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二十六章 瀚海地宫

第四百二十六章 瀚海地宫

这一刻,青麟蛟的气息还在不断攀爬,如同没有止境一般。

宁蝉儿虽然一身傲骨,但也被这道胎境的威压震的花容失sè,满口银牙颤抖的嘎嘎作响,竟然连逃跑的意念都生不出来,怎么都没想到,横亘她与陈海面前的,竟是一头修成道胎的妖蛟,甚至极可能已经修炼到道胎巅峰、即将化龙的境界。

蛟龙在这片大地也非绝无仅有,蛟龙的寿元也要比人类悠长得多,但作为最顶级的妖兽之一,肉身天生要比孱弱的人类强悍十倍、百倍,但它们的修炼却要远比人族艰难。

至少道禅院流传下来的秘典里,还没有记载这片大地以前出现过修成道胎的妖蛟。

妖蛟的肉身原本就要比人族强大得多,修成蛟丹,就已经勉强能与人族道胎境强者匹敌了;修入道胎巅峰的妖蛟,到底强悍到何等地步,宁蝉儿实在难以想象,她也就直接放弃抵抗的念头。

相比之下,宁蝉儿身侧的陈海则安定得多,既然打不过、也逃不了,索性就收起战戟,背负着双手在空中立着,平静的注视着眼前像山陵盘踞的青鳞蛟。

此时四周的海浪已经平息,大海回归了安静,唯有乌云还在四周翻滚,将这一片海域遮闭住,似乎是为了防止妖蛮诸部的强者,窥视这边的动静;而陈海他们下方海水里的鱼兽,也能感受强烈的威胁,拼命的下潜或者逃离这片海域。

“打又不打,却又不放我们走,你到底有什么事情,要找我们?”陈海看到姚文瑾也被一股洋流束缚住,拖入这片被乌云笼罩的海域,抬起头看向青鳞蛟比水缸都要大两号的妖瞳,开口问道。

看陈海如此平静样子,蛟龙也有些愕然,一道神念直接冲入陈海的识海,幻化成一位髯须青袍大汉,直接在陈海的识海里,轻蔑的问道:“小子,你知道我是谁,你真就不怕我将你们当成蝼蚁般捏死?”

“你在这无垠瀚海逍遥自在,与我们无怨无仇,有什么需要劳烦你故意藏在这里伏击我们?再者说,即便是我们无意中得罪了你,你真要掐死我们易如反掌,有必要戏耍我们,还故意拖到现在?”陈海将姚文瑾从海水里拉上来后,也直接在识海里幻化出他本人的形象,与青鳞蛟幻化的髯须青袍大汉对面而坐,淡然说道。

他猜不透眼前这头妖蛟,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找上他们,但相信这妖蛟应该对他们没有什么敌意,刚才那一战,更像是故意压制自身的修为在考验他们。

现在这妖蛟露出真正的面貌,应该是他与宁蝉儿之前的表现,通过他的考验了。

“你才修炼到明窍境,就已经能在识海里幻化本尊、凝聚声音,在修炼途中也算是小有成就。”髯须青袍大汉笑了起来,右手一伸,一道玄之又玄的气息在他粗大的手掌之上凝聚,凝聚一头青龙的虚影,问道,“现在你知道我是谁了吧?”

“龙帝!?你是龙帝的子嗣?”陈海没想到髯须青袍大汉不仅在手掌间直接凝聚出龙帝苍禹的形象来,甚至这虚影透漏的气息也是令他那样的熟悉,竟然与龙帝苍禹的气息一模一样,再像这髯须大汉,不是跟龙帝苍禹幻化人形时,有几份相像?

陈海一直以为左耳、龙帝在金燕诸州,除了道禅院外就没有其他部署,没想到眼前这头青鳞妖蛟,竟然也跟神殿有着密切而直接的关系,只是他不确认青鳞蛟跟神殿到底是什么关系,只是推测他很可能是龙帝苍禹在燕州留下来的血脉子嗣。

青袍大汉见陈海还能认得龙帝的气息,满意的点点头,这时候却不想解释太多,说道:“你们跟我过来!”

说罢青鳞蛟就收回神识,摧动云雾翻腾,直接往尧山北崖方向飞去。

姚文瑾、宁蝉儿不知道陈海在识海跟这头青鳞妖蛟交流什么,与陈海一起,跟着青鳞妖蛟往尧山北崖飞去。

青麟妖蛟嫌陈海他们飞得太慢,鳞爪一挥,一团云雾就裹着三人快速飞动起来,两炷香的工夫就已到了尧山北崖。

这时候青鳞妖蛟,带着陈海他们往一处峡谷缓缓落去,一边降落,青鳞妖蛟的庞然妖躯一边极速缩小,到最后变化成在陈海识海的髯须青袍汉子。

峡谷的尽头,是一处千丈高耸的垂直崖壁。

那汉子屈指弹出数道玄光,没入崖壁之中,就听见一阵低沉的轰鸣声从崖壁深处传出,很快就见崖壁像巨大的石门一般,颤动着缓缓的往两边打开,露出一条黑黢黢的巨大甬道来。

“这里是瀚海地宫的入口?”宁蝉儿讶异的看向青袍大汉,不确定的问道。

她这些天潜伏在尧山,就想着趁蒙兀部驱使奴隶将地宫挖出来,她能有机会混进去看个究竟,没想到在尧山的北崖,竟然存在另一条完好无缺的入口。

看到天罡雷狱阵、血魔傀儡的存在,陈海就知道尧山地底的这座地宫,跟神殿,跟道禅院有着密切的关系,只是他没有想到,这座地宫并没有完全被遗弃在这里,要是他所料不错的话,眼前这青鳞妖蛟所化的髯须大汉,应该就是这座地宫的守护;他同时也没有想到,宁蝉儿竟然知道这座地宫的名称,看来大天师巩清坐化前,应该还告诉宁蝉儿不少秘密。

髯须大汉却没有理会宁蝉儿的意思,示意陈海跟他往里走去,陈海他们踏入甬道,石门在身后自动关闭,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之中,好在这时候亮起两盏宫灯,飘浮在甬道的上空,随着他们数人往里深处,宫灯透漏出来的光芒,如水银泻地将地宫里照得通明如昼。

陈海他们很快走进一座大殿,大殿高逾百米,六十四根擎天巨柱将大殿支撑起来,柱子上刻满了繁杂的花纹,大殿的正中央是一座祭坛牢牢吸引住陈海的目光,陈海当初在神殿里,也看到同样的祭坛,只是规模比眼前这祭坛还要宠大。

这时候,髯须青袍大汉走到祭坛,手扶一个异兽石雕的头颅,看着神态肃穆的陈海,说道:“陈海,血魔大劫即将暴发,这里是整座地宫以及天罡雷狱阵的控制中枢,现在就交给你来掌管了……”

陈海抬头看着台上的髯须大汉,这时候真正确认这里就是龙帝苍属、左耳他们留下来的部署,一时心中百感交集。

龙帝魂归九天,左耳随神殿沉入血云荒地的无尽深处,再没有回应,陈海这些年为抵御血魔大劫,一直都是孤军奋战,可以说耗尽了心机,没想到这时候才终于遇上能称得上是真正意义的援手。

“什么?”宁蝉儿不悦的扬起手,现出手腕上的蛇镯,问道,“据道禅院天师秘典记载,谁拥有灵镯,就能控制瀚海地宫的中枢,成为瀚海地宫的主人,你这妖蛟,为何单就将地宫交给陈海?”

“道禅院虽然历代大天师都有灵镯传承,也知道地宫的所在,但陈海的灵镯乃我父帝所赐,岂能同日而语?”髯须青袍大汉早就注意到宁蝉儿潜入尧山,想着要进入地宫,只是苦寻不到地宫的真正入口,说道,“再者说,必然是真正抵御血魔大劫的人,才能掌管瀚海地宫,难不成,你真以为我老糊涂了,什么都不管不顾,就只认你们手里的灵镯?”

“……”陈海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他心里有太多的疑问,但左耳与神殿沉入血云荒地的无尽深处,看他修为低微,很多事情都没有跟他交待,但相信左耳应该跟眼前这青鳞妖蛟应该有更多的交待,他这时候就直接问青鳞蛟所化的髯须大汉,“当初将地宫部署在这里,为何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启用,白白浪费掉?”

“父帝他们建造这座地宫里,我还是灵智昏昧、都不知道修行是为何物的幼蛟,这些年一直都藏在这地宫里的修行,偶尔才入瀚海深处遨游一番,”髯须大汉耐着性子跟陈海解释道,“听父帝说,他们最初是想在尧山,以地宫为基础,再发展一座道禅院,将玄门真法传授给瀚海岸的部族,让诸蛮变得真正强大起来。然而诸蛮与金燕诸州的杀戮,数千年来越演越烈,血仇越结越深,没有休止的迹象,要是再将玄门真法传授给诸蛮,只会在这片大地引发更惨烈的厮杀,无益于抵御血魔,因此这座地宫建成后,一直都没有真正启用过……”

看网友对 第四百二十六章 瀚海地宫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