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487 暗室,内讧

487 暗室,内讧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其实按理来说,赵雪晴不在家也没什么,有可能出去玩了,也有可能去哪个亲戚家了。【择天记吧少年王】但,如果是这样的话,赵家家主又说赵雪晴卧病在床?联想到周香云的怪异表现,现在几乎可以百分之百断定,赵雪晴一定有了麻烦!

而且十有八九,赵雪晴一定还在这房子里!

于是我跟流星说,赵家的小女儿还没找到,所以我们不能轻易行动,让他再调查调查,看看赵家有没有暗室、隔层之类的地方,或许赵义把他闺女藏起来了。

流星皱着眉说:“赵家的小女儿找不找到有什么关系,她又影响不了什么大局!咱们的目标是灭掉赵家,又不是寻找失踪人口,只要赵家的大公子没有回来,就不用顾虑太多。”

赵义有一儿一女,大儿子叫赵川,小女儿就是赵雪晴了。赵川早早就被送出去当兵,据说入了某支特种部队,一年到头都难得回来几次,听闻是个相当狠辣的角sè;赵雪晴则不用介绍,省城知名的大美女加大才女,可惜一场比武大会败了名声,从云端跌到泥潭,成了人人唾弃的对象。

李皇帝着急要收拾赵义,就是想趁着赵川不在家,赶紧把这件事给办了,这样就算赵川回来,也孤掌难鸣、不再是我们的对手了。

至于赵雪晴,流星压根没放在眼里,有她没她对流星来说就是一个样。

我要是跟流星说实话,说我想帮王公子找到赵雪晴,流星肯定嗤之以鼻,不会去办这件事情。于是我跟他说,既然要灭赵家,那就得斩草除根,留个赵川在外面已经够麻烦了,要是再让赵雪晴给逃了,兄妹俩如果联起手来,以后的麻烦只会更大。

我的忽悠功夫还算不错,总算把流星给说服了,答应我再去找找赵雪晴。

下午,我和赵义继续去打高尔夫球,流星则留在房子里面查探赵雪晴的下落。

这片高尔夫球场是公共区域,不过赵义将其封闭起来了,偌大的一片场地,只有我们两人打球,还尾随着几个球童。赵义的心情还算不错,一边打球一边给我讲着省城的一些八卦秘辛,比如谁的老婆跟哪个领导有一腿,谁的外甥做工程赔了几千万等等,让我也是大开眼界。

一直打到快傍晚的时候,一个汉子突然急匆匆过来,在赵义的耳边说了几句悄悄滑。赵义一听,顿时气得把球杆狠狠砸在地上,我还以为流星的行踪暴露了,赶紧问赵义怎么回事?

赵义恨恨地说:“王家那个小王八蛋,竟然爬墙翻进我家,还打伤了我不少兄弟,这次我一定不能轻饶了他!”

说完,赵义调头就往回走,我也赶紧跟上。

来到赵家的院子里,只见王公子被绑在一棵山楂树上,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身上也破破烂烂的。当时我心里那个无语啊,好歹也是王家的少主,怎么惨成这样,也太没尊严了一点。

还有,我都跟王公子说了,我一有赵雪晴的消息就会告诉他,他怎么还是急不可耐地翻进来了?

我和赵义一现身,王公子就叫了起来:“赵叔叔,求求你了,就让我见见雪晴吧!”

“你做梦!”

赵义骂了一句,从旁边人的手里夺过一截棍子,就要冲上去揍王公子。我赶紧将他拦住,说赵家主,你冷静一点。赵义气冲冲道:“兄弟,这事你不要管,今天我非得把他打死不可!”

我说王公子现在好歹是王家的少主,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王家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赵义冷笑一声,说:“我不怕他们王家!”

我知道,他是仗着有李皇帝撑腰,所以才不把其他家族放在眼里。【择天记吧少年王】殊不知,李皇帝早就起了灭掉赵家的心,他还在这狐假虎威。我板着脸,说:“王公子是我朋友,我的面子你总该给吧?”

赵义立刻换上一副笑脸:“这是当然,这是当然。”

我走上前去,把王公子身上的绳子给解开了。我正准备劝王公子两句,让他先行离开,结果他面朝赵义,“扑通”一声就跪下了,哀求着道:“赵叔叔啊,你就让我见见雪晴,拜托你了……”

王公子一边说,一边砰砰砰地磕起头来。

坦白说,我认识王公子的时间也不算短了,他这人也算是满身傲气、桀骜不驯,不是个轻易服软的人。赵雪晴,恐怕是他唯一的软肋了,也只有为了赵雪晴,才会做出这种丧失尊严的事。

王公子的声音凄凉、面容哀伤,任谁看了都会于心不忍。而赵义却无动于衷,反而流露出巨大的厌恶之意,如果不是我在旁边,恐怕又要骂起来了。即便如此,赵义也没给他好脸sè,只是淡淡地说:“雪晴病了,不方便见人,你还是离开这吧。”

王公子一听就更急了,说:“赵叔叔,雪晴病了,我更应该去看望她啊!”

我也跟着说道:“是啊赵家主,难得王公子一片诚心,你就让他见见雪晴姑娘吧。”

赵义还是摇头:“真的不太方便,还望使者不要为难我了。”

赵义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也没有办法,走过去把王公子扶了起来。我正想劝王公子先离开这,王公子却冲我使了一个奇怪的眼sè,我会意之后,便回头对赵义说道:“赵家主,我和王公子也有很长时间没见面了,今晚能不能借你的光,让我俩好好叙个旧?”

赵义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犹豫,但也实在没有拒绝的理由,只好说道:“好吧!”

这样,我便把王公子迎进了屋内。

天sè已晚,赵义设了晚宴,邀请我们一起吃饭,流星也出现了。吃饭的时候,流星悄悄告诉我说,仍旧没有赵雪晴的下落。晚宴之上,王公子则表现十分乖巧,没有再提起赵雪晴的事情。

吃过饭后,我便把王公子邀请到了我的房间。

一进屋内,王公子便握住了我的手,焦急地说:“王峰,雪晴肯定有麻烦了,你一定要帮帮我啊!”

我不动声sè地说:“她有什么麻烦?”

王公子摇着头,眼神之中满是焦灼:“我不知道,但我能感觉到。我的心里特别不安,我觉得雪晴现在肯定非常不好!”

我心里想,这恐怕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吧。我叹了口气,只好把之前周香云的事情和他说了。王公子一听,顿时变得更着急了,整个人几乎都要疯过去,当场就要冲出去找赵义问个明白。我死死地拖住他,让他冷静一些,说这毕竟是在赵家,如果把赵义给逼急了,不仅救不出赵雪晴,恐怕咱们都要栽在这里!

王公子红着眼睛说道:“那咱们到底该怎么办?”

我沉思一番,说当务之急,还是要把雪晴姑娘给找出来。而在整个赵家,知道赵雪晴下落的,除了赵义之外,就只有周香云了。而周香云,现在也被赵义软禁起来,根本接近不了。

我让王公子好好想想,以前和赵雪晴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听她说过自己家里的暗室之类?

“有!”

经过我一提醒,王公子立刻叫了出来,激动地说:“有的,雪晴跟我说过,在她爸和她妈的卧室里面!但是具体哪个位置,我就不知道了。”

原来是在赵义的房间里,怪不得流星没有找到。如果那是唯一的暗室,赵雪晴十有八九就在里面。王公子是个急性子,立刻就要冲过去找,我又将他拦下,说这里毕竟是赵家,咱们只能智取,不能强攻。

王公子问我该怎么办?

我想了想,说阿文,你要信得过我,接下来一定要听我的,我保证一定把雪晴姑娘给救出来。

接着,我便把我的计划和他说了一下。

王公子听过之后表示没有问题,就照我说得去做。

“王峰,一切就拜托你了!”

王公子嘱托过我之后,便大义凛然、面sè坚定地走出房去。

不一会儿,外面走廊便传来争吵之声,接着争吵又成了打斗,而且卷入的人越来越多,变得混乱不堪。直到此时,我才假装慌慌张张地跑出去,只见走廊里面已经乱成一团,至少有十多个人在围攻王公子。

王公子好歹也是比武大会的五强选手,愣是和那些人斗了个不相上下。

王公子一边打一边喊:“我要见赵雪晴,我要见赵雪晴!”

接着砰砰啪啪,打坏了赵家不少的东西,墙上的字画,廊上的花瓶,头顶的吊灯,全部遭到了龙卷风式的破坏。我则一边跺脚,一边大骂:“我是管不了你啦,你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就是被赵家的人杀死,也和我没有关系!”

穿着睡衣匆匆赶出的赵义,则气急败坏地大吼:“给我把他抓住!”

王公子抄起一个花瓶,“飕”地一下砸向赵义。

“老王八蛋,赶紧把赵雪晴交出来,否则我们王家要杀上门啦!”

花瓶虽然没有砸中赵义,但是也让赵义怒火中烧。赵义如同下山猛虎般扑过去,准备亲自收拾王公子,而王公子撒腿就跑,赵义仰天大吼:“别让那小子跑了!”

一个王公子,便把赵家搞得鸡飞狗跳。

诚然,王公子肯定不是那些人的对手,但以他的实力,吸引一下火力还是可以的。

随着王公子的落跑,走廊里瞬间冷清下来,那些暗哨、埋伏,全都消失不见。我也迅速走到赵义卧室门前,推门走了进去。赵义被引出去了,周香云竟然也不在,屋子里面空荡荡的。

我也不去计较那么多,还是赶紧办正事要紧,我四处摸索着墙壁,看看有无暗室、机关。四周的墙摸了一圈毫无所获,我又趴在地上去敲地砖,敲了一圈竟然还是无功而返。

我皱了下眉头,又走到床边,用力把床推到一边去了。

床下的某块地砖,明显和其他地砖不太一样。

我迅速走过去,把那块地砖掀起,一个yīn森黑暗的地下通道果然出现在我面前。我不知道王公子能吸引赵义多长时间,所以我立刻拿出手机调出手电筒的光来,迅速走了下去。

但凡有点能量的势力,似乎都喜欢搞机关暗道,看来我那边也要搞一个了。下了一截楼梯,便来到一片算是宽敞的空间,和所有的地下隔层一样,这里充斥着yīn暗潮湿的味道,呆久了甚至会觉得头昏。

刚下来,我就听到一点“呜呜呜”的声音,我立刻把手机的灯光晃过去,只见空地的墙角处趴着两个女人,一个年龄大些,一个年龄小些,年龄大的是周香云,年龄小的赫然就是赵雪晴。

终于找到了她们两个,然而眼前的景象却让我震惊不已,她们的手上、脚上都缠着铁链,这也就算了,她们的脖子上竟然还挂着项圈,这是将她们当作狗一样锁起来了啊!

而且她们各自都伤痕累累、衣衫不整,发出“呜呜”声的是周香云,她是今天才被关进来的,所以还有力气和意识。而赵雪晴,瘦得几乎皮包骨头,像狗一样瘫在地上一动不动,也不知是死是活。

若非亲眼所见,简直难以相信那个仙气飘飘的女孩,竟然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

我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得无以复加,我不是没有见过被囚禁起来的人,甚至我自己都被关在这样幽暗的环境里过,可将她们关起来的人,是她们的丈夫和父亲啊!

虎毒尚且不食子,更何况是活生生的人!

之前冯千月被她爸用鞭子抽,还被关到山顶的禁闭室里,那就已经超出我的想像,觉得冯天道是个坏父亲了;可即便是冯天道,在女儿受到欺负和凌辱的时候,也会毅然挺身而出啊!

我不知道这是多大的仇、多深的恨,能让一个男人这样对待自己的妻子和女儿?

就因为周香云曾经试图向我求救?

就因为赵雪晴在比武大会上没能狠心杀掉冯千月?

之前我一直说,世上哪有父母不爱自己孩子的,现在我知道自己错了,错得离谱,世上真有这种无可救药、丧尽天良的人渣,对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也如此狠心!

我的心中燃起无穷无尽的怒火,即便是没有李皇帝的命令,我也要杀了赵义!

只是现在,我必须先将这对母女给救出去。

我立刻扑了过去。

因为视线的缘故,周香云并不知道来的是我,还在“呜呜呜”地叫着,她的嘴巴里塞着一团抹布。我冲过去,叫了一声:“阿姨,是我!”

我用手机的灯晃了一下自己的脸,接着又一把将周香云嘴里的抹布抽出来。周香云的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流满她那张脏兮兮的脸,又哆哆嗦嗦地冲我说着:“王峰,求你,快救救雪晴!”

我又立刻扑向赵雪晴,将她嘴里的抹布也抽了出来。比起三个月前,现在的赵雪晴瘦了一大圈,胳膊和腿几乎跟筷子一样细了,她的眼睛半睁半闭,有气无力地说:“王峰,是你……王,王子文呢?”

即便只是朋友,可看到赵雪晴这样,我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说真的,如果王公子看到这个场面,估计能够当场疯掉。我用力将她扶起,说:“阿文就在外面,我现在带你出去,你马上就能和他见面了!”

赵雪晴轻轻摇着头:“不,我感觉到,他有麻烦了,你快去救他,快……”

赵雪晴自己都身陷困境、命在旦夕,竟然还惦记着王公子,而且还能精准地察觉到王公子现在有了麻烦。这种神奇的第六感我没亲身体验过,但我相信

一定是存在的,王公子和赵雪晴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他们是真的把彼此当作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才有这样奇妙的心电感应吧。

王公子当然有麻烦,被赵家一群高手追击,能不麻烦吗?但,王公子已经贵为王家少主,我坚信赵义即便是拿住他,也不敢真的对他怎样,顶多就是打一顿而已。

“王公子那边你且放心,他不会有问题的,我先救你和你母亲。”

我轻声说着,又研究起她们身上的铁链来。在我的想像里,这种铁链肯定是有锁的,只要能找到锁,我就能拿钢丝捅开。然而让我意外的是,缠在她们身上的铁链和脖子上的项圈,竟然都没有锁,是直接焊死的!

这赵义,好狠的心!

我身上也没有专业的工具,这可怎么办?

我使出吃奶的力气,想把她们身上的铁链扯开,但是我把龙脉之力都用上了,还是对这种钢铁之物毫无办法,急得我冷汗几乎都快流下来了。赵雪晴又有气无力地说:“王峰,你别管我们了,你快去救救阿文,我感觉他现在的情况很不好!”

我说王公子真的没事,你不用担心他的,我只要能把你和阿姨救出去,王公子今晚所受的苦也就值了!

我继续费力地扯着铁链,可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我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想着实在不行就到外面找个工具再来。结果我刚站起,就听到甬道里传来了脚步声。

是谁?

我立刻冲周香云和赵雪晴“嘘”了一声,接着又把手机上的灯给熄灭了,地下暗室里面迅速恢复一片寂静。那脚步声越来越近,最终来到了这片空地上面,但“他”没有再继续往前走,而是立身在了黑暗之中,一动不动。

我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我察觉到了一丝危险。

我屏着呼吸,悄悄把手伸到怀中,将我的三菱刮刀摸了出来。

“嘿嘿嘿……”一阵诡异的冷笑突然响了起来。

我呼了一大口气,说:“流星,是你?”

“对,是我。”流星答话。

我把手机上的灯调亮,晃了过去,果然是流星。

“你怎么来了,外面怎么样了?”

“外面没人,他们去追王公子了。我找不到你,摸到赵义的卧室以后,发现这里有条地下通道。”流星慢慢走了过来,身上的杀气竟然慢慢四溢,使得这本就yīn森的暗室里面更加寒气森森。

我皱起眉头,将三菱刮刀握在手里,说你想干什么?

流星用下巴指了指我身后的周香云和赵雪晴,冷冷地说:“当然是杀她们啊,你不是说要斩草除根么?”

流星话音刚落,脚下突然猛地用力,身子也迅速飞奔而来,接着单腿高高跃起,又重重劈下!

以流星的实力,瞬息之间杀掉母女二人,如同砍瓜切菜!

我当然不会让他这么做,猛地将三菱刮刀击出,狠狠劈在流星踢出的腿上。

铛!

流星的腿还是一如既往地坚硬,和我的三菱刮刀撞在一起,发出类似金戈击鸣的声音,这家伙的硬气功夫似乎越来越强。

我的三菱刮刀当然伤不着他,但凭我的力道也足以将他给弹开了。“砰”的一声,流星被我击退开去,稳稳落在了另一边。黑暗中,流星没有再动,冷冷说道:“火曜使者,你什么意思,莫非要护着她们两人?”

我手持三菱刮刀横在胸前,时刻提防着流星再有下一步的行动,同样冷冷说道:“她们两个是无辜的!”

“无辜?!”

流星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王峰,你开什么玩笑,难道洪家就不无辜吗,你怎么就忍心将他们全杀掉呢?还是说你看这母女二人长得还算漂亮,就想把她们给强占了,好回去玩母女双飞?”

别看流星一辈子没接触过女人,对床上那点事竟然还挺了解。只是,他如果说别人也就算了,周香云和赵雪晴,一个是我尊敬的长辈,一个是我朋友的心上人,他竟然还这么口不择言,实在让我恼火不堪,当即喝道:“流星,你给我把嘴巴放干净点!”

“放干净点?”

流星冷笑一声:“李皇帝的任务你都敢违背,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我现在就帮他老人家清理门户!”

流星再次如风一般冲了过来,浑身裹挟着重重杀气!

“给我站住!”

我怒喝一声,猛地从怀中摸出一个东西,高高举在空中。

当然是李皇帝的玉扳指。

看网友对 487 暗室,内讧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