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486 真正的麻烦

486 真正的麻烦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不知是不是赵雪晴的缘故,虽然我今天才第一次见她的妈妈,却莫名地对这名妇人充满好感,觉得她既知性又温柔,是一位很好的母亲。此刻,周香云却流着眼泪,让我救救她的女儿,实在让我大吃一惊!

我察觉到这其中肯定很不对劲,能让一位母亲流着眼泪求助外人,可想而知赵雪晴遇到了多大的麻烦。我立刻就说:“阿姨,你别着急,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而周香云还没来得及说话,我房间的门突然再次被人狠狠推开,竟然是赵义走了进来!

周香云看到赵义,登时吓得花容失sè,像一只受了惊的鸡仔,浑身都跟着哆嗦了起来,一张脸也变得煞白无比。赵义更是满脸怒容,像一只发了狂的恶犬,猛地扑上来一把抓住周香云的领子,又狠狠一巴掌拍在她的脸上,龇牙咧嘴地吼:“你他妈的想干什么,大白天的就在这勾男人吗,怎么和你闺女一个德行?给我滚回屋去!”

接着,赵义又猛地一推,周香云便向后翻了一个跟头,脑袋也撞在了门边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鲜血顿时顺着脑门流了出来。都这样了,周香云竟然还是不走,双臂撑地往我这边爬着,面sè惊恐地叫着:“救救我,救救我!”

她的衣衫凌乱,头发散成一团,脸上的巴掌印清晰可见,鲜血也顺着眼睛和脸颊流下来,再加上满是惊恐和慌张的神sè,整个人看上去十分恐怖。还不等她爬到我这边来,赵义又上去狠狠一脚踢在她肚子上,直接将她踢得在地上打了个滚儿,狠狠撞在门上。

赵义这一脚踢得极狠,差点把周香云半条命都踢没,直接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而赵义,竟然还不打算休手,三两步窜上前,还要再踢。坦白说,我的心已经够黑了吧,说灭人一家就灭人一家,可还是忍不了这种残暴的场面,到底有多大仇,这么打自己的结发妻子?!

这么温柔的妻子,也能下得了如此狠手?

我肯定看不下去,上前一把抓住赵义的胳膊,喝道:“够了!”

赵义这头发了狂的恶犬,回头恶狠狠地瞪着我,目光里尽是凶残至极的戾气,让我的心都忍不住提到了嗓子眼,以为马上要有一场惊天动地的恶战要发生了。【择天记吧少年王】

但,也就是一瞬间而已,赵义又变得温和下来,看上去像一只小绵羊,笑眯眯说:“不好意思,和我老婆闹点矛盾,让兄弟你看笑话了。”

我低头看向地上的周香云,凄惨狼狈的模样简直惨不忍睹,这也叫“闹点矛盾”?还不等我说什么,赵义就立刻叫道:“来人,把夫人带下去!”

几个汉子迅速窜出,抬着周香云就往外走,周香云被揍得不轻,被人抬着一动也不能动,唯有一双眼睛绝望地看着我,越来越远……

她的目光,让我实在感到心悸。

周香云被抬走之后,赵义又连连向我道歉,说他的妻子一向不守妇道,没想到大白天的就敢跑到我的房间之类的。

我忍不住说:“贵夫人没勾引我!”

赵义好奇地问:“那她来做什么了?”

我正要答,突然想到什么,便不动声sè地说:“她还没来得及讲什么,你就来了!”

现在我已经能够确定,赵义不像他表面看着这么简单,赵雪晴和周香云的处境恐怕也很艰难,我在没有调查清楚事实之前,不能随便打草惊蛇。看我这么说了,赵义松了口气,说道:“她本来就没什么事和你讲,她就是单纯地发骚了而已!”

接着,赵义又嘱咐我好好休息,便离开了我的房间。

我躺在床上,回味着刚才的事,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赵家似乎处处充满了诡异的气氛。【择天记吧少年王】

我走出房间,想问问流星调查得怎么样了,结果敲了半天的门,却无人应答。

不在房间里么?

我正感到疑惑,突然听到外面又传来一阵争吵声,不过很快又平息下去了。

王公子还没有走?

吃早餐的时候,王公子就在外面闹过一次,说是不让他进,他就站着不走了。我们都以为他是随便说说,一会儿没人搭理就自己走了,没想到这都中午过了,王公子竟然还在。

我和王公子算是很好的朋友了,当然应该出去看望下他。

我便出了别墅,穿过院子,来到大门口处。我在赵家只是客人,当然没人会阻拦我的行动。王公子果然站在门外,被几个彪形大汉拦着,看他的样子已经很疲累了,还在和那几个大汉说着好话,但却没人理他。

“阿文!”我叫了一声。

王公子立刻抬起头来,看到是我以后,两只眼睛顿时放出光来,惊喜地叫:“王峰,怎么是你?!”

我出了门,将他拉到一边说起话来。

王公子知道我前段时间灭了洪家,也知道我现在是李皇帝手下的火曜使者,不过他对这些都不感兴趣。省城所有家族、势力都畏惧我,担心我会找上门去,唯有他不怕我,说我肯定不会去找王家。

王公子现在全部的心思都在赵雪晴的身上。

他告诉我,自从比武大会结束以后,他就彻底失去了赵雪晴的消息,一开始他还没当回事,以为赵雪晴只是心情不太愉快,过些日子就出来了。再加上前段时间,他的父亲病入膏肓、命在旦夕,他仓促之间接管整个王家,又和周家斗了几场,更没时间关心赵雪晴了。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整整三个月没有赵雪晴的消息了。

他觉得这事非常蹊跷,总觉得赵雪晴似乎出了问题。

他说他已经连续一个礼拜来到赵家,希望能够见见赵雪晴了,但是赵家家主始终不让他进门半步。今天他下了决心,决定在门口守着,如果赵义不让他进,他就站到天荒地老。

听说我在赵家做客,王公子立刻问我赵雪晴现在怎么样了。

我也只能实话实说,说我也没见过赵雪晴,赵义说她生病了,不能见客。

赵雪晴遇到麻烦是一定的,但我在未彻底掌握事实之前,也不想让王公子过于担心。果然,仅仅说了个生病,王公子就急得不行了,想要硬闯赵家,我劝了他半天,才让他放弃这个主意。

我让他先回去,说有消息会立刻转告他的。

“王峰,那就拜托你了,一定要帮我探望一下雪晴!”王公子也是个痴情种,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我点头说好。

送走王公子后,我才返回赵家。

进到我的房间,流星竟然坐在里面。

“你去哪了?”流星皱着眉头,显然很反感我的不告而别。

我说我有点事情,又问他查得怎么样了?

流星当着我面铺开一张图纸,他把赵家整个别墅都画了下来,告诉我说,赵义对我的提防心依旧很重,把他手下的精锐全部都聚集了起来,有一部分就在他的家里,有一部分也埋伏在他家四周,呼吸之间就能赶来。

“数量不多,五六十人而已。”

流星淡淡地说:“不过个个都是精英,有善武的高手,也有持枪的杀手,战斗力非常强悍,你在他们手上讨不到多大便宜。”

说到这里,他又顿了一下:“当然,赵义只是防范而已,只要你不动手,他是肯定不会动手的。他的主要目的,还是想要缓和跟你的关系。”

我仔细地看着流星绘制的地图,上面把各种暗哨、埋伏地点标得清清楚楚、一目了然。我虽然也经常画这东西,但是没有流星画得这么好看、标准。以前我以为流星只是个善战的武夫,没想到还有这么出sè的一面,怪不得李皇帝把他派来帮我,也怪不得年纪轻轻就能在李皇帝手下担任金曜使者。

虽然我很烦他,但对强者,我还是尊敬的。

“辛苦你了。”我认真地说。

“别废话。”流星不耐烦地讲:“有什么计划没,强攻,还是智取?嗯?总指挥官?”

流星把“总指挥官”四个字念得很重,显然在讽刺我。

之前我设计把洪家的人引出来,然后将其一网打尽,虽然算是立下大功,但其实没有什么技术含量,无非是人多欺负人少。在流星看来,实在算不得什么本事,所以他也没有因为此事有多看得起我。

赵家这次,才是真正的麻烦。

赵义做了充足的准备,将自家别墅布置得像碉堡一样,如果强攻的话肯定会有不少伤亡,就算最后勉强获得胜利,我也是个失败的总指挥官。

所以,流星这次铁了心打算看我笑话。

面对他的讥讽,我并不是很在意,我只是认认真真地看着地图,上面把各个暗哨、房间、人员标注得清清楚楚,赵义和周香云也在上面,却独独少了一人。

“赵义的小女儿,赵雪晴呢?”我问。

流星的眉头一下皱起。

“我没见过她。”

流星说道:“她根本就不在这个房子里面。”

我的心中顿时布上一层yīn云,赵雪晴不在家里,她去哪了?

看网友对 486 真正的麻烦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