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零八章 敌情

第四百零八章 敌情

大震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但是崩塌的落石还是山谷里挖掘土的奴隶带来了不小的伤亡。幸存者看着满地被落石砸得骨断肢的尸体,还很多人被压在巨石下苦苦哀嚎,吓得魂飞魄散之余,又怕随时会再有大震发生,都不敢去救人。

陈海抓住姚文瑾的手腕,将他按住,迫使他继续隐藏才稍有恢复的修为,然后扯着嘶哑的嗓子,招呼左右的苦奴,一起上去,肩挑背扛,去救被埋在落石下、还在惨嚎不已的族人。

陈海全力施为,是能救下更多的人,但这时谷口两侧的岭脊上站着那几樽有如铁塔般的蛮将身影,至少有六人的修为都在铁鲲之上,他与姚文瑾一旦暴露行踪,即便山谷外的妖蛮战兵来不及冲进来围杀他们,这六名蛮将就足以令他与姚文瑾死无葬身之地。

即便是如此,陈海也会在暗中小心翼翼的多用些气力,或不起眼的以更快的速度,将大块的落石移开。

只是这些被落石砸伤砸残的苦奴,即便救出来,也活不了多久,集结到尧山的蛮兵,粮食本来就很匮乏,生病或身体被榨得油尽灯枯的苦奴都被会丢到一座深谷里等死,更不会浪费极有限的伤药、粮食,去治、去养受伤的苦奴了。

果然,回过神来的妖蛮监工,看到不想再有大震会发生的样子,就挥舞着带铁刺的长鞭走回来,要求奴隶们继续开工,不要再去管那些已经救出来或还会压在落石下惨嚎的伤残。

被掳夺到瀚海,经受这样的血腥压迫,奴隶苦工平时变得极其麻木,不知道反抗,也不敢反抗,但在这一刻,很多苦奴受到如此震惊的刺激,又眼睁睁的看着亲人,甚至自己的孩子就压在落石下惨嚎,妖蛮监工跑过来,就要赶他们放弃自己的亲人、孩子,顿时间就有十数苦奴,再也忍不住,冲上去就要跟妖蛮监工厮打起来。

只是大多数的苦奴,都是平民,即将有一部是被俘虏的战俘,修为也都低微,除了陈海这种估计混进来的,尧山西麓里的十万苦奴,就没有辟灵境以上的好手。

十数苦奴想要反抗,就一名妖蛮监工抽打了满地翻滚,根本就没有还手之一。

妖蛮监工手里的长鞭,缠有露出尖头的铁丝,满是铁刺,抽在衣裳褴褛的苦奴身上,带起来就是一片血肉,普通人挨上三五鞭,就得去掉半条命。

看到这边骚动起来,更多的妖蛮监工跑过来,这时候看到谁的眼神藏有怨意,就是一鞭子抽过来。

眼见有一名妖蛮监工朝他们这边跑过来,陈海要姚文瑾跟他一起趴到地上,表示驯服,但姚文瑾此时怒到极点,牛脾气又上来,满眼怒火的盯住半空中抽来的鞭影,一把就将铁刺鞭抓住,作势就要夺过来。

“唉!”陈海心里苦叹一下,正准备出手,然后带着姚文瑾直接往北面的瀚海深处逃去,这时候却见铁鲲流星一般,从两三百米步的岭嵴,两个箭步就飞跃下来,大喝制止住那胡乱抽打苦奴的妖蛮监工:“够了,都退回去。”

铁鲲站在谷口,早就将这边的情形看了清楚,也不多问什么,让妖蛮监工们都退出去,容许苦奴们继续搬走落石,去解救被落石压住的族人,但他也将姚文瑾刚才的举动看在手里,走过来,一双锐利似藏雷电的巨瞳,盯着姚文瑾,问道:“你叫什么名字,籍贯哪里,怎么会掳到瀚海来的。”

陈海知道铁鲲这么问,是看出姚文瑾刚才出手的破绽。

姚文瑾刚才震怒之中,伸手抓住快得在半空只留残影的铁刺鞭,用了是基本掌法里的一式秘形,铁鲲也修炼过一部分武道秘形,刚才只要注意到这边,就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陈海怕姚文瑾还没有从滔天怒火中缓解过来,驼着背上前应对道:“铁爷,您可能不认识我们叔侄二人,但我们叔侄曹文、曹瑾,二人在桃花坞的作坊做工时,都还给铁爷您扛过战戟,铁爷使的战戟,可真是沉啊,我们叔侄两人,再加两名壮汉,才能勉强扛起来——陈公子离开桃花坞,有一部分族人迁到秦潼山去了,我们叔侄二人懒散惯了,就跑到在雍山北贩卖皮货,没想到前年被虎都部捉到瀚海来做苦役——也不敢打扰铁爷您。”

现在还不是跟铁鲲摊开牌谈话的时机,但陈海也知道姚文瑾刚才出手已经露出破绽,只能冒险假冒修炼过基础掌法的曹氏族人。好在黑石汗国诸部对奴隶的管理极为松散,对待奴隶像羊群一般,没有详细的记录,陈海已经能够化形,是真正的改变脸部筋骨皮肉,甚至还收紧全身的骨骼,却不虞铁鲲能认出他来。

铁鲲也不疑陈海的话,毕竟陈海所编的谎言,铁鲲发现不了漏洞,而且他也不觉得两名朝不保夕的苦奴,会有意欺编他,或许不觉得两名修为可能比通玄境中前期略强些的低级武修,年轻又都不少,能对他有什么威胁。

“你们跟我过来!”铁鲲说道。

姚文瑾不明所以,但也知道刚才失态,差点坏了大事,不吭声与陈海一起跟在铁鲲身边,往谷口走回去。

穆图看到铁鲲进山谷,弹压躁动的奴隶,这会儿竟然带了两名奴隶回来,疑惑跟不解的瞥了铁鲲一眼。

“我被困燕州时,受他们叔侄的恩惠,我说怎么看着眼熟。”铁鲲浑不在意的跟穆图解释道,又回头跟陈海、姚文瑾说道,“以后你们就留在我的身边侍候啊。”

铁鲲回到瀚海,从来都没有掩护他被俘燕州当奴隶的前事,因而铁鲲将两名修为低下的人族奴隶留在身边,穆图及其他蛮将,也不当一回事。

这时候,一声苍凉的号角从尧山东麓悠然传来,这是有大股敌兵逼迫尧山的警讯。

穆图大惊,不等进一步的敌情传来,就下令将奴隶们赶回奴隶大营,同时往尧山的南面派出更多的斥侯骑兵,因为尧山北临波涛凶恶的瀚海,无论是克烈部还是拓跋部,大股兵马只能从尧山的南面绕过来。

穆图同时还下令,将放养在尧山南部的牧群,以最快速度往北收缩。

一阵兵荒马乱中,穆图与铁鲲赶回山谷外的大营。

看着眼睛难掩慌乱的穆图,蒙战捋着花白的胡子略微有些不满,说来说去,还是穆勒比较对他的脾气,但是眼下穆图作为主将,又是他的嫡亲外甥,同时在想尽办法保存蒙兀部的实力,蒙战却也能忍住不数落什么。

“班识,怎么回事?”

一个瘦小的妖瞳族人,躬身施了一礼,他是穆图委任的总哨官,掌握蒙兀族所有的精锐斥侯,包括数名妖瞳族人、二十多名妖翼族人以及数百以速度著称的精锐狼骑。

他特有的尖细嗓音说道:

“此次来犯共有两万人,战兽三万多头,看部落标示乃是拓跋部和克烈部两家的联军,现在已经逼到尧山三百里外,但奇怪的是,这两家部族平日里积怨颇多,这一次居然联合了起来,也不知道有什么蹊跷。”

“能有什么蹊跷的,不过是看到我蒙兀部势大力强,才不得不联手起来对付我们,但区区两万兵马,又心怀叵测,就敢来犯,纯粹是过来找死的。待我去率上两万精锐,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蒙战自从被赶出额尔兰草原后,心中一直积郁难消,尽管有上古地官这个大蛋糕等着他们去挖掘,但还是难消心里的快意,这时候拓跋部和克烈两家联军才两万兵马,就不知死活凑过来挑衅,蒙战只想先杀个痛快再说。

穆图皱着眉头没有应答,看到他若有所思的样子,蒙战问道:“怎么,穆图,你有其他看法?”

“蒙兀部已经经不住大的折损,诸事必须要小心再小心,”潼口城惨败的教训,太令穆图刻骨铭心了,令他这时候不敢再有任何的失误,沉吟片晌,说道,“我打算先派一部兵马去试探一下虚实,再做其他打算。”

蒙战听完却是大怒,“啪”的一声将身前的石桌子拍的粉碎:“我们此时若不派兵去拦截,待那些拓跋部、克烈部的杂碎冲到尧山的西边来,骚扰外围的部族,该如何应对?这些部族随我们千里迢迢从额尔兰迁移过来,他们放弃了肥美的草原,安定的生活,如果我们再不能保证他们的安全,将来蒙兀族还如何做各部之首?要是牛羊都不能放牧,拿什么供养你们?”

穆图面sèyīn晴不定,此时帐中是数他地位最高,但他及大兄都离不开舅父蒙战的支持,耐着性子劝道:“铁鲲先率两千骑兵,去试探敌军,但还是要舅父亲率蒙兀部精锐战兵,在南面做好迎战的准备……”

蒙战这才冷哼一声,没有继续质疑穆图的决定,铁鲲领命走出大帐,看到陈海、姚文瑾还守在大帐外,问道:“你们可会骑马。”

“会的!”陈海说道。

“那好,那你们陪我去迎敌。”铁鲲说道。

看网友对 第四百零八章 敌情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