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483 洪家,灭门

483 洪家,灭门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随着数百人一起大喊,排山倒海的声音顿时席卷整片天空,仿佛连大地都跟着微微颤抖起来。

火曜使者!

省城道上人人皆知,李皇帝的旗下有七曜使者,是他最为倚重的七大高手,随便哪个出来都能横扫半个省城。而火曜使者,就是其中之一!

只是,七曜使者的行踪极其诡秘,除了“月曜使者”赵铁手经常跟着李皇帝出现之外,其他六个使者极少出现在公众面前;但是只要现身,必然会掀起一片惊涛骇浪。

火曜使者要现身了吗?

虽然大龙彪朝我的方向看来,但洪龙象并未认为我就是火曜使者,因为洪龙象身为省城举足轻重的大佬,也是见过火曜使者真容的,知道火曜使者乃是一个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侏儒。

而我们这边个个身形挺拔,哪有什么个子矮小的侏儒,难不成被挡住了?

就连蚊子他们也在互相询问,说谁是火曜使者?远处的冯千月和疯牛也露出迷茫的神sè。

洪龙象小心翼翼地问道:“大龙彪,火曜使者在哪?”

洪龙象好歹也是洪家家主,按理来说大龙彪是不会不搭理他的,但是现在,大龙彪就是目不斜视,仿佛视洪龙象为空气,仍旧目光充满尊重地往我这边看着,甚至还往前走了一步,继续说道:“恭迎,火曜使者!”

这一次,我才慢慢地走了出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我的身上,谁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走出来,即便有些人开始产生某些怀疑,但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声张出来。而我目光平静地看着大龙彪,淡淡地说:“好,你辛苦了。”

大龙彪站得笔直,朗声说道:“谨遵火曜使者号令!”

轰!

之前只是有些怀疑的某些人,现在终于确定了自己的揣测,原来我真的就是火曜使者!而大部分人,还处在震惊之中,完全没有办法把我和火曜使者联系在一起,身后的蚊子等人也是个个目瞪口呆。

远处的冯千月和疯牛,更是惊得张大嘴巴。

疯牛虽然身经百战、见多识广,但也没有想到我再出现之时,竟然是以火曜使者的身份。

而我,则完全不理四周众人的震惊,我的心里话说出来他们都未必相信,其实我根本就没有把火曜使者的身份看在眼里,对我来说不过是向洪家复仇的工具罢了。

所以我依旧面不改sè,指着和我正对面的洪家众人说道:“大龙彪,将一整个洪家的人引出来可不容易,接下来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是!”

大龙彪气吞山河地一声大吼,当即就要指挥手下的人展开一场围歼。

“等等,等等!”

不等大龙彪真的下令,洪龙象就惊慌失措地喊了出来:“大龙彪,我问你,要灭我们洪家,是李皇帝的主意么?我要给他打个电话!”

“将一整个洪家引出来可不容易”这种话,稍微有点脑子的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分明是要整个洪家灭门啊!这样的惨案,省城多少年也不曾有过,就是当年的小阎王都没有这么狠毒!

大龙彪却缓缓摇头:“我不知道这是谁的主意,我只是听从火曜使者的差遣而已,他是我的顶头上司,他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今晚行动之前,我就提前和大龙彪见了一面,安排他此时此刻带人守在金龙娱乐城的周围。一开始,大龙彪也不敢相信我是新的火曜使者,直到我拿出能够证明我身份的火焰纹章,他才立刻按照我的安排行事。和飞刀陈预估的一样,不多不少正好四百余人,飞刀陈虽然在某些方面有着缺陷,但对战斗有着相当的敏感度,有这些人,足以拿下洪家!

洪龙象当然一听就急了,大喊着道:“这是王峰公报私仇!如果李皇帝知道他要对付我们洪家,肯定不会同意的!你再等等,我现在就给李皇帝打个电话!”

洪龙象一边说,一边急匆匆地拿出手机。

“来不及了!”

大龙彪一声大喝,同时单手在空中一扬,四周那些右臂上缠着金sè丝带的威猛汉子便如潮水一般汹涌地朝着洪家众人而去,喊打喊杀的声音也瞬间响彻在这整片天空之中。

我也回头,冲着蚊子、飞刀陈一干人说道:“也别都指望大龙彪,你们也一起上,给我涨涨志气!”

我一边说,一边从怀中摸出一捧金sè丝带交给他们。

自从形势得到反转以后,蚊子他们其实早就按捺不住了,个个摩拳擦掌、蠢蠢欲动。此刻听到我的号令,也不去计较为什么我摇身一变成为火曜使者的事了,立刻纷纷抄起家伙,从我这里领了金sè丝带绑在右手臂上,便气势汹汹地朝着对面一众人冲了上去,准备把憋了一个多月的气全部释放出来。

所谓金sè丝带,当然不是为了耍酷,或是为了美观,而是在混战中方便辨认敌我而已。

否则这大晚上的,好几百人混战到一起,谁认得出谁?

蚊子他们都冲上去了,唯有一个人不为所动,还朝我走了过来,这个人就是老酱。

“峰哥,您怎么成了火曜使者?”老酱嬉皮笑脸地问我。

老酱以为我会宁死不屈,永远都不会臣服于李皇帝,所以有此一问。而我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说少废话,赶紧上去打架!

老酱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不不不,打架不是我的强项,再说已经有这么多人了,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我还是陪峰哥唠唠嗑……”

“废话真多,给我滚!”

我一脚踢在老酱的屁股上,老酱没有办法,只好捂着屁股冲到混战之中。

现场已经一片混乱,到处都是刀戈鸣击之声,同时还掺杂着谩骂声、怒吼声、喊杀声、惨叫声。这样的声音,我从罗城一直听到省城,早已变得习以为常、麻木不堪,站在一边冷眼相待。

洪家的人战力虽强,但李皇帝的人也同样个个都是精锐,在战斗力上双方算得上是半斤八两。但,洪家的人在李皇帝的人面前天生就有一种心理上的畏惧,这是经年累月出来的问题,无法更改;并且,因为大龙彪的人围攻在后,又有“火曜使者”亲自现身压阵,给洪家众人造成的心理冲击不是一星半点,士气和战意几乎一触即溃,现场完全就是一边倒的局势,洪家的人节节败退,我们这边则高歌猛进。

还记得一个多月前,我们就是在这遭到省城大军的围攻,处于完全弱势的我们,片刻间就分崩离析,成了对方的掌中鱼肉;一恍眼,便是一个月河东一个月河西,当初围歼我们的人,如今成了被围歼的目标。

洪家完了,兵败如山倒,只剩一些顽固分子还在负隅顽抗,其中当然包括洪龙象和洪家一些元老级别的人物。这些人铁剑在手,舞得虎虎生风,当然也威力无穷,挨着他们铁剑的人,非死即残。尤其是洪龙象,不愧为洪家的家主,一柄粗重铁剑使得如同泰山压顶,远不是当初死在拳台上的洪三少爷可比,飞刀陈、大龙彪等一众好手围攻,竟然占不到半点便宜。

洪龙象头发散乱、面目狰狞,一双眼睛无比赤红,如同杀神附体一样,手持一柄重剑不断地砍、砍、砍,现场之中根本无人是他的对手。

“我要把你们这帮混蛋全部斩尽杀绝!”

洪龙象的吼声直破九霄,滔天的气势也震荡整片大地。因为他的疯狂和不服输,也带动了洪家部分人的士气;洪龙象就像是一杆大旗,显然只要他不倒下,洪家就不会彻底完蛋。

眼看着无人能够抵挡洪龙象,反倒有越来越多的人倒在他的脚下,大龙彪的身上也挂了好几处彩。我也终于站不住了,猛地摸出怀中的三菱刮刀,身形如同一阵狂风,径直朝着洪龙象奔袭过去。

“峰哥来了!”围攻洪龙象的尖刀队中有人大喊。

“给火曜使者让道!”大龙彪也同样高呼。

在无人能够抵挡洪龙象的时候,众人显然已经把希望放在我的身上,看到我冲过来后,纷纷为我让道。而洪龙象看到我后,更是一脸的兴奋,双目也变得更通红了,现在的他显然已经恨我入骨,恨不得扒我皮、抽我筋、啖我肉、饮我血。

转眼间,我已经奔到洪龙象的身前。

“来得好!”

洪龙象一声大喝,手持厚重铁剑狠狠朝我劈来。

我也立刻举起手中的三菱刮刀去挡。

“咣!”

刀剑相击,何止我的刀往下一沉,连我的整个身子都往下一沉。

和洪家的铁剑相抗,还是我来到省城的第一次,之前在拳台上也没和洪三少爷交过手。我知道洪家铁剑势大力沉,但没想到竟然沉到这种地步,洪龙象的力气竟然比疯牛还大!

之前我一直以为疯牛是省城第一神力,现在我知道我错了,果然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洪龙象的力气比之疯牛还甚!

战斗经验已经非常丰富的我,深知和力气大的绝不能比力气,所以我立刻把自己的三菱刮刀一抽,同时顺势往地上一滚。洪龙象的重剑没有着力点,继续往地下压去,就听“砰”的一声,水泥地面瞬间被砍出一道深沟。

而我已经窜到洪龙象的身子后侧,狠狠一刀朝着他的小腿斩去。

但,洪龙象的反应之快也超出我的想像,他的重剑虽然无法及时抽调回来抵挡,但他以手中重剑为支点,整个身子凌空一跃,直直窜了两米多高,也使得我这一击彻底抡空。

虽然一击未能成功,但我并未改变自己的作战策略,仍旧以轻灵的身姿游走于洪龙象的四周,时不时地刺出关键性的一刀。虽然我的轻灵比不上龙王和侏儒这些人,但是当初在水库边上因为躲石子而练出来的飘逸步法,还是能起到一些效果的,起码在对付洪龙象这种纯力量型敌手的时候能够稍微轻松一些。

其实我一直都不知道自己这种“什么功夫都练”的态度到底好不好,但是目前看来还是利大于弊的,总能根据对手的属性来调整自己的战略。

手持重剑的洪龙象,比速度当然是比不过我的,他劈出来一剑,我至少能挥出去三刀。但他总能以重剑为支点,从而改变自己的身体方位,躲过我一次又一次的袭击,我甚至怀疑如果他丢掉重剑的话,速度会不会不逊于我?

我只和他交手了十余招,就判定自己不是他的对手,洪家家主果然名不虚传;或者说,即便我想取胜,恐怕也得付出不轻的代价才行;好在我这边人数众多,也不是非要和他单挑不可,所以我立刻回头看了飞刀陈一眼。

飞刀陈立刻会意,一柄飞刀疾射而出。

洪龙象想以重剑去挡飞刀,但是我的袭击再次攻到,逼得他不得不来应付我,身子只能微微一偏,以稍微强壮点的部位抵御飞刀。

“飕”的一声,飞刀没入洪龙象宽厚的脊背。

而这一刀扎进来,似乎对洪龙象造不成任何的影响,该怎么打还怎么打,他的身子仿佛和他的重剑一样,大巧不工、宽厚沉重。

我和飞刀陈继续配合,用同样的手段袭击着洪龙象,我在近处吸引着洪龙象的火力,飞刀陈在远处不断射出飞刀。不一会儿的功夫,洪龙象的身上便扎了十多支飞刀,从脊背到手臂再到大腿,遍及各处,远远看去像只刺猬,还有鲜红的血液不断渗出。

洪龙象的身子就是再硬实,也断然扛不住这么多飞刀的刺入。

终于,他的身子开始晃荡,手中的铁剑也微微颤抖。

我知道,他到头了。

我抓住机会,再次狠狠一刀劈出,洪龙象也举剑就挡,即便他已经伤痕累累,但是仍旧力大无穷,仍旧将我手中的刀慢慢压弯。

在我手里的刀降到一定幅度的时候,洪龙象才猛地看到一只冒着丝丝白气、像是烧红的烙铁的拳头出现在他眼前。

是的,刚才我是左手持刀,同时暗中催动龙脉之力,“点燃”右拳。

洪龙象见识过我这拳头的威力,当初我就是靠这个拳头才打败流星,荣登比武大会的冠军。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恐,身子往后疾退,想要避开我这恐怖的一拳。

但是已经迟了。

我狠狠一拳砸在他的胸口之上。

他胸前的衣服,硬生生被我烧出一个洞口,接着便有烤肉的焦糊味传来,洪龙象的惨叫声顿时响彻整片天空。

但,这对洪龙象来说,也无非是身子被烫了一下而已,想要给他造成实际性的伤害还不足以。趁着洪龙象吃痛、往后疾退的时候,我又疾奔两步,迅速赶到他的身前,将手中的三菱刮刀狠狠捅入……

洪龙象大睁着一双眼,仿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他的身子慢慢倒下,眼前的世界也逐渐变得黑暗起来。

“轰”的一声,随着洪龙象倒在地上,洪家一代家主,就此殒命。

我长呼了口气,拔出带血的三菱刮刀,立于黑暗之中。

四周的混战仍在继续,但也有一部分人主意到了洪龙象的死亡。

“家主死了!”有人悲怆地大喊。

洪龙象的倒下,犹如洪家大旗折戟,那些仍在负隅顽抗、不肯服输的洪家汉子,像是终于迎来了世界末日,彻底放弃反抗,齐齐跪地痛哭;更多的人则是四散奔逃,洪家这株大树已经倒了,下面的猕猴当然要各寻出路。

此战,大捷。

我握着带血的三菱刮刀,低头看着已经死去的洪龙象,沉默不语。

一个多月之前,就是他把我踩在脚下,为争我的地盘和其他几个大佬争得不可开交;但是现在,他已经死在我的脚下,再也说不出半句话来。

四周慢慢安静下来,除了一些悲怮的哭声和风声之外,再无其他半点声音。

我抬头,看向空中的月亮,许久许久,才轻轻说了一句:“清场。”

洪家家主已经死了,剩下的事已经用不着我再操心。李皇帝给我的命令是要彻底铲除洪家,不是吞并,也不是收拢,而是铲除。也就是说从今天起,洪家将彻底消失,省城八大家族也将成为七大家族。

当然,会一个一个地少下去。

大龙彪知道该怎么做,这方面的事他很擅长。

所以,我放心地朝金龙娱乐城走去。

但是很快,大龙彪就追上来,问我吊在二楼的洪水寒怎么办?

“杀了。”我的声音里没有一丝情感。

既然要将洪家灭门,肯定不能留下一丁点的祸患,哪怕这个洪大少爷是个酒囊饭袋。

大龙彪也没有任何异议,继续问道:“那洪家的二少爷呢?”

我沉默了一下。

洪家的二少爷是官家的人,直接杀了肯定不合适,便说:“动点手段,把他关到大牢里去,让他一辈子都别出来了。”

“好。”

大龙彪立刻回头去办。

我也继续朝着金龙娱乐城走去,身后传来一声又一声的惨叫,我知道他们正在“斩草除根”,有些人可以放走,有些人则留不得,比如那些元老。

我没有一点点的同情或是悲悯,在这条充满荆棘和黑暗的路上,我的心已经变得冰冷而坚硬。

我知道,他们不死,我就得死。

这条路太窄,为了我能活下去,只好送他们上西天。

“王峰,王峰!”

我正面无表情地往前走着,几声叫喊突然传来。也就是这个声音,让我冰冷而坚硬的心,瞬间又变得柔软了些。

女人啊,真是祸水!

我回过头去,是冯千月。

冯千月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因为跑得太过急促,两边脸颊红扑扑的。

只有冯千月一个人跑了过来,疯牛站在远处没动。疯牛知道,有我在这,冯千月是不会有危险的。冯千月奔到我的身前,抬头看着我说:“你跟了李皇帝,还成了火曜使者?”

经过刚才的一番鏖战之后,她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再看向我时,目光也变得不一样了,倒不是尊重和敬佩,而是说不出的复杂,有心疼,有无奈,有迷茫,有不解……

“你都看见了,何必还问?”我冷笑着。

“可是,为什么呢,你明明和李皇帝……”冯千月没有再说下去,但我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已经知道我是王巍了,自然也就知道我来省城的目的,一为救我舅舅,二为干掉李皇帝。这两个目的,在我当初第一次进入冯家的时候,她就知道的清清楚楚了,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她才疑惑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当然不能和她解释。

我冷冰冰地说:“用不着你管。”

和她说有什么用呢,冯家会帮我吗?

冯千月咬了咬唇,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说出口,反而默默地把头给低下了,轻轻地说:“是,我不该问你,反正和我也没有关系。”

我哼了一声,转身继续往金龙娱乐城里走去。

走了几步,我又回过头来,看到冯千月还低头站在那里。

月光抚在她的身上,不知怎么,我竟有点心疼。

“千月。”

我轻轻叫了一声。

“嗯?”

冯千月立刻抬起头来,目光中隐隐露出一点期待。

“李皇帝让我摧毁整个八大家族,洪家只是一个开始,回去让你爸小心一点……”

冯千月目光里的期待变成惊恐,甚至身子开始微微发抖。

“我只能说这么多了。”

我顿了一下,再次转过身去,朝着金龙娱乐城的方向走去。

提醒冯千月,不只是因为我心疼她,还因为我舅舅和我说了,绝对不能让李皇帝成功一统省城。至于冯天道能做成什么样,完全看他自己的造化了,我已经仁至义尽。

回到休息室,我开始睡觉。

虽然今天晚上灭了一门,可我意外地睡得很香,我是不是越来越像一个魔头?

第二天早上,我被敲门声惊醒。

“谁?”

“是我,峰哥。”蚊子在外面叫。

“有什么事?”

“峰哥,冯家家主,冯天道来了,说想见您一面。”

看网友对 483 洪家,灭门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