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零六章 惊蛰

第四百零六章 惊蛰

尧山绵延百里,却谈不上有多高耸,险峻之处也不是很多。

此时入春,瀚海沿岸的大草原,虽然还没有脱下一片枯黄的外衣,但是星星点点的绿意已经点缀在其中了,尧山也多少显得有些郁郁葱葱了。

尧山西麓陷入一片繁忙之中。

黑石汗国的东线战兵,此次南寇,虽然在太微山、雍山、榆城岭一线屡屡受创,却也不是没有收获。此次寇边掳夺过来的人族奴隶,以及加上之前从尧山附近抽调过来的奴隶,差不多也有近十万人,被驱赶到尧山西麓筑造城池、挖掘地宫。

任黑石汗王第三十四子穆图绝想不到是,曾经令他们在潼口城下遭受痛创的陈海,此时就携带失去死而复生的姚文瑾就混迹在这十万奴隶之中,整日跟其他奴隶一样,肩扛手提,参加繁重的劳作。

每到月朗星稀的时候,陈海就会消失,深夜才会回来,姚文瑾知道陈海是去探查地宫了,但是具体到什么进度,却忍住没有开口询问,他甚至都不知道陈海此次北上,到底是想要见谁。

令姚文瑾满心欢喜的是,照陈海所授武道秘形,行走坐卧,皆依矩而行,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他以为此生再无可能恢复修为的残破肉身,百骸窍脉竟然就已经生出感应。

“嘿!”姚文瑾将一块百余斤重的巨石抓起,放在肩上,一股热流由足三阳起,途径足阙yīn肝、足阳明胃,而后心脏蓬蓬剧烈搏动起来,一股巨力油然而生,担山式。

这便是由肉身所滋生出来的真阳劲力,姚文瑾天资之强,在燕州百余年内,可以排进数人之列,又身为姚氏最核心的人物之一,燕州能有的玄修典籍,他至少能够翻阅其中的一半,没想到世间竟然还有如此简洁明了、直指武道真意的武修秘法,他这一刻,对陈海所谓的道禅院隐脉传法的说法,再没有一点猜疑了。

潜伏到尧山,混迹在奴隶之中,才经过十几日磨砺,终于有气脉贯通,姚文瑾兴奋的想要长啸一番,可左右看了一番,还是打消了念头。

看着四周来往如蚁群的奴隶,同样是巨大的工程和集体的劳作,雁荡城给姚文瑾的感觉是朝气蓬勃,欣欣向上,而这里确是愁云惨淡,哀声一片。

背着巨石、故作艰难行进的姚文瑾,与陈海实在是轻松得很,也不虞普通的蛮武监工能识穿他们,但他们身边有一个体弱的奴隶却难堪重负,跌倒在地,呻吟不止,腿骨被砸下来的石块砸成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眼看是不成了。

一个粗壮的妖蛮手执长鞭,气势汹汹的走过来,看到这奴隶如此,却无丝毫的同情,手中的长鞭甩过去,就带出一蓬蓬艳丽的血花。

血花嘣散开来,溅到负重来往的奴隶身上,这些奴隶却不能躲、也不敢躲,生怕自己也会变成下一个惨剧的主角,只是麻木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姚文瑾看着不忍,压着声音跟陈海说道:“我们要借这些奴隶的掩护去探地宫,上师机关傀儡术天下无双,何不假冒能匠,设计几样粗陋的天机械具,一方面加快挖掘土石的速度,另一方面也能稍减我族伤亡。”

陈海转头看山脚下有如蝼蚁的奴隶,微微叹了口气道:“我设计一些简单的助力器械是没有问题,但诸蛮部经历数次重创后,也开始重视工匠,真正的助力器械,即便再简单,也超过普通匠工的范畴,很难不引起注意。”

姚文瑾想要再劝,但是想到血云荒地中铺天盖地的罗刹血魔,就再也提不起相劝的念头了,毕竟,那才是金燕诸州的大劫,陈海的作用非同小可,再过小心也是无妨了,不能因为妇人之仁,而露了马脚。

下午时,一片乌云从南边涌了过来,云层越聚越厚,慢慢的有雷光隐隐聚集,风渐渐大了起来,几声霹雳过后,大雨终于磅礴而下。

虽然人族奴隶死活并不放在穆图的心上,但是因为路面湿滑折损太多的话,难免也会影响到地宫挖掘及谷口城池修造的进度,于是穆国也下令先暂时收工,许奴隶躲回到简陋的营地里避雨。

奴隶大营位于山谷的内侧,这时候已经泥泞不堪。

山谷外有驻军,山谷内四面都是悬崖峭壁,有游哨斥侯散布在西麓深山里,也不担心会有奴隶能从奴隶大营里逃走。

挖掘地宫的奴隶们列回返回大营,钻进四处漏雨的破烂帐篷,有的倒下就睡,丝毫不顾地面上肆意横流的泥水,有的则屈膝坐着,满脸愁苦及绝望的望着雨帘,眼瞳已然麻木。

铁鲲站在奴隶大营的辕门楼前,来回踱步,看着瓢泼大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地宫的庞大程度出乎众人的意料,倒塌下来的山石也出意料的多,经过近一个月的挖掘,才刚刚挖出一角,好在有挖掘出来的土石,刚好能运到谷口筑城,相信上古地宫挖掘出来,尧山城也就能筑成了。

不过,铁鲲却没有穆图那样的乐观。

铁鲲早年随陈海编入西园军中之时,见识过赤眉教在雷阳谷部署大阵伏杀西园军前锋的威力,他随穆图进驻尧山,从山谷残留下来的雷殛痕迹,能够判断,地宫内的这座防御大阵,虽然也是雷系大阵,却要比早年赤眉教在雷阳谷部署的大阵更加强大。

这么一座天地大阵,乃宗门延续、传世的根本,对于无险可据的黑石汗国来说,意义相当重大。

铁鲲担心消息泄漏出去——尧山藏有传世大阵的消息,几乎不可能掩藏住——引起克烈汗国和拓跋部族的觊觎,到时候凭借他们手里的这两万新败之军,能不能抵挡住?

相比铁鲲的忧心忡忡,姚文瑾此刻心里却无比喜悦。

万物出乎震,震为雷。一道道雷霆劈下,姚文瑾能分明的感受到浓浓的生机在草原上滋生。随着雨水的浇灌,四周的枯草沉入泥水之中腐烂,然后变成养分,根茎伸出长长的触须,将养分吸收,一个个生机盎然的绿芽被催发出来,曲折着,努力着拱破厚厚的泥土,肆意的在天地间挥洒着生命的骄傲,完整的生命循环。

陈海看了一眼姚文瑾的异样,没有说话,神念一转,看到发现大部分妖蛮监工都已经回到营地里,就只有数百蛮兵在看守着奴隶营,也都躲在帐蓬里避雨。

陈海轻轻的拍醒了姚文瑾,打断了他的感悟,掐诀凝聚雨帘状的雾流,将他们二人笼罩起来,堂而皇之走入雨中,越过简陋的栅墙,往尧山的山顶掠去。

崖顶湿滑,姚文瑾刚刚被陈海放下,脚下一滑,往山崖下坠去。

虽然已经气脉贯通,但毕竟还没有修成灵海秘宫,真要坠到百丈山崖下,也难逃粉身碎骨的结局。

姚文瑾以为陈海只是考虑他的修为,身在半空也无法惶恐,想要在崖壁上寻找借力之点,然而这崖壁整个如巨剑劈斩而得,直上直下,竟然没有一处凹凸不同的地方,甚至附着一层地苔,这时让雨水浸过,其滑无比。

姚文瑾数次借力失败,眼见崖底光锐如剑如戟的山石在眼前猛烈的放大,这一瞬濒死的大惊怖,再次充满他的脑海,眼看着就要粉身碎骨的时候,姚文瑾忽然感觉到身体被一股巨力提了起来,然后缓缓的降在了地上。

险死还生的巨大刺激让姚文瑾心脏猛然跳动,怒气冲冲的看着飞下来的陈海,不知道他为何又要戏弄自己。

陈海说道:“你经过一次死生,难道以为就已经将生死大恐怖的心障彻底破除了不成?”

陈海的话仿佛霹雳一般,令姚文瑾怔然无语。

“你此时已经重拾修行之道,但重修灵海秘宫、凝聚识海、修成道丹,即便你有此前的积累,想要重新修成道丹,也非易事,而眼下情势危急,我也没有太多时间给你。我有一套雷罡修炼秘法,要是能成,除了能同时疏通十二气脉,肉身也将难以想象的强大,但此法极为凶险,倘若失败,便是粉身碎骨。何去何从,你自己选择吧!”陈海说道。

姚文瑾沉吟片晌,便目光坚定的盯着陈海说道:“倘若循规蹈矩去修炼,或许十年内重修成识海、二十年内能重修成道丹,速度绝不能算慢,但时局风雨飘摇,大劫一触即发,不容文瑾顾惜自身,请上师赐我神通!”

陈海看着眼前的姚文瑾,也不多做废话。

直接利用天地元煞修炼,陈海在齐寒江身上试验过,是失败了,但姚文瑾之前就有道丹境的修为,对道之真意的掌握,实远在齐寒江之上,而何况姚文瑾此前所修行的根本真诀,乃姚氏秘藏的六阳秘雷真法,是可以尝试着直接利用天地间的雷煞罡元直接淬炼肉身及十二气脉的。

陈海直接带着姚文瑾往雷电最密集之处飞去,他要教导姚文瑾如何将纯粹的雷罡真煞之力导入体内修炼……

此时,穆豪带着穆勒一路缓行,终于到达了亢龙祖地。

从外表看来,亢龙祖地只是一个寻常的山脉,但若是仔细看就会发现,山脉的景sè不时会有阵阵扭曲,宛如另一个空间。

穆豪下令数千扈卫在祖地外驻扎,与守护祖地的精锐战兵汇合到一起休整,他带着穆勒往祖地深入走去。

在身影完全隐入祖地中前,穆豪冷笑着往黑石汗城望去,仿佛看到万里之外的王城中有数只魔鹫,挟着风雷,往克烈汗国及拓跋部落方向飞去。

看网友对 第四百零六章 惊蛰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