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二十章 北线商道

第四百二十章 北线商道

尧山之内,山多地少。

猿跳峡虽说两侧的石壁无比陡峭,但谷底平坦,又有石涧溪水流淌,是尧山南麓难得能安置铁崖部数万族人及数万奴隶的地方。

除了在猿跳峡外围建防垒要寨之外,猿跳峡内的土地,更是要寸土寸金的利用起来,大群的牛羊、獒狼、马匹以及十数头体型巨大的草原荒象,都统统赶入猿跳峡内起来,才能保证敌军大举围攻过来,铁崖部能有充足的粮食。

当然,猿跳峡内极为狭窄,而尧山崎岖的地形又不利于牧养的放养,铁崖部族人的生产、生活方式就必须要有所改变。

牧群必须从放养改为圈养,甚至需要尽可能将边边角角的土地利用起来,种植菽粟黍谷等作物,以补充粮食的不足;还要尽可能安排铁崖部的族人,满尧山的采摘灵药灵草,以及猿跳峡附近寻找合适的铜铁矿脉,开采矿石、治炼铜铁,确保后续能批量铸造工具及兵甲战械。

这实际是要铁崖部族人,在顷刻就从传统的游牧文明进入农耕时代。

虽然惯性的力量是极其巨大的,但在生死存亡之前,铁崖部族人迁入猿跳峡后,接受这种生产、生活方式上的巨大改变,并没有遇到多大的阻力。

特别血魔傀儡的血腥残杀,更是令之前习惯逐水草分散居住的铁崖部族人,都乐意集中到几处指定建造的密集村寨聚集地共同生活。

当然,为了让铁崖部族人更适应农耕生活,陈海建议铁鲲将一万燕州苦奴,都分配给铁崖部族人,辅助垦荒耕种、农具修造以及牛羊圈养等事。

这不利于直接改善燕州苦奴的境遇,但是陈海真正想做的事情,并不是要去解救尧山深处受奴役的十数万燕州苦奴,他目前要利用现有的一切条件,将铁崖部的实力充分的挖掘出来。

一个部族的战力强大与否,跟族人的平均修炼水平密切相关,但很多时候,生产的组织方式变革,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

铁崖部族人被迫放弃松散的游牧生产方式,聚集到尧山南麓聚集而居,这为军户制的推行,直接提供便捷的条件。

这也充分保证铁崖部每一名成年、身体健壮的男丁以及部分女蛮,都成为铁鲲可以直接征用的潜在兵员。铁鲲早初预计最多能从族人里征用六七千战兵,但军户府能真正彻底下去,大敌压境之时,铁崖部最多能将一万三四千蛮勇编入军中。

这还没有将万余原本在河西军、凉雍军、天水郡兵、雁门郡兵服役、因为战事受挫而被俘虏到瀚海的燕州苦奴计算在内。

当然,推行军户制,铁崖部可征调兵额增加了近一倍,但兵刃、战甲却是极具匮乏。

精锐蛮勇皆势大力沉,普通铁质或青铜兵器,已经不能发挥他们的实力,但瀚海沿岸没有现成的淬金铁砂矿,也没有掌握传统渗炼之法冶炼淬金铁的工艺。

更多是通过战争缴获,从河西军、凉雍军等燕州宗阀势力手里获得一些淬金级兵甲,但数量相当有限。

即便是铁崖部最精锐的千余蛮勇,想要都装备淬金级兵甲,也根本是当前阶段极不现实的事情。

虽然黑石城那边根本没有集结兵马增援尧山的动静,这点很令人气愤跟沮丧,但克烈部、拓跋部境内所集结的近十万兵马,由于后勤补给的问题,估计最快还得要在一个月后才有可能进入尧山的范围之内。

有这一个月的时间,猿跳峡外侧夯石浆土而成的城墙,将能造到四米多高,到时候与嵌入城墙之中的三座石塞角堡,将初步形成一个面向尧山南麓外侧草原的防御体系。

而到时候迁入猿跳峡内的铁崖部族人也将能适应新的生活,到时候将敌军封堵在猿跳峡之外,铁鲲还是有信心的。

然而并非将敌军封堵在猿跳峡之外,就算是最成功,铁崖部要不能牵制住大量的敌军,导致西麓白鹿峡最终承受不住,被敌军攻陷,铁崖部就被沦为孤军,在尧山南麓的生存空间会越来越窄,最终也就逃脱不了被歼灭的命运。

铁崖部如何才能依托猿跳峡,牵制住更多的敌军?

铁鲲苦思数日皆不得法,走入血魔峡——血魔峡位于猿跳峡深处,就是数日前铁崖部数十精锐斥侯在此发现血魔傀儡,被血魔傀儡撕碎,最终铁鲲亲率扈兵在此将血魔傀儡擒获的无名峡谷,事后被命名为血魔峡。

陈海在血魔事件之后,答应要将控御血魔傀儡的秘法传授给铁崖部的巫蛮,唯一的条件,就是将深不过里许的血魔峡,划为他的私人领地,并允许他从燕州苦奴里挑选出一批匠师,为方便能为铁崖部打造精锐兵甲、战械。

铁鲲走入血魔峡想找陈海,除了需要能讨得更好增加铁崖部战力的妙策外,也想想看血魔傀儡重新炼制到哪一步了。

才几天工夫,血魔峡就在当初|血魔傀儡藏身的石洞外造出几间木屋。

铁崖部年轻一代最具潜力的四名巫蛮修者,铁贺、铁游、铁牧、铁甫此时都坐在木屋外盘膝打坐,正修行陈海所传受的观想玄法,去摧动周身的气血精华,化为灵脉内如泉涌奔涌的真元,最终纳入灵海秘宫之中,在这个过程中,也强化了自身神魂精魄。

虽然血魔傀儡原有的精魄没有被完全震散,但需要姚文瑾与四名铁崖部巫蛮,以自己的神魂为引重新炼制,这种肉身傀儡的炼制之法,对姚文瑾他们自身的神魂伤害极大,所以需要一些固本培元、强魂养魄的玄法相配合,才能一步步将新的傀儡精魄炼制得足够强大,才足够能驱动七八米高、每一具足有三四千斤重的血魔傀儡起来。

唯有新炼制的傀儡精魄足够强大,血魔傀儡才能将战斗本能更彻底的发挥出来,战力才越恐怖,要不然的话,血魔傀儡只会几式机械而缓慢的动作,身骸再坚不可摧,又有什么战力可言?

看到姚文瑾才能将一具血魔傀儡驱使缓慢走动,铁鲲都怀疑以姚文瑾的低微修为,到底有没有可能彻底控制眼前这具血魔傀儡,但陈海毕竟将另四具血魔傀儡交给铁崖部的巫蛮控制,他这时候也不能说陈海太贪心了。

铁鲲走进木屋,看到陈海箕坐在莆草编制的草席上,在推算着什么,身上数十张散乱的图文,似某种道篆符阵,只是铁鲲并没有机会去学篆符之术,在陈海身边看了半天,也不知道他在推算什么,只是礼貌的没有打断陈海的推算。

等了半天,陈海才从推算中回过神来似的,看到铁鲲在身边,似乎是吃了一惊,当然铁鲲都恢疑陈海这装出来的。

铁鲲将铁崖部此时所遇到的困难说出来,问道:“曹公有什么办法,可以教我?”

“天机侯即将同意将几具重膛弩出售给铁崖部,但铁崖部没有大量的淬金铁供应,无法铸造大量的重弩弹,几具重膛弩也没有机会发挥威力,”陈海说道,“但据我所知,除了沥泉有大量的淬金铁料产出外,西羌国的精绝都护府也有一定的淬金铁料产出,只要铁崖部的商队,能通过茫茫草原、沙海,进入精绝都护府,以铁爷与神侯及精绝夫人的交情,或许能从精绝都护府买入淬金铁……”

“这便是神侯让曹公混入燕州苦奴,找到我的原因?”铁鲲问道。

陈海坦然面对铁鲲咄咄逼人的注视,铁鲲嘴里虽然说是对他这个旧主念念不情,但他根本还是想着首先维护铁崖部利益的,所以他与姚文瑾还会继续以曹文、曹瑾的身份掩饰下去,暂时不会直接暴露他真正的身份。然而铁鲲是将铁崖部利益放在第一位,那就不妨碍将一些可以合作、有利于铁崖部的事宜说得更透彻一些。

“要是铁崖部商队从精绝都护府运出的淬金铁,能有四分之三,最终运抵到潼口城,我相信这就是神侯让我叔侄二人过来辅助铁爷的一个重要原因。”陈海说道。

目前由于河西的限制,从鹿城运入天机学宫的八级淬金铁料,每月才三四万斤,已经远远不能满足陈海在横山铸造重膛弩、天机战车等天机战械的需求,必须要立时在河西之外,开辟出新的运输通道来。

这也是陈海此次北上的一个主要目的。

茫茫瀚海西岸的草原,到处都是黑石汗国所属的妖蛮部族,也只有同属于黑石汗国的铁崖部商队,才有可能将鹿城所出的淬金铁从北线秘密运出来,既不惊动河西,也不惊动黑石汗国的其他部族势力。

“铁崖部只能留四分之一的淬金铁作为报酬吗?”铁鲲沉吟问道。

“铁爷以为从精绝都护府运出淬金铁会很少,才会觉得四分之一的量作为报酬,不值得冒这个险?”陈海笑着问道。

“那应该是多少?”铁鲲问道。

“到底能有多少,还需要看铁崖部组织的商队,一次最多能运输多少淬金铁,还能瞒过其他部族的眼线了,但量再少,也足够令铁崖部成为尧山附近千里之地的霸主。”陈海说道。

“黑石汗国境内并非一片平和,即便淬金铁的秘密不泄漏出去,但铁崖部的商队频繁出没于草原深处,也极可能会引起其他部落的贪心,铁崖部此时可分不出多少战力,去护卫商队。”铁鲲叹了一口气说道。

“只要铁爷愿意做这件事,不仅商队的护卫,可以从龙骧大营抽调三五百精锐伪装成燕州苦奴编成的奴兵——此外,潼口诸战,龙骧大营还俘虏四千多蛮兵,铁爷也可以分批赎回,补充铁崖部战力的不足……”陈海说道。

赎买俘虏这事,燕州与瀚海诸部之间一直都有秘密进行,而且龙骧大营所俘虏的蛮兵,即便大多平自蒙兀诸部,但只要是铁崖部出资赎买回来的,这些战俘就不能随便回原有的部族去。

要么是这些部族,交出同样甚至更多的赎金给铁崖部,要么就是这些战俘为铁崖部效命几十年,等到年老体衰,才能返回原有的部族。

这也是草原上的规矩,并不会因为蒙兀部更强大,就能随意践踏。

“要是铁崖部想造天机战械呢?”铁鲲问道。

“或许可以从天机学宫聘用几名匠师过来,帮铁崖部造天机战械,也可以传授机关傀儡术……”陈海说道。

“天机学宫将天机战械传到瀚海,就不怕触了众怒?”铁鲲问道。

“天机战械的秘图早就传遍燕州诸阀,谁能确认天机战械就是神侯传到瀚海的?铁爷就确信黑石汗国及拓跋部,就没有掌握天机战械的制造图卷?”陈海笑着问道,“再者说,铁爷以尧山为根基,他日能往南威胁到天水郡,神侯在天水郡才会越稳健,你不需要担心,仅仅是因为触了众怒,燕京城就能拿神侯怎么样,你只需要知道,神侯对铁崖部绝无不利之心。”

尧山位于瀚海的南岸,距离榆城岭的直线距离,实际上仅有九千余里,比榆城岭到黑石城的距离,要近了一多半,只因为每年开春后,潼河等主要河流,由于南部的冰层先融化,导致这些北向的河流,每年开春都会洪水泛滥,路途阻绝,使得尧山到榆口城的距离看上去极近。

当然,即便是洪水泛滥,即使数万、十数万大军不良于行,但从榆城岭到尧山之间数千里距离,在开春后也绝非找不到一条能供数百人规模商旅通过的道路出来。

看网友对 第四百二十章 北线商道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