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二十三章 魔獒战旗

第四百二十三章 魔獒战旗

铁都三天前到血魔峡来拜访陈海,就看见过铁牧、铁贺等祭御血魔傀儡的情形,今日再看,四樽血魔傀儡进退搏杀,要比三天前更灵活一些,似乎每过一天,都能进步一些。

无论是铁牧、铁贺还是此时姚文瑾,除了能直接控制血魔傀儡做些简单动作外,都远没有强大到直接以神念控御血魔傀儡进入战场、进行复杂战斗的程度,更多还是以傀儡精魄为控制中枢,驱御血魔傀儡以战斗本能进入战斗。

当然,血魔傀儡一旦进入激烈的战斗,作为控制中枢的傀儡精魄,就会剧烈消耗,每次激战之后,傀儡精魄就需要傀儡师以自身的精神念力补充消耗。

当然,传说中还有一种摄魂术,能将摄取其他人或兽的残魂,再以炼魂术融炼到傀儡精魄之中,这样不但能减少傀儡师自身的消耗,还能炼制出更强大的傀儡精魄来。

这些血魔傀儡,因为傀儡师比较弱小,无法炼制更强大的傀儡精魄,也就无法将最强大的战力发挥出来,也不能跟铁鲲这一级数的强者单打独斗,但这几樽血魔傀儡的身骸,原本就是初级的神魔之躯,在上古时期又用秘法重新炼制过的,铁鲲持淬金战戟,都无法斩破其鳞皮,可见其肉身坚不可摧到何等程度?

这几樽血魔傀儡单打独斗或许不行,但要是编入蛮兵战阵之中,能发挥多大的作用,真是难以想象。

“已经到这等程度,可以编入战阵之中,一起进行演练了。”陈海看铁贺等人已经初步掌握驱御血魔傀儡的要领,接下来还需要长期的修炼、摸索,才能更进一步的将血魔傀儡的威力发挥出来,这时候便示意他们都停下来,带着这四樽血魔傀儡,回到铁崖部在猿跳峡外的大营,与其他蛮兵进行联合操训。

等演练娴熟了,这四樽血魔傀儡目前就能发挥出相当于轻型天机战车的威力来,这对此时的铁崖部而言,也是极大的战力补充。

陈海请铁都到木屋里席地而坐,将辟灵境踏入明窍境最根本的玄修真法六阳炼神诀,传授给他。

姚文瑾也席地坐在一旁,看到这一幕,也是暗暗替陈海捏一把汗,同时也替自己暗暗捏一把汗,毕竟六阳炼神诀,不是姚阀的不传之秘。

瀚海沿岸每有强大的汗国崛起,燕州就不知道要死伤多少人,燕州与瀚海诸蛮数千年所积累的血仇大恨,已经不是谁能轻易化解,陈海将玄修真法授予诸蛮的消息真要传出去,不知道会在燕州掀起多大的波澜,但姚文瑾心里也清楚,一旦血魔大劫暴发,诸蛮实际也将是抵御血魔的主力之一。

陈海这些年来,做了那么多犯大忌的事情,无非也是为最后金燕诸州能有更强的实力去应对血魔大劫。

铁都修炼巫法,也有极深的造诣,精神念力之强大,绝不大明窍境中期玄修之下,得陈海传授六阳炼神诀,掌握起来也快。

六阳炼神诀,又名六阳炼神咒,修炼时观想咒音,能够凝炼魂魄,以便能将六识感知提升到神识、神念的层次,才能够在眉心泥丸宫开辟无尽识海,而作为一门辅助神通,以精神念力所凝聚而成的六阳炼神咒音,有镇神固魂的神通。

此前在血魔峡,铁鲲及身边的扈卫,刚开始被血魔傀儡的yīn邪气息所侵,陈海当时就用六阳炼神咒音,助他们抵挡神魂上所承受的威压。

铁都在陈海的指导,在木屋里潜修了一夜,就觉得神清气爽,直觉血魔峡内的动静皆能感知得到,心里大喜,六阳炼神咒,果真是玄门根本大法,不是陈海拿出来糊弄他们的大路货。

“族长修巫法,虽然能刺激他人体内隐藏在血脉深处的力量,但这种巫法,却会伤及自身的魂魄,日积月累,就使得诸蛮修为极高深的大巫,寿元通常都远不如宗门玄修,”陈海见铁都睁开眼,满脸都是欣喜sè,说道,“族长才年过五旬,就已经有盛极而衰之象,想必是巫法修行有所成就才受到如此严重的反噬。而六阳炼神咒的作用就是凝炼魂魄,所以族长此时,如久病初得药,效果最为明显,但三五日后,修炼就会缓慢下来,到时候还望族长要有更多的耐心。”

“多谢曹公指点,铁都知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铁都揖礼道。

“族长,若不介意,我倒可以与族长推演、讨论巫法之不足,往后铁崖部诸巫,或许能不受反噬之害。”陈海说道。

铁崖部并非大族,部族所传承的巫法远谈不上高深,至少不能跟陈海刚才传他的六阳炼神咒相提并论,铁都这时候也没有什么蔽帚自珍的,当下他就将铁崖部的巫法修炼秘密,说给陈海知道。

他同时也知道天机学宫真能够帮铁崖部将铁崖部的巫法传承完善起来,使族人再修炼巫法,不受反噬之苦。

陈海很早就关注到巫法修行,虽然没有玄修宗门的严密体系,看上去要原始、粗陋得多,但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

这段时段他留在尧山,闲暇之余,也是抽时间在研究巫法体系,弥补自身修为的不足,也不时跟姚文瑾讨论巫法修行的特点;这时候铁都能够坦诚相告,陈海就能跟姚文瑾研究得更深。

姚文瑾虽然才恢复辟灵境初期的修为,但说到对玄法修行、道之真意的深刻见解,当世能超越他的人,还真没有几个。

要说姚文瑾有什么不如陈海的地方,就是姚文瑾自幼修炼的就是姚阀传承数千年的无上大法,对基础武道、玄法的解析、研究,远没有陈海那么深处,他甚至都难以想象,陈海此时除了掌握风雷真意、怒潮真意、碎裂真意三种完整真意之外,还掌握八九种真意雏形。

妖蛮,乃上古大妖与上古人族的后裔,世人皆知妖蛮体内蕴藏着上古先祖的血脉力量,但这血脉力量到底是什么,却很少有人能说清楚——铁都修为有限,铁崖部的巫法传承又缺失得厉害,更是想不透背后的道理。

巫武修炼,就是要依靠自身的苦修,掌握这种血脉力量;而巫法修行,则是要助族人将体内的血脉力量暂时或永久的激发出来。

陈海与姚文瑾讨论了很久,也是不断暗中观察巫蛮及蛮武的修炼、战法,觉得这所谓的血脉力量,很可能是与道之真意相类似的灵魂印记碎片。

妖蛮的先祖是修炼有成的大妖,早就掌握完整的道之真意,甚至将道之真意修炼到第二重、第三重甚至更高的境界,这时候道之真意就会与魂魄进行更深层次的融合,这也是修炼元神、道胎的基础。

而到这一层次,道之真意就会通过灵魂印记的形式,直接传承给后裔子弟。

燕州顶尖的宗阀,先祖无不有道胎境一流的强横人物,这使得后代子弟更容易修悟出道之真意,更容易踏入道丹甚至道胎境,这也是跟灵魂印记、血脉传承直接相关。

而从这种角度去看,巫法、蛮武修行,与玄法、武道修行,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所谓的血脉传承或者说血脉深处的灵魂印记,就是一种由先祖通过血脉传承下来的道之真意。

只不过,对于宗修弟子而言,最终能掌握何种道之真意,跟修炼过程有着密切的关系;而对妖蛮或宗阀子弟,更注重通过修炼觉醒血脉深处所蕴藏的灵魂印记,更容易掌握道之真意。

而说到道之真意,真意皆有真形,元神以及道胎,都可以说是道意真形的具相。

陈海虽然还没有修炼到元神境界,但他的傀儡分身,早就经左耳直接打入罗刹魔神秘相,也是一种真形,因此,陈海对道意真形,早就有着直观而深刻的见解。

事实上,对于体内拥有灵魂印记传印的蛮武及宗阀子弟而言,要是能知道先祖所修的道意真形,想要觉醒体内的灵魂印记、掌握道之真意,就能事半功倍,而陈海推测妖蛮诸部的灵魂印记真形,极可能与诸部所尊奉的图腾有密切关系。

“魔獒战旗!”听陈海将他与姚文瑾对巫法蛮武修炼体形的研究倾囊相告,铁都失声大叫起来,从怀里掏出一面陈旧破烂不堪、仿佛凝聚数千年岁月苍桑的古战旗,捧给陈海看,颤音问道,“依曹公所见,我铁崖部的先祖,所修道意真形,就是这头魔獒?”

陈海将破旧不堪的古战旗展开,就见战旗上绘就一头威猛人立的魔獒,也不知道上古时是何人所绘,魔獒像虽然缺失得厉害,但陈海一眼看见,就觉有这头魔獒朝他猛扑过来。

这不是普通的战旗,当年绘制战旗之人,竟然已经直接将道之真意融入这魔獒像之中,只是很可惜铁崖部这些年来,没有一个族人,对道之真意有着像陈海这样的感受力跟悟性,没有人能发现里面的秘密。

当然,这跟铁崖部将这战旗当成部族的上古遗物,一直由族长贴身收藏、秘不示众有着直接的关系,铁崖部族人都看不到这面战旗,又怎么可能参悟出里面的秘密……

陈海直接入寂观想这魔獒像,直觉身入意合、意与神合,全身的气血精华,像是汪洋大海般在瞬时被调动起来,要化为崩天裂地的一击,魔獒像所藏真意,竟然比怒潮真意强出一个层次,甚至都不在风雷真意之下。

陈海长长吁了一口气,将体内像怒潮涌的血气压制下来,跟铁都说道:“此旗教给铁鲲参悟,必有所得!而待族长真正踏入明窍境,到时候能以神识与魔獒像感应,到时候再施巫法,便识到此旗的真正厉害之处……”

看网友对 第四百二十三章 魔獒战旗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