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一十八章 血魔再现

第四百一十八章 血魔再现

大帐内松脂火把烧得噼噼啪啪的响,火光摇晃不休,将映照的帐蓬上的人影照得一涨一缩,空间似乎都扭曲了一般。

听铁鲲突然质问陈海的居心,在旁边伺侯陈海筑城构造图的姚文瑾,却是实实在在的吓了一跳,下意识以为铁鲲此时已经看穿他们的身份,愣怔的朝铁鲲看过去,然而铁鲲压根就没有在意他,一对铜铃般似雷霆的眼瞳,紧紧盯着佝偻而坐、入夏还穿着兽皮短袄的陈海。

“铁爷,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难道我叔侄二人这些天来尽力辅佐铁爷,有什么私心谋算让铁爷看穿不成?”陈海不慌不忙的抬起头来,迎着铁鲲想将人心都挖出来的锐利眼神,平淡的问道。

“瀚海诸部屡屡侵袭雍山、太微等地,虽说这是瀚海诸部的生存之道,但对于屡受侵袭、亲族惨遭杀害,甚至就连自身都被掳夺到瀚海充当苦奴的燕州人而言,心里怎么可能不存痛恨?”铁鲲压着声音说道,“虽然我解除你叔侄二人的苦役,你们心里或存感激,但你们将此等筑城秘法传给我族,就不怕将来终就会威胁到燕州人族的头上?”

“天机神侯当年凭由铁爷将练兵实录带回瀚海,铁爷当初为何没有问一问天机神侯是否也心存叵测?”陈海平静的问道。

“……”铁鲲盯着眼前这个佝偻老人,心里的震惊却怎么都无法平复,他以为这是他与陈海之间的天大秘密,倘若泄入第三人的耳中,这第三人的身份绝对非同小可,下意识抓住陈海看上去干瘪的手腕,似乎他稍稍用些气力,就能将这手腕捏成齑粉,此时叫他怎么不震惊,压着声音问道,“你到底是谁?”

“天机神侯派我潜入尧山,曾跟我说过,要是将这事说出来也都无法获得铁爷的信任,就让我回天水去。天机神侯也曾说过,铁爷有情有义,即便不信任我叔侄二人,也会放我们叔侄安全离开的。”陈海说道。

“……”铁鲲仿佛雷殛一般一屁股坐兽皮椅上,愣怔了半晌,才稍稍回过神来,艰涩跟陈海说道,“铁崖部受蒙兀部控制,我不得不在穆勒、穆图帐前听令,然而侵袭横山、榆城岭,并非我的本意,当时也无脸去见主人……”

姚文瑾见铁鲲此时仍然唤陈海为主人,心里也暗暗震惊,不管铁鲲是真情还是假意,都能看出陈海以往给铁鲲的印象有多深刻,

“天机侯在横山城时就猜到铁爷在蛮王穆勒帐前为将,也知道铁爷是身不由己,”陈海平静的看着铁鲲,铁鲲也是有勃勃野心之人,此时还不是他真正揭开身份的时机,说道,“天机侯让我叔侄二人潜入尧山,也曾说过来,待铁爷及铁崖部,能取蒙兀部而代之,到时候就不会再身不由己了,这也是我叔侄俩费尽心机助铁爷的原因。”

“为什么,为什么?”铁鲲喃喃自语道,当初陈海允许他将练兵实录带回瀚海,他就百思不解,此时更是想不透,陈海为何要让曹文、曹瑾叔侄来助他、助铁崖部崛起成为蒙兀部这样的大族、强族。

“天机侯到底有怎样的安排,我叔侄二人就不清楚了,铁爷要是心存顾忌,觉得我叔侄二人无法信任,请许我叔侄二人就此告辞。”陈海站起来,拱手说道。

“曹公请留步,我不是怀疑曹公,也不敢怀疑主人,”铁鲲挽住陈海的双臂,又深深揖礼道,“铁鲲在瀚海绝不会让他人呼来喝去,请曹公助我……”

“……铁爷言重了……”陈海站定,说道。

姚文瑾看到这一幕,也是瞠目结舌,他也知道陈海继续输助下去,铁鲲及铁崖部的其他首领,必然会怀疑他们的身份,却也没有想到陈海编造这样的谎言,竟然就将铁鲲彻底给骗住了。

姚文瑾又想,这不能怪铁鲲不够心细,以陈海此时的身份,谁会想到他会孤身进入瀚海,谁会想到他会在这小小的尧山之间纠缠?

“宗子,左都将派人来通知,要宗主明日就去检点奴工!”这时候有人走近大帐禀告道。

“我知道了。”铁鲲应道,又晃了晃头,仿佛从梦境中挣扎出来一样,带着一阵恍惚,如醉酒般缓缓走出大帐。

陈海揭开帐子,抬头远望,此时上钩弦月旁点缀的是星光点点,心中一阵叹息,这星辰皆非实相,而是诸空间在此界的投影,却是不知道哪一点星光,是地球在这一域的投影,又想此生重返地球或许已经无望,眼下只能先尽心守护好这座大地。

************************************

第二日一早,铁崖部三万族人先行,往尧山南麓缓缓进发;三万奴隶差不多到午后才检点出来,也在铁崖部狼骑的押送下,往尧山南麓行去。

不比行动快速的狼骑,三万奴隶从尧山西南绕行,两百余里路足足走了三天,才到达猿跳峡的南面。

铁鲲率部在猿跳峡南面的缓坡上扎营,防备敌军随时会突袭出来;由陈海和姚文瑾负责在铁崖部大营的内侧、猿跳峡的出口,先将匠师、匠工从人族奴隶里挑选出来,与铁崖部的匠工组建匠工营,主持灰浆岩的开采、煅烧、研磨等事。

灰浆岩是尧山南麓极特殊的一种石料,煅炼研磨成粉,与粘土搅绊混合,干躁着坚如砖石,是性能极佳的一种筑城建造材料。

很可惜秦潼山附近没有这种灰浆石,要不然他在榆城岭筑城,就能方便得多。

猿跳峡新城很快就在猿跳峡的出口方位,将地基清理出来。

灰浆岩的开采、锻烧也没有难度,都是就地取材,又有铁崖部族人及奴隶五六万人可以用,仅用十数天时间,将猿跳峡彻底封住的那道城墙,就筑了有一米高。

这时候,铁鲲终究是放心不下,从大营赶过来看城墙的建造进展。

十天能将城墙造得一米高,铁鲲没有什么不满意,只要他能将敌军拖延住大半个月,城墙修建了三四米高,就具备不弱的防御力,就能用来御敌,他更关心的还是城墙的强度,克烈部、拓跋部不擅攻城,那是相对于燕州宗阀势力而言,但还是会造基本的攻城战械。

铁鲲特意指着身边几个精锐蛮兵,让他们挥舞着铁斧去试城墙的强度,然而几个都有七八百斤气力的蛮兵,狠狠的挥斧斩下去,精铁锻造的斧刃都砍变形了,却只能在新筑的墙壁上留下了一道深不过半寸的浅浅斧印。

“好!”铁鲲这时候才真正相信陈海所用的筑城之法,确实有过人之处。

这时候从猿跳峡深处传来一阵嘈杂,铁鲲蹙着眉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过了一会儿,就见有数人浑身浴血的跑出来,看到铁鲲在场,慌乱的跑过来张口结舌的禀告道:“山里有血魔出没……”

“血魔?”

铁鲲疑惑不解的看到陈海一眼。

率兵进驻猿跳峡外围,铁鲲就亲自乘魔鹫搜索过猿跳峡附近的峰谷,还循照练兵实录所授之法,将附近的地形都绘制成图,并没有反现有什么特别大的威胁存在,这才派数千族人、奴隶进去猿跳峡清理地形,谁知道没过几日,就出了状况?

陈海也是眉头深锁,黑石汗王穆豪在随扈的簇拥下,进入地宫时曾遇到在地宫里深埋数千年的血魔傀儡,但之后黑石汗王穆豪就触发防御大阵,除了穆豪修为高深外,当时进入地宫的百余随扈无一生存,也没有血魔傀儡从地宫里跳出来,南麓猿跳峡怎么会有血魔傀儡出没?

而且血魔傀儡,是没有灵智的死物,数千年来也应该没有谁能掌握这些血魔傀儡,应该是在触发禁制之后,依赖体内残存的本能行事,即便无意间从西麓的白鹿峡跑出来,没有谁发现到,但怎么会跑到百余里外的南麓来猎食?

猿跳峡是两端出入口狭窄,中间又有四五里宽的平坝型峡谷,几条峡谷相连,南北有六七十里长,只要将猿跳峡清理出来,不仅到地宫的距离将缩短到三十里,而且峡谷里还能安置铁崖部数万族人跟数万苦奴。

刚刚入初夏,猿跳峡内姹紫嫣红,流苏处处,间或有溪水潺潺,顺着山涧由南向西缓缓流下,溪水清澈,其中悠然跃动的各sè小鱼随处可见。

铁鲲和陈海在扈卫的簇拥下,从清理出来的狭仄小道往猿跳峡里走去。

沿途都有铁崖部的族人跟奴工在整理地形,准备用来耕种或建造居住点,但这时候也都被猿跳峡深处突发的情况吓住了,都停下手里的事,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不知道血魔到底是何等的凶灵妖兽。

铁鲲与陈海在深峡绕走了四五十里,才有浓烈的血腥味传出来,这时候他们爬过一道数十米高的矮石岭,扒开眼前藤草,却见如修罗地域般的景象展现在众人眼前。

方圆数百步之内,残肢断臂遍布其中,仔细看去,竟然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

这正是铁鲲派到尧山深处搜索的一队精锐斥侯,谁能想象他们数十人,竟然全然没有抵抗之力的被屠杀于此,仅有数人逃出报信。

看网友对 第四百一十八章 血魔再现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