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零九章 接战

第四百零九章 接战

蹄声阵阵,拓跋颜和左鹫并骑而行,除了各自的精锐扈从外,两族兵马则是泾渭分明的分为左右两翼,跟随两人的身后,从尧山的东南麓绕过,往西而行。

头上有几个鹰鹫翻飞着监视着左右的动静,身后的滚滚铁流荡起阵阵烟尘。

行进中,拓跋颜蓦然一滞,勒住身下的青蛮巨兽停了下来,沉吟稍许,凝住的眉头又展开,狰狞丑陋的脸上露出不屑的笑意来。

左鹫不明所以,满脸疑惑的问道:“拓跋颜,你笑什么?你又有什么鬼点子说来听听。”

“黑石汗国居然只派了两千战兵来跟我们对垒。”拓跋颜毫不在意的说道。

拓跋部族人的体内,拥有上古鹫魔的血脉,有着一种能与魔鹫神魂沟通的天赋神通,刚才拓跋颜就直接通过他的本命魔鹫的视界,模糊的看到有一支两千人左右的精锐狼骑,正从尧山的西南麓绕过,往他们这边快速驰来,相距就两百多里,都已经跟他们派出的前锋斥侯碰上了。

“什么?就两千人就敢出战?哈!黑石汗国也太小看我们了,”左鹫瞪着铜铃巨眼,不敢置信的问道,“看我率人先去把他这两千人吃了,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一催胯下青蛮巨兽,就要回到本阵去调兵遣将,想着先迎过去,将敢从尧山西麓杀出来的这两千黑石蛮兵吃掉。

拓跋颜连忙喝止:“左鹫,怎么着急做什么?”说话间,有数头魔鹫飞回来,带回更详细的情报:“这两千狼骑是铁崖部的兵马……”

左鹫摸着头嘿然一笑,不以为意的说道:“铁崖部在黑石汗国不过是小部族,有机会,自然先杀个痛快再说。”

“铁崖部早年在南袭太微山的战事中受创极大,甚至连部族宗子铁鲲都被人族掳夺过去当奴隶,但铁鲲从人族那边逃回来之后,个人修为大增不说,听说还在人族那里学习治军兵术、造城及制造战械、炼制法宝兵甲的能耐,这几年铁崖部的实力提升不少。你不要轻视铁崖部这两千精锐战兵。”

拓跋颜此时手里没有太多的兵马,而他们出发前,已经知道穆图率两万残兵留守尧山,后期还不知道黑石汗国有没有派出更多的援兵过来,所以在拓跋部的本部主力开拔过来之前,他还得与左鹫所部结盟,必要的提醒还是要给的。

要是左鹫太狂妄自大,在他提醒后,还要执意率部冒进,最后吃了大亏,也不能怨到他头上来,而且吃亏之后,更会对他言听计从,那更是再好不过了。

“这样啊,那暂且饶他们不死!”左鹫性情粗暴,勇猛好战,一对铜铃似的巨瞳狐疑的打了拓跋颜几眼,一时间也分辨不出他话的真假,但也不是真傻,遂就不急着派兵迎战

**********************

左鹫及手下的蛮将、巫蛮,都没有与魔鹫神魂沟通的本事,也没有豢养灵禽的习惯,主要是依赖于在草原奔驰如飞的狼骑,侦察外围的敌情,效率要比拓跋部豢养的魔鹫慢一些。

不过克烈的精锐斥侯,更善于渗透侦察,常常能单枪匹马潜入到黑石汗国的腹地,侦察情报。此前虽然有黑石之主穆豪探索地宫时受重创的传出来,但克烈部是在斥侯确认过穆豪的扈军北上之后,才令左鹫率一部兵马先行,到尧山过来刺探虚实的。

很快过来,克烈部的狼骑斥侯,带回到尧山西麓最新的情况。

“蒙战率领蒙兀部十数万人马以及大量的牧群,昨天已经陆续进入尧山西麓了,后续蒙兀部及所属部族,还将整个都迁到尧山来?”

得知最新的情报,拓跋颜与左鹫都不敢贸然前行,下令身后的蛮兵暂时停下来休整。

他们眼前所面临的,不再是穆图所率领的两万残兵,而是整个蒙兀部未来都将迁到尧山西麓定居下来。

虽然冬季的扫荡,听说蒙兀部的战兵在天水郡一线受创极其惨烈,但蒙兀部作为黑石汗国仅次于黑石部的六大部族之一,实力还是不容小窥。哪怕蒙兀部先期还只是十数万人先迁过来,黑石汗国在尧山西麓,这时候也应该能凑出四五万战兵来。

这时候已经不是他们能硬扛的了,他们得要改变战术。

“早知道没有这么简单!”

知道最新的情报,拓跋颜却也没有发愁,反而狞笑着露出几许贪婪。

蒙兀部的战兵虽然是他们的两三倍甚至更高,但蒙兀部大量的族人、奴隶都迁到尧山来,需要圈占大量的草原喂养牧养,仅靠四五万战兵也没有办法将整个尧山西面、南面千里方圆的草原都守得像铁桶般滴水不漏,到时候有着无数他们能捕捉的战机,令蒙兀部不断的出血,直到最后消亡——何况他们拓跋部在后方还在集结更多的兵马。

而倘若能将蒙兀部的战兵击溃,蒙兀部的人口以及奴隶掳夺过来,都将极大增强拓跋部的实力。

拓跋颜所贪图,可远不止尧山地底所藏的宝贝。

一个部族要强大,人口永远是最根本的。

拓跋颜与左鹫所部兵马,分两处草滩子停下来休整,但铁鲲所率的两千铁崖部狼骑战兵,西行的速度却没有放缓,有着冲上来一决死战的势力,到午后,拓跋颜与左鹫都不得不将散在外围的游哨收回来,仅仅是依靠魔鹫监视着周围百里的一草一木。

拓跋颜与左鹫也都回到各自的兵马本阵,令主力骑兵散开到两翼结阵备战,令随军的奴兵举着木盾跟战矛往中间收缩,结成简陋跟有效的方阵准备迎敌,而在前方二十里外,铁鲲带着两千狼骑都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反而加速冲击过来,仿佛黑sè的洪水漫过绿意盎然的草滩地。

“难道黑石汗国的内斗已经到这种地步了?现在居然真还让两千精锐送死!”左鹫即便是传音这种小法门都没有学过,隔着三四里地,扯着嗓子问拓跋颜,声音响得跟雷霆似的。

拓跋颜能看出对面这两千狼骑无论是冲锋还是气势,都是百里挑一的精锐,他心里也是困惑不解,但想想即将到来的血腥杀伐,也忍不住暗暗兴奋起来。

“呼哈!”

看到两千余狼骑没有减速的迹象,拓跋颜下令结成更密集的盾墙,巫蛮们将一个个防撞击的巫术撒向前阵的蛮兵身上,一片片土黄sè的光华在阵前绽放开来,也令诸多蛮兵感受到体内涌出更澎湃的力量。

拓跋颜也暗中下令,让两翼的骑兵阵型更密集,希望压迫铁崖部的两千狼骑,先去冲击左鹫部的阵列,这样方便他能彻底掌握战场的主动权。

两家部族的掷矛手,这时候在盾墙后,更是兴奋得大叫,眼睛里透漏出嗜血的光芒。

这些最精锐的掷矛兵,在血脉受到巫法刺激后,能将手里的战矛掷出七八百步的距离。

左鹫没有注意到拓跋颜的小动作,默默计算着距离,看着铁崖部的狼骑距离他们更近,准备等第一批短矛怒掷出去,不等冲击到盾墙,就派出侧后翼的主力骑兵冲杀。

坚固的盾阵是他用来防备拓跋颜这头老狐狸有可能不那么老实的,不能被冲乱掉。

当然,左鹫还很享受在他的脑海里想象铁崖部的狼骑狠狠撞在巨盾、狼狈栽下来被剁成肉泥的场面。

可就在还剩不到三四千步的距离就要接战,铁崖部两千狼骑突然从他们眼前往东北方向折过去,在草滩上划出一道巨大的孤线。

在侧前方,左鹫部署百余游骑,他们距离两千狼骑的距离最近,看着突发的变故,一时间手足无措,不知道是迎过去将两千狼骑缠住,还是先撤回来,避免不必要的伤亡。

这时候就见铁崖部的两千狼骑中,铁簇重锋箭与铸铁掷矛,就像密集的死亡之雨覆盖过来。

左鹫部署在侧前方的百余游骑,猝然间就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数十蛮兵被铁簇箭与掷矛射中。虽然大多数蛮兵,被强大的生机支撑着,只伤不死,但也是痛苦的惨嚎起来。

左鹫双目欲裂,当即就传令左翼的两千骑兵出击,只是铁崖部两千狼骑快速从草滩前折往尧山逃跑,速度丝毫不减不说,同时还在侧后撒下大量的铁地钉。

左鹫所部的战骑,都没有装铁护掌的习惯,直接踏上这些四棱、落地必然有一根数寸长尖锐铁刺朝上的地钉,骑兽厚厚的蹄掌直接被刺穿,冲锋的骑阵前面顿时就变得混乱不堪,甚至还有蛮兵从骑兽的背上掉落下来,身子也被地钉扎进去。

“哇!”左鹫气得大吼,手里的铁矛,像流星一般划过两千步的虚空,狠狠的将一名铁崖部战兵连同身下的战狼洞穿过去,只是骑阵已乱,已经失去追击的机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铁崖部的狼骑,往尧山方向逃去。

虽然才折损了百余人,但被铁崖部这样的戏弄,性情暴躁的左鹫,肚子都快气炸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看网友对 第四百零九章 接战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