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二十九章 美人计

第四百二十九章 美人计

铁鲲此时站在猿跳峡南面已经初具规模的城墙上,望着已经西斜的红日,心中焦躁不已。

今天早晨蒙战、穆图从尧山西麓白鹿峡传讯过来,拓跋和克烈两个部族大规模集结的援军,距离尧山就剩半月的路程,然而黑石城那边毫无动静,看来是彻底不会有援兵过来,针对这一情况,穆图、蒙战让铁崖部派代表,到白鹿峡议事。

铁都在血魔峡闭关潜修,不是敌军大举攻来,也不便打扰,而陈海也有两天不见踪影,以致铁鲲这时候都找不到人商议事情。

对陈海的神出鬼没,铁鲲早已经习惯,也知道陈海代表龙骧军而来,绝对要比表面看上去不简单得多,只是这次消失的时间有点久了。

铁鲲叹了口气,正准备独自去白鹿峡赴会,却见远远看到陈海带着三人往这边走过来。

除了姚文瑾外,又多了一个身穿青袍的髯须粗壮大汉,跟一个眉目清丽的娇滴滴女人。

说起女人,铁鲲心中不禁浮现了穆莲的身影,妖蛮自有妖蛮的审美情趣,在铁鲲的眼里,穆莲要比眼前这个女子要顺眼得多。

想起了穆莲,他心中不由得一阵叹气。

汗王穆豪的子女极多,受穆豪重视者,屈指可数,这些皇子皇孙在建立自己的势力前,通常都依赖于母族而存。

穆莲的母族,前些年受敌族侵伐,实力锐减,已经沦为蒙兀部的附庸,这也是此前南袭横山时,穆莲在穆勒手下为将,却不受穆勒待见的主要原因。

从榆城岭北撤之后,穆莲就回黑石城,铁鲲也有一阵子没有见到她了。

宁蝉儿要是知道眼前这个大块头,竟然将她跟一个青面獠牙的蛮女作比较,肯定会气的半死,只是这两日来她受到的打击太多,实在有点儿憔悴,这时候也无心折腾。

为了避免节外生枝,陈海让姚文瑾与宁蝉儿先去血魔峡,他和苍遗跟随铁鲲前往尧山西麓。

尽管苍遗变成人身,也已经收敛住他道胎境的气息,只是他生而俱来的龙威却没有完全收敛起来。

铁鲲他们是感受不到,但獒狼对上位妖兽气息的感知天生敏锐。

铁鲲的随扈,牵出獒狼,在苍遗面前,天生位阶的差异,令这些畜生无不呜咽腿软,没有一头熬狼愿意充当苍遗的座骑。

最后只能陈海他们骑乘獒狼,苍遗跟在他们后面大步奔走。

“哎!我老龙变化人身,他日冲锋陷阵,定能建立赫赫战功,没想到却连一匹良骑都找不到,实在是命苦,看来建立赫赫战功的梦想,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破灭了!”苍遗直接在陈海识海里喋喋不休的抱怨说道,“你说说看,想我是什么地位、什么身份,你们都有座骑,我却要迈开步子跟在你们后面,要是日我有龙子龙孙,我怎么有老脸跟他们说……”

陈海听着苍遗话唠不休,都有一种即将要崩溃的感觉。

也不知道是否因为多年没有和人交流过的原因,这老龙的话多得简直要命,只是苍遗开口说话,他还可以装作充耳不闻,但苍遗直接通过神念跟他交流,他此时还没有能力屏障掉苍遗的神念,真是痛苦不堪。

陈海此时只想快马加鞭,赶紧赶到尧山西麓,好结束被苍遗纠缠的痛苦,很快,远远就能看到白鹿峡的谷口。

此时天sè已晚,夕阳散去最后一点余晖,夜幕彻底的笼罩了整个尧山,尧山西麓白鹿峡这边却是灯火一片,挖掘地宫的和修筑城池的十数万奴隶们,如蚁群一般疲累的劳作。

“这些人竟然妄想将地宫挖出来,我老龙可不会让他们如愿!”看着眼前繁忙的景象,苍遗通过神念跟陈海说道,紧接着,整个尧山西麓的大地震颤起来,又是大片碎石从山顶震松塌落下来,没有防备的燕州苦奴,一时候又是一片鬼哭狼嚎。

苍遗说到底是妖非人,诸多燕州苦奴在他眼里有如蝼蚁,陈海却不能让苍遗继续胡作非为下去,以眼sè制止他,莫要轻动大阵,蒙战等蒙兀部的强者,也有堪比道丹中后期的修为,苍遗要是这时候轻举妄动,被识破行止,他们就只能脱荒而逃了,所有的计划都将无法实现。

白鹿峡谷口的城池已经基本成型。

虽然南麓新城用了陈海新的筑法,但是由于白鹿峡新城动工要早两个月,而且蒙兀附庸部族十数,族人以及奴隶加起来,差不多是铁崖部的六七倍,所以这边的筑城进度,还是要比猿跳峡南面快许多。

只是蛮族实在不擅长筑城,虽然面对谷口的城墙建得最为坚厚,城墙建得陡直,能够防备敌军直接攀爬上来,却不知道陡直的城墙结构强度会被大幅削弱,遇到剧烈的冲击,更容易坍塌。

陈海对白鹿峡这边的筑城,没有资格置喙,心想着敌军大举进入尧山附近,倘若在猿跳峡南面碰了壁,应该会分一部分兵马,盯住猿跳峡,然而主力全面西移,进攻白鹿峡……

陈海心里想着事情,跟随铁鲲之后,穿过十数米宽的城门,就是蒙兀部的大营,铁鲲将坐骑交给随扈,他与陈海以及苍遗,往蒙战的大帐走去。

还没有走到大帐,铁鲲远远看到有一道身影从另一方向走过来进大帐,呼吸没来由的急促起来,脚步也放缓了许多。

陈海狐疑的看了看铁鲲,却不知道这妖蛮女子跟铁鲲是什么关系。

待人通报之后,三人走近灯火通明的大帐,就见蒙战身穿黑甲,正与三十四皇子穆图并肩坐在大帐正中间,正凑着头看一本手扎;而其他十几个附庸部族的族长(蛮将)分东西两列站着,在交头接耳的议论着什么。

陈海注意到铁鲲走进大帐,铜铃大的眼瞳还落在在他们面前进大帐的那蛮女身上。

这蛮女虽然面部以及脖颈及手臂露出来的地方都覆盖着一层浅青sè的细鳞,想必衣裳下也都天生鳞甲,在灯火的照耀下闪着青离辉芒,但身材刚劲矫健,有种别样而妖异的美。

“这妞真是不错,有胸有臀,再看她全身青鳞,真是美不胜收啊,完全不像宁婵儿那妖女,脸sè白得跟雪一样,吓人。要不是铁鲲这小子一脸发情的样子,老龙就考虑将她掳走,将来给你添几个小师侄也说不定。”当苍遗的声音再次在陈海的脑海中响起时,陈海认真考虑要学一门屏闭他人传透神念的法门。

这帐中,蒙战也是道丹境的高手,他此时敏锐的察觉到大帐里似有一丝神魂波动,呼的站起来,巨大的铜铃眼闪着寒光在大帐里左右扫视,怀疑有敌人的奸细混了进来,想要刺探大帐里的动静。

只是,蒙战怀疑有拓跋部与克烈部的奸细混进来,但也没有怀疑到陈海与苍遗这两个人族头上,他只是对铁鲲将两个人族奴隶带进大帐非常不悦,只是现在是非常时期,他也不好多计较什么,轻咳了两声,说起召集众人议事的意图。

铁鲲这一刻心思都在穆莲的身上,似乎穆莲此时的一颦一笑,都是冲他而来,蒙战说了些什么,他全然没有听到耳朵里面去。

正值心醉神迷,铁鲲感觉有人在捅自己的后背,这时候才听到蒙战在喊他的名字,声音很大,饱含着不满,他连忙应承道:“左都将,有何事吩咐铁鲲?”

蒙战蹙着眉头,将刚才的话又复述了一边,铁鲲这时候才听明白蒙战的打算。

经过一个多月的侦查,付出了上百精锐斥候的代价,蒙战此时已经将拓跋和克烈二部集结而来的援兵规模探查清楚了,两部的兵力加起来约有十万,算上征用的战兽、战械,规模比起当日估计的要少上不少。

考虑到克烈部与拓跋部并非没有间隙,蒙战就想将所有的兵马都集中到白鹿峡来,并不需要在分兵南麓去牵制敌军,因而他今天召集议事,最大的目的是想将铁崖部调回西麓来。

蒙战临了又说道:“……我知道你和穆莲向来情投意合,此次尧山事了,我便替你跟汗王请婚,成全你俩的好事。”

蒙战这么说,坐在一旁的穆图相当不高兴。

整个蒙兀族的精锐战力在横山榆城岭一线死伤惨重,以致此时在白鹿峡的五万战兵,蒙兀部本族的精锐,都占不到一万,而铁崖部却从横山、潼口全身而退,此时又在猿跳峡南麓扩编兵马,编战兵逾万,已经超过蒙兀部本族精锐的规模,怎么叫人相信,铁崖部此前在天水郡北部,不是在保存实力?

舅舅此时竟然要撮合穆莲与铁鲲的婚事,要将请求父汗将穆莲嫁给这个曾经被人族俘虏过的懦夫,他心里怎么会高兴?只是,要铁鲲同意放弃南麓猿跳峡,率铁崖部撤到白鹿峡来,怎么也要拿出足够的筹码来。

陈海看着神sè复杂的铁鲲,心里冷笑,暗想蛮帅蒙战也真是有些心机,这会竟然连美人计都用上了。

陈海抱着手臂,也不说话,一时间诸多蛮将的目光都落在铁鲲的身上,等他作出决断。

看网友对 第四百二十九章 美人计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