莹字字句句都是为我,哪怕那个洪大少爷已经欺负到她家脖子上了,她也不希望我以身犯险,实在让我心中感动。还有,她说她已经给冯千月打过电话,更说明这个姑娘很有头脑,一见情况不对马上求助强援,也不是个任人拿捏的主儿,叫我非常欣慰。

我相信冯千月肯定会来,可是包厢里面,洪水寒已经把手按在腰间,冷冷地对郝莹莹她爸说道:“我不想听你这些废话,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到底答不答应?”

显然只要一言不合,洪水寒就要把枪摸出来了。郝莹莹她爸喘着粗气,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洪水寒,显然还是很不服气,但是碍于他手里的枪,又不敢随便答话。

郝莹莹见状,紧紧咬了下牙,便准备起身过去周旋。

我相信以郝莹莹的头脑,肯定能够拖到冯千月赶来,但我既然人在这里,肯定不能让她冒这个险。所以我按住了郝莹莹,轻声说道:“让我去吧。”

说完以后,不等郝莹莹劝阻,我便端了一杯面前的酒,起身朝着洪水寒走了过去。

“洪大少爷,久仰大名,不介意和我喝一杯吧?”我笑呵呵地说道。

洪水寒正和郝莹莹她爸谈事,并且到了关键时刻,突然有人插嘴,肯定非常不爽。但我在省城极有名气,就算势力大不如前,也是货真价实的本届比武大会冠军,他再怎么也不会驳了我的面子,所以他只好站起身来,也端起一杯酒,敷衍地说了一句:“久仰久仰。”

碰杯,喝酒。

喝完酒,洪水寒正要坐下,我又伸出手,说洪大少爷,不介意和我交个朋友吧?

洪水寒只好又伸出手来,说:“当然不介意了!”

我握着他的手,亲昵地拍了拍他的身子,又说:“洪大少爷,既然咱们是朋友了,有句老话说得好,朋友妻不可欺,希望你能自重一些!”

洪水寒皱起眉头:“什么意思?”

我伸手一指那边的郝莹莹,说她是我的女朋友,希望你不要再打她的主意,否则我可要对你不客气了。

洪水寒一听,脸sè就变了,张口就骂:“你算什么东……”

不等他骂完,我的手就猛地用力,洪水寒“嗷”的一声惨叫,就听咔嚓咔嚓的声音,他那只被我握住的右手已经惨到变形,人也像滩刚下锅的面条一样软了下去。

在他身边的那几个汉子见状,立刻就要冲上来救他们的主子,而我狠狠瞪了他们一眼,王霸之气顿显,威压笼罩过去,他们当即一动都不敢动了,站在原地哆嗦不已。

蚊子和老酱也迅速冲了上来,一左一右地站在我的两边,让那些汉子全部蹲在地上,他们也照做不误。

被我握住右手,身子软成一滩面条的洪水寒,另外一只手还伸到腰间,想把枪给摸出来。但他一摸,却摸了个空,而我,却拿着枪在他眼前一晃,说洪大少爷,你是在找这个东西吗?

洪水寒坐在地上,一脸吃惊的模样:“你,你,什么时候……”

刚才我和他握手的时候,拍了他两下身子,就是这个瞬间,把他手枪给顺走的。这一招妙手空空,当然也是我舅舅当初教给我的,我舅舅真没教过我什么功夫,倒是鸡鸣狗盗的手段教了不少,什么溜门撬锁、易容下药,都是些下三滥的手段,却足以令我受用终生。

顺人东西这手,我练得不是很熟悉,主要是也没什么实践对象,但是用来对付洪大少爷已经绰绰有余。看到手枪在我手中,洪水寒顿时一脸恼火,还想耍他洪家大少爷的威风,冲我吼道:“王峰,赶紧把我放了,别忘了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小心我们洪家把你仅存的那点势力也给灭了!”

洪水寒不提这茬还好,一提这茬我更来气,我直接从茶几上抄起一个酒瓶,“砰”的一声狠狠砸在了他脑袋上。这一下,把洪水寒砸了个半蒙,玻璃渣子落了一地,酒水也顺着他的脸颊流下。

然而这并不是结束,我又握起自己的拳头,狠狠一拳朝着他的鼻子砸了过去。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打郝莹莹的主意!”与此同时,我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

又是“砰”的一声,洪水寒的身子撞在沙发上,又弹到地上,鼻血已经喷涌而出。这么暴打洪家的大少爷,那几个汉子再畏惧我也坐不住了,立刻起身就要护着他们主子,但是又被蚊子和老酱三拳两脚给打趴下了。

我微微摇着头:“何苦呢这是。”

接着我又一摆手,指着瘫在地上的洪水寒说道:“给我打,狠狠地打!”

蚊子和老酱立刻扑上,对着洪水寒就是一番拳打脚踢。

今天晚上,我本就是来找洪家大少爷麻烦的,现在又碰上他想霸占郝莹莹的事,当然新仇旧恨一起算。蚊子和老酱也记得那天晚上的仇,现在当然下手也不留情,砰砰啪啪地把洪家大少爷打得死去活来。

郝莹莹她爸哪里见过这种场面,站在一边连话都不敢说了,倒是郝莹莹冲上来,跟我说够了够了,别再打了。她倒不是心疼洪水寒,而是担心我会遭到洪家报复。

我跟她说:“莹莹,你放心吧,我既然敢做这事,就不会怕洪家的。行了,这事和你家已经无关,你和你爸赶紧离开这吧!”

说完以后,我又摆摆手,让蚊子和老酱把洪水寒架起,也准备离开这了。就在这时,包厢的门突然被人一把推开,我以为洪家的援手来了,回过头去顿时愣住,原来是冯千月和疯牛。

冯千月是来救郝莹莹的,看到包厢里的场景也顿时愣住,看看地上的一片狼藉,又看看被打到惨不忍睹的洪水寒,最后才看向我,显然已经明白一切。

只是,冯千月看向我的眼神,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开心,更不会兴奋地朝我跑过来了,而是充满了冷漠和疏离,仿佛我是个陌生人。

“千月!”

郝莹莹奔了上去,拉住了冯千月的胳膊。

冯千月也抓住她的手,一脸担心地问郝莹莹有没有事。郝莹莹摇摇头,说:“没事,王峰恰好来了。千月,王峰把洪家大少爷打成这样,洪家肯定会报复他的,你快想想办法吧!”

冯千月咬了咬牙,抬头看向我说:“王峰,你把洪水寒放下吧,赶快离开这里,剩下的事我来处理!”

冯千月的语气虽然依旧冰冷,可是我能从中感受到她对我的关心。想到大战的那天晚上,她曾以自己的性命做要挟,逼迫自己的父亲退军,我的心中又暖了起来,摇摇头说:“谢谢你的好意,不过不用麻烦你了,这事我自己会处理的!”

说完以后,我便继续往外走去,蚊子和老酱也架着洪水寒跟在我的身后。

岂料,冯千月却一下急了,冲我吼道:“你逞什么强呢,现在省城谁不知道你的势力已经没多少了,你这样还想和洪家去斗,不是以卵击石吗?!赶快把洪水寒放下,听到没有?!”

她说这话的时候,我正好走到她的身侧。

我还想和她说几句话,结果一回头,就看到了她脖子上那道浅浅的伤痕。我便忘了说话,忍不住伸出手去,轻轻摸了一下那道伤痕,动情地说:“千月,还疼吗?”

看网友对 480 千月,还疼吗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