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一十二章 半渡而击(二)

第四百一十二章 半渡而击(二)

“小老儿有幸听都尉大人说过,运动战的要旨,是要通过不断的机动,在敌人之间穿插迂回,寻找、创造战机,使得已方能集中优势兵力,同时又要尽可能去分散敌人的兵力,以便能形成敌弱我强的局面,一股一股的消除敌军。半渡而击,趁敌立足不稳仅是其一,更主要的是利用天然的河道去分隔敌军。铁爷的手段还真是高明,左鹫所部四千追兵,这时候硬生生被铁爷拆成三股,我们只要能在一炷香的工夫,将当前克烈部千余精骑击溃,这时候其他克烈部蛮兵必然还来不及渡过河参战,此战必胜!”

“不要再呱躁了!”铁鲲这一刻心里烦躁不安,大吼一声,制止陈海继续他在耳边大声的呱躁下去,摧动身下的雪狼,猝然间也将速度提到极致,同时举起手里的淬金战戟,往左鹫那杆朝他胸刺来、有如黑sè闪电般的战矛迎去!

“要不是看你的心神,被左鹫强烈的战意压制住,我需要这么呱躁吗?”陈海比划着嘴形无声嘀咕道,但他压住身下獒狼冲刺速度的同时,也伸手往姚文瑾那边拔了一下,免得姚文瑾冲得太快,陷入四面接敌的混战之中,到时候他再想掩藏住身份,又要保姚文瑾安然无险,就太困难了。

姚文瑾对妖蛮从来都不存什么好感,不需要陈海提醒,他也会将速度稍稍压下来,只是看到铁鲲出手的样子,他心里震惊无比。

铁鲲一出手,手里的战戟就接连刺出九道戟影,几乎在眨眼之间同时完成,而且九道戟影所透漏的气机似江河湖水般滔滔相连不绝,以致戟影就像巨浪一般,一道比一道猛烈,如九叠怒潮一般疯狂的汹涌起来,往左鹫朝他当胸刺来的战矛卷过去。

“裂天戟!”看到这一幕,姚文瑾震惊的看向陈海,他这段时间也开始修炼十二裂天戟,自然认得出铁鲲出手就九道戟影斩出,是裂天戟中与十步断水斩齐名的一式绝学怒潮九斩,而且铁鲲还将这式战戟绝学修炼到极致,从中参悟出怒潮真意。

燕州的武道绝学,初入境界,通常只能摧动自身的气血精元提升威力,唯有极个别的绝学,修炼到极致,能够从中参悟到武道真意,举手投足之间,与天地气机契合,就能够将天地元气融入战技之中斩杀强敌。

陈海在基础武道秘形基础上,所推演出来的十二裂天戟,便是燕州这种堪称最为顶尖的武道绝学了。

明窍境在六识感知提升到神识层次之后,能通过神识与天地元气的感应,将天地元气纳入术法神通施展出来,威力极其强大,但在天地元气混乱的战场之上,一方面神识想要驾驭天地元气极为困难,同时成千上万精锐战卒的杀伐意志凝聚成一起,形成杀伐兵气,对明窍境的神魂会形成极大的压制,这使明窍境以上的玄修强者,在战场之上,通常只能依赖自身的真元法力施展术法神通,所能发挥的作用,受到极大的压制。

而在战场之上,武修从武道绝学之中参悟出武道真意,实际是将武道修炼到合道、入道的境界,这时候就能通过相对应的天地气机,将部分天地元气融入绝学战技之中,提升武道绝学的威力。

虽然武道绝学的出招讲究一个“快”字,极瞬之间所能融入的天地元气相对很有限,却能够不受杀伐兵气的影响。

这一增一减,就使得武修在战场之上,比玄修发挥的作用要更大一些。

当然也因为武道绝学的出招讲究一个快字,因为每一式绝学,气机相接的战技越是密集、频繁,最后所能叠加纳入的天地元气就越是磅礴,威力也是越强。

铁鲲出手就是九道戟影,一道强过一道,就是像怒潮一般,每一道戟影都将更多的风煞罡元融入进来,以致在第九道戟影斩出时,竟是将左鹫乘御青蛮巨兽怒冲上来的身形,硬生生的击退一步。

说实话,铁鲲这时候竟然暴发如此之强的战力,不仅他左右的铁崖部蛮将都是大吃一惊,身形硬生生被打顿下来的左鹫,更是觉得不可置异。

论肉身的强悍程度,左鹫绝对要强过铁鲲一筹不止,但铁鲲九道战戟斩来的感觉,不仅快得难以想象,同时还玄奥得难以想象,第一击,气力明明还差他一大截,左鹫自信能一个打杀铁鲲两个都绰绰有余,但到第六击时,斩来的战戟就重如万钧崖石,气力已不在他之下;而到第九击时,左鹫不仅被硬生生击退一步,双臂竟然还被震得发麻。

也恰在双方都认为铁鲲要比左鹫弱,所以铁崖部借着局部兵力占优,有两名蛮将从左右杀出,准备与铁鲲一起合力去战左鹫;而克烈部局部兵力处于劣势,战力强悍的蛮将要照顾更多的地方,也没有想过左鹫有被铁鲲压制可能,故而这一刻,克烈部并没有哪个蛮将,想着要与主将左鹫联手。

因此在这一刻,左鹫双臂被铁鲲震得发麻之际,竟然没有人替他挡住两杆从左右如闪电如毒蛇刺来的战戟。

“咔嚓!”

左鹫所穿的魔蛟战甲,坚韧无比,替左鹫挡住致命的两击,但铁鲲的左右副将,也都有着堪比人族明窍境巅峰武修实力,战戟斩出,有开山断石之威,虽然没能刺穿左鹫的战甲,但听着咔嚓两声脆响,在这两式重击,也是令左鹫侧胸骨断裂。

左鹫托大之下,在名声还没有怎么扬起的铁鲲手里,第一个回合竟然就受到重创,这说出去谁会相信?

姚文瑾也是难以置信。

他通过公开的资料,早就知道铁鲲早期是柴氏控制的蛮奴,在陈海到燕京后,才从柴氏那里落到陈海的掌握之中,但一直到逃离秦潼山,铁鲲在陈海膝盖服侍,也就短短不到一年时间而已。

陈海竟然将燕州无数人为之疯狂的武道绝学,传授给一名蛮奴。

姚文瑾之前觉得铁鲲在黑石汗国的身份及地位都不高,陈海不大可能是冒险过来找他,这时候突然意识,陈海此次冒险北上,很可能想见的就是铁鲲,只是眼下时机还不适合,才没有直接表明身份。

“吼!”左鹫他自己都不相信第一个回合就会大意受创,怒吼一声,一道猿魔般的虚影在他身后凝聚成形,在这一瞬间,左鹫予人的感觉,身形似乎拔高了许多,体内爆出更澎湃的力量,使得两腋的伤势,都会影响到他实力的爆发。

陈海眼眸微微收敛起来,他知道左鹫身后那道有如猿魔般的虚影,妖蛮视之为血脉力量彻底爆发所形成的蛮魂,但实际上与宗门玄修在踏入道丹境之后所修炼的元神相似,只是妖蛮不知道收敛之法,在激发血脉力量时,体内的血脉气机泄漏出来,才会凝聚形成这道虚影。

要说左鹫修炼过十二裂天戟一类的武道绝学,此时绝对能将铁鲲打得跟狗一样,毕竟单纯从血脉力量的激活上,左鹫要比铁鲲高出一个等级,但妖蛮的武道修炼,还是简陋了一些,铁鲲还是能勉强接住左鹫爆发血脉力量之后施展的攻势。

而只要铁鲲能将左鹫缠住,一方面左鹫双腋的伤势就会渐渐压制不住,而在接下来一盏茶的时间,铁崖部狼骑占据兵力上的绝对优势,特别是刚才一接手,左鹫就受创,虽然发生的时间极短,但这极短的时间,就已能让铁崖的蛮将蛮兵抓住机会,将优势扩大到更大。

当然,这还不至于让铁崖部获得碾压性的大胜,陈海将身后所背的一张战弓取出来,取出一支铁箭,随手就朝左鹫瞄准过去。

这张战弓普通之极,是用拓木制成。

因为妖蛮的制弓技术谈不上精良,不要说炼入能增强弓力的篆符了,整张战弓的处理都很粗暴,保养也有欠缺,此时弓臂蓄力就只有三五百斤的样子,是其他蛮兵不用的弃弓,才临时给陈海用,以致陈海生怕力气稍大一些,就直接将战弓拉崩裂了。

而搭在弓弦上的铁簇箭,用铁也没有经过精锻,锋锐程度不能跟河西最为普遍的精锻重锋箭相比,更不要说比重锋淬金箭了。

然而陈海开弓,却没有想过要将弓弦上的箭射出,只是朝左鹫指去,又好似左鹫与铁鲲斗得太快,他迟迟找不到射箭的机会。

这一幕令铁崖部的蛮将看了焦急不已,心想这老汉真是糊涂了,想想他什么修为,即便能射中左鹫,还不是给他挠痒痒?

然而左鹫此时却绝不好受,就觉得有一缕比铁鲲刚才那一式怒潮九斩强出数倍的杀机,像狂涛般侵凌过来,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三五个呼吸,他就再难以维持身后的猿魔虚形,这时候再也难以压制体内的伤势,张口狂吐一口鲜血,整个人再次被铁鲲所施展的怒潮九斩从座骑上击飞出去……

这一幕,是左鹫所部蛮兵蛮将绝不愿看到的。

担心左鹫有事,克烈部两员蛮将御兽往后回撤,使得克烈部骑阵的前部,顿时间就像是被折断刃口的战戟,眨眼间的功夫,前部就有数十蛮兵像是滚雪球被斩落在地……

看网友对 第四百一十二章 半渡而击(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