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三十章 偷鸡蚀米

第四百三十章 偷鸡蚀米

蒙战一双铜铃般的大眼,似有两团yīn冷的火焰在燃烧,盯着铁鲲,要他表态。

将己有的兵马,分两线布置,不仅能牵制一部分敌军,还能将相对容易进入尧山腹地的猿跳峡保护住,保证他们在尧山腹地有足够的纵深——毕竟诸部逾二十万族人以及十数万燕州苦奴,都撤到尧山之内安置,生产、生活都需要大量的土地——这应该是更正确的策略。

而抛开其他的成见,蒙战对铁鲲和铁崖部族还是很欣赏的。

而在往常,铁崖部根本算不上什么威胁,但蒙兀部在横山、榆城岭一线,本族精锐损失太惨重了,蒙兀部本族此时手里就一万多精锐,要是接下来的战事里,再有什么损失,还怎么去统制那些从属部落力量?

特别是铁崖部,近年来崛起得有些太快,假以时日,必然要凌架到蒙兀部的头上。

穆莲虽是汗王之女,但她的母族数年受敌族侵凌,大创后就剩数千族人,沦为蒙兀部的附庸,但不管怎么说,穆莲始终是汗王之女,她的婚事沦不到蒙战置喙,但当下的形势,蒙战只能拿穆莲的婚事,逼使铁鲲同意将铁崖部重新撤回到西麓白鹿峡。

虽然这于整体不是最佳的策略,但唯有将铁崖部撤回来,在敌军强攻尧山时,他才能令铁崖部的战力抵在前面,而蒙兀部本族精锐则可以作为预备兵马,才能放在后线,不急于参战。

帐中极其安静,灯火由于油脂里面的杂质没有清除干净,燃烧起来噼啪作响,远远的尧山地宫处,还隐隐有号子声声传来,左右望了望场中众人,幸灾乐祸者有,艳羡者也有,这让铁鲲心乱如麻,迟迟做不了决定。

一方面是梦寐以求的伴侣,一方面是部族的命运,他能怎么取舍?

“这小子会不会让精|虫糊了脑,铁崖部要是撤回来,咱们还玩个鸟啊?你快踹这小子一脚,他日成为瀚海之主,什么蛮女骗不上床?”苍遗又不老实的在陈海的识海里唠叨起来。

陈海没理会苍遗的叨叨,这时候铁鲲开口了,朝蒙战行礼道:

“谢左都将厚爱,只是我铁崖部在南麓已做好万全准备,这时撤出,实难给上下一个交代。他日拓跋、克烈二部来袭,铁鲲在猿跳峡定会为左都将赴汤蹈火、万死不辞,请左都将放心。”

铁鲲瓮声瓮气的声音震惊了场中所有人,他这么说,无疑是拒绝了蒙战的好意。

铁崖部好不容易看到崛起的希望,而且撤回白鹿峡绝对是失策,他岂能因个人,而损害铁崖部族的前程?

想是这样想,可是看了一眼神sè黯然的穆莲,铁鲲心里还是不免一痛。

蒙战沉着脸,沉声说道:“你在猿跳峡筑城,我也听说了,将巨石碎粉,搅和泥浆筑成城墙,与人族境内那些脆弱的土城有什么区别,而且城池又建在开阔处,凭什么能在南面守住?”

铁鲲起初也是担心陈海所授的筑城之法无用,实地试验过才放下心来,但这时候他却没办法跟蒙战解释这些。

这时陈海咳嗽了一声,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走了出来揖礼:“左都将请允许老朽插句话……”

“……”蒙战不悦的看了陈海一眼球,也没有阻止。

“魔猿城所有的一切都是老朽设计。我燕州人族,肉身虽然孱弱,但是造城、工匠一事,还是略有心得,就连汗国引以为傲的黑石城,也是我燕州匠师所造的——左都将要是担心魔猿城不够坚固,不妨派人去察看一番。”

说到工造之事,陈海举目四望了一番,相信这些人高马大的蛮将们,还没有办法来反驳他。

陈海微微一笑,接着说道:“还有一事,想必左都将也注意到了。前些日子铁崖部族人与苦奴在修连接西麓的道路时,有一头血魔傀儡闯出来,亏得铁鲲将军神武,铁崖部族将士用命,这才将这些血魔傀儡一一击杀。为了防止更多的血魔傀儡从这洞口闯出来,铁崖部此时派精锐守在血魔峡,这要是不管不顾,都撤到白鹿城来,到时再有几十具血魔傀儡闯出来,偷袭白鹿城的侧后,要如何应对?”

说到这里,陈海假模假样的咳嗽了几声,帐中诸妖蛮却都神sè凝重。

白鹿城虽然已经基本建成,但只有四五里纵深,只能作为抵御敌军进攻的防垒使用,二三十万族人、十数万奴隶以及大量的牲口,都要安排在白鹿城内侧的山谷里。

这些血魔傀儡,并非他们所不能敌,但这等凶顽一旦现世,循着生魂气息,偷袭他们族人位于尧山腹地的栖息地,必将是生灵涂炭。

而要这些栖息地都严密保护起来,又要额外消耗多少兵力?

猿跳峡附近出现血魔傀儡,蒙战早就心知肚明,也猜到猿跳峡那一侧可能有进入地宫的一条通道,他没有过问,甚至假装不知道,就是想着铁崖部私自进入地宫,他就有问罪铁崖部的理由,二是血魔傀儡出现,消耗的是铁崖部的实力,没想这老奴,这时候直接将这事捅破。

陈海给苍遗使了个眼sè,苍遗心领神会,趁着大帐里诸蛮将更怀心思,他神念一转,血魔峡那边一道就血腥气息冲天而起,诸多蛮将在七八十里外的白鹿城里,也能清晰的感知到。

铁鲲sè变,匆忙给蒙战施了一礼道:“族长,怕是又有血魔傀儡从裂口里闯出来,恕铁鲲要先走一步了。”

看穆莲黯然神伤的样子,铁鲲也是心下叹了一声,就跟蒙战要告辞离去。

这事揭开盖子,蒙战也不能再假装不知情,与诸将说道:“我们也一起去看看……”

这时候情形紧急,众人直接在山岭间奔走或御空飞行,而不是骑乘座骑,带着大队的扈卫从外围绕行,一炷香的时间,众人就赶到血魔峡。

之前有血魔傀儡出现在血魔峡,铁崖部就派兵马守在附近,这次也无需提前打招呼,苍遗直接放了两头血魔傀儡出来。

陈海他们赶到时,两头血魔傀儡已经因为精魄消耗殆尽,躺在山谷里,另外还横七竖八躺着十数具蛮兵尸骸,一地的狼藉,陈海此前所建的数座木屋已经被摧毁,崖洞重新露了出来,铁崖部数百精锐战兵,在崖洞里严阵以待,防止有新的血魔闯出来。

这些就是蒙战他们赶到所看到的景象,

蒙战及诸蛮将,往岩洞里走去,就见崖洞深处的岩壁崩断坍塌下来,露出一座青铜大门的一角。

果然是地宫的另一处出口。

青铜大门上一个个奇形怪状的符号按照玄奥的规律排成一个个形状,蒙战不以术法见长,也认不得。

突然,石门上的符号一个个亮了起来,大地一阵颤动,沉重的铜门缓缓上升,血腥而狂暴的气息再度从门缝中狂|泄出来,伴随着一阵阵疯狂的嘶吼声,不知道到底有多少血魔傀儡藏在里面,令诸蛮将心惊肉跳,纷纷后退,只有蒙战如岳临渊般站在那里。

这时候铁都带着铁崖部十数巫蛮拼尽全力,施法释放出一面面灵盾,将四五米大小的洞|眼死死的堵住,不让里面的血魔傀儡有出来的机会,毕竟这么小的洞|眼,只容许一头血傀儡钻过来,十数巫蛮还是有能力抵挡住的。

僵持了许久,终于一声巨响,青铜大门重新落地,众人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再也不敢提合兵之事。

蒙战轻叹了一声,通道里的气息他还是能清晰的分辨出来的,里面的血魔傀儡怕不下两三百头之多,要是都闯出来,进入空旷之地,哪还得了?

心灰意冷的蒙战勉慰了铁鲲几句,就要转头而去……

看网友对 第四百三十章 偷鸡蚀米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