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一十九章 傀儡精魄

第四百一十九章 傀儡精魄

哗啦啦啦……

一片振翅声从远方传来,陈海抬头就见数百只魔鸦循着死亡的气息而来,仿佛黑压压的乌云一般,新鲜的尸体让这些魔鸦垂涎欲滴,它们在天空中盘旋着,聒噪着,也无视铁鲲他们的威胁,纷纷往地上落去,贪婪的就要去啄食这些尸首。

跟随着铁鲲进入谷中的蛮兵顿时着急了,顿时间就“嗖嗖嗖”几十柄长矛呼啸着往场中掷去,快如流星,当场就有十数头篮球大小的魔鸦躲避不及,被长矛贯穿,死死地钉在地上。

尖啸声响彻整个峡谷,愤怒的魔鸦群犹如黑sè的龙卷风一般飞上高空,盘旋几圈后向铁鲲等人俯冲而去。

成群的魔鸦在瀚海是恐怖的象征,他们尖锐的爪牙能撕开简陋的铠甲,要是一群精锐蛮勇,在没有重盾守护的情况下,在野外遭遇到饥饿的魔鸦群,下场将会相当的悲惨。

当然,铁鲲身边的百余扈兵,都是妖蛮部落里百里选一的精锐,最基本也有相当于通玄境巅峰武修的战力,精擅骑射与战技,训练又有素,第一时间结成战阵将铁鲲、陈海庇护在阵内,却也不怕这些魔鸦能嚣狂什么,更令铁鲲担心的,还是潜藏在山谷里、令三四十精锐斥侯都没有机会逃走的那几头血魔。

进食受到干扰的魔鸦,却是完全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狰狞而恼恨的飞扑下来,迎接它们却是百余蛮勇重重戟芒矛影,将这些不知死活飞扑下来的魔鸦斩成粉碎。

铁鲲没有出手,手持战戟,甚至闭起双眼,用神识去感受山谷里被魔鸦扰乱的气息,这时候最具威胁的,还是那些不知道潜藏在何处的血魔。

根据逃出来的蛮兵描述,那些血魔身高七八米,足足有五头之多,要是稍有不慎,将会给他们带来惨重的威胁,而这五头血魔必除铲除,不然猿跳峡深处藏有如此恐怖的威胁,他们在猿跳峡外筑城,又怎能安心的将族人及苦奴安排到猿跳峡内部来?

蓦然间,一股邪恶而yīn寒的气息,猛然间从山崖底下的一处山洞散发开来,像洪流一般,令在场无不是百战精锐的蛮勇,都被这yīn寒的气息侵袭后竟然止不住的打起颤来。

天空中盘旋蓄势的魔鸦群也感应到了下面的气息,神魂深处涌出来的莫名恐惧,让它们聒噪着、惊慌着、尖啸着往尧山的深处飞去,不多时便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铁鲲手持战戟,举步走到阵前,他要扛住最猛烈的攻击,才能保证身后的扈勇不会出现太大的伤亡,只是山崖深处透漏出来的yīn寒气息,令他心神也有受到压抑之感。

血魔傀儡!

陈海与姚文瑾混在挖掘地宫的奴隶当中,挖掘土石之时,曾看到有不少被防御大阵一起轰碎的血魔傀儡残骸挖掘出来,他推算当时防御大阵发动的威力,应该没有血魔傀儡能逃出白鹿峡,没想到这里竟然会五头血魔傀儡藏在猿跳峡的深处。

这五头血魔傀儡,在地宫里封存数千年,傀儡精魄已经被时间严重腐蚀,战力远不如新炼制之时,但血魔傀儡的肉身,看似都是武卫级的血魔身骸,但用秘法重新炼制过,筋骨皮肉更加的坚不可摧,铁鲲及他身后的扈卫,要是这般状态,即便最后能解决这五头血魔傀儡,也注定会伤亡惨重。

“……”陈海张口念出玄奥拗口的音节,仿佛金石敲击,却一股浩瀚的正阳之气随着这玄奥之音铺散开来……

铁鲲回头来讶异的看了陈海一眼,没想到陈海念咒之音入耳,竟将他神魂深处受到的威压给驱除掉了,他身后的蛮勇也都精神一振,外围用铁盾,结成更密集的铁桶般阵形,几名巫蛮也是高举蛮魂旗,一圈圈土黄sè的光晕散发出去,将蛮勇血脉深处的力量激发起来。

思索间,五具七八米高的血魔傀儡从山洞里穿出来,一身暗血sè的鳞皮,在斜阳的照耀下泛着点点血液凝固般的幽光,挥舞着尖锐的爪子,沉重的步伐,震撼着大地,张着嘴仿佛发着无声的尖啸,往陈海这些入侵者杀来。

“用铁斧、铁棍、铁锤、铁盾重击!”陈海提醒铁鲲及诸蛮勇道,“尽可能不要用铁矛,这些血魔傀儡留着还有用处……”

陈海此时已经确认尧山深处的这座地宫,跟神殿或道禅院有着密切的关系,这些血魔傀儡就是明证,就是不知道当年出于什么原因,被遗弃在这里。

虽然这些血魔傀儡体内的傀儡精魄,已经严重削弱,并不能将血魔傀儡强大的战斗本能完全激发起来,但这些血魔傀儡,生前就是武卫级甚至武校级血魔,肉身又经神殿或道禅院的秘法重新炼制过,陈海都怀疑铁鲲手里没有足够强大、锋锐的玄兵战戟,仅仅是用淬金级战戟施展怒潮九斩,都无法重创血魔傀儡的身骸。

然而用铁斧、铁棍、铁锤、铁盾重击,虽然还是无法重创血魔傀儡的身骸,但钝击能不断的削弱血魔傀儡体内已经被严重被削弱的傀儡精魄,直至傀儡精魄弱到再也不能驱动血魔傀儡。

这些血魔傀儡,陈海还能用秘法重新炼制,自然这时候也不希望看到被铁鲲他们打得稀巴烂……

说时迟,那时快,冲在最前面的血魔傀儡纵身一跳,闪着寒光的爪子映着斜阳,划成一个血一般的光带往铁鲲头部扎去。

铁鲲才不管这些血魔傀儡还有没有用,首先要保证部下尽可能不承受太大的伤亡,大喝一声,挥动手中战戟,直接斩中快逾闪电的夺命一爪,“砰”的一声,巨大的撞击迸发的无形气浪将身周的蛮勇们都快震得站立不稳。

这头血魔傀儡硬生生被铁鲲逼退,但鳞爪被战戟怒斩一击,竟然是丝毫无损,令众人看了大惊失sè。

铁鲲也是硬生生被轰退半步,抵挡不住巨大的冲击力,脚下的岩石被他踩踏下去数寸,这时候铁鲲才相信陈海所言不虚,他全力一击都不能重创这些血魔,就只能用重器钝击,纯粹用钝力,用水磨工夫去创击血魔傀儡体内相对薄弱的部位。

这时其他四头血魔傀儡也钻出山洞杀来,铁鲲手里的战戟瞬时铺散出重重叠叠的戟影,将五头血魔笼罩起来,尽可能限制它们的行动,使它们恐怖的杀伤力难以尽情的施展起来,这样以便他身后的蛮勇,用铁盾、铁锤围上来,重重钝击这些血魔傀儡。

这些血魔傀儡,还是受傀儡精魄的限制,不能将战斗本能发挥出来,整场战斗结束,铁鲲身边只有四名扈卫因为大意,被血魔傀儡的鳞爪洞穿身体,两人当场就不行了,还有两人经过救治,没有什么大碍。

“这些血魔傀儡,曹公能派上什么用场?”铁鲲指着精魄几乎完全被震散、身骸被重器砸瘪好几处的血魔傀儡,不知道能派上什么用场。

精魄几乎完全被震散,但毕竟没有震散,这时候抹除里面的神魂印记重新炼制,就要容易得多。

“我有秘法能重新炼制这些血魔傀儡,铁爷找四名神魂最强大的巫蛮过来,我将炼制傀儡精魄之法,传授给他们,这样铁崖部守猿跳峡将更多添两成战力……”陈海说道。

铁鲲被掳夺为奴,在燕州也知道傀儡术,分机关傀儡跟肉身傀儡两种,两种傀儡术的区别极大,根本可以说完全不同的两种传承。

机关傀儡基于天机符阵禁制,简单的机关傀儡并不难炼制,但肉身傀儡的炼制,涉及到精魄神魂极高层次的东西,通常需要修炼至元神层次的道丹境强者,才有可能分割自己的神魂,去炼制哪怕是最简单的傀儡精魄,才能去控制肉身傀儡。

只是分割自身的神魂,会影响到自己的修行根本,即便有能力,也不会亲自去尝试,更不要说尝试着将肉身傀儡当成身外分身去修炼了。

铁鲲没想到陈海竟然有秘法,能重新炼制这些血魔傀儡,这怎么可能?

这五头血魔傀儡要是真能重新炼制,铁崖部相当于拥有五具杀戮机器,铁鲲完全不难想象,这头血魔傀儡编在战阵之中,所能发挥的战力,将是何等的恐怖。

“这五头血魔傀儡体内的精魄没有完全被震散,所以有重新炼制的可能,要不然,非要神魂修炼到元神层次,才能炼制全新的傀儡精魄……”陈海看出铁鲲眼里的困惑,略加解释道。他打算从铁崖部挑选四名巫蛮传授秘法,之后再让姚文瑾控制一头血魔傀儡,这样能在姚文瑾恢复巅峰修为之前,也能有一定的自保能力,不需要他再随时随地的照顾……

这些血魔傀儡,跟神殿所秘藏的神卫傀儡分身不是一回事,陈海他倒也不稀罕,要是战斗时,要分神去额外控制血魔傀儡,还真不如全神贯注,将每一势的威力都发挥到极致,更能发挥最强的战力。

看网友对 第四百一十九章 傀儡精魄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