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五百一十八章 债主和大爷

第五百一十八章 债主和大爷

“……事实证明,如果能够提前布置战场,而且有一位擅长筑造的土修大师,战斗对防守方非常有利。事先布置的战场,能够在激烈的战斗中为己方提供有利的防守,并且能够清晰反攻的进攻路线。可以预见的将来,战场筑造大师很有可能成为土修晋升的一个新的方向,也会成为一个新的职业……”

“……地火塔炮的威力巨大,在战斗中能够发挥重要的作用。但是它也会成为敌人重点的攻击目标,围绕着地火塔炮布置有层次的防御,是非常必要的。胖子的炮击水平令人赞叹,并且对塔炮提出了全新的建议,我们讨论过之后,认为可行度很高。具体的验证,只有等回来之后,让何师试过才知道……”

“……地火炮塔在战斗中发挥的作用令我吃惊。我有一种预感,它将会对战争的形态发挥巨大的影响。我已经在设想,如果能够把地火炮塔构架在镇神峰上,理论上可以大幅度增强镇神峰的攻击性,我甚至还为它设计了几种战术。可惜,我没有镇神峰……”

“……敌人的适应能力非常强,在战斗的后期,敌人已经开始找到我们的薄弱之处。值得庆幸的是,他们所剩的有生力量不够,无法撕开我们的防线。当时的情况已经极度危险,回想起来,心有余悸。我们正在讨论如何着手解决这个问题,到目前为止,有一些想法,但是否有效,还要在实战中验证……”

铁妞的信,艾辉看得很慢,看得很仔细。

整封信就像一篇战斗总结,没有任何叙旧,思念之类。

艾辉有些出神,他能够在脑海中勾勒出那场战斗场面。

地火炮塔喷涌的火光,如同潮水般的敌人,撕裂耳膜的啸音、爆炸声,升腾的硝烟,不时飞溅的泥土又会像雨点一样砸下来,空中被击中的双方士兵像断线的风筝……

从天空俯瞰,防线就像一条被挤压的波浪,身披蓝白sè甲胄的少女,手持云染天,像钉子一样钉在波浪的最前沿。

不用想,艾辉也知道铁妞会在战场的什么位置。

她永远都会身先士卒,出现在最危险的地方,这一点便是艾辉都佩服不已。

看到信的结尾,留下名字赫然是:债主。

艾辉一下笑出声了。

他把信反反复复看了几遍,皱着眉头思索良久。然后摊开纸,开始写信。

“……如你所言,未来的战争,类似塔炮的战争兵器,一定会发挥出重要的作用。只要有足够的雪熔岩,地火炮塔就能发出轰鸣,给敌人造成大的杀伤。倘若能够把地火炮塔,布置到镇神峰上,镇神峰无疑就会变成空中堡垒。需要给它配备擅长空战的元修,防止敌人近身。依然如你所言,战争开始正在走向一个剧烈变化的时代……”

“……筑造大师的构想很好,可以考虑与木修联合。木修擅长大范围的干扰、毒素、迷惑,如果能够和筑造大师配合,应该可以发挥更出sè的效果。另,傍晚闭关中……”

“……伤势已经稳定,雷霆之剑正在逐渐形成战斗力……”

洋洋洒洒写了好几页,然后艾辉发现,如果说铁妞的信是一篇战斗总结报告,那么他的回信就是一篇战争构想报告。

好吧,报告对报告。

很应景。

在信的末尾留名处,艾辉认真地写下:大爷。

他心中得意,难道不知道现在欠债的都是大爷么?债主有什么稀奇的?

杨笑东看着艾辉速度飞快写完信,然后一脸庄重地把信折好,放进信封里递过来。他神情也变得认真起来,看来是一封很重要的信。

艾辉问:“什么时候走?”

杨笑东道:“马上。”

刚刚一场大捷,是五行天面对神之血真正意义上的一场大捷。敌人的力量雄厚,先锋战部的损失并不足以让对方伤筋动骨,却会激怒对方。

接下来对方的报复,一定会非常疯狂。

杨笑东虽然不待见艾辉,对师雪漫却是异常敬重。

艾辉接着叮嘱:“走的时候,多带一些雪熔岩。”

杨笑东点头:“好。”

他亲眼目睹地火炮塔的威力,自然知道雪熔岩的重要性。而且接下来的战斗不容易,补给是个问题,现在是补充的最好时机。

可惜当下不如往日,否则的话,一个沙罗盘就解决了所有的问题。

不管是沙罗盘,还是消息树,都是建立在当年五行天之上。五行天经过代强者的梳理,地底土元力浑然一体,没有阻隔。稳定而强大的五行天,就像是一片富饶肥沃的土壤,而沙罗盘、消息树、云翼,就是这片肥沃土壤上生长的大树结出的美味果实。

如今肥沃的土地变得贫瘠干枯,而生长在土壤上的树木花朵也枯萎凋谢,不复当日的芳华。

许多以前觉得习以为常的事物,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沙罗盘如此,消息树如此,还有三叶藤车等等。

杨笑东没有浪费时间,路程不短,带着雪熔岩离开。

看着杨笑东消失在天边的身影,艾辉心中升起强烈的紧迫感。

天心城,人们纷纷离开房屋,走上街头。

刚才的动静早就把大家惊动,此时看到街道上对峙的双方,大吃一惊。

人数多的一方是听风部,人数少的一方是神畏部,中央三部内讧?还是谋反?刚刚才宣扬大捷,怎么又开始内讧了?

年听风挡住万神畏的去路,苦口婆心劝说:“乐不冷他脑子不清楚,万老大你脑子还不清楚吗?这样莽撞乱来,没有胜利的机会!我们中央三部全都上了,那又怎么样?能胜利吗?胜利不了……”

万神畏神sè淡然点头:“我知道。”

年听风气结:“你既然知道,为何还如此?”

万神畏淡淡道:“乐不冷前辈骂得对。保卫家园人人有责,但首先是我们的。因为我们受天下供养,而他们没有。倘若有人要死的话,应该我们先死,要流血应该我们先流,才轮得到别人。”

年听风默然,片刻才道:“死了就行吗?赢了才最重要。”

万神畏反问:“谁赢?”

年听风肃然道:“我们大家,五行天。”

“已经没有五行天了。”万神畏露出淡淡的嘲讽:“至于我们,代表不了大家。如今的长老会,已经代表不了所有人。”

年听风冷笑:“那谁能代表?岱纲?一盘散沙,各自为战,内斗,然后失败,然后都成为血修?”

万神畏摇头:“你小看了天下英雄,草莽多英豪。”

年听风哂笑:“你宁愿把希望寄托在还不知道在哪的所谓草莽英豪,也不愿相信大长老指定、身负大义的继承人。”

万神畏点头:“是的。叶氏所作所为,我不信服。”

年听风脸sè变得难看:“别人不知道也罢,你不知道当下局势如此糜烂,夫人做到今天这地步,费了多少心思,是何等殚精竭虑……”

“正是当下的局势如此糜烂!”万神畏打断他,目光坦荡:“我们需要的是勇气,不是交易,不是算计。你也不想死,我也不想死,每个人都明哲保身,谁去死?不要说什么中央三部,就是普通战部,都应该死在平民前面,而不是他们背后。这不是什么荣耀,是我们基本的责任。”

“说得好!”

一个尖锐的声音在街道的尽头响起。

年听风瞳孔一缩,是西门裁决!

万神畏转过脸看着形如女童的西门裁决。

西门裁决嘿然:“想不到万老大竟然有一天嘴皮子也这么利索。”

万神畏满是风霜的脸庞有些赧然:“说起来真是羞愧。”

“是该羞愧,我裁决部,同赴战场。”西门裁决冷哼:“年听风,叶氏一族心都是黑的,你小心不要被卖了。”

年听风的脸sè难看,他没想到裁决部也会跑过来凑热闹。

“让他们去吧。”

叶夫人的声音遥遥传来,护卫拱卫,她仪态庄重威严。

她的目光缓缓扫过全场,沉声道:“想去的都去,我不拦你们。有些话在这却要说清楚,死很容易,活着更难。你要妥协,你会受尽委屈,背负骂名,千夫所指,但是只有活着,才有获胜的机会。中央三部是天下最精锐的战部,拼光了,我们再也无力打造其中任何一支。”

大家默不作声,叶夫人的话并非没有道理,更有许多人脸上浮现忧sè。

西门裁决冷笑:“狡辩。”

万神畏目光直视叶夫人,神sè坦荡:“夫人可以活着,追求夫人的胜利。中央三部,也许可以保得住天心城。保得住天外天么?保不住。天心城之外其他城呢?不管他们死活?夫人之心,只在这小小的天心城。奈何中央三部,隶属整个五行天,并非只属于天心城。”

说到这,万神畏只觉得兴味索然,懒得再说,直接下令:“出发。”

神畏部上下轰然应诺:“出发!”

西门裁决尖利的嗓门:“出发!”

裁决部上下轰然应诺:“出发!”

(未完待续……)

看网友对 第五百一十八章 债主和大爷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