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零七章 天地异变

第四百零七章 天地异变

除非将道之真意修炼到第二重境界,不然不能直接借天地元煞淬体,但陈海对风雷秘意的参悟已经到第二重境界的巅峰,已经将雷元罡煞转移到他人的肉身之中。

然而他人能不能借一部分雷元罡煞淬炼肉身,还需要看他自身对雷系真意的参悟,有没有到一点的程度。

这种修炼之法的条件非常的严苛。

姚文瑾修为被废,百骸窍脉残破不堪,像是扎满了针眼,即便是他掌握六阳真雷的秘意,也不能将陈海转入他体内的雷元罡煞约束在灵脉之间,而是在四肢百骸间游走。

这无疑是陈海想要达到效果,但也无疑是人间最凶烈的酷刑。

姚文瑾他都没能坚持多久,就昏迷过去。

唯有陈海能看出姚文瑾的肉身在发生深刻而细微的变化,暗感果然也只有姚文瑾能用这种办法快速重修,如此一来,姚文瑾在他身边,或许都不需要两三年,就能恢复到明窍境修为。

姚文瑾很快就醒过来,虽然整个过程堪比酷刑,但他也很快发现体内深刻而细微的变化,要陈海继续帮着接引雷元罡煞。

云层越来越稀薄,渐渐雷电也越来越少,这才中止修炼。

此时的姚文瑾虽然肉身饱受折磨,不需要伪装,就经奴隶还要奴隶,但眼神中有一丝极淡的紫电若隐若现。

陈海摧动真元,脸脖上的筋皮蠕动一番,那个弯腰驼背的奴隶就重新回来了,与姚文瑾对视一笑,又带着姚文瑾往奴隶大营潜去。

第二天一大早,眼见风雨刚停住,粗暴的蛮兵监工,就挥舞着鞭子,骂骂咧咧的走进奴隶大营,将所有怎么睡都不够的奴隶从破烂的帐蓬里赶出来。

吃着一人一勺子莫名其妙的饭食,奴隶们又哄哄乱乱的往地宫走去,边走边咒骂着该死的天气,为什么不能再多下几天雨。由于刚刚下过雨,地湿路滑,不时的有人摔倒,但他们会慌不迭的爬起来,完全不顾一身的泥水,就怕在地上多耽搁个两息,就可能永远再也起不来了。

日复一日,地宫终于慢慢露出了更多的真容,地宫防御大阵深处的能量波动,也越发给混迹在奴隶苦役中的陈海更多熟悉的感觉。

虽然在陈海带着姚文瑾混入尧山之前,山谷里的尸体以及很多土石都翻动过来,但雷霆轰殛的痕迹,还是随处都可能看到。

这尧山地底的防御大阵,压根就是又一座天罡雷狱阵,而且要比阎渊带走的那座残阵,要完整得多,威力也强大得多。

陈海携姚文瑾混入尧山,原初主要是暗中观察铁鲲一段时间,再找合适的机会跟他接触,但这时候,新的疑问在陈海的脑海里萦绕:

深埋在尧山地底的上古遗迹,跟神殿有什么关系,有道禅院有什么关系?

又或者左耳早年曾想着在瀚海再设立一处类似道禅院的山门以驯化、组织妖蛮的力量,最终只是因为意外而放弃?

只是这一切都还是猜测,陈海在没有足够的把握前,也不敢深入地宫去探查,就怕万一引发大阵,在山谷里挖掘土石的奴隶死亡就惨烈了。

然而陈海不断的试着从不同的方位,用神念去探察地底的情形,但整座地宫建筑群就好像深邃的黑洞一样,任何神念进入后都不会有丝毫的反馈,这让他郁闷不已。

陈海胡思乱想着,感知到大地有微微的震动传过来,将神念凝聚的一个方向上,才发觉有一大部人马黑压压一片,差不多有十数二十万人马,从西面,也是黑石汗国的境内,往这边赶来。

陈海猜想是黑石汗国的高层,注意到东面几大部族的异动,而这边挖掘地宫一直也难有快的进展,应该是调派新的人手过来增援了。

***********************

穆图看着远远飘扬的血红sè蝮蛇旗,内心却很是忐忑、复杂,虽然这些兵马来增援他们固守尧山的。

当时为了帮穆勒建功立业,试图把横山、灌河防线撕开一个大口子,他们的母族蒙兀族把手下最精锐的战兵交给他们,但是到最后蒙兀族最精锐的四万蛮兵,就这么永远的躺在了雁荡原上,血流成海,甚至连尸骨都不得回乡。

现在眼看着就要和自己的母舅见面,穆图实在不知道该如何交代。

“舅父,穆图身负要责,未能远迎,还望舅父恕罪!”看着到了面前的车驾,穆图迎上硬着头皮躬身施礼。

蒙兀族族长蒙战冷哼了一声,也不应答,掌车的妖蛮一抖缰绳,两头青蛮巨兽低吼了一声,车驾慢慢的往谷口的主营缓缓行去,其他的各部族各自去找地方扎下营寨。

蒙战身量极其魁梧,铁鲲与他比,都足足矮了一头,作为瀚海西岸曾经最接近天蛮修为的蛮武,在瀚海西岸纵横了近两百年,曾经也有率领蒙兀部一统瀚海西岸的机会,谁能想到黑石部除了出了穆豪这样的妖孽外,穆苛等强悍蛮武也是辈出。

瀚海沿岸的部族厮杀,向来都是血腥而残酷,最终为了部族能延续下去有休养的机会,蒙兀部不得不并入黑石汗国。

随着年岁渐长,蒙战已没有当年的雄心壮志,但为了蒙兀部未来能在黑石汗国占据更重要的地位,又或许不想被其他的强势部族欺凌,他不得不扶持自己的嫡亲外甥,扶持他的妹妹与穆豪所生之子穆勒,争夺将来的汗位。

谁能想到,穆勒率领蒙兀部的战兵,会败得如此之惨。

看着自己身前讪讪的穆图,想着自己和忠于蒙元部的一些附属部族,这次硬生生的被穆苛这狗贼赶出了经营上百年、水草丰美的额尔兰草原,赶到这尧山来防守,他的心就忍不住的滴血。

那么肥美的草原,就这么拱手让给该死的穆苛他们。

穆图原以计穆苛暂代父汗执行,只会让舅父从蒙兀族调一两万精锐战兵过来增援,没想到竟然是让整个蒙兀部都迁到尧山来,心里也是极恨,这时候却只能硬着头皮安慰舅父蒙战:

“舅父也不要着急,这地宫之中藏有传世大阵以及诸多上古遗宝,到时我们能成功挖掘出来,立下大功,等父皇从亢龙祖地养伤回来,别说一个额尔兰,到时候连恩图草原都一并要过来。”

蒙战听完,脸sè这才好了很多,骂骂咧咧:“让那些该死的奴隶加快速度,这些懦弱的两脚羊,如果再有拖拖拉拉的,就给我鞭挞至死!”

蒙战一声令下,整个尧山西麓便是血雨腥风,站在高处上看着疲于奔命的奴隶们,蒙战心里的不快也渐渐消散而去。

************************

此时在尧山东麓东面四百里外,那里是克烈部与拓跋部这两家还没有臣服于黑石汗国的部族的交界地,这时候正两支强大的兵马在对峙。

当先的蛮帅身高一丈有余,手持黑铁巨矛,全身铠甲散发浅青sè的灵芒,是瀚海沿岸难得一见的灵甲,但灵芒所蕴的能量波动,战甲还相当不弱,他胯下青蛮巨兽呼呼的喘着粗气,来回扭动着。

巨矛蛮帅扬声嚷嚷着,声音响得像雷霆一般:

“拓跋颜,看来你们也接到消息了,只是你们拓跋部族就没有一个能打的么?派你这个软蛋来趟这趟浑水!哈哈哈哈”

巨矛蛮帅的对面是一个身材瘦小的巫蛮,看起来比正常的人族高不了多少,一身黑布袍罩着骨瘦如柴的身子,骑着一个通体雪白的战狼,听到嘲讽也是不恼,只是桀桀笑道:“左鹫小儿,你们克烈部族派你这个脑袋里面长满了石块儿的家伙来这里,难道就不怕穆豪穆苛那两个老狐狸设下埋伏,让你们全军覆没?”

克烈部和拓跋部常有厮杀,左鹫在拓跋颜手下没少吃亏,很多时候明明看上去就要赢了,可总是会被拓跋颜用yīn损的招数翻盘,每每都会丢盔弃甲,这次听拓跋颜当众揭他疮疤,一时气得浑身发抖,挥手就想大军压上,先跟拓跋部杀个你死我活再说。

正当时,尧山地底又传出一阵大震,天动山摇,左右山岭的碎石哗啦啦滚动,惊得两股将要交战的兵马,忙不迭的往后撤退,拉开距离。

这一次的大震,虽然不比三个月前,但由于离得更近,两部兵马感受更加强烈,在大震中,有一股磅礴之极的气息从尧山深山泄漏出去,强烈到远在数百之外的杂兵都能感受到,很快就见这磅礴之极的气息凝聚成一道青sè光华直冲云宵,差不多持续将近半个时辰才散去。

“山中必藏重宝!”拓跋颜惊讶望着尧山方向,嘴里喃喃的说道,“看到从黑石内部传出来的消息是真的,这尧山深处必有传世重宝。”

紧接着,拓跋颜又一脸厉sè的看着左鹫,扬声说道:“黑石汗国势大,虽然消息说尧山西麓只有蒙兀族一部、穆豪又深受重创,但我们不能掉以轻心。左鹫,要不我们两家先联手,先败了黑石汗国拿到宝物,再决一胜负,如何?”

左鹫也被这天地之威震慑得惊骇不已,听完拓跋颜的提议,锤手说道:“行,就这么干他娘的!”

比起拓跋部来,左鹫更恨黑石汗国。

看网友对 第四百零七章 天地异变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