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二十八章 存货

第四百二十八章 存货

“我好歹也是道禅院一脉的弟子,师兄便是不愿,也无需一掌都差点将我肉身拍得粉碎……”宁蝉儿没想这头妖蛟,真是半点情趣都没有,出手就将她打翻在地,娇怨道。

陈海心中暗笑,也只怪宁蝉儿太渴望修成道丹了,以致一时间被诱惑迷了心智,竟然下意识用这种手段去对付苍遗,也不想想,就算苍遗也通男女之情,但它数千年修行,道心是何等的坚固,岂是宁蝉儿用万魅幻灭大法能撼动神智的?

姚文瑾听苍遗说世间竟然有道丹速成之法,也是震惊得口干舌躁。

明窍易成,道丹难就。

万余年来,金燕二州不知道多少少年轻才俊,有着天纵之资,在修行的道路上一骑绝尘,将自己的同龄人远远甩开,但往往都卡在明窍巅峰,毕生都不得寸进半步。

眼前的宁蝉儿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不要看到此时就已经踏入明窍巅峰修为,但未来要没有足够的机缘以及资源,此生也未必就有七八成的希望能修成道丹。

莫说是要冒上一些风险,就算是九死一生,也有大把的人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去修习这种秘法。

此时见陈海脸sè似乎有所不愿,姚文瑾都想大声替他应承下来。

陈海沉吟良久,长长吐了一口气,说道:“道丹之修行,于修道之人确实是莫大的诱惑,但血魔大劫当前,一个人的实力再高,也都十分的渺小,修成道丹又能如何?再者,从辟灵境乃至突破到明窍境,修的是灵脉,修的是筋骨肉身;踏入明窍境之后,修的是神魂、修的是三魂六魄,讲究的是对道之真意的参悟,这不仅决定踏入道丹那一刻的成就,也决定未来修行的道路。我想,即便有道丹速成的秘法,但所修道丹,与我所向往的大道金丹,应该是有所区别的。师兄的心思,陈海在此谢过,这道丹,不修也罢……”

苍遗点了点头,感慨的说道:“修道一途,路遥而艰,其中最难的就是把握道心。师弟道心坚定,能不惑于旁门外道,我也不劝你了。不过,这妖女心怀叵测,要不限制,怕是会坏了大事……”

苍遗对宁蝉儿很有成见,说话间就双手掐诀,飞快的凝聚出四枚金光灿灿的精小符篆来,往宁蝉儿额前印去。

宁蝉儿自然识得这四枚精小符篆是一种神魂控制手段,她此生但求自由自在,哪里甘心被他人控制神魂,惊恐万分就要往后退去,只是苍遗道胎境所施展的神魂禁制,岂是她想挣脱就挣脱的?

宁蝉儿想要开口求饶,但张开檀唇,四枚精小符篆已经印上她的额头,一隐而入。

宁蝉儿这时候感知到在自己的识海深处,那四枚符篆化作四座数万丈高的金峰镇压下来,只要稍有不慎,这四座符篆所化的金峰,就会将她的识海碾为粉碎。

宁蝉儿怨恨的瞪了苍遗一眼,没想到这妖蛟竟然处处针对她,想着他日要想办法找回这过道,叫这妖蛟喝她的洗脚水。

苍遗却不在乎宁蝉儿恨不恨他,朝陈海摆手大笑道:“师弟为抵御血魔操劳,身边也没有真正能照应你的人。这妖女有明窍境巅峰的修为,随时能修成道丹,留在你的身边,也不损我龙帝一脉的面子,哈哈哈哈!”苍遗直接将控制金峰符篆的秘诀,纳入一道玄光,打入陈海的识海之中。

陈海并不想去控制宁蝉儿的神魂,但苍遗硬塞过来,也只能暂时接收下来,再说他的识海深处留有宁蝉儿当年种下的魅魔魂种,却也不怕宁蝉儿真能坏了他的大事。

宁蝉儿听苍遗左一个妖女,右一个妖女,直气的银牙咬碎,暗道跟你比起来,谁才算真正的妖?只是形势比人强,自己命门被苍遗捏着,宁蝉儿也不敢发作。

陈海也没有心思去消遣宁蝉儿,想着眼下最紧要的,他还是要先搞清楚,左耳、苍禹等当年在此建造地宫,封存数千年,除了天罡雷狱阵外,还有其他的存货,能够帮铁崖部族崛起。

唯有铁崖部崛起之后,才能最快的速度将北线的商道建立起来,而不受其他部族的威胁,这样才能保证聚泉岭、横山的铸造工场能够全力开动起来制造天机战械。

“这等小事啊!”

苍遗哈哈大笑,一挥手几道玄光融入祭坛之中,紧接着整个大殿颤抖起来,支撑神殿的六十四根巨柱缓缓的旋转起来,大殿的四壁收拢起来,露出八条黑黢黢的甬道,顿时就有血腥而狂暴的气息从岩洞似的甬道深处涌出来。

借着头顶的宫灯散发出来的柔和光芒,陈海他们能看到八处涌道深处,密茬茬的站满七八米高的血魔傀儡,细数下,总计将近千头之多。

陈海没想到左耳、苍禹当年竟然在这地宫里封存了近千具血魔傀儡。

“怎么样,师弟,这千余血魔傀儡能不能抵得上燕州十万最精锐的战力?”苍遗得意洋洋的献宝问道。

陈海一个扶额,只觉得脑瓜都疼了起来。

想要将这千具血魔傀儡的威力初步发挥出来,他至少需要找到上千名至少有辟灵境后期、巅峰修为的傀儡师才行。

只是,此时整个铁崖部,相当于辟灵境巅峰修为的巫蛮,才三四十人而已。

陈海苦哭不得,他知道这上千具血魔傀儡,是左耳、苍禹为另一座道禅院所准备,想道禅院实力发展到最巅峰时,辟灵境后期乃至巅峰弟子,或许能有上千人之多,但他此时从哪里找上千名拥有辟灵境后期以上修为的傀儡师来?

再者,他真能聚集上千名辟灵境后期以上的宗门弟子,作为骨干将官,至少能编训出一支四五十万人,甚至更大规模的精锐大军来,到时候配备大量的天机战械,战力不知道要比这千具血魔傀儡强出多少。

眼前这千具血魔傀儡,对他而言,只是鸡肋而已,食之无肉、弃之有味,他还不能将上千具血魔傀儡的秘密泄漏出去,他看不上眼的东西,却足以在瀚海掀起腥风血雨。

陈海苦恼的将他的想法说出来,苍遗愕然了半晌,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挥了挥手,让大殿的四壁重新闭合起来,苍遗也痛苦的挠了挠头。

上千具血魔傀儡,是数千年前左耳、苍禹为抵御血魔大劫所留,但陈海对当世战术、战法的改造,是突破性的,鹤翔军在河西军面前都没有招架之力,就是明证。

即便是苍遗,这些年来更专注自身的修为,并没有深刻认识到练兵实录与天机战械到底带来的是什么,听陈海详细解释,才知道他守护数千的这批血魔傀儡,已经沦为鸡肋。

“却也不能完全说是无用,要是能将这批血魔傀儡悄无声息运到横山,也是可以拿来跟其他宗门交换资源。像太微宗这样发展有数千年的顶级宗门,才有能力额外消化两三百具血魔傀儡,”陈海说道,“于铁崖部而言,大量最基本的玄兵战甲弓弩,以及能加强城池防御的大阵,或许更迫切些。要是地宫没有存货,我就要考虑,怎样才能从横山悄无声息的运过来……”

苍遗这时候两眼一亮,拉着陈海飞到祭坛上,指着祭天台中央所立的那樽似龙非龙、似蛇非蛇的石兽,说道:“那师弟你看这个怎么样?”

陈海狐疑的看了看苍遗,随即照他所授之法,将神念和石兽连接在一起,顿时觉得神念似乎飞入万丈虚空,就见千里尧山的一草一木都展现在他的眼前。

往尧山南面望过去,一点点加高加厚的城墙,如同蚂蚁般辛勤来往的奴隶,甚至连他们汗水溅起的微尘都看的一清二楚;陈海将视野又转向尧山的东南方,拓跋部和克烈部的前锋联军还驻扎在那里,这时候有数头魔鹫飞入军营,似乎是带来后续援兵新的信息。

虽然大阵可以当巨型雷达使用,但以铁崖部此时的斥侯体系,也能够将千里方圆内的大致动静掌握住,这巨型雷达并不是无可或缺。

陈海心里轻轻叹了一口气,正要将神识收回来,苍遗的气息也出现在万丈高空。

苍遗通过神念,传话道:“师弟不要焦躁,要是不能拿出点儿好东西,我还怎么好意思厚着脸皮当你的师兄?前几日,是这帮人和铁崖部打了一战吧?”

苍遗伸手指向克烈部和拓跋部的前锋联手营寨,问陈海。

陈海不知道苍遗想干什么,突然间天空诡异的聚起一片乌云,惹得蛮寨中一阵慌乱,陈海心中一跳,没想到完整的天罡雷狱阵,控制范围竟如此之广,那边距离地宫,差不多有四百多里地啊。

若是两军对峙之时,他这边控御天罡雷狱阵突然在敌方头顶降下万道天雷,势必能彻底打乱敌方的阵脚,那战事也就没有什么悬念了。

看陈海沉思而欣喜的样子,苍遗嘿嘿笑道:“怎么样,这个礼物还算满意吧?”

可是还没等陈海高兴起来,就见那片雷云聚集到有十数亩方圆的样子就停了下来,不疼不痒的轰劈下十数雷柱,劈翻了几个倒霉鬼,引燃了几处帐篷,雷云便散了……

控御天罡雷狱阵,在四百里外,威力都不如一名辟灵境弟子的御雷术,威力也未必太不够看了吧?

陈海收回神识,拉起姚文瑾就往外走。

地宫里根本就没有他所期待的东西,天罡雷狱阵一时半会也拆不下来,他接掌瀚海地宫不过是引火烧身,还不如早早放手离开为好。

看到陈海扭头就走,苍遗一把抓起还躺在地上装可怜的宁蝉儿,追了过去:“师弟,别走啊,师弟!昨天为了引你上钩,我已经把大阵积蓄的能量用了七七八八。我保证你真正想要用这大阵时,威力定能比刚才强出数倍。师弟,师弟……”

看网友对 第四百二十八章 存货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