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二十五章 恶战

第四百二十五章 恶战

此时在怒涛真意的催动下,裂天战戟将周遭百余丈的天地元气都牵动起来,仿佛以一丈长的裂天战戟为核心,重新凝聚出一杆十数丈长的巨戟,往蛟龙巨大如崖的尾部斩去。

陈海被沛然莫御的反震力抽飞出去,但他也在蛟龙的巨尾上,赫然破开了一道两米多长的口子,金sè的蛟血狂疯出来,往汹涌的海水激洒过去。

蛟血一遇海水都熊熊燃烧起来,化作噼哩啪啦的电弧雷光,很快就消散掉了。

“吼!”蛟龙灵动的身形在半空中猛然一滞,凄厉的龙吼震散漫天的乌云,乌云散去,漫天的星光撒向奔涌不停的海面,也落在蛟龙青鳞之上,在蛟龙的体表凝聚出一层流转不休的光华。

这一幕看得陈海心惊,这头蛟龙比他想象中更为强大,只是一时托大,竟然纯粹以肉身来对抗他的战戟,才不幸中招被他斩伤尾部,这时候蛟龙体表所凝聚的这层星辉光华,防御力绝不是地阶灵甲之下。

然而不待陈海喘一口气,青鳞巨蛟又猛然飞扑下来,巨大的鳞爪像是一座石崖,又似乎凝聚无穷的星辉,就朝他头顶抓来。

到处都是破空厉啸,数百丈内的海面,被青鳞巨蛟这一抓,瞬时间都齐刷刷的被按下去一截。

陈海就觉有无尽的巨力从四周八方朝他挤过来,挤得他动弹不得,但裂天戟十二式气机已成,狂暴的真元在陈海体内流转,青鳞巨蛟这一抓虽然威力强大,但切不断陈海与天地元气的感应。

狂飚的天地元息,受气机感应,仿佛看似渺小的陈海涌聚过来,再度凝聚出一杆巨大的雷光隐隐的战戟,带起一阵狂浪,往蛟爪怒斩而去。

果然,陈海这一戟斩去,再也没有像先前那样,直接斩破蛟爪坚韧的鳞皮,甚至都没能将蛟龙鳞爪凝聚的星辉斩破。

陈海接着反震之力,和蛟龙拉开了一段距离,苦笑的看着面前像一座小山般张牙舞爪的蛟龙。

姚文瑾还没有借海流逃远,铁崖部都未必有准备,他这时候还不能将青鳞蛟龙直接引到尧山南麓去,这时候只能咬牙冲上去,借着身形的渺小,贴近青鳞蛟,与之在这海天之间缠斗。

有时候小有小的好处。

姚文瑾手脚能动时,已经随海流飘出十数里,天地昏暗,他身周到处都是涌动的湍急海流,他这时候虽然能挣脱出海流的束缚,但他心里清楚,他此时的修为太低微了,冲上去只会拖累陈海,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而且这里距离猿跳峡七八百里,他也赶不及去请铁鲲、铁都过来助战,他只能随着海浪往远远退去,不去影响陈海,但他的眼睛也死死盯住远处那片被浓云所笼罩的战场。

虽然天地昏暗,但蛟龙体形巨大,周身又凝聚一层淡青sè的星辉,仿佛一头青光蛟游离在海之间;虽然陈海身形渺小,但陈海将风雷真意摧动到极致,周身雷光隐隐,裂天戟仿佛化作一杆雷霆战戟,与蛟龙纠缠在一起,姚文瑾能看得真切。

姚文瑾虽然从没有亲眼见过蛟龙这一级数的妖兽,但是道丹境的眼界终归还在,这头蛟龙已经成年,而修成蛟丹的气息,他还是能感应到。

再加上蛟龙比人族强悍十部、数十倍的肉身,这头蛟龙的实力,可以说已经是无限接近道胎境了。

虽然陈海完全落在下风,但竟然能与如此强悍的存在缠斗,是何等的了不得。

陈海虽然完全没有正面与青鳞蛟龙抗衡的实力,但风雷真意的全力催动,身形在狂风海啸之中,腾挪转折快似闪电,总是能在间不容发的情况下躲开蛟龙一记又一记的挥击。

而只要蛟龙稍有大意,将星辉更多的凝聚于鳞爪,陈海甚至还能瞅准机会,将碎裂真意融入裂天戟之中,往蛟龙身上斩去。

陈海也是很快没有这么酣畅淋漓的一战了,又值此生死关头,诸多真意的转换,与身形、与戟势的融合,更加浑成一体,带动的天地元息气势也是越来越强,到最后陈海双足之下也是雷光隐隐,仿佛是踏着雷霆在青鳞蛟的胸腹间腾挪游走。

二人的大战搅散了乌云,夜空中的点点星光显露出来,撒向起伏不定的海面,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见突然一团白光,从海水之下怒射出来,凌厉无比的剑光,直接朝蛟龙的脖颈刺去。

蛟龙应付陈海应付的心浮气躁,都差点忘记海水里还潜伏着另一只心怀叵测的人族蝼蚁,而且这一剑的时机拿捏得极好,恰是青鳞蛟脖颈部分防御最弱的时候出手,直接带出一大蓬金sè的蛟血。

青鳞蛟恼怒之下,一爪挥去,那白光轻盈的一转,玄之又玄的避开了带着腥风的一爪,紧接着又是一道剑芒,顺着龙鳞的缝隙往龙颈中扎了进去。

蛟龙吃痛,身形往后暴退,但同时张开狰狞的龙颔,吐出一道粗出手臂的银sè雷柱,就朝从海水里钻出来的那道娇小身影劈去。

不像陈海掌握风雷真意,能够不被雷柱感应到气机,娇小的身影根本避不开雷柱,只能手划圆弧,极瞬间撑出六面六甲秘盾,去硬接这道雷柱。

虽然此人能在瞬时祭出六面六甲秘盾,已经是超越明窍境极致的修为了,但雷柱威力强得惊人,六面六甲秘盾还是在瞬间就被全部轰碎,娇小的身影也被打得横飞出去。

“宁蝉儿!?”

陈海没想到宁蝉儿竟然一直潜伏在海水之中,他刚才都没有感知宁蝉儿的气息,也不知道宁蝉儿什么时候到尧山来,什么时候发现他跟姚文瑾在尧山,竟然一直都潜伏在暗中偷窥着他跟姚文瑾修炼。

宁蝉儿性情古怪,也不知道她此行有什么目的,但陈海这时候只能选择与宁蝉儿联手,他咬牙催动遁光,将横飞出去的宁蝉儿接住。

宁蝉儿被陈海抱着,看那蛟龙只是退去,但并未逃走,朝陈海嫣然媚笑,说道:“你我二人联手,拿下这蛟龙,好处可要五五分帐!”

“依你便是!”

现在的策略,就是陈海顶上去,与青鳞蛟贴身缠斗,宁蝉儿躲在后面,御剑偷袭,或许有可能将这头蛟龙逼走;想要彻底解决这头蛟龙,陈海则不抱希望,彼此在肉身上的差距太大了,他与宁蝉儿体内的真元,绝对撑不住将蛟龙气力耗尽的那一刻。

青鳞蛟龙之前大意,吃了几次暗亏,看到陈海与宁蝉儿联手,就聪明了很多,不再给陈海贴身缠斗的机会,而是仗着它在速度更强的优势,在空中横冲直撞,同时操纵着天雷往二人身周劈去。

陈海短距离腾挪极快,但说到远距离的飞行,甚至都不到青鳞蛟二分之一的速度,动不动就被青鳞蛟拉开距离,又因为宁蝉儿无法躲避雷柱,他不能让宁蝉儿将压力都接过去,就需要硬着头皮去接雷柱,一下子就又变得十分的狼狈。

这么一来,周边的海域彻底成为了一片死地,最初还有一些妖兽敢于在浅海偷偷的围观这场惊天动地的大战,但是随着一道又一道的天雷劈下,在几头玄级妖兽被天雷余威劈死后,其他所有的妖兽都奋力往深海中游去。

宁蝉儿也是越打越心惊。

上古地宫出世,宁蝉儿潜到瀚海也有一段时间了。

从铁鲲率部出战尧山南麓时,她就发现了这支妖蛮部族的不同,兼之与魅魔魂种玄之又玄的联系,不难断定陈海这时就在尧山,就藏身在铁崖部之中,所以她也潜伏在猿跳峡附近,想看陈海到底想要干什么,或者说对上古地宫有什么企图。

这次陈海携姚文瑾进入雷云之中,宁蝉儿也潜入海水里一路收敛气息跟过来,也是想看看陈海修炼的是何种功法。

看到陈海能引雷光淬体,宁蝉儿她也是震撼无比,正在盘算着要怎么才能哄骗到陈海的功法之时,青鳞蛟就出现了。

宁蝉儿最初是想悄悄逃走,谁知道陈海竟然悍然迎了上去,居然还和蛟龙打了个旗鼓相当,这让她大喜过望,就想着二人联手未尝不能拿下这条蛟龙。

一头成年蛟龙,有大价值,这是不言而喻的——现在蒙兀部、铁崖部以及克烈部、拓跋部都盯着上古地宫,宁蝉儿也知道她未必能从上古地宫里捞到什么好处,能够斩死一头成年蛟龙,也算是一种弥补。

只是她没有想到,站出来和陈海联手后,此时的青鳞蛟,竟比她刚才暗中观察半天,实力又提升了一截。

怎么回事,这头青鳞蛟刚才是压制自己的实力,跟陈海缠斗?

这时候青鳞蛟似乎也不想再缠斗下去,巨大的蛟身在空中仿佛一座雄峰似的蜿蜒盘缠着,气息急剧提升,宁蝉儿惊骇喊道:“难道这头妖蛟真是修成道胎了?”

看网友对 第四百二十五章 恶战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